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9章:女仆?
    睁开眼睛。

    林东的神色带点凝重。

    此前,他非常急切想看见白衣门主,但是现在,他却盼望她不要来。别说白衣门主不要来,就是红绫仙子也不要再来九狱禁地。封印没有问题,不过林东敢百分百肯定,那个血河帝君已经溜了出来,进入九狱禁地寻宝的修士不是死了,就是落入他的手中,成为他妖力牵引的傀儡。这家伙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别看他让飘渺仙子打得重创吐血,跪地求饶,普通的修士在他面前,恐怕连蝼蚁也不是。

    白衣门主很强大,可是她跟血河帝君到底谁强谁弱,林东并不能作出肯定的判断。

    那怕是重创未愈的血河帝君!

    也是如此!

    “希望她正在闭关,没有空过来。”林东很想在九狱禁地留下一点暗示的东西,让白衣门主警觉。不过,以他的功力,绝对瞒不过血河帝君,为了防止血河帝君反过来利用自己的暗示,用以伏击白衣门主,林东只能选择什么也不做就返回蔚蓝星球。

    还是太弱了。

    假如自己有飘渺仙子她的一半功力,岂会让血河帝君迫得什么都不敢做就急急遁逃回归……

    林东在叹息之余,又暗暗庆幸。还好有飘渺仙子的守护星辰和回归魂印,否则恐怕会被血河帝君逮住,扣为人质,用来胁迫白衣门主甚至飘渺仙子。

    “怎么啦?”云悠悠看见林东的脸色不太对。

    “没事。”林东摇摇头。

    “我也不能说吗?”云悠悠以为是关于练功方面的事情。

    “当然可以,悠悠。我觉得我们的练功进度慢了,在双修方面,能不能进一步配合呢?”林东试探地问。

    “这个能让我再考虑一下吗?”云悠悠知道如果双修再进一步配合,肯定会有更多的身体接触和心灵上的融汇,说不定要裸袒相对,甚至做点羞人的亲密动作来相互配合。尽管出山时就已经做好的心理准备,她也试着逐渐向他放开心灵,但猛听到他如此急切的要求。还是让她心里一阵羞赧。

    换成以前,她早就拒绝了。

    可是。

    她这几天发现他似乎遇到了难关,练功进程断断续续的,好像静不下来,难道他遇上魔障了?

    云悠悠一想到这里,按下羞意,轻轻地点了点头:“练功方面。你得给点时间我准备准备。否则,你让人家到时候怎么配合你!”

    “半个月的时间够不够?”林东闻方大喜过望。

    “一个月吧,我想闭关半个月冲一下,如果我越过了目前的小关,到时候会更好。”云悠悠算了一下时间,给了个明确的答复。她觉得既然自己认定了是他,那么比心理预期稍早一点接受与他正式双修,也无所谓。毕竟练功以他为主,他的提升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魔障什么的,她是绝对不会让他陷在魔障不管的。

    他将会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伴侣。

    换而言之。

    他以后就是她的天。

    尽管不一定有这个能力,但是她还是希望自己可以跟他一起,替他撑起生命中的半边天空。

    “谢谢你,悠悠!”林东情不自禁地搂住这位甘愿做出莫大牺牲的武修妹子。

    “你说什么谢,那么客气干嘛,我无所谓,只要你别老拉着一张脸就行。不仅是我,大家都看着你。你做事不顺容易影响大家的情绪。”云悠悠脸红红地挣开拥抱,深恐有人看见。

    嗔他一眼后。发现他重新恢复自信,脸上光彩焕发。

    顿时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林东听了。

    还是张开双臂。

    给她一个大力的拥抱。

    不过,这次云悠悠倒是接受了,还张开双臂,轻轻地回拥了他:“有什么说出来,别一个人撑着,我知道我现在帮不了你很多,但有个人分担下,你心里也会好过一些。”

    “……”林东很是感动,但是这次他没有再说谢谢,只是全心全意地拥着她。

    林东出来了。

    但云悠悠却宣布闭关修练。

    程明歌对于这个不懂,还以为这是早早的安排。

    “你们不用担心,悠悠她冲的是小关,如果没有给我护法,她早就冲过了,没有危险的。”林东给程明歌她们解释一番。在云悠悠闭关这段时间,他想先行处理一下外界的事情,尤其是隐形人39带来的各种情报,正好在这段比较‘空闲’的时间段里解决。除了黑暗殿、金雀花王朝以及上帝之眼,应该还有别的组织有这方面的信息,比如那个圣菊复兴会出身的水蛭女风间枝子。

    “风间枝子?”叶倩如比较清楚她的情况:“这个女人,经常偷溜进地底暗河捞水蛭,这几天,估计还呆在暗河里吧!”

    “她的实力增长得有点快,看来暗河水蛭对她基因融合度促进很大。”千郡同样详细了解过这个昔日的对手。

    “黑暗殿和金雀花王朝的情报跟我们有所保留,如果不是39号的到来,有些事情我们还不知道。而且别说是这两大势力了,就是跟我们走得最近的条顿骑士团看来也不例外,也有所保留。”林东顿了顿,笑道:“为了增加我们手中的谈判筹码,让那些人更加有求于我们,我决定,给那些歪果仁增加一点麻烦。”

    “你是说培养风间枝子?”叶倩如一听,有点明白了。

    “可是,她是圣菊复兴会的卧底,甚至有可能圣菊复兴会和金雀花王朝的双面间谍!”千郡还有顾虑,毕竟那个女人不是简单的人物。毫无忠诚度可言,叛变什么的估计等于吃大白菜。

    “她有野心。”林东却觉得没有问题,有野心的人最容易操纵。

    再说,即使风间枝子培养得再强大,她也不可能脱离凡人进入修真的境界,假如她敢作出叛变的话,林东要收拾她也是轻而易举的。

    到时候,甚至不需要林东出手。光是千郡和叶倩如,就不是这个水蛭女可以对抗的。

    最重要的一点,林东手中掌握着风间枝子她的基因弱点,假如要杀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做到,所以,他根本不怕她的叛变。而且往更深一层推敲。风间枝子这个女人非常聪明。在强者面前,她也根本不可能叛变。金雀花王朝比圣菊复兴会强大,风间枝子一直没有露出反叛的意图,那怕她已经攒足了实力。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个水蛭女的隐忍之心。

    是何等的坚韧和强大。

    一天后。

    在地底暗河的一片沙滩上。

    风间枝子仰首,将已经不记得是第一千零几条暗河水蛭烤熟,吞入腹中的时候,忽然感觉一阵轻风自她的背后悄无声息地吹过。

    暗河里有风。这跟平时没有任何不同。

    但在女人天生的直觉中,风间枝子敢肯定是强敌来袭。

    “海魔女?”风间枝子没有跳起来,相反,她脸色镇定地问了一句。

    “想不到仅仅一段时间不见,你就迟钝了那么多。又或者,这是吞食水蛭的副作用?贪心的风间小姐,你难道不知道敌人总会在你最虚弱的时间出现吗?”叶倩如的声音,在风间枝子背后响起来,同时。她扼在风间枝子的手指,悄无声息地收回去。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似的。

    “我的反应,的确在下降。”风间枝子轻轻一握拳头。肌肉收缩,让她的骨骼发出格格的声响:“你给的基因药剂,让我增强了力量,但我的敏捷度却在下降,难道这样的结果,就是你所希望看见的?”

    “不,你现在这样子跟我没有关系,我给你的不是假药,我也没有能力在基因药剂里动手脚。”叶倩如否定。

    “那是为什么?”风间枝子不解地问。

    “是因为在你的基因里,有需要切割的废弃部分,尤其是你吞食暗河水蛭后,体内产生的不属于你自己的废弃基因就更多了。在注射青铜级基因药剂后,你没有做过基因手术,基因融合产生了排斥,尽管你的力量暴增,但敏捷度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林东的声音,忽然出现在黑暗之中。

    “果然……我在后来吞食水蛭时,也有所察觉,但我以为是你们用以控制我的手段。”风间枝子站起来,朝黑暗中走了三步,然后俯拜下去,非常虔诚地叩首:“木头先生,我愿意为你效劳,请问我需要为你做点什么,才能获得切割废弃基因的手术呢?”

    “你觉得我会同意吗?”林东问。

    “木头先生,假如你不愿意,又怎么会到这里来找我。请吩咐吧,我会是世间最忠诚的仆人!”风间枝子恭恭敬敬地俯在地上,以脸额贴地。

    “我需要的不仅仅是忠诚,还有能力。”林东一笑:“看在你还算聪明的份上,我可以为你做这个手术。而你所要付出的,不是永远被人奴役的自由,而是情报。风间枝子,请你回答我这个问题,你在金雀花王朝里看过的秘道,里面都有什么?”

    “圣器,秘道里有圣器。”风间枝子完全不假思考地回答道。

    “我需要的,并不是这个答案。风间枝子,你并没有听懂我的问题,我的问题是,秘道里面都有什么,机关和生物,我需要的是这些情报。”林东补充道。

    “金雀花王朝的秘道不是我可以进入的,而且,它也不止一条。但是我知道它的位置,还有路径,我自八岁开始,就记熟了它的一切。如果您需要,我可以为你带路!另外,我想说的是,只有处女才能拿起圣器,其余任何人都不行。”风间枝子希望可以通过自己掌握的秘密情报,成功地为自己的未来铺路。圣器能不能掌握到手,暂时她还不去想这个,她目前要的,就是投诚到林东的麾下。

    “圣器……金雀花王朝的东西也有资格叫做圣器?哈哈!”林东一听就笑了,而且只有处女可以拿起这个限定也太可笑了,到时候必须见识一下。

    “木头先生,不,我的主人,你现在就需要枝子为您带路吗?”风间枝子心头狂跳,这是天大的机会啊!

    “别叫我主人,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没资格做我的仆人。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你如果在三个月之内,可以打探到秘道里的情况,那么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风间枝子,你要注意,秘道里面的生物的情报,最为重要,你最好给我弄一个尸体,实在不行,给我弄点血液之类的标本回来!”林东开出了条件。

    “是,我一定会给你带回满意的成果。”风间枝子刚刚说完,忽然感到身上数十处疼痛起来,她福至心灵,坚持俯在地上一动不动。

    她身上数十条大小不等的皮肉被瞬间切割下来。

    然后,才听见剑气破空的声音响起。

    风间枝子又惊又喜。

    惊的是‘木头先生’的实力,远远比她想像中还要恐怖,仅仅是隔空的剑气,就可以控制自己地切割自己身上的废弃基因,这份功力,简直就像传说中的神一样。喜的是,当废弃基因一切割离体,整个略带沉重的身体,马上轻松起来,大有一种轻盈飘空的感觉。

    “这只是开始,如果你办事得力,你以后会得到更多。”林东说完,气息消失在黑暗之中。

    “是!”那怕林东去远,风间枝子仍然恭敬地俯拜,以最虔诚的态度相送。

    “你真幸运!”叶倩如转身,在离开之前,她冲着风间枝子轻笑一声道:“要知道,在来暗河之前,你的生死还没有最后决定下来。”

    “我会把这个幸运,一直保持到最后的。”风间枝子满身是血,但她脸上的笑容不变。

    “希望吧,我个人的意愿还是更倾向用手将你的头颅自纤细的脖子上摘下来,比起仆人什么的,我更喜欢多一个死去的敌人。”叶倩如觉得只有死去的敌人,才不会构成威胁。

    “请你相信我,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风间枝子站起来,无视身上的鲜血哗啦啦的流淌。她笑容满面地向转身离开的叶倩如深深一鞠躬:“对于如何做一个乖巧听话的女仆,我在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而且,我有这方面的天赋!”

    “哼!”叶倩如的回答,则是一个充满杀机的鼻音。(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