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0章:过关!
    凌晨,雾林仙景别墅。

    坐在大厅沙发一边聊天一边等待的程明歌、千郡她们,愕然发现,林东和云悠悠竟然提前回来了,时间比之前说好的时间提前了最少三个小时,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受伤了?”程明歌最担心的是这个。

    “没有。”林东赶紧摆摆手。

    其实真相这样。

    林东用剑气和搬运**清除掉崩塌的暗河石壁之后,发现炸崩的地道并非一段,而有两段。

    虽然后面那一段只是几十米的堵塞空间,但碎石里面有个隐形的封印门。它对于普通生物没有作用,可是它的存在,极大地影响了林东的搬运功效,特别的麻烦,清理下来,累得林东手指直抽筋。要不是有云悠悠相助,他根本不可能一鼓作气将两段堵塞的暗河贯通。

    贯通了暗河堵塞的地方,天地大阵刚刚重新连接,要完全发挥功效,可能需要几个月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林东累得够呛。

    云悠悠因为全力辅助,也累得香汗淋漓。

    两人没有余力开启封印了,只好暂时放下冲刺第二重封印的计划,打道回府。

    “成功了?”千郡一边给疲惫躺倒在沙发上的林东按摩放松,一边看向云悠悠,旁边的叶倩如同样拿大眼睛来关注。

    “嗯!”云悠悠抱抱程明歌表示歉意,她也不知道有隐形封印门的存在,而且林东叮嘱她不要跟程明歌提起这些超常的东西。免得大家担心。只是隐形封印门不能说,冰火之翼不能说,清理过程和结果都不能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有给程明歌一个安慰的抱抱。

    “没事,回来就好!”程明歌也给武修妹子一个轻轻的抱抱作回应,以示谅解。

    云悠悠想了想。

    决定还是将结果转换一种方式说出来。

    反正是好事,稍微跟大家分享一下亦无妨:“崩塌的暗河石壁。我们已经清理出来了,不过,要等它里面恢复原样,可能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我们完成预计的目标了,又感觉有点透支,所以提前回来。”

    响动吵醒了楼上半梦半醒的鱼彤彤,鱼大小姐睡眼惺忪。抱着枕头一脚高一脚低的下来。好像在梦游似的。

    她看见林东回来了,小嘴巴嘟哝了一句不知什么梦话。

    身子往林东身边一摔。

    躺下来。

    继续呼呼大睡。

    看见她这副睡美人的姿态,大家不禁一阵好笑,幸好是在家里,否则就是搬她去卖了也不知道!

    经过‘冰火之翼’的强力亮相之后,云悠悠自己没有改变武修的信念,倒是对林东身边的人,比如没有战斗力的程明歌、楚灵儿和萌货她们。有了不同的想法。

    “现在外面那么危险,你怎么不给她们多弄几个护身的东西?”云悠悠这话没有当众说,而是等林东吃饱喝足准备回房休息,悄悄地问了一句。林东不解,自己秘密地弄了不少宝物给她们护身啊?而且妹子不是最反对用外物的吗?

    “她们不是有吗?”林东指了指程明歌的守护项链、戒指以及防护衣。

    “再给她们弄点更好的吧,她们太弱了,一不小心就会有危险!”云悠悠还是觉得不够保障,程明歌可不像千郡她们,甚至不如鱼彤彤。要遇上敌人刺杀,她完全没有逃生能力。

    “弄更好的不是不可以。但她们用不了啊!”林东摇摇头。

    “那你赶紧把女兵们的战力提升上去,她们太弱了!”云悠悠的话让林东很汗。全球那么多牛人,真心没多少人能够比得上这群女兵,你还说她们太弱?当然,这得看跟谁比,跟她比,或者跟暗河里的怪物比,当然很弱,可是跟普通人类比,跟佣兵杀手比,甚至跟基因士兵比,她们都是很好很强大的存在。

    “我尽力吧!你也帮点忙!”林东觉得有时这武修妹子的讲解比自己有效。

    “你得给她们稍微讲点实质的东西,老是低层次的东西没意思。现在她们连将气施放出体外都做不到,更别说随心所指,我看她们资质还不错,一边巩固基础一边往上慢慢提升也是可以的。”云悠悠回房休息之前建议道。

    “那我先想想接下来该教她们学点什么东西。”林东回到房间,躺下来,仔细想一想,还真是这样。

    反正她们都是自己身边的人。

    实力稍微变态点。

    大家也会觉得很合理,觉得这是上了更好的基因药剂的原因。

    只是这样一来,需要比疏通经脉更高的淬体,甚至需要一些双修的东西才能将她们迅速提高,这些女兵的心里会怎么想?

    程明歌转身过来轻轻搂住他:“我好像听到你说女兵?”

    林东顿了顿,将自己心中的顾虑跟她说了。

    “她们不是都叫你首长哥哥了吗?既然是这样,那肯定没问题才对!”程明歌忍不住拿这个来打趣。

    “有些东西还是要想清楚的好,如果是因为对力量的崇拜,那就是一种心灵迷失。必须是打心底的愿意,以后的路子才好走。还有,我以后如果要走,你是愿意的,但她们有家人,心里肯定会有顾虑,到时怎么办?把她们留下不是,不留下更不是!”林东觉得要是永远呆在蔚蓝星球这边,那肯定没问题,问题他的最大理想,是重返修真世界,到时她们心里要有牵挂或者杂念,是无法一起带走的。

    “我帮你们问个清楚明白吧!”程明歌也觉得是时候将所有的东西拿出来讨论了。

    如果愿意留下。

    那么就留下,以后大家齐心协力的向前走。

    要是心中还有牵挂。不能百分百投入,那长痛不如短痛,现在就说清楚的好。

    千郡和鱼彤彤两个的话,程明歌心里有一定的把握,千郡不说,傲娇的鱼彤彤就是一张嘴不认输,海魔女叶倩如应该也愿意全心全意地追随。至于女兵,虽然以前有说过。但这次必须有一个百分百的肯定。

    此外。

    还有那个文慧。

    本来这件事跟她没啥关系的,倒是跟她的女儿囡囡有点关第,但刺杀狙击之后,她的命运也机缘巧合地联连上了。所以,她们母女的最终归宿如何,都需要彻底解决。

    不给机会好像有点不公平,或许她们跟大家一样。就是其中的一分子。

    只是机会不能一给再给。得看态度。

    有私心的。

    终究不是一路人的。

    得拿出办法替他谢绝了。

    “木头,你放心,我都会替你解决的!乖乖睡吧,一切有我呢!”程明歌忽然感觉自己很伟大,就像个小妈妈那般照顾他。她撩起宽松的睡衣,把他的头罩在里面,用已经有点小规模的肉团团压着他的脸,将那红豆豆喂进他的嘴巴里:“虽然不大。但麻烦你将就着用吧!”

    气氛本来不错。

    林东都有点感觉了,正准备行动,但一听这话,顿时笑喷。

    “不许笑!”程明歌佯装凶巴巴地扬起小拳头,同时露出一口小白牙:“再笑我,我就咬你!”

    为了防止某位妹子真的咬人。

    木头同学采用了一个简单有效的办法,那就是将她的小嘴巴给堵上。

    嘴唇被堵上的班长大人无法发出任何威胁了,但她一看挣扎无用,赶紧将被单拉上来。将两人蒙住,然后专心在里面跟他比拼谁憋气更久这个问题……这是一场没有输家的战斗。最少第二天起床感觉浑身萌萌哒的班长大人不认为是自己输了。

    “彤彤,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程明歌在早餐后,决定开始她生命中最为重要的谈心工作,能谈妥的人将会留下,而谈话失败的,结局将会是另一种,以后的生命轨迹可能也不会再有交集。

    “我?”鱼彤彤感到愕然,怎么第一个是自己?不是应该找千郡或者叶倩如吗?

    而且看起来好像很隆重。

    到底是什么事?

    不会是叔叔出事的吧?不对,叔叔生性谨慎,他不会有问题的,应该是鱼苗那个渣渣闹出了什么大乱子!

    心中带点忐忑的鱼彤彤跟程明歌进趟书房,在里面,还有云悠悠等着。云悠悠虽然不作声,但气氛一下子严肃起来,这下鱼彤彤的心里更加没底,小心肝砰砰的跳了起来。一开始,她还有点愤怒会不会是鱼苗出事,可是现在,她倒有点害怕是不是自己在什么地方做错了,这简直是三堂会审的节奏啊!

    “你们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你们这样子我害怕!”鱼彤彤感觉自己快被判死刑了,是生是死,你们倒是给个痛快啊!

    “彤彤,我有一句话想问你。”程明歌示意鱼彤彤坐下来,坐到自己的面前。

    “我还是不坐了,有事你说吧!”鱼彤彤的心都快蹦出来了。

    “啊,我打个比方吧!比方说有一个人,他要搬家,可能搬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他又舍不得跟朋友分离,你说怎么办?”程明歌问。

    “现在搬?”鱼彤彤惊而反问。

    “以后,现在只是想搞清楚他朋友的看法!”程明歌一说,鱼彤彤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那就搬呗,如果现在的地方住得不够舒服,或者人太多住不下,那搬去别的地方也是可以的,我想,他的朋友肯定是高兴的,不会反对!我也觉得搬去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风景更好,而且够清静!”鱼彤彤还以为是要搬去玄泊那边的‘可’字大型居所。

    “那个朋友会一起搬吗?”程明歌又问。

    “才不搬!”鱼彤彤的傲娇劲发作了:“那个朋友自己有家,住得不知多舒服!”

    “我明白了,彤彤,麻烦你帮我喊一声千郡过来。”程明歌跟云悠悠对视了一眼,结束了对鱼彤彤的问话。

    鱼彤彤很高兴地出去。

    不过。

    她越想越不对劲,但又想不起哪里不对。

    千郡进去,很快出来了,又喊了海魔女叶倩如。跟千郡不同,叶倩如进了非常之久,时间长得让鱼彤彤都感到心惊胆跳。她看见叶倩如最后出来了,虽然满头大汗,却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显然是过关了,心里顿时一下揪住。

    鱼彤彤几乎是以闪电一般的速度,重新冲进了书房,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眼泪已经滚滚而下:“呜呜,那个朋友,她也是愿意的,呜呜,我,我刚才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那样说的,我刚才那个不算,呜呜呜……”

    程明歌搂住她。

    用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心,好言安慰已经哭成泪人的鱼大千金:“好啦,好啦,别哭啦!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对于大小姐你的傲娇劲儿,我早领教过很多次了!别哭了,我刚才是反过来听的,所以过关了,别哭,再哭就要打屁股了!”

    “你才打屁股呢!”鱼彤彤一听,顿时破涕为笑,满脸是泪的她搂住程明歌狠狠地亲了一口:“班长万岁!”

    “又哭又笑……”程明歌忽然感觉母仪天下统御六宫的压力也很大。(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