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好心的路人!
    高速公路。

    小助理开着车子,以不足四十公里的车速慢悠悠地在应急车道上行驶。

    后面车子嗖嗖嗖地超过去,许多人对于她这种驾驶方式非常不满,大骂有病,但小助理实在不敢在小车道上行驶,因为车速太快让她心慌,手脚感觉控制不住车子。别说她这种刚刚学车的小菜鸟,就是许多拿到车牌,开车好一段时间了的新司机,没有足够经验,胆量没有磨练出来,上了高速公路一样手忙脚乱。

    她根本不想上高速,可是自省城去东山,不上高速不行。

    打开车载导航仪。

    一点东山。

    显示的行车路线就有高速,怎么绕也绕不过,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小助理只好硬着头皮上路。她本以为在收费站可以求救,没想到她打开车窗,工作人员随手递给她一张卡,多问两句,便不耐烦地挥手示意她到了目的地再交钱……

    “我向你求救是为了救命好不好,不是为了交钱!”小助理一路上都在吐槽那个工作人员的‘微笑服务’。

    车子在市区开还好,一上高速路线。

    跟别人一比。

    她的车子开得就像乌龟爬爬。

    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开快了她怕三条人命一起升天!

    “你做得很好,对,就是这样,慢慢开没事的,最重要的是安全。”程明歌在手机里安抚她的情绪。本来小助理已经绝望,她慌得不知所措。后来一位‘好心的路人’,替她拾起了手机,又帮她将文慧搬坐在后座上面,最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丝云彩地离开了。她一接通程明歌的电话,当场哭了出来,好半天,才在班长大人的安抚和鼓励下,壮着胆子。以无牌驾驶的方式强行开车向东山前进。

    “我们已经出发,正在路上,很快就能跟你汇合,你慢慢开,注意安全。”林东的声音让小助理勇气百倍。

    “木头,我,我会努力的!”小助理很激动。

    “把手机给文慧姐!”林东示意她把手机交给大出血接近晕迷的文慧。

    “她没力拿了!”小助理真着急。文慧姐没力气拿手机。她又得开车无法分心。

    “把手机给囡囡,让她拿着给妈妈听!你说是我的电话,囡囡她会听的!”林东一说,小助理赶紧照做。还真有效,一路上抱着妈妈哭个不停的小宝贝,一听林东的声音,情绪立即好转,哭一嗅就不哭了。还乖乖的拿着手机放到妈妈耳边。

    小助理不知道林东说了什么,估计是鼓励文慧要坚强之类的说话。

    文慧光是听,没怎么说话。

    一会儿。

    她让囡囡把手机还回来。

    小助理接过一听,林东忽然问她:“你能不能一边开车,一边给我们说说今天的情况?你让囡囡给你拿着,你重点注意开车,说慢点,将事情说清楚……如果不行的话也没事!”

    “我试试,我试试!”小助理有林东的鼓励。现在让她上刀山她也想试试,就别说开车了。再说三十多公里的龟速她还是可以控制的。身后,囡囡趴在靠背上替她拿着手机。时不时看向妈妈。而文慧因为失血煞白的脸,当女儿望过来,会努力地挤出个微笑安慰女儿。

    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林东又将一些细节问了问,甚至连那位‘好心的路人’和‘微笑服务’的工作人员的相貌都反复问了。小助理当时心慌,哪记得他们的容貌,根本答不上来,心里觉得特别的内疚。

    小助理不认为那些人有什么问题,只是觉得林东做事认真,小心谨慎。

    同时,她觉得林东问这个可能是想谢谢对方的热心帮忙。

    再往前开一段。

    小助理发现前面塞车了,心里有点犹豫不决。

    “继续往前开没事,你这是救命!”程明歌鼓励她继续往前开。

    “那我开了,不知道我明天会不会坐牢……”小助理带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情绪,坐就坐吧,反正已经跟班长和木头通过话了,说不定等会还能看见,心中没有遗憾了。

    又开一段,林东忽然问她:“你后面还有车子吗?”

    小助理往倒后镜一看。

    后面黑漆漆的。

    因为塞车的关系,后面好像没车跟上来,隐隐约约又好像有,但是没开车灯?高速公路上不开车灯?这不可能!小助理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一心认为是错觉。

    “没有,后面好像没车。”小助理没有看清楚不敢乱说,毕竟强行驶过应急车道的只她一个,如果后面真的有车,那岂不是有鬼?有鬼?小助理一联想到这个,就感觉浑身发寒,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再看后面一看,似乎真有团黑影在远远的跟着,再仔细看又好像没有,小助理赶紧加大油门开快点,免得被那鬼追上!让她感到颇为安心的是,她加大油门,那团黑影就消失了,应该甩掉了,不对,应该是没有鬼才对,刚才只是错觉!

    “你的下一个出口在哪里?仔细看清楚再跟我们说,路牌有提示的,你不要慌,看见了再告诉我们!”林东让她观察下一个出口。

    “青涌出口,下一个是青涌!”小助理开了不到十公钟,就发现了有一个出口的标示。

    “你开车进这个出口,然后慢慢开,我们很快就能赶到跟你汇合。”林东的话让小助理感到安心。

    车子很快拐进出口。

    在收费站交了钱。

    下了高速。

    小助理看看后座的文慧,尽管脸色如纸。双眼紧闭,但自她紧紧按住胸口的手来看,她还有清醒的意识。假如营救及时,说不定有救,一时间,小助理心里又升起了希望。

    慢慢的往前开,也不知过了多久。

    沉静了好久的手机响起。

    小助理赶紧拿起来。

    “你在哪?告诉我们具体位置!我们已经下了高速,马上就能赶过来。你再坚持一下就好!你告诉我们你的位置,你看看前面,或者周围,有什么明显的标志吗?”林东问。

    “没有!这一片好像是无人地带……刚才过了一个小村庄,再前面五公里是青涌镇!”小助理情急生智,一看车载导航,发现距离青涌不远了。赶紧给林东报告。有了这点提示。她又赶紧按照上面的显示,给林东报告自己正在行驶的省道。

    “差不多了,你就停在那里!我马上就到!”林东没有让她继续,反而让她停下来:“我们会在前面过来,大约七八分钟,你再坚持一下。”

    “没事,我能坚持!”小助理担心的是文慧姐,大出血的她不知还能不能坚持。既然是相向而行,为什么不让自己向前驶近一点呢?这样不是能省下一两分钟吗?也许是怕自己在最后时刻慌乱出事吧!几分钟没问题,如果文慧姐可以坚持,自己多久都没有问题。小助理喊了两声文慧姐,文慧口中已经不能发出声音了,但无力地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让小助理一阵兴奋,太好了,文慧姐还有意识。

    没过多久。

    前面有两辆车子就像火箭一般飞驶而来。

    速度快得让小助理为之惊心动魄。她拼命地按喇叭,深怕对方不知道。两辆车子不断减速。但还是嗖嗖两声驶了过去。

    车子没有停稳,小助理就看见网络上最神秘的木头自车子里飞出来。超人一般,自天空中翻了一个跟斗,落在车前。小助理赶紧松开车门锁,车门一开,她还没看精楚,就听见林东的声音:“你做得很好,不用担心,你们都安全了!小宝贝不哭,我先帮妈妈止血,你要乖乖的,知道吗?”

    小助理一听,心里立即有种快要晕厥的感动。

    车门打开。

    林东先将哭着扑进怀里的囡囡亲一口,拍拍她的小脑袋,迅速安抚下,再交给飞奔过来的程明歌。小家伙哇哇大哭,差点回不过气来,小助理也哭,眼泪就像决堤洪水似的涌出来……

    林东用力一撕,文慧的胸衣瞬间撕成两半。

    内衣掀开。

    两只沾满鲜血的硕大雪团弹跳出来。

    小助理看得好不羞涩,但她知道木头这是救人。

    “穿针引线!”叶倩如一看那种细小的伤口和止不住的出血方式,就认出了这种歹毒的刺杀。

    “这里不一定安全,叶小芷你坐在车子,将车门关上,班长你抱着囡囡坐副驾驶!千郡和叶倩如你们两个搜索周围!”林东忽然这样说,让小助理感到莫明其妙,这里不安全?

    叶倩如将她的头按回车子,用力关好车门。

    另一边。

    千郡也护着程明歌和囡囡进了副驾驶。

    林东给躺在后座上的文慧输送灵气,维持生命所需,双手一刻不能离开文慧的身体。

    三百米外的一丛小树林,在极其巧妙的伪装下面,有一支狙悄无声息地伸出来,瞄准林东的背心。为了这一刻,他和他背后的团队,足足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来计划和布署,直到今晚,才感觉时机成熟。果然,一切有如计划所料,这个神秘又强大的‘木头先生’,终于被钓饵诱了出来。

    “强大又怎么样?区区血肉之躯能抵住子弹?个人的力量,无论你多能干,跟一个历史悠久又庞大得遍布全球的组织比起,都不过是笑话!有钱又如何?有钱你买不了自己的生命!只要我轻轻一扣扳机,你就会成为我人生中第三百六十八个‘靶子’。聪明的你,在高速旋转的子弹之下,死得不会比一个白痴更慢,因为,我会将你一枪爆头!”狙击手心里特别兴奋,但他是王牌杀手,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越是重要的时刻,他越是冷静。

    与此同时,在狙击手身边五米,有支钥匙那么大的首饰小剑悄然闪现。

    它遍体生出一点荧光。

    缓缓。

    化成一条通体银色的白蛇。

    当狙击手的手指缓缓扣向扳机的时候,那条白蛇径直地向他爬过去。

    蛇的动静很小,但狙击手还是立刻发现了,一看有蛇,而且是不认识的怪蛇,看头型说不定毒蛇,心中立即暗骂真狗屎!当然他也不在意,扣在扳机的手,轻轻地收回去,自腰间缓缓抽出一把锋利的伞兵刀。

    “来吧我的小宝贝,像你这种打扰我狙击的小可爱,我一年不知杀过多少!来吧我亲爱的,我保证你死得悄无声息!”狙击手一刀在手,对于白蛇的来袭很是不屑。当白蛇爬近,他手中的伞兵刀闪电般划过去,准确无比地削在白蛇的脑袋之上。

    狙击手以为这一刀会像以前无数次那样,将蛇一削两截。

    可是下一秒。

    他感觉自己手中的伞兵刀,就像砍中了一条钢柱,嘣地一声,伞兵刀当场折断,而那条白蛇仅在脑袋间闪起一溜火星,浑然无事,就连所在的位置也没有因为砍削移动半分……

    “这怎么可能!”狙击手惊呆了,如果小助理能够看见,一定能认出,他就是今晚那位‘好心的路人’。

    *** *** ***

    我无语了!今天本来要三更的,但是……好吧,我不找借口!

    明天默默地桌子上刻个‘早’字!

    *** ***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