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萌货一家
    对于林东来说,李大嘴虽然长得不行,但生个女儿很萌,不对,他做的炒饭很好吃!

    十人份超大号的扬州炒饭可是别处享受不到的美食。

    现在竟然要吃不到了?

    这还得了!

    “我家的店是租的,现在东山各行各业兴旺,业主前段时间还说到期就续租的,但后来看见我们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就说不续租了!爸爸说最多还有半个月就到期,不能续租只能搬走!”萌货很委屈,大嘴美食店,可是她一出生就呆的地方,她自小就认为那是自己的家,现在‘家’马上要没了,她心里能不难受吗?

    “这……”程明歌也无话可说。

    店铺如果不在自己手中,那有什么办法?别人愿意租就租,不愿意租的确也无奈何!

    鱼彤彤想了想,问:“是不是租金问题?”

    萌货摇头:“爸爸说提高租金也没用,业主想把店铺收回去自己做。他们可能是看见我们店红火,所以心里就有了想法。”

    程明歌一听真心无语,红火难道是因为店铺的位置吗?生意红火那是因为这个萌货多人喜欢,还有李大嘴的手艺好,他们自己拿回去做,能有这效果?如果说用店铺入股还有好说,直接把店铺收回,这种做法简直最脑残不过了!

    楚灵儿在旁边拼命的蛊惑:“打电话给何金水和歪头他们,让他们把业主打一顿。这样他们就听话了!”

    “站墙角反省去!”林东的气还没有全消呢!

    “是!”楚灵儿还真端着小碗站到墙角去,佯装乖孩子。

    “要不我给叔叔打个电话吧,让他来做中间人,这件事说不定能调解下来!”鱼彤彤说干就干,马上拿手机给鱼丰胖子打电话,说大嘴美食店马上就要关门了,为了保住萌货的家,能不能想点办法。

    鱼丰胖子当然拍胸口表示一定尽力。

    他觉得自己在东山这地方还是有点面子的。一出马,肯定马到功成。

    没想到,他跟李大嘴拿了电话,给那个业主一打,对方完全不因为他是鱼百万而给面子,鱼丰最后给对方提到十万块一个月的月租了,对方还是拒绝。

    “实在是丢人。这事没办成。”鱼丰胖子给林东打电话汇报时。非常惭愧地说:“那家伙是本土派的人,之前徐东海和钟志辉联手干翻了副市长李敬,他们本土派就对我们怀恨在心,再加上我们因为白鹅的事砸了猎鹿园,把蔡保健弄了进去,更是结下了死仇!他们在别的方面奈何不了我们,只能在暗处拼命钻空子,现在让他们逮到了这个漏洞。他们就死死咬住不放,所以多少钱都没有办法……”

    “那算了,世间又不是他们一间店铺!”林东火了,最重要的是人,店铺算个毛线啊,李大嘴能开第一个大嘴美食店,就能开第二个!

    之前想要回去,不是要想让萌货一直有个‘家’的记忆罢了。

    既然谈不拢,那就一拍两散。

    鱼丰胖子有个想法:“桃花坳那边要说开店还早。正好我鱼米之乡这边承包了一大批工人的伙食,师傅每天都忙不过来。请人还担心会不会是探子,生不如熟。我看不如让大嘴到我们这边先帮忙一阵子,等桃花坳那边的工程正式落成了再过去。我听说大嘴以前是道上人,现在金盆洗手了,无非就是想过点安静的日子,既然不太在乎赚钱的话,那么大嘴美食店慢些开也无所谓。”

    林东一想还真是,微微沉吟一下:“你打电话问问,看看他们两夫妇的意见如何?”

    鱼丰胖子早就想结交李大嘴了,李大嘴可是萌货的老爸。

    只可惜没有合适的机会。

    现在有了机会,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重要的联盟目标。

    电话打过去,李大嘴却有自己的想法:“鱼总,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些年下来,钱我们也攒了点,省点花应该够生活费,暂时我们想休息一段时间,就不过去帮你的忙了,你还是另找他人吧!”

    鱼丰胖子一听急了,这个休息分明就是借口,赶紧道:“大嘴,我真心当你是我兄弟,就像彤彤真心当小萌是妹妹一样,咱们就一家人似的,你跟我说实话!要说生活费,现在物价暴涨,就算你们够三餐了,那小萌以后上大学呢?以后嫁人呢?有些事不是你们逃避就行的,道中人又怎么样?都多少年过去了,你现在是李大嘴,不是夺命李三刀!你要为女儿想想啊,她一天天长大,你们老是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过去的事指不定哪天就翻出来,到时你让女儿如何面对?再说,你以为她真的一点没怀疑吗?”

    李大嘴在电话那头思考了好久:“还是不过去了,小萌她妈现在身体不好,她怕见生人,我也不想让外人看见了嘲笑小萌!”

    “没人敢嘲笑她!相反,我觉得她很伟大!”鱼丰胖子拍着胸口表示:“你们都过来,一点事没有,我保证没人会说一个字!你们做父母的不想让外人瞧不起女儿,这心理我明白,我太明白了!但有些东西,不能一辈子老是这样捂着,时机合适了,你就要想办法解决!你等我的电话,我马上去问问,说不定有解决的办法!”

    “很难,要是能想办法我早就想了!”李大嘴知道鱼丰胖子说的是什么意思,肯定是找林东。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要我说,他肯定能行!”鱼丰胖子对于林东有百分之一万的信任,他听见李大嘴有松口的迹象,心里特高兴:“你等着,我马上就给你一个好消息!”

    鱼丰胖子再给林东打电话。

    说起李大嘴和小萌妈妈以前的种种。当然,这些事情不一定准,因为他也是秘密打听回来的。

    林东听了,顿了顿,又看了看身边神情紧张的萌货,点点头:“你先带过来看看情况,说不定能行,但时间太久了。不一定能百分百痊愈!”

    “行,我马上就过来!”鱼丰胖子听了赶紧一叠声答应。

    晚上八点多。

    鱼丰胖子开车载着李大嘴以及从来没有见过外人的小萌妈过来了。

    李大嘴还是老样子,胡子大叔,再上小肚腩。小萌妈就连林东都还是第一次见,她皮肤稍微带点苍白,估计好多年没怎么见过阳光。样貌方面,萌货跟妈妈颇有几分相似。尤其是眼睛最象。小萌妈妈半边脸用头发遮住。坐下后,在林东他们这些外人的面前还有意识地用手去掩,不过再怎么捂,大家也能一眼看出来,小萌妈妈那半边脸有十字纵横的伤疤。

    对于妻子的脸,李大嘴已经不指望能恢复如初了,他的希望是治好妻子的腿。

    当年,在一仇拼中。

    小萌妈的右腿被强敌打成粉碎性骨折。而且还被砍断了跟腱,从此就连走路都成了问题,也在那一仗后,李三刀才开始洗心革面,由挥刀砍人的李三刀变成现在挥刀做菜的李大嘴!

    “好多年的旧伤了,如果不行,那也无所谓。”小萌妈自己倒看得很开,她搂着女儿,只要女儿平安。那一切心满意足。

    “能行,时间要久一点。”林东在大家期盼的眼神中。替小萌妈把了把脉,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耶!”萌货激动得一下子蹦起来。跟楚灵儿击掌相庆。

    “时间久点没事,能好就行,能好就行!”李大嘴激动得胡子都在颤抖。

    程明歌和鱼彤彤她们相视而笑,女兵们则一起为小萌妈能够恢复的好消息鼓起掌来。

    小萌妈当然不能像女兵一样疏通经脉,林东还是有别的办法,反正小萌妈不需要变得很强大,只要恢复健康就行。林东进房间,花几秒钟炼几支银针,然后出来,在小萌妈的身上扎几针,疏通一下淤塞的地方。小萌妈当场感觉身体一下子轻松了,除了大腿断骨处之外,无处不畅。

    林东示意萌货过来:“你的手按在妈妈的腿上!”

    萌货不解。

    但还是照做了。

    林东将自己的大手轻轻地覆在她的小手上,当灵气通过萌货的小手,传导入小萌妈的大腿,小萌妈立即感到有种炽热在腿上燃烧,同时痛极,此前断骨处仿佛拆开了重新接驳过似的。李大嘴紧紧地抓住妻子的手,就像当年的他抓住她的手,坚持将她自强敌手中抢回来那般。

    痛苦约持续五分钟左右,林东松手了,小萌妈感觉自己的大腿一下子好转,断骨处一点儿也不痛苦。

    同时那种时不时发作隐隐作痛的暗伤旧迹完全消失一空。

    她激动一下子站起来。

    双腿用力。

    自二十年前就再没有过的平衡感回来了,而且双腿就像年轻时一般有劲,感觉别说走路,就是撒腿跑步也没问题!

    “我好了?我已经好了吗?”小萌妈激动得眼泪直趟。

    “暂时没那么快,估计得两三个月才能完全恢复。”林东又示意萌货将小手按在妈妈的小腿跟腱处,萌货发现自己也能为妈妈做点事,欢喜得简直不行。跟腱的治疗很快,一分钟就完成了。等女儿一松手,小萌妈立即搂住女儿,用力的给自己的心肝宝贝一个亲吻。

    “快走走看,我看看,我看看!”李大嘴直接搬开了沙发,希望妻子可以走两步。

    “那我走了啊!”小萌妈试探着走了几步,她开始还觉得有点别扭,毕竟二十年没正常走路了,但后来越走越顺,越走越利索,完全看不出曾经是个二十年不能行走的残疾人。

    瘸了二十年,今天,终于可以重新可以走路。

    小萌妈最后扑进丈夫的怀里。

    搂住丈夫放声大哭。

    萌货也冲过去,双手抱住爸爸妈妈,一阵哭一阵笑的,情绪激动得没办法控制!

    大家看见这一幕,都拼命鼓掌,替这一家子高兴!也许是哭出来了,心里平复过来,小萌妈一看大家在,赶紧把丈夫松开,擦干眼泪,又拉着萌货要给林东下跪道谢。程明歌和鱼彤彤她们赶紧阻止,林东也摆手示意别来这一套:“你们是小萌的爸爸妈妈,咱们要算起来也是一家人,没必要搞那些虚礼,大家都好好过日子,有事相互帮忙,没事大家就聚起来乐一乐,说别的就俗了。”

    “大叔真好!”萌货给林东同学发好人卡,发完后不忘在大叔的脸上来个香喷喷的亲亲作为奖励。

    “对,大叔最好了!”楚灵儿也扑上来要亲亲。

    “你给我站墙角去继续反省!”林东差点忘了这丫头刑期未满。

    “这么凶!”楚灵儿吐了吐小舌头,不过现在要她站墙角,最多是十秒钟,等大叔的视线一转,马上就偷偷地溜回来,继续参与欢庆。

    “脸……”林东一说,李大嘴和小萌妈赶紧摆手,表示脸不用治了,腿能治好就已经心满意足。林东让他们别着急说话,等自己说完:“脸还是能治好的,我过几天配种药膏,小萌你给妈妈天天擦,擦上个半年的,相信就差不多了。”

    “知道了大叔,我一定会把妈妈变成世上最漂亮的妈妈!”萌货一听高兴坏了,跟楚灵儿搂住又蹦又跳。

    “祝贺你们!”鱼丰胖子这时候站出来祝贺李大嘴夫妇。

    “真是多亏你了,鱼大哥!”小萌妈赶紧道谢。

    李大嘴却没有小萌妈那么有礼貌,他一巴掌拍在鱼丰的肩膀上:“胖子,你的忙我帮了!”

    鱼丰胖子心里暗爽,能够让李大嘴叫一声胖子这个真心不容易好吗?别看现在是胡子大叔李大嘴,人家当年可是杀遍九条街无敌手的夺命李三刀!就是小萌妈,人家当年也是东山一枝花,要不然,能生出李小萌这么可爱的女儿吗?

    李大嘴夫妇的事情解决了,看见李小萌笑得甜如蜜,楚灵儿赶紧上来讨好林东:“大叔,你说我爷爷生日我送什么礼物好呢?要不,我把自己装进箱子里,当成礼物,到时等他拆开时再跳出来吓他一大跳好不好?”

    林东狂汗。

    你这是想把爷爷送进坟墓的节奏啊!

    程明歌赶紧阻止这种疯狂的想法:“可不准弄这种惊喜啊,老人家经不起吓,万一吓出心脏病了怎么办?你这个丫头给我乖一点,在寿辰上,你一点小动作也不许有!”

    “那大叔你给我准备一个生日礼物嘛!”楚灵儿趁机拼命地撒娇,墙角反省什么的让她一撒娇就刑满释放了。(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