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真相与选择
    事情很快查了个清楚明白。

    上帝之眼主谋,跟金雀花王朝内部的保守派联手,互换资源和情报,在制定计划后,再聘用唯金钱论的地下杀手组织‘滴血尖刀’出手。

    “据说,这个刺杀计划布署了两个月之久。”千郡一大早就过来跟林东报告。

    “毒死的那个家伙,就是滴血尖刀的王牌狙击手保罗张。”叶倩而补充道。

    “保罗张?”林东听了愕然。

    “一个香蕉人,这样说吧,除了肤色,他跟洋鬼子没有什么两样。虽然我们两个都不认识他,但福克斯说他在欧、非甚至南美很有名气,每次出手的价格不会低于五百万美刀。”千郡给林东递了一份这个保罗张的资料,林东对于这个没兴趣,香蕉人太多了,懒得管这些事,而且死人不值得关注。

    “福克斯没点表示吗?”林东将资料还给千郡,问。

    “她本来想亲自过来跟你道歉的,但严老拒绝了她的请求。她正在到处找人,准备用某些人的人头来向你表示合作的诚意。”千郡顿了顿,道:“这件事里有金雀花王朝的人参与,但不是她那个派系的。”

    “这个我最清楚。”叶倩如出身于金雀花王朝,对于它的内部派系当然最清楚不过了:“金雀花王朝非常的庞大,内部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派系,组织里的人员遍布全球。其中最大的有三个派系,一是女皇派。自伊丽莎白年代开始,这一个派系就一直占据上风,直至今天仍然如此。女皇派带有扩张性,目光主要放在欧洲和非洲,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中东,跟两百年前相比,女皇派衰弱了很多,对于美洲和远东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力。但女皇派的侵略性没有削减,只是默默地等待着机会。我以前就属于这一派系的,还有风间枝子也是。”

    “另外两个派系呢?”林东带点好奇。

    “还有一个大派叫做国王派,外界也称之为圆桌派,因为这个派系内部效仿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的模式。”叶倩如点点头,道:“福克斯就是这一派的人。这个派系比较温和,跟扩张性的女皇派不同。非常保守。他们的目光重点放在欧洲,只要不涉及欧洲利益的话,那么一切无害。”叶倩如解释道。

    “难怪福克斯会跑过来跟我们合作。”千郡也有点明白了,看来这个圆桌派急切想争夺内部的话语权。

    “最后一个大派,叫做三狮派。”叶倩如道:“三狮派是极端的民|族|分|子,完全不接受外族人加入,就连不列颠联邦内部所属的人也不行。他们非常的傲慢,觉得白人至上。统治全球,而他们又立白人之顶,最夸张的是他们内部有些狂热分子甚至连上帝之眼都瞧不起,更别说像条顿骑士团等等这些组织了。因为女皇派和圆桌派势大,他们倒是经常跟上帝之眼合作,一边鄙视对方一边微笑合作是他们的特色……这次半道狙击刺杀,就是三狮派跟上帝之眼合作的产物。”

    “我跟三狮派的人有仇?”林东心想难道‘牛头怪’米诺陶是三狮派的人?

    “没有。”叶倩如摇头:“我想,他们真正目的,不是杀你。要是能杀死你最好,杀不死也无所谓。因为他们想破坏你跟福克斯。也就是圆桌派的合作。”

    “看来我们已经触及了很多人的利益。”林东早知会这样,但基因药剂还得继续卖下去。只有将欧洲搞得一团糟,重新洗牌,自己才有可能分到蛋糕。尽管自己要的是信仰之力,但如果可以选择,在三派之中,当然选择愿意亲近自己的圆桌派。

    “下次我们不会再疏忽大意了。”千郡带点歉意地看了林东一眼。

    狙击的事,林东没有怪她。

    但她很自责。

    不能及时察觉陷阱不说,下车后还迟迟搜索不出敌人,甚至在听到异响之后,才赶到现场。假如滴血尖刀的保罗张不是毒发身亡,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千郡感觉自己这个保镖做得非常不合格,因为能力的提升,再加上安静的日子太久,她都有点大意了。

    叶倩如没有说话,但内心同样不好受。

    “你们还太弱,继续苦练吧!”林东不指望现在的她们能帮上很大的忙。

    “是。”千郡和叶倩如相互看了一眼。从林东的话,她们忽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狙击手是他杀的,他早知道有袭击,否则当然也不会让她们小心搜索周围。相隔数百米,他是如何发现敌人的呢?那么远的距离让敌人无声无息地毒发身亡,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不过这些疑问她们只会摆在心底间,绝秘的东西不能问,而且知道得越少越好。她们只要知道是他做的就已经足够了!

    千郡心里更加惭愧,说是保镖,其实还要他反过来保护自己。

    她咬咬嘴唇:“我会努力的!”

    一转身。

    到健身室拼命训练去了。

    叶倩如还想说点什么,但看云悠悠进来,赶紧离开。

    “你出关了?”林东一看店主妹子的心情不错,估计她这三天的闭关大有收获。

    “也不知怎的,在山上一直无法突破,一回来就突破了。”云悠悠三天不出门,努力练功,可能是回来了心头放下大石,也可能是林东的指点,反正很顺利就突破了新的境界。她现在自林东的书房间隔了一个小空间,随便摆张小床就算住下了。她对居住条件要求不高,千郡和叶倩如本来要将房间让她,但云悠悠更喜欢书房。因为书房里的宝物很多,尤其是羊脂白玉净瓶里还装着数千上万吨的‘天水’。炼化过程中灵气盈溢,云悠悠她自然更愿意呆在书房。

    “很好,这么高兴,不如我们庆祝一下吧!”林东看她肤如莹玉,眸内神光流转,跟自己刚刚苏醒时的那会相比大有进境,打心底替这个店主妹子感到高兴。

    “庆祝什么,你不是还要救人吗?”云悠悠已经上楼看过遇袭重创的文慧。

    “她的情况有点麻烦。”林东皱了皱眉头。

    “要我帮忙吗?”云悠悠问。

    “不用。等她醒了,我先问她一些东西。”林东摇了摇头。

    “刚才我上去时,她已经醒了!”云悠悠刚要离开,想起一事:“什么时候我们再去看看?”

    “暂时不行,等差不多了,我们再去。”林东知道她邀自己去哪里,想冲开封印。现在的功力倒可以试试。但时间未到,没有天地之力根本解不开封印,这事急不得。

    上楼。

    因为文慧受伤,林东和程明歌把房间让给她了。

    程明歌还好,带着囡囡跟鱼彤彤挤一挤,林东没办法,只好下楼在大厅做‘厅长’睡沙发。门半掩,林东进去一看。文慧已经醒了,眼睛直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直到林东走近,才自心事中惊醒。林东摆摆手,示意她不必开口说话更不要起来:“你虽然性命无忧,但身体失血过多,估计得躺一段时间的床。”

    “谢谢,要不是你,我……”文慧很感激。她其实最担心的不是自己,而是女儿。要是自己死了,那小家伙以后怎么办?当然。能活谁愿意死?

    文慧在死亡阴影里绕了一圈,当时以为自己不行了,没想到最后还是让林东给抢救回来。

    她感觉每呼吸的一口空气都是那么的幸福。

    对于林东的救命之恩。

    自然是难以言喻的感激。

    “你是囡囡的妈妈,客气话不用说了。”林东顿了一顿,思考几秒钟,然后道:“我有几个问题,如果你不想回答,不说也可以,我尊重你的个人私隐。”

    “你问吧!”文慧带点虚弱地点头,她现在的脸色仍然苍白,但精神比昨晚要好多了。

    “囡囡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吧?”林东第一个问题是这个。

    “……”文慧沉默了,但她这个沉默等于默认。

    “你和你丈夫的感情怎样?”林东又问。

    “……”文慧还是沉默。

    “不好意思,属于个人私隐的东西,我还是不问了。”林东决定换个话题。

    “没事。我和他,其实没有别的问题。”文慧仿佛下了一个决心,决定将隐藏心底好久的真相倾诉出来:“我们属于数代世交,曾爷爷那一辈开始就是知己好友。到了父亲那代,更是同生共死过,亲如骨肉兄弟。他很小的时候就很优秀,被视为家族希望,我小时候一直很高兴有这样的‘哥哥’。他比我大,大我十岁,在我还是黄毛丫头的时候,他就已经是鹤立鸡群的青年才俊了,小时候,他经常用我过桥搭线来给心中爱慕的女同学递情书,而我当时也很乐意帮他跑腿。”

    “咳!”林东很汗,这样的青梅竹马还真是很少见。

    “他越长越大,越长越帅,认识的女人自然也就越来越多,升上大学之后更是夸张,据说给他打掉孩子的女人都有好几个。当时他在我们那个大院里最出名的花花公子,因为各方面极其优秀,他父亲一想管,奶奶以及众多长辈立即护住不让打,特心疼他这个独苗苗。本来这样也没事,花花公子在社会上多得是,可是他有一次在喝醉后惹祸了,惹上了一位大人物的儿媳妇,当然这也可能是政敌的设局。反正错误,就这样发生了。最错的是,他做错了之后,还跟那个女人藕断丝连,这下彻底惹火了那位大人物……他在一次约会中,中伏,表面无损,但身体被人强行注射了一种药物。”文慧这一说,林东有点明白了。

    “化学阉割?”林东猜测地问。

    “可能吧,具体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文慧轻轻摇头:“注射了药物后,他身体渐渐变了。脂肪增加,胸部不再男性化,毛发大量脱落,医生的评估是永远不可能再有后代了。他颓丧了半年,行尸走肉般生活,后来好不容易振作起来,在父亲的安排下,进入政坛。他天生是一个当官的材料。再加上背后有人,简直如鱼得水,而且为了打倒那个遥不可及的大人物,他努力地工作,不贪不腐,赢得极佳的名声和评价,上面甚至视他为几代之后的接班人。当然他的婚事。成了一个大问题。他要继续往上面升,不能没有妻子,但他又无法娶妻。他妈妈找到了我,跪下来哀求我,让我看在家族世交而且父辈生死与共的份上……”

    “你答应了?”林东狂汗,这种事也能答应?

    不过他能够理解。

    世上。

    有许多东西并不是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他很感激我,他全家都很感激我。我不是喜欢他,也不是同情他。而是看在他是‘哥哥’的份上,帮他一把。我知道,他想报仇,他无时不刻都想报仇。但凭他现在的官职,要想扳倒那位大人物根本不可能,他必须往上升。”文慧点点头:“囡囡,其实是他与那个女人的孩子。那个女人坚持要生下囡囡,她躲到我家里,躲了半年。生下囡囡没一个月,就堕楼身亡了。我和他都知道。她绝对不是轻生,更不是得了抑郁。她肯定是让人推下去的,正因为这样,他才咬着牙,拼命要往上升,我才坚持站在他这一边。”

    “明白了。”林东终于知道,为什么总会有人暗害她们了,原来真相是这样。

    “在这件事上,我们对不起你!”文慧已经听说了狙击手的事。

    “啊,不关你们的事,他们其实是通过你设局,真正想杀的人是我。”林东摆摆手:“问题已经问完了,答案已经有了,但是,我不知道你会如何选择。”

    “什么选择?”文慧很奇怪。

    “你的体质稍微有点异常,如果自然恢复,需要很长时间。几个月这样吧,而且,就算恢复,我估计也很难恢到原来的状态,毕竟你流的血太多了。”林东微微沉吟:“你可以选择这个自然恢复,也可以选择另一种。”

    “另一种?”文慧觉得如果还有好的,那肯定选择更好的了。

    “这种办法是基因药剂。”林东道:“我可以调配合适你体质的基因药剂,让你产生更大的生命活力,迅速恢复健康,但是……”

    文慧听到这里,心里一沉。

    但是什么?

    难道自己的身体上了基因药剂会有不好的反应?还是钱的问题?

    文慧想了想:“如果能尽快恢复,我还是希望快一点。你的考虑是不是钱的问题?还是痛?我不怕痛!”

    林东摇头,一笑:“不是痛也不是钱的问题。我举个例子吧!鱼彤彤她很年轻,表面发育完全了,但身体并没有发育至巅峰,这就像跑步比赛,她还没跑,我给她上基因药剂,就是让她在热身运动时呆久一点,她上了基因药剂后,身体不会有任何负担。就算有,也极其轻微。”

    文慧一下明白过来了:“你是说我上了会有身体负担是吧?那具体会有什么样的情况?”

    林东带点犹豫,最后还是说出来:“你的身体,已经发育成熟,完全成熟,就像在树上熟透的苹果,你应该明白什么是‘瓜熟蒂落’。如果你的丈夫没有问题,彼此相爱,那么通过夫妻和谐的方式可以减少身体的负担,现在情况是,你没有这种方式消除负担,你的身体上了基因药剂后会越来越强大,内部机能越来越强盛,堆积的情绪就像洪水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冲垮心理防线,让你整个人崩溃……”

    “不能用私人的一些办法消除吗?”文慧强忍羞涩地问。

    “问题是,你采用个人的一些办法,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就像你跑一千米,你放慢点脚步,不让自己那么累,变成跑一万米,但性质没有改变,你总不能一直这样跑下去对吧!当然,你要是对自己有信心,那可以采用这种办法。”林东点点头:“你先好好想想!”(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