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6章:这是在演戏?
    女兵们很强,不过大家被虐得毫无怨言。

    因为跟高手同台竞技,才能获得更好的提高,现在可是难得的机会!

    而且,这个只是比武切磋,在受虐中不断学习提高的同时,还可以结交友谊。打不过,咱交朋友可以吧?现在打好交道,对于以后有好处,最少不会吃亏。身为金雀花王朝的领队福克斯是这样想的,当然,跟她想法相近的还有威廉、大伊万等人。

    “你说我们坑上帝之眼和圣殿骑士团那些家伙一把如何?”福克斯想到了一个非常阴险的计划。

    “怎么坑?”查理曼是个合格的捧哏。

    “只要小小的激将法就可以了,然后我们坐看他们被各种打脸!对了,我们要拍摄下来,将录象整理好,发回欧洲,跟大家分享一下快乐!”福克斯估计是狐狸精转世的,脸上一笑就使坏。

    “我喜欢这个计划。”大伊万难得表示全力配合。

    “好吧!”威廉也愿意看见上帝之眼倒霉。

    “你们别太过份。”倒是菲利普善意地提醒大家一句。

    “上帝之眼越倒霉越好,不是吗?”狮鹫有点不明白了,怎么菲利普先生会同情上帝之眼呢?

    “我是说你们这样做有算计木头先生的嫌疑,所以不要太过份,免得他生气!”菲利普微微一笑:“不过,如果你们先取得木头先生的同意,我倒不反对。”

    众人直到现在才恍然大悟。

    一个个立即向菲利普伸出大拇指。

    菲利普欠欠肩。脸上笑容更盛:“你们别想我开口,这件事,我就当不知道好了!”

    福克斯听了,娇笑起来:“菲利普先生是绅士,我可不是,这件事我来负责,木头先生那边也是我来说,我保证没问题。只是你们在未来的一段时间,要听从我的指挥,全力配合好。”

    “如你所愿我的女皇陛下!”狮鹫带着大家装模作样地行个贵族礼。

    上帝之眼那边的人,还不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福克斯会准备一个巨大的坑等他们往下跳,还要到处拉人抱团,对抗黑暗殿。以及似乎有意靠拢黑暗殿的金雀花王朝、条顿骑士团和东欧大联盟等等势力。上帝之眼对于什么天下第一武林大会不感兴趣。他们就是来捣乱的。

    除非木头先生愿意拿基因药剂出来私下谈判,否则休想他们会放过这种捣乱的机会。

    擂台比赛?

    正好,是你们邀请我们过来的!

    你们不发出邀请我们都想来捣乱了,现在有了借口,更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了!

    上帝之眼内部各种布置,针对黑暗殿、金雀花王朝以及华夏的基因士兵,至于条顿骑士团和东欧大联盟什么的,还不在他们的眼中!

    整个上帝之眼的人都在忙碌。

    只有一个人。

    无所事事。

    这个人。就是林东放回去之后一直被上帝之眼闲置的‘灰塔’。

    灰塔当日舍命救出了‘牧师’伯德,功劳极大,但一点没有减弱上帝之眼高层对他的怀疑。如果不是灰塔在回来的时间里,一直安分守己,没有打过一个可疑的电话,发过一条可疑的信息,被怀疑是叛徒的灰塔早就被高层人间蒸发了。

    大苹果城的一幢大厦里,每天醉熏熏的灰塔,这天又喝得烂醉如泥。此时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正当他睡得正香时。

    一桶冰水狠狠地浇淋在他的身上。

    灰塔惊醒过来,赶紧去摸枕头底下的枪。

    只是宿醉后无力的手在哆嗦。连摸几下都没有抓住手枪。

    “枪在我这!”一位帅气又超酷的中年男士不知什么时候坐在床前,两个高大的保镖站在他的身后。一个搬来椅子后垂手而立,另一个则将水桶放下。帅气仿如明星般的中年男士戴着墨镜,看不见眼睛,但灰塔仍然能够在墨镜的背后,感到锋利如刃的目光,酒醉瞬间惊醒过来,化作一身冷汗。

    “小埃里克先生,你怎么来了?”浑身**看起来好不狼狈的灰塔赶紧坐起来。

    “叫我boss!”中年男子将手枪扔回灰塔的床铺上,摇头叹息:“你看看你,还像个佣兵吗?进来的别说是杀手了,随便一个流浪汉也可以轻易结果你的性命。”

    “我不喝酒,还能做什么?”灰塔垂头丧气。

    “你的确已经废掉了,跟以前相比,你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的灰塔阴狠毒辣又坚忍,过人忍耐力以及钢铁般的意志,是我极少数为之欣赏的佣兵之一。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灰塔?为什么你去了一趟远东,回来就变成了这一副模样?”名叫小埃里克的男子冷漠地发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感到恐惧,疲倦以及无力!”灰塔沮丧地摇头。

    “是因为‘木头’对你的追杀?”小埃里克问。

    “boss,你根本不懂,那种感觉太可怕了,比死还要可怕!你不知道,我现在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在噩梦中惊醒!那个家伙不是人,他太可怕了!”灰塔一提起林东就浑身颤抖。

    “我已经询问过心理医生,他们给出的答案是,你的心理因为恐惧出了大问题。”小埃里克哼道:“唯一可以让你恢复自我的可能,就是战胜心魔。我决定了,再派你前往远东,并且作为副领队出席东山那个地方的天下第一武林大会,参加那里的擂台赛!”一直将灰塔闲置的小埃里克忽然布置了新任务。

    “啊不!”灰塔吓得惊叫起来,双手直哆嗦:“我永远都不要再去远东那个鬼地方了!尤其是不要再看见那个魔鬼!不。我拒绝,这个任务是我无法完成的,我再不要看见那个魔鬼,那怕是一眼!”

    “不去就死!”小埃里克给出了选择。

    灰塔绝望地站起来。

    似乎还要求情。

    但小埃里克身后的保镖,缓缓地掏出手枪。

    灰塔颓丧地跪倒在地,双手抱头,就像受伤野兽般哀嚎了一会儿,平静下来。重新抬头起来,苍白的脸色就像个死人,嘴唇在抖动:“好吧,我可以再回远东,但是,我要求先得到一个最好的整容师!”

    小埃里克的嘴角浮现了微笑:“很好,整容已经来不及了。但我们有最好的化妆师。只要一上妆。我保证,别说那位木头先生,就是你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来9有一点,我们前往东山,最重要的不是获得什么天下第一擂台赛的冠军,我对那个狗屁冠军不感兴趣,我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矿洞下面的地宫!你曾经在里面生活过很长时间。到时给我们的队伍做向导,如果可以完成这个任务,我可以将你调去南美,尽情享受那里的阳光沙滩和美人!”

    “boss,我敢说,那个矿洞已经让华夏的军方接管了,现在根本进不去!”灰塔急了,他觉得这种计划就是送死。

    “我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条极其隐密的地道,不过。这个秘密只有到地方了,我才会给你相关的地图。”小埃里克用眼睛盯着灰塔。似乎想在这位手下的身上找到一丝可以信任或者值得怀疑的地方,很可惜。除了肮脏以及颓废之外,他看得最多的,就是隐藏不住的恐惧。

    “以我的实力,进去只是送死!”灰塔表示自己做不了向导。

    “不需要你进入地宫,只要你带人走尽水道就行,你可以留在外面等候,用你的机警和好运,像把伯德先生救回来那样,再一次带队伍安全归来。”小埃里克的想法是这样的。

    “好吧,我尽力!”灰塔一脸不的情愿,但在死亡面前,他并没有更多的选择。

    小埃里克带着两个保镖离开。

    灰塔呆呆地坐了半天,最后无力地摔倒在肮脏无比有如狗窝般的床铺上。

    监视器里,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安装摄像头的偷录着,二十四小时,灰塔在房间里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离开过那怕一秒钟的监视。

    小埃里克询问监视器前的工作人员:“他有什么异常动作吗?”

    “boss,他没有任何异常,整个人就像白痴那般一动不动。几个月的时间来,他没有一点异常,我看他的确是被吓坏了。”监视工作组的头领恭喜地回答道。

    “我还是对他不太信任,他把伯德救得太及时了。算了,这次派他去远东,就是最好的试探。如果真是那个木头先生给予我们上帝之眼的反渗透,那么,灰塔他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的。你们给我盯好他,说不定,还能引出他背后的木头先生。”小埃里克郑重地叮嘱道。

    “boss,假如他没有叛变呢?”监视工作组的头领感觉灰塔几乎不可能是一个叛徒,他从来没有看过如此正常的叛徒。

    “区区一个灰塔,就算不是叛徒,死了就死了,有什么可惜的!”小埃里克满不在乎地冷哼一声。

    “是。”工作组的头领赶紧肃容应是。

    “你们给我盯紧一些,灰塔可是出了名狡猾和坚忍的,这一切说不定是在演戏,别让他一个人蒙骗了你们那么多人的眼睛!”小埃里克最后又不死心地叮嘱一句。

    演戏?

    工作组的头领听了内心直抽搐。

    如果灰塔真是叛徒,整整几个月来的表现都只是演戏的话,那么也太可怕了!奥斯卡影帝就是给他提鞋也不配啊!要知道,这不是几天,只是几个月!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二十四小时不间段有人监视,灰塔从来没有显示出一丝异常,别说电话或者信息这些,甚至任何一个眼神或者微表情都没有破绽!

    虽然绝对不相信灰塔是叛徒,正在演戏,但工作组的人员还是恭声回答。

    毕竟无论上司是对是错,命令是必须执行的。

    监视工作组人员的心声如何灰塔不知,但如果让他们聆听到灰塔的心声的话,那么肯定可以听见:演技尼妹啊演技,这是求生存!要不是你们逼我,天天监视我,我至于生活得这么痛苦吗?你们根本不知道,为了活着的人生是多么的痛苦!

    灰塔的表面就像一具死尸。

    但内心深处。

    却像暗潮那般汹涌澎湃。

    终于可以脱离这个该死的牢笼返回远东了!

    如果说之前还有半点顾虑不想做个彻底的叛徒,那么现在,灰塔恨不得立即飞回东山,找到林东,向他真正投诚,将自己所知道的和探知的情报,统统转告于他!

    就算木头先生再不好,也比该死的小埃里克要好一万倍!

    再跟这样的boss,没有让强大的敌人杀死,也会让多疑的他给活活逼死!

    “我敢说,灰塔绝对不是一个影帝,就算他再能演,也不可能几个月时间内不犯一丝错误。最重要的是,我不认为他天天做噩梦是假的,谁也控制不了梦,更演不了梦!”监视器里的灰塔一动不动,无聊的监视工作组的人员只好拿他聊天打赌。

    “虽然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太无聊了,还是打个赌吧!我赌十美元他是叛徒,但赔率了提高到一万倍,是的,否则我不赌!”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设下赌局。

    “大家认真点,别在最后几天出漏子,只要灰塔飞去远东出任务,那我们噩梦般的工作就可以结束了。”工作组的头领没有阻止赌局,但还是提醒大家要盯紧,毕竟那么久都盯了,不在乎再盯最后几天。他的这句话一说,整个工作组立即唉声叹气起来:“还有五天,我的老天爷,让这个该死又毫无必要的监视赶紧结束吧!我们已经受够了这种工作!”

    躺在床上的灰塔,一动不动。

    他知道有人大盯着自己。

    但是。

    没有关系。

    比耐力比韧性的话,灰塔不觉得世间有多少人能及得上自己。

    当年在草皮下面挖一个洞都可以生活半年,现在有吃有喝还有女人,日子其实过得不错,坚持几个月根本不是问题。唯一需要费点事的,就是表演做噩梦需要一点力气。

    算了,反正再过几天就可以重返东山了,那就再跟这群兔崽子多耗几天吧!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