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刺杀
    省台。

    录完新闻下班的文慧,脚步匆匆。

    一路上,不少工作人员主动跟她这个每天晚上雷打不动的新闻主播打招呼,她皆点头微笑回应。

    除非有重要的突发事件,否则,本省内的观众,晚上一打开电视,收看本省新闻,都会看见相貌端庄气质高雅的她坐在屏幕前跟大家报道时事新闻。晚间新闻并非省台收视最高的节目,比起某些玩得很疯的娱乐节目,或者朝庭台的新闻联播还差得远,但文慧却是省台当之无愧的第一女主持,深受本地中老年人的喜爱。近一段时间,因为她经常能够获到天空骑士团的第一手资料,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尤其是天空骑士团脑残粉的追捧。

    “台长让我把这个交给你!”后面追上来个戴眼镜的小助理,她将一个文件夹交给文慧。

    “辛苦了!”文慧收好,朝小助理一笑。

    “台长还让我告诉你,报道天空骑士团新闻时,收视明显改善,他希望你抽空再往东山跑一趟,多来点相关的新闻,尤其是木头和班长的,越多越好。”戴眼镜的小助理其实也是天空骑士团的粉丝,只是喜欢归喜欢,工作归工作,像她这个菜鸟级别的新人是没有资格出去挖料的。

    而且,整个省台只有文慧才能拿到天空骑士团的第一手资料。

    除了她,谁也不好使。

    朝庭台有时都要通过她来追踪天空骑士团的最新动态。

    “文慧姐,我能不能跟你?我好喜欢班长。好喜欢木头,你能不能带我出去见识一下呢?我保证不吱声,就在旁边静静地看!”小助理知道这样不好,但心中的渴望压倒了理智,心里话一下子说了出来。

    文慧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看她。

    小助理真担心她会骂自己‘发花痴、痴心妄想、没学走就想飞’这些,因为在台里,好多主持批评新人时总是这样。不把菜鸟骂个狗血淋头不罢休。刚才一说出口,小助理的心里就有点后悔,这话说早了,最少等跟对方熟一点,现在不是找骂吗?

    “你叫什么名字?”文慧问。

    “叶小芷。”小助理胆怯地扶了扶眼镜,低下头:“文慧姐,对不起……”

    “明天跟我一起去吧!我刚好需要一个助理。不过我先声明两点。第一要真做事,不能光去做粉丝;二是有秘密不能往外说,得遵守相关规定。”文慧末了又叮嘱一句:“明天九点,我在台门口等你,不要迟到!”

    “是!”小助理一听,激动得头上的呆毛都竖了起来:“谢谢文慧姐,我一定准时,我一定努力!”

    “我现在要回家。你帮我预约一下班长,这是她的电话。注意,你要特别注意,这个号码不要往外泄露,否则要追究责任的。哎呀,我耽误太多时间了,我先走了!”文慧一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不早,宝贝乖女儿一定等得不耐烦。嘟起小嘴巴了吧!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

    小助理还沉浸在兴奋之中,直到走廊没了脚步声。才惊觉文慧已经走了。

    “我怎么能这么没礼貌,幸好是文慧姐。要换成别人,估计我已经被训得狗血淋头了!不好,我得下去认一认车子,文慧姐的车牌号码是多少呢?”小助理怕明天认不出车子,浪费文慧姐的时间,于是脚步轻松地奔到电梯前,小手指快活地一点向下的按钮。

    等下再跟车子里的小宝贝打个招呼吧!

    不仅小助理,所有人都知道,文慧有个宝贝女儿,而且很粘人,除了妈妈谁也不跟。省台的一大奇景,就是文慧一下班,就匆匆忙忙的往外面跑,深怕女儿在外面等久了哭。

    下了台阶。

    文慧快步向车子小跑过去。

    两个保安一看她来了,松了一大口气。

    车子里面的这个小宝贝可是真正的小公主啊,她非但是第一主持文慧的女儿,最重要的是,这小家伙是省里一位老大的孙女,要是掉根毫毛,他们也负不起责任!但不看又不行,这小家伙很内向,听说以前受过刺杀,现在谁近不了,宁可在车里自个玩。

    “谢谢你们!”文慧一腔心思全在女儿身上,谢过保安后,赶紧打开车门,把乖女儿抱在怀里。

    “啊……”反常的是,跟平时不同,今天的女儿没有扑上来亲昵,反而吓得尖叫起来。

    “宝贝,没事,是妈妈!”文慧还以为自己走得太急,吓着了宝贝女儿。

    “砰砰砰!”

    身后传出一阵重击声。

    还没有走出两步的保安飞摔出十数米外。

    文慧并非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但跟上次不同,上次林东天神降临般将她们母女救了,现在不可能,因为不久前她还打电话给程明歌,林东就在程明歌的身边,这次他就是会飞,也来不及飞过来。而且,前段时间因为表弟杨景新上基因实验去了,找别的保镖来做司机女儿又不接受,所以司机座上根本没人。

    她吓得汗毛都倒竖了起来,心里阵阵发紧。

    手脚颤抖难禁。

    不过,当她看见一个捧着鲜花戴着墨镜的洋婆子缓缓向自己走来,立即镇静下来。

    文慧看了女儿一眼,随后用力将车门关上,用自己的身体挡着。她发誓,要自己没有死去之前,敌人休想碰宝贝女儿一根头发。

    “很伟大,不过对我来说没用!”金发的大洋马竟然说得一口字正腔圆的华语,标准程度不亚于文慧她这个新闻主持。文慧扑上去,但让敌人一只手擒住,按在车子上。动弹不得。大洋马用大束的鲜花遮住自己的手,想在文慧身上掏出钥匙,可是下一秒,她就看发现文慧的脚轻轻一踢,将钥匙踢进车底。

    几乎闪电一般。

    金发大洋马腾出手,掏出装有消音器的手枪对着里面的‘囡囡’开了两枪。

    夺夺!子弹反射不知哪里去了,防弹玻璃上,只剩下两个浅坑。子弹的拆射让大洋马吓了一跳,刚才真是好险,差点弹射中自己。

    “原来是防弹的车子,不错,看来我得改变主意了!”金发大洋马将手枪插回腰间,文慧拼命伸手去抓,但根本够不着。不过。文慧真正目的却非是夺枪。而是忽然上扬,打飞了对方的墨镜。省台外面有监控录像,只要拍到了对方模样,那么就能顺藤摸瓜。

    “婊|子,真聪明!”墨镜后面的大洋马有着一张近乎男人般刚硬线条的脸,瞳孔是深灰色的,在右边的眉毛上方,隐隐约约有个疤痕。稍微破坏了修长的眉型。

    “放过我们,我不会报警,雇佣方给你多少钱,我给你双倍!否则,不死不休!”文慧在敌人的按压下,艰难地开出条件。

    “我是一个合格的佣兵!”大洋马冷笑。

    她的手收回去。

    再伸出来。

    已经多了一页极薄极细的刀片,瞬间没入文慧的左胸。

    等这个大洋马将刀片抽出,文慧感觉有种仿佛是生命之源的东西被抽了出去,浑身一下子无力了。

    大洋马用鲜花挡着脸。嘴巴俯在文慧耳边:“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吧,你还有二十分钟!婊|子。如果你不那么狡猾打掉我的墨镜,我还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死亡!现在。就请你好好享受一下我的‘穿针引线’吧!这可是我跟你们东方人学到的绝技,怎么样?滋味不错吧?”

    文慧感觉无数的热流自胸口涌出去,身体渐渐浮生寒冷的感觉。

    胸衣濡湿了。

    但也许是伤口极细,感觉出血量并不很大,只是压力超强,怎么捂也止不住……

    大洋马对自己的绝技‘穿针引线’有足够的自信,她学会这招后,使用不下百遍,无一失手。而且,中了这招的人绝对没救了,就算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也不可能将伤口缝合,因为这招是佣兵界十大必杀秘技之一‘穿针引线’!

    “拜拜!”大洋马淡定地离开,一步一步,从容不迫。

    文慧急忙俯首去看女儿。

    发现她没事。

    就是吓得够呛。

    囡囡小小的身子在不停地发抖,大颗大颗的眼泪哗啦啦地涌出来,自一开始她就哭成了个泪人儿,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

    “宝贝,别怕别怕!”文慧发现自己的声音弱了不止十倍,声音尽量提高,但还是弱不可闻。她努力地安慰着女儿,只要小宝贝没事,那自己就安心了。

    “我到了,文慧姐还在,你等一下,班长,我马上给文慧姐听……啊啊啊啊,发生了什么事?文慧姐,这是血,这是血,救命啊,救命啊!”自台阶上跑下来的小助理手里拿着手机,刚才正和班长通话,本来想交给文慧听的,但一看文慧捂着胸口靠着车子,身边不远躺着两个昏迷不醒的保安,手机顿时‘啪’一声掉在地上。她定神一细看,发现文慧洁白的衫衣满是鲜血,而且鲜血涌出遮捂的手掌,滴滴答答地往地下滴淌,她更是吓得当场尖叫起来,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

    “别慌,别慌,你镇定点!”文慧现在的心特别的平静,自己看来是死定了,但女儿万万不能有事。

    “文慧姐……”小助理有轻微的晕血症,现在看文慧满血是血,感觉天旋地转。

    “车底有我的钥匙,拿出来,开车送我女儿回家,或者送去最近的警|局。”文慧不确定那个大洋马是否还会冒出来杀个回马枪,赶紧让小助理拿钥匙。

    现在送走女儿最重要,自己已经刺穿了心脏,听对方只有二十分钟,这时间不能浪费了。

    等小助理哆哆嗦嗦地自车底爬出来。

    文慧已经有点站不住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楚!”小助理真恨台里怎么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要自己一个新人承担这样的压力,像话吗?

    “开车!”文慧只能长话短说。

    “我还没有牌!”小助理刚刚在学车,哪来的牌?

    “开车!我没力了!”文慧尽量提高声音,小助理一看她快要倒下,赶紧打开车门,将文慧放倒进去,此时不顾得小囡囡的哭喊,她也哭成一团:“现在要怎么办?往哪开?我不认得路!你醒醒,你先别死,我不知道该往哪开!文慧姐,你醒醒,我真不认得路,你的家在哪?我们是不是先去医院?”

    *** *** ***

    不好意思,今天没有时间码字,只能一章了,盟主加更移到明天吧!

    明天的内容会很精彩!

    *** *** ***(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