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你呀,还太年轻!
    东山市。

    徐东海最后一个来到会议室,相比起第一位到达的副书记喻忠实,可谓姗姗来迟。

    不过这个也没办法,徐东海可是老大。

    压轴出耻合理。

    会议开始后,首先讨论的议题是关于桃花坳发展的各种进程。在各部门领导汇报的过程中,市长钟志辉脸色不错,红光满面,要知道这些都是他的政绩。虽然东山是因为林东才会有这样的高速发展,但是在政坛上,功劳却记得徐东海书记和他这位大市长的头上。

    钟志辉听完汇报后不断点评各部门的工作,多是表扬,不过有个别部门因为配合不到位,也挨了批评。

    总体来说,市长大人还是比较满意的,自他满脸春风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书记还有什么补充?”钟志辉惯例地问下徐东海。

    “桃花坳那边你把关就行。”徐东海也没有把权力全部搂在自己身上,根据他的政绩,进省是铁板钉钉的,只是时间问题。在喜人的成绩前,徐东海和钟志辉就算有点政见不合,也不会摆到台面上,甚至在某些时候,还默契配合,加快东山的发展。现在的东山,就像一条已经奔驰起来的高铁,只要不是脑门被驴踢过的人,都不会螳臂当车地阻碍它的前进。

    “喻书记呢?”钟志辉又随口问一句对面的副书记喻忠实。

    副书记喻忠实是前不久调下来的。

    因为李敬事件,东山的领导班子有了调动。本土派的几位市领导不是调走。就是退居二线,转到政协和人大那边去。省里经过一番考量,将政坛新星喻忠实派了下来,任东山市副书记,准备在徐东海下面跟着练一练,等徐东海一提上省里,马上委以重任。

    喻忠实刚满四十岁,这位政坛新星之所以升得那么快。主要是背后的靠山过硬。

    听说他是最上面某一位老大的孙女婿。

    一开始调到省城。

    但看见东山的发展势头更猛,又主动请缨转战东山。

    “我这边倒是有一件事,腾市长你来说吧!”喻忠实来东山后,对徐东海和钟志辉表面上非常尊敬,每次开会必定第一个到达,而且工作中事事以向两位老大哥学习为口号,态度非常谦虚。至于私底下是一个怎样的人。在真面目没有暴露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

    “徐书记,钟市长还有喻书记,我这里有一个事,想拿出来大家议一议。”省里为了给喻忠实创造一个接班的条件,除了副书记的位置之外,还空降了一位副市长腾文庆,给喻忠实做搭档。

    当然,说是搭档。其实地中海发型的腾文庆就是一个马前卒。

    来给政坛新星做保姆的。

    徐东海跟钟志辉两个相互对视一眼,徐东海拿起茶杯喝水,不动声色。

    钟志辉则笑得灿烂:“有事好啊,问题就是拿出来解决的,不知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呢?”

    “虽然我很想跟大家汇报一件特大好事,但是,没办法,我接到这件事是坏事,又非常严重。所以只好拿出来讨论了。”腾文庆站起来,跟秘书做了个手势。

    他的秘书小谢马上打开电脑。将准备好的u盘放进去,再把里面的录象播放出来。

    事情并不复杂。

    就是两个外国人被打了。

    在摄像头取证的录象之中。可以看见在桃花坳商业街的街头,一男一女跟两个外国人发生了纠缠,最后产生口角打了起来。让会场的人员看得惊心的是,那个戴墨镜的女子竟然动用了手枪。

    打架很常见,本来不该拿到这里说,不过动枪跟没动枪完全是两回事。

    甭管事情原来是大是小,动枪了就不得了。

    “相信大家都看见了,我们东山正在向全球招商引资,无数的外企纷纷前来,我们在处理外宾事务上,一向慎之又慎,市里平时总是拿出最好客的态度,希望国外对我们东山的印象和评分节节上升。可是,昨天却发生了这样一件恶劣性质的枪击事件。米国驻我们东山的花旗联合商会的保罗乔治会长,今天早上给我打电话抗议,控诉我们的黑涩会分子,恶意攻击他们联合商会的亚马逊公司旗下的两位高管,要求我们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逮捕行凶的凶手,以及作出相关赔偿和公开性的道歉。”腾文庆表情严肃地讲述道。

    “原来是这样。”徐东海只说一句,又拿起茶杯喝水。

    “昨天吗?”钟志辉低下了头。

    “不知伤者的伤势如何呢?”喻忠实一看这样不行,你们光要政绩不背黑锅怎么可以,你们可是老大,为了让事件顺利进行,不能和稀泥的混过去,他马上主动地发问道。

    “两位伤者的最新消息,其中一位叫做的贾斯丁高管下体中枪,严重受创,已经完全没有修复的可能,而且因为受到多次的践踏踢打,身上数十处骨折,尤其是小腿胫骨更是粉碎性骨折,就算医治回来,最理想的结果也是瘸腿走路,这位贾斯丁下半生面临的结果,就是终身残疾。另一位特里高管,牙齿碎裂了十八颗,下颌骨折,以及重度脑震荡,另外他的左臂骨、右腿骨以及肋骨也因为踢打有不同程度的断裂,重创程度仅次于贾斯丁。”腾文庆仔仔细细地回答道。

    “徐书记,还有钟市长,你们看怎么解决呢?”喻忠实心里很痛快,但表面不动声色。

    “这么大的事情……”钟志辉看向徐东海。

    “对,这么大的事情不处理不行,不给米国那边一个交待可不行。你说是吧徐书记?”喻忠实像平时那样请示徐东海,但谁都知道,这小子在将军。如果应对不好,估计徐东海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付诸东流。在国内,还有比外交事件更加麻烦的吗?

    “徐书记肯定会处理好的,在徐书记的带领下,我们有信心渡过这一难关。”腾文庆也拍着马屁。将徐东海推到了悬崖边缘。

    “腾市长你什么意思?发生这样的事,难道是我们愿意的吗?”陈曦冷笑连连。

    “这件事,我们大家都不愿意发生,但它毕竟已经发生了。既然发生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用最大的力量进行‘亡羊补牢’,将事件的损失挽到最低。保罗乔治会长我去说。尽量拖延时间。至于抓捕凶手这边,就交给徐书记了,毕竟能够真正动用全市力量进行抓捕的,只有徐书记才有这个能力。钟市长可以找个时间,去探望一下受伤的两位高管,表示一下我们的慰问和诚意。”喻忠实早在开会之前就把一切安排想好了,不过,他没忘记自己只是个副书记。最后仍然假惺惺地请示:“徐书记,你看这样的安排行不行?你看,大家都在看着您呢!你就下指示吧!”

    徐东海仍然不说话,坐得像个木偶一般。

    喻忠实心里极爽。

    恨不得徐东海一头栽倒在地上。

    表面却轻轻地唤了两声:“徐书记?徐书记?”

    钟志辉咳嗽下,忽然开口问:“刚才我好像听见了黑涩会?你说凶手是黑涩会?”

    “啊对!”腾文庆又指示秘书将录象放了一遍,不过重点在于结尾,他指着暂定的镜头道:“大家看,这一对男女,最后由一群穿黑西装的男子接走。关于这群西装男。我们已经调查到一丝蛛丝马迹了,这个镜头锁定的男子叫做何金水。是东山最大黑涩会团伙笑面虎梁啸的手下。米国的两位国际友人,贾斯锻特里。部分伤势是因为这个何金水以及另一个绰号歪头的大个子殴打所致。我觉得黑涩会这个定性毫不疑问,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第一时间把笑面虎梁啸以及镜头中所出现过的几个凶手抓捕起来!”

    “这样子,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陈曦摇了摇头。

    “陈秘书没有意见最好。”腾文庆提醒陈曦,你丫的不过是一个小秘书,不是市委秘书长,就算跟徐东海,你也没资格反对。

    “我也没有意见。”市委秘书长唐宝年是徐东海的人,性格沉稳,徐东海不表态,他轻易不作声。

    “邓书记呢?”腾文庆又看向政法委书记邓大光。

    “腾市长的话让我有点糊涂。我不知道你是哪里听来的,梁啸是个黑涩会?在没有掌握证据前,我不敢肯定一个人是黑涩会,尤其是这个人在东山还是以善名著称的慈善家和大企业家。腾市长,说话之前用大脑想一想,做事要有证据,乱来可不行!”邓大光也是徐东海的得力干将,又是老资格,对着腾文庆这种一来就想指手画脚的家伙根本不想客气,直接开喷。

    “全东山市的人都知道梁啸是黑涩会,看来就是邓书记一个人不知道。”腾文庆背后有人,也不怕对撼。

    “我记得前不久,腾市长还跟这个黑涩会握手?”邓大光说的是天空骑士团的希望之星捐款仪式。

    “无论他捐了多少钱,他是黑涩会这个事实都不会改变!”腾文庆冷笑反击。

    “我想吃干抹净就骂娘说的就是腾市长吧!”邓大光耸了耸肩膀。

    “总好过你包庇黑涩会!”腾文庆的言语很恶毒。

    “身为政法委书记,我问心无愧。关于东山治安方面的事情,我想暂时不用腾市长来教我做事。梁啸是个什么样的人,以后要怎么处理,我们这边会做事,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而且在收集到足够证据之前,我不会像某些人那样武断下结论。至于今天的议题,我个人看法,这两个洋鬼子就是犯贱,挨打是活该!”邓大光一说,腾文庆和喻忠实两个都惊呆了。

    这,这竟然是东山政法委书记讲的话?

    打了外国人。

    而且还是严重的枪击事件,这。这个定性就是活该?

    喻忠实本来不想说话,但喉咙实在忍不住了,咳嗽一声,表情严肃地看着邓大光:“邓书记,这话不应该由你来说,尤其是在严肃的会场上,我想个人意气的说话,还是尽量少一些。你和腾市长都在吵什么呢?这里都快成菜市场了!徐书记。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尽快把事件处理好,否则让媒体知道了,也不知道会怎么抹黑我们!”

    徐东海一言不发,眼睛只盯着茶杯。

    腾文庆得到喻忠实的眼神之后,立即站起来:“徐书记,你是书记。这事怎么处理。你必须给个话,否则我们下面怎么落实呢?”

    “老徐,那你就给个话吧!”钟志辉脸上似笑非笑地示意徐东海发言。

    “给个话是吗?”徐东海似乎回过神来了,他把茶杯给盖上,口气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这事,要我说,也是活该!”

    “噗!”陈曦直接笑喷了。

    “咳咳!”钟志辉这位大市长有点受不了地咳嗽两声。

    “你说什么?”腾文庆和喻忠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枪击洋人是活该?这真是东山书记说的?

    “徐书记说什么你没有听清楚吗?活该!想拍洋鬼子的马屁你自己可以去。想舔他们的蛋也可以,但是别拉上我们!不过,洋鬼子的蛋碎了,你还能找得到吗?”邓大光的话让钟志辉一阵咳嗽,钟大市长赶紧摆手:“邓书记说话注意一点,我们这里是会场,还有,要注意同志间的团结。”

    “现在是人家不想团结我们,一大早就开炮。我还以为是什么事,还来是这种蛋事!”邓大光还是给点面子钟志辉。说了一句就停了下来。

    “你们什么意思?难道我们给米国那边回话就是活该这两个字?”腾文庆气得脸都扭曲了。

    “当然不是。”徐东海忽然坐直身子,他摆摆手:“邓书记。你派人将贾斯豆有特里两个人监控起来,等他们的伤势好转,立即实施抓捕。控告他们意图抢劫国家特级机密和谋杀国家重要领导的罪名,还有,查一下他们有没有走私毒|品和枪支,最后是这个保罗乔治,也抓回来问话,我们有理由怀疑他是一名意图盗腮因药剂和全息影像技术的外国间谍!”

    “什么?”喻忠实表情就像被人当头一棒,整个人都快要晕厥了。

    而旁边的腾文庆,脸上那副表情比哭还要难看。

    他们不是猪。

    相反,他们非常聪明。

    本来今天弄出这个事情,就是想将徐东海大山般牢固的地位稍微动摇一下,没想到发难不成反打脸。虽然他们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徐东海会这样说,那么拿外国人被枪击和黑涩会来说事肯定是寡|妇死了独生儿,彻底没指望了。

    “散会!”徐东海直接起身走人,看也不看喻忠实和腾文庆一眼。

    在他的眼中,这两人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邓大光哈哈大笑。

    一边笑,一边大步离开。

    笑声就像一记记耳光,扇在喻忠实和腾文庆的脸上。

    腾文庆浑身在发抖,但喻忠实还算镇静,拉住钟志辉请教:“钟市长,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徐书记会这样给案件定性吗?当然,如果事关国家机密,那当我没问过!”

    钟志辉拍了拍喻忠实的肩膀,微笑道:“小喻,你呀,你还太年轻,有时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跟徐书记过两招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准备好,不然就会像今天这样,闹出个大笑话来!当然,你刚来不久,不认识人这个也不怪你!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真该查一查打外国人的年轻人是什么人,不要一看外国人就怕了,在我们这里,只要有道理,不管哪国人,我们都能站得稳,脊梁挺得直!”

    “难道他是木头,啊不,他是林东?”喻忠实忽然一下明白过来了。

    “喻市长,不如由你现在打电话给米国那边,说我们需要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可以吗?年轻人,要多办点实事啊!”钟志辉像个老狐狸那般笑眯眯地走了,剩下喻忠实站在那里,浑身让冷汗湿透。

    *** *** ***

    美丽的白衣御姐快要登场了,好激动!

    没有和我一样期待吗?

    *** ***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