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9章:你猜我信不信?
    “是前辈也好是姐姐也罢,对你这个械蛋来说,还不是一样的?”红绫仙子话调一转,瞬间由蛮不讲理的呷醋怨妇,变成了通情达理的红颜知己,快得没有半点违和:“不过,木头小弟弟这么可爱,又不是什么大忙,人家又怎么会说不!”

    “谢谢,太谢谢了。”林东赶紧开口道谢。

    “那我什么时候过去通知你的白衣姐姐,说你在这里困住了无法过去跟她约会呢?”红绫仙子问。

    “不是约会,是送货。我此前曾经应诺给白衣门主送九幽灵泉,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可能了。至于时间上,就由红绫仙子你自己掌握吧!”林东很想让这红绫仙子立即出发,赶到白衣门主面前,只要她知道这个消息,极有可能前来相救。但他知道,越心急越成不了事,如果操之过急,让这位红绫仙子心生不爽,口气本来就已经酸溜溜的她还会不会特地跑去通知白衣门主呢?九成九没那种可能!

    就是说成是送货,恐怕也难以打消这位红绫仙子的心结。

    白衣门主是修真界公认的天才。

    又是倾城倾国的绝世美人。

    如果不是同级别的,当然不敢与之比较,但红绫仙子也是未来的门主,勉强也算是同级别的对手,她对白衣门主要是没点看法,林东一万个不相信。为了不刺激她的神经,林东必须注意言辞,小心应对。否则,惹怒了这位性格难以捉摸的仙子美人,让她拂袖而去,下一次再遇见可以求援的人不知得等到什么时候。

    红绫仙子的声音在林东身后娇滴滴的响起来,甜甜如蜜:“原来是九幽灵泉吗?真贴心,你的白衣姐姐最喜欢用九幽灵泉泡茶喝了,木头小弟弟,你是为了她才失陷在这里的吧?”

    林东狂汗。

    这种联想力也太丰富了吧?

    幸好根本不是。否则真是一百张嘴也辩不清。

    林东一边用超人的意志强忍着心底诱|惑,一边微笑解释道:“我来这里是为了更高的功法,跟九幽灵泉没有关系。九狱禁地也没有九幽灵泉,最少我进来几次都没有发现!”

    “为了白衣姐姐,木头小弟弟你到处冒险寻找九幽灵泉,现在落成这模样,我都替她感到心疼!你放心。等我出去以后。一定用最快的速度,告诉你的白衣姐姐,让她前来救你脱困。”红绫仙子亲热地搂住林东,玉臂似蛇环绕在他的脖子上。

    林东感到美妙的感官**蚀魄。

    但心底却阵阵发毛。

    现在不同往日。

    现在回归的是灵魂体,没有肉身寄托的灵魂体其实很脆弱,这位红绫仙子该不会是想将自己的灵魂炼化提升她的引魂灯吧?

    这口气,跟以前可不太像,而且亲热得有点过头了。

    林东精神高度紧张。随时准备清醒回归,逃出红绫仙子的控制。

    不过这种机会只有一次,假如回归失败的话,让红绫仙子发现了自己的意向,那么逃脱的可能性很小。毕竟她是门主那个级别的牛人,别说现在,就是林东最巅峰时期,也不够她一只指头秒的。记得有一次,她混在探险小队里。在远古废墟里好不容易找到了秘宝,不过在解开封印的时候。刚好有个噬魂宗的长老经过,当然也可能是悄悄尾随。等着将探险小队的灵魂收集起来炼化。

    身为噬魂宗的长老,强大得让人绝望。

    探险小队愿意以秘宝拱手相让,但对方仍然咄咄逼人,非要取大家的命。

    当时探险小队中,也有数名功力深厚的修士,在功法上各有所长,法宝也一一俱足,可是无论以法宝遁逃还是合力对抗,都无一幸存。

    小队十六人,最后只剩下三个人。

    其一是武疯子。

    因为武疯子他是个意志坚定又死缠烂打的武修,噬魂宗的长老懒得跟这种没有油水的硬骨头开战,直接扔出一个‘**铃铛’把武疯子给摆平了。武疯子呼呼大睡,鼻鼾的呼噜声震天响,无论林东怎么唤,也无法将他唤醒过来。

    噬魂宗的长老将冒险小队战死修士的法宝一一收起,又将他们的灵魂,缓缓吸入他的最强法宝上品宝物‘引魂灯’之中。

    林东以为自己死定了。

    在这个时候,他一直以为是男修士而且经常欺负自己的红绫仙子终于开口:“我喜欢你的灯!”

    她一开口,满天红光闪烁,花雨阵阵,在漫天飞舞的红绡中,在林东眼中等同超级**oss级别的噬魂宗长老,竟然像个白痴那般仰天狂笑着,高声吼嚎着自己修真第一人,天下无敌,东方不败诸如此类的疯狂言语,然后将自己的身体撕裂,将自己的灵魂抽取出来,放入那盏不知储存了多少灵魂的‘引魂灯’之内。

    直到那一刻林东才看见红绫仙子的真面目。

    至于她的真名。

    还在大约一年之后,自白衣门主的口中得知。

    虽然红绫仙子不是邪修,但行事方式绝对率性而为,跟大慈大悲扯不上任何关系!

    “嘻嘻,木头小弟弟你这么害怕我吗?人家是有一个引魂灯,但那是给坏人准备的,又怎么可能用在木头小弟弟的身上呢!”红绫仙子似乎觉察到了林东的顾忌,香肩颤动地娇笑起来。

    “不会最好。”林东心里要说一点不怕那是假的,那可是上品宝物引魂灯,别说这点功力,再强的修士在这灯面前,也不敢大声说话。

    比如武疯子就是一例。

    他天不怕地不怕,但像引魂灯这类的宝物,最让他忌惮。

    红绫仙子玉臂紧紧搂住林东。白兰花般的柔荑小手,在林东的小腹轻轻抚动,尽管林东现在是灵魂体,在在这种触摸抚动下,也情不自禁升起一种**,没有血脉催动,但灵魂仿佛立即要沸腾起来似的。还好林东心里死死守着飘渺仙子的倩影,不让任何杂念进入识海。才勉强将这股沸腾的**压下。

    “真好玩!”红绫仙子火热的香唇自后面伸过来,轻轻地亲在林东的面颊上:“几个月不见,木头小弟弟你的肉身没有了,境界也掉了,表面看上去功力毁得一塌糊涂,但意志力却不减反升。最让人家感到奇怪的是,你就算是毁掉功力重修。也不可能炼出如此纯净又暗具威能的功力才对!木头小弟弟。不要欺骗姐姐喔,好孩子是不能说谎的,知道吗?快把真相告诉姐姐吧!”

    “我都这样了你还不一清二楚吗?”林东当然不可能告诉她真相,就是白衣门主来了也不能全说出来,除非是飘渺仙子,否则林东必须有所保留。当然了,飘渺仙子可能不用说也早知道真相,甚至。这一切说不定都是她安排的,包括回归。

    “骗人,骗人,木头小弟弟你又不乖了!”红绫仙子忽然玉手轻轻一点。

    一盏闪着幽幽紫蓝光芒,又有无数绿色光点,就像萤火虫般在里面时隐时没的奇特金灯,出现在林东面前。

    林东一看,暗叫完蛋。

    他准备立即清醒,回归蔚蓝星球。

    可是灵魂体莫名地感到一种滞力牵引。苏醒失败,林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逃脱红绫仙子的意念控制。或许她早在红绡飞舞时就布下了封印法阵,只是自己一直以来毫无察觉。

    完了。

    自己的灵魂要被她收进灯里炼化了。不知道飘渺仙子的守护星辰能不能阻止这种诡异的灵魂牵引。如果不能的话,只能尝试在灯内结魂成晶自保了。只是那样一来,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脱困,而且蔚蓝星球的肉身会不会被程明歌烧掉呢?还真不好说!甚至没有了肉身,能不能重新回归,也是未知数!

    无数的念头。

    潮水般闪现林东的识海内。

    林东强忍住发功向红绫仙子攻击的冲动,也咬牙坚持,没有把凌霄美人唤醒……因为他知道,以红绫仙子的功力,就算攻击,或者将凌霄美人唤醒,也无济于事。

    唯一的希望是她在跟自己开玩笑!

    这个红绫仙子,有无数次杀死自己的机会,但她都没有下手。

    如果她要杀死自己,自己的小命恐怕早就完蛋了,希望这次像以前一样,都是在开玩笑吧。

    林东闭上了眼睛,杂念迸净,仔细感应自己的‘守护星辰’,发现它没有任何反应,就连示警都没有,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

    自己赌对了!她果然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跟人家猜想的一样呢!引魂灯对你的灵魂不起作用,一是你的功力比我高,这不可能;二是你的背后有大能守护,这个有可能,但没有呈示,那么也不是这个原因;三是你的灵魂,有超凡入圣的特殊威能,不受灵魂类术诀攻击的伤害!”红绫仙子将那盏让林东差点吓尿的引魂灯拉近,几乎挨着林东的鼻尖,但林东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灵魂体没有半点受到牵引或者崩溃的感应,似乎这是一盏普通的灯,而不是修士人见人怕的引魂灯。

    “这是怎么回事?”林东莫明其妙。

    “木头小弟弟,这正是姐姐要问你的,是谁帮你净化了灵魂,而且还不仅仅是净化,这位大能应该还在你的灵魂里放下了某种守护,否则你不会瞬间出现在人家的面前而我毫无察觉,也不可能完全不受引魂灯的作用。恭喜你了,木头小弟弟,你让哪位师父看中了呢?这么高兴的事,能跟姐姐分享一下吗?”红绫仙子玉指一点,引魂灯消失无踪,但林东想挣脱她玉臂的圈拥根本不可能。

    “没有,我对此一无所知。”林东双手一摊,既然灵魂因为守护不会受伤,那就好办了。

    “骗人的时候还真是迷人呢,姐姐差点就心动了!”红绫仙子笑道。

    “请叫我诚实小郎君。”林东表现自己从不骗人。

    “笑起来就更帅了。”红绫仙子口气就像个天空骑士团的脑残粉。

    “其实是这样,我触发远古封印,可能是远古封印的某种神秘力量将我变成这样子。”林东决定讲一个故事。

    “你猜我信不信?”红绫仙子却不是好骗的,她忽然举起粉嫩的小拳头,轰一拳揍在林东的头顶上,声音比河东狮吼还可怕:“几个月不揍你就皮痒了是不是?跟老娘打马虎眼?什么狗屁封印能将你变成这样,那世间的修士还用修炼?你以为我连修炼和封印都分不清了是吗?你不但重新修炼,而且还得到了海量的信仰之力,否则你的灵魂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说,不说是吗?那老娘就要动用大刑了啊!”

    “……”林东不知道她口说的大刑是什么,但以前的小刑都扛不住,估计多少还是得说点,但真相不能说出来,甚至说了她都未必会相信。

    “说,老娘的脾气可不好,你是知道的!”红绫仙子准备在使用大刑之前,先来一道‘抱乳杀’的小菜。

    “别别别,我说,我保证坦白交待。”林东赶紧装怂,没办法,打不过想牛也牛不起来。

    林东可不想自己成为强|奸不成反被草的典型人物。

    他眼珠子一转。

    计上心来。

    你不是要我坦白吗?那我就说呗,反正嘴巴长在我这里,怎么说那得由我!

    红绫仙子是何等人物,她瞬间就改变了主意:“停!不用说了!我已经知道了答案!”

    林东心想我都还没有说呢。

    这谎话没说你就知道我想说什么了?我撒谎真有那么差劲吗?

    “木头小弟弟,小心肝,人家好想要你那个,好想要,好想要好多好多!你不要全给你的白衣姐姐了好不好,人家可是认识在前头的,你可不能做个负心郎啊!”红绫仙子的双手在林东身上不停地乱摸,林东让她弄得差点没有大吼一声变身。

    “要那个?”林东拼命保持清醒。

    “就是那个!”红绫仙子的声音有强烈的暗示。

    “现在没办法那个,身体木有了想啪也啪不了啊!”林东真想说你就别诱|惑我了,我意志力有限扛不住!

    “真是个坏蛋,心思想哪里去了,人家要的是信仰之力!”红绫仙子的小手用力地拧着林东的大腿,尽管是灵魂体,但林东也有种锥心的痛,而且更要命的是,拧的地方太靠近要害,疼痛之余还有种致命的诱力,让林东好几次想仰天嚎叫。幸好没有肉身回归,否则林东百分百肯定自己忍不住。(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