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抓捕
    第二天。

    林东刚刚起床,千郡就过来报告:“滴血尖刀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林东带点不解。

    “黑暗殿和金雀花王朝圆桌派联手出击,不仅滴血尖刀在北非的驻地夷为平地,就连散布在全世界的人员也被清空。除了极个别的成员之外,包括首脑在内的两百多名佣兵全部诛灭。有了黑暗殿这个警告,自现在开始,我想佣兵团如果再接对你的刺杀,第一个反应都会是拒绝吧!”千郡将一叠资料递交给林东,林东一看,发现上面全是被灭掉的滴血尖刀成员验明正身后处决的照片。

    “这个不错,有诚意,但还不够。”林东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原谅那些歪果仁。

    “黑暗殿已经派人进入北美,不过下一批名单需要一点时间才能送过来,毕竟那是上帝之眼的地盘。”千郡表示这个行动还在继续。

    老实说,这次刺杀非但惹恼了华夏军方,还把黑暗殿和金雀花王朝圆桌派恶心得够呛。

    我这边在跟人合作,你偷偷派人过来狙击,什么意思?

    所以。

    黑暗殿决定告诉上帝之眼,你们虽然是地球村霸,但事情如果做得太绝了,别人也是有脾气的。金雀花王朝的叛徒交给圆桌派去处理,但对于上帝之眼,黑暗殿排名前百的老大们经过开会讨论,觉得有必要用人头和鲜血提醒一下,黑暗殿的拳头并不小。

    “很好。”林东点点头:“你告诉菲利普。因为袭击事件,我心情受到很大的影响,原来答应出售的基因药剂数量减半,直到我的心情好起来!”

    “我们自己不动手?”千郡心里有点跃跃欲试。

    “过一段时间吧!先示弱于敌!”林东感觉爆发时机还未成熟,现在是修炼期,提升自己的实力最重要,至于上帝之眼和金雀花王朝的另外两派,他们再能蹦达也蹦不出地球。不必在意。林东看见千郡神色不对,好言安慰她两句:“把爆杀拳参悟透了,我会带你们到北美找他们算帐的,现在你们的实力还不行。”

    “是。”千郡有点恨自己,怎么提升得这么慢,如果自己有云悠悠那个实力,估计他早带自己杀向北美了。

    中午时分。

    严老头打电话过来问:“基因药剂还卖他们?”

    林东听了一笑:“这是最好的鱼饵。想钓鱼就得下饵。咱们不是姜太公,直钩可钓不了大鱼!”

    严老头长长地叹息:“说到底,还是我们国家不够强大。唉,也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说出‘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这一句话。”

    林东安慰他:“慢慢来,只要有足够的时间,这股能量和自信会回来的。”

    严老头竟然相信了。心情好转一些。

    顿了顿,他带点严肃地跟林东说:“这件事情我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只要有功于国家,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是命不要了,也会将你保下来。在我们这些老骨头面前,不管是什么样的权势和什么样的阻力都好,只要我们能够做到的,统统碾平,我们绝对不容许奸佞小人谋害我们的希望!”

    “你们的事我不插手,但这份心意收下了。”国家大事不是林东的菜。他的最大心愿是重返修真世界。

    刺杀的事情还没有传出去。

    不过细心的观众,会发现省台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新闻女主持不见了踪影。

    对于这个。除了极个别的人会有疑惑,绝大多数的观众并没有在意。而且一大部分追捧的粉丝主要是看天空骑士团的新闻,什么人报道根本不重要。

    下午三点半。

    省台视台,九楼,台长办公室。

    梁喜山虽然是一个副台长,但因为台长身体不好,经常生病,而且主要工作是在省里开会,对于省台节目方面一般撒手不管,还有另外几位副台长养老的养老,年轻的年轻,所以,梁喜山这位背后有大靠山的副台长其实是省电视台里节目的一把手。

    他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

    原来默默无闻的省台能够迅速搞活,搞火,一大半的功劳都在梁喜山这个人的身上。

    “好的,我明白了。”梁喜山接了一个秘密电话,放下手机后,他按照那边发过来的数字,在密码本上查了一下。这一查,让他出了身冷汗,赶紧将数字删除,甚至将手机卡拆下来,换上另一个工作上个人专用的卡。

    梁喜山拿起桌面上的车钥匙,准备离开。

    忽然。

    桌面的内部电话响了。

    他接了一听,秘书说有客人来访。

    “是谁?不认识?我没空,有重要的事忙,你给我推了!”梁喜山觉得这秘书真不靠谱,没看什么时候,现在你还让客人来访?

    “梁台长好像不忙嘛!”三个人连门都没有敲就进来了,这三个人看起来相貌平凡,毫无特色,怎么看也不像是大人物的样子。梁喜山就奇怪了,你们凭啥门都不敲?你们其实是想通过我们电视台喊冤或者想人捐助的乡下农民吧?像话吗?就这样进来了,我可是台长,你们就这样进来了?

    “出去!”梁喜山毫不客气地喝斥对方:“你们马上给我出去,不然我叫保安!”

    “你就是梁喜山?”三人中的一个问。

    “马上出去!”梁喜山恼火了,我堂堂一个台长,你们几个只是农民,梁喜山是你们叫的吗?

    “台长!”秘书进来了,但缩头缩脑的模样就像吓坏了的小乌龟。

    “你是怎么搞的?随便让人进来!我这里多少国家机密,你随便让人进来。出事了你能够负责吗?你负得起这么大的责任吗?马上赶他们走,我这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梁喜山再看对面三人,越看越平凡,穿的衣服也是地摊货,就算不是农民,恐怕也是搬砖的农民工。

    “我……”秘书屁也不敢放,垂手低头跟在后面。

    “你怎么回事?”梁喜山火大了,平时你耀武扬威像个狗腿子。今天怎么回事?胆子让狗吃了还是怎的?

    “梁喜山,你涉嫌泄露国家机密谋取利益,并且参与谋害国家重要领导,现在将以间谍罪、故意杀人罪以及危害国家安全罪等等罪名给予批捕!”三人中看起来最像农民工的中年男子沉声宣布道。

    “你什么东西啊?”梁喜山不用眼睛看也知道这三个家伙是冒牌的,你们怎么不说你们是中南海来的?真是扯淡!

    “拿下!”这农民工一挥手,他的两个同伴立即围上来。

    “你们的逮捕证呢?证件呢?”梁喜山大怒,又冲着秘书大吼:“他们都是假的。叫保安。报警!”

    “他们真是国安……”秘书低声回了一句:“他们是真的,我已经全招了!”

    “国国国安?”梁喜山听了身体一震。

    当他一反应过来,立即想用脚去踢桌子底下的一块表面看起来毫无异处的木板。

    那个农民工似的中年男子哼了声:“梁喜山,我劝你不用费心了,你踢那个警铃根本没用,你的上线史密斯早让我给逮了,你是这边收网的最后一条鱼!五百多人我都抓了,还差你一个?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不用想你的老上级了,他现在自身难保!而且,你还不是归属我们这边管,你将直接进入军事法庭,别以为有点保护伞在上面就可以逃脱罪名!”

    另外两个国安上去,将虚脱的梁喜山扭住。

    等把梁喜山拉到省台外面。

    他才发现。

    整一条大街都是特|警,无数警车前后封锁现场,别说大活人。就是苍蝇也逃不出去。

    梁喜山被拉到一辆军车的前面,有个身穿迷彩的疤脸男子。拿照片一比对:“你的胆子真不小,我都有点佩服你了。为了区区几个钱,你敢谋害那么重要的大人物……啧啧!你们押着他,给我看牢了,这家伙有任何异动,直接开枪,格杀勿论!我个人认为,审判卖国贼就是浪费口水,像这样的人,一颗花生米解决才是最好的选择!”

    疤脸男子当着三位国安的脸,一拳轰在梁喜山的小腹上。

    梁喜山疼得就像虾米那般弯下了腰。

    几个身穿迷彩的士兵。

    就像拖狗那般将梁喜山拖上军车,一顿拳打脚踢,给梁台长一个深刻印象的见面礼。三位国安仰首向天,佯装没看见,他们也知道,这次谋杀事件,让军方几位老大发了脾气,国内现在这个模式已经是非常克制了。据说在国外,还有更大规模的行动。

    “谢了!虽然我们也能动手,但程序上你们走更合适!”疤脸男子跟农民工似的国安队长握了握手。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国安队长一笑,又小声打听道:“我听说‘那位’会拿出基因药剂出来奖赏,我们国安能不能分到一支?”

    “想得美啊,你们才干多少活?这里面真正干活的是我们好不好!再说,你们国安不差钱,你们可以拿钱出来买啊!十亿八亿对于你们来说,还不是拨根腿毛!”疤脸男子正跟国安队长说笑,忽然对讲机响了,里面传出一个老头子的声音:“完事了马上收队,几批人之中,就数你最慢!现在都让兄弟部分给比下去了,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哪!”

    “是!”疤脸男子一听,赶紧肃容应是,又火速飞身上车,再顾不及给三位国安打招呼,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不愧是特战队!”三位国安皆摇头苦笑,他们当然是专业的,但比他们更专业的是,这种上了基因药剂的基因特战队,这里面每一个士兵,都是军队万中挑一的超级精英。(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