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神秘的微笑
    潮平市,一间星级酒店套间里。

    水蛭女风间枝子痛苦无比地自床上翻下来,她的皮肤青紫,血管暴涨如蚯蚓,且越来越剧烈,几近爆裂。

    她的双手紧紧地搂抓着胸口,似乎恨不得把心脏挖出来。

    眼泪鼻涕口水将脸弄成一塌糊涂。

    甚至,小便也忍不住失禁。

    木地板濡湿了大片。

    趁还有理智,她挣扎着在地上打滚,用被单将身子紧紧地卷起来,以免因为痛苦持续理智失控颠狂,造成身体尤其是头部的致命损伤!为了不至于咬断舌头,她还提前在口中戴了一个口球!不过尽管做好预防,也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她仍然禁受不住这种基因崩溃的痛苦。

    风间枝子不是一个自然变异人,她跟海魔女叶倩如不同。

    因为基因变异的融合度低,她每年都要打促进剂,否则就会有基因崩溃的危险!现在,就是打促进剂的最后时刻。

    为了摆脱金雀花王朝的药物控制,水蛭女风间枝子跟海魔女叶倩如一样,都选择了叛逃。只是与叶倩如几近公开叛逃不同,水蛭女风间枝子是极度秘密地进行的。在没有找到解决基因崩溃的物品前,她一直秘而不宣,表现得忠心耿耿,甚至还主动替金雀花王朝清理门户,追杀叛逃的叶倩如。哪怕在她的背后,有圣菊复兴会的支持,她也丝毫没有离开金雀花王朝的意思。

    她的忠诚,让金雀花王朝的众头领很满意。

    三天前。

    当风间枝子提出需要促进剂。

    金雀花王朝马上派人带了促进剂过来。自不列颠飞到了潮平市。

    可是诡异的是。促进剂就在桌面上,可是风间枝子宁可忍受基因崩溃的痛苦以及解体死亡的威胁,也不碰桌面上的促进剂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风间枝子自喉咙里爆发了一阵惨嚎,她将头用力地砸在木地板上,一下一下,直砸得头破血流。但是,即使如此。她也没有看桌面上的促进剂一眼。她比重度吸毒者的毒瘾发作还要可怕,基因崩溃的痛苦,不是世间任何痛苦可以相提并论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

    风间枝子才终于平静下来,就像死鱼一般躺在地上。

    她身上的衣服,因为过于痛苦无处发泄的撕抓,早就化成一地的碎片。不仅衣服,就连皮肤和肌肉,也由于过于折磨而被指甲抓出无数道深深的血痕,无论前胸还是后背。双臂又或者大腿,甚至小腹后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

    额头上,血肉模糊,鲜血和汗水将头发打湿。乱七八糟地贴在脸上。看起来就像一个疯婆子!

    风间枝子却在笑。

    无声地笑。

    因为没有气力,她扯着嘴角,咧着嘴巴,静静地享受着这劫后余生的喜悦。

    在十分钟后,风间枝子终于恢复一点,笑出声来:“赌对了,我赌对了!暗河水蛭对我的基因变异果然有特殊的促进作用,这段时间的反应,不是错觉,我的确可以抵御基因崩溃了。哈哈!再不需要促进剂,我再也不需要那种该死的促进剂了!亲爱的金雀花王朝,以后我们可以说再见了,你们休想再用促进剂控制我,你们休想再拿死亡来威胁我!当然,在离开之前,我会好好地报答这些年来你们对我的恩情的,哈哈哈……”

    自上次地宫逃脱之后,她就发现自己的身体莫明其妙地产生了变异。这种变异尽管很轻微,但对于每时不关注身体变化的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她躲到潮平市里。

    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得出一个结论。

    这个变化的原因在自己暗河里吞服了一条超大水蛭,那条水蛭,让自己的身体基因产生了某种变异。

    得到答案的风间枝子偷偷潜回东山,数度偷入龙口矿洞,尽管她对地宫里的怪物极其恐惧,但这种超大水蛭在暗河里到处都是,仅在暗河入口,她就可以轻易获取数百上千条水蛭。在一连吞食了上百条超大水蛭之后,风间枝子感觉自己身体每天都在变异,每天都在变强。

    最后,就差不知道是否能够抵御基因崩溃。

    她冒险地赌了一把。

    不注射促进剂。

    冒死坚持,希望新的变异基因,可以接管并修复快要崩溃的旧基因……经过一番地狱之旅后,她赌赢了!

    暗河水蛭基因果然在旧基因崩溃时,大量爆发,迅速接管了身体。风间枝子这个以命赌博的举动,为她赢得了一个新的身体,以及自由的生命。

    旧的身体吞食一百多条暗河水蛭就达到了极限,现在的她,感觉自己最少能吞食一千条!

    两个小时后,风间枝子发现自己皮肤的伤口全部愈合。

    爬起来。

    在浴室冲完澡出来,她身体再无一丝伤疤,甚至额头上最为严重的撞伤,也已经消失得无踪无踪。风间枝子赤果着身体,拿起此前用作测试的铅球,用力一握。

    铅球上立即呈现出五个深深的指印。

    “哈哈哈,我的力量最少增加了三倍,仅仅吞食一百条暗河水蛭,我最弱的力量就增强了三倍,如果我吸收足一千条暗河水蛭的基因,那么我的力量能增加多少呢?金雀花王朝,还有圣菊复兴会,你们,你们可能永远也想不到,对于别人毫无用处的暗河水蛭,竟然是我基因变异的极品良药吧?水蛭女这个名字,我实在太喜欢了,哈哈哈,那么以后,你们就叫我水蛭女皇吧,我真是太喜欢水蛭了,尤其是暗河水蛭!”

    风间枝子兴奋得仰天狂笑。

    她拿起桌面上的促进剂。就想砸在地面上。不过她的手一顿:“等等,或许这玩意儿还有用,我不能就这样浪费了!”她把基因促进剂轻轻的放回桌面,再拿起手机,按下了一个号码,等手机接通,风间枝子就欢乐无比地笑了起来:“猜猜我是谁!”

    “**!”叶倩如当然听得出是风间枝子这个水蛭女。不过她没有什么好言语。

    “贱就贱吧,只要能活命,贱一点也无所谓!”风间枝子现在的心情简直不要太好,尽管叶倩如是敌人,但她仍然心情奇佳地笑脸以对。

    “有事说,没事不要耽误老娘的时间!”叶倩如估计风间枝子找自己有事,断不会是打个骚扰电话那么简单。

    “金雀花王朝的‘男爵’到了潮平。”风间枝子说的男爵,就是金雀花王朝这次来送促进剂的特使,同时。这位男爵还是上次进暗河地宫那位被母钳虫秒杀吃掉的微笑绅士的弟弟。男爵的实力不如哥哥,但是比风间枝子还有以前的叶倩如都要强一点。最重要的,他们这种小头领,还经常随身带着一种增强药剂,打不过了就注射,往往能在短时间发挥出数倍的威力。

    在地宫。如果没有增强药剂。微笑绅士也不可能熬到钳虫出现才死。

    不过增强药剂持续时间,只有短短十几分钟。

    微笑绅士遇到钳虫时,药效早就过去了,身体正处于衰退期,所以被虫钳虫当场秒杀……

    叶倩如现在正给林东训练女兵,对于什么男爵没有兴趣。以前她遇上男爵,打不过也逃得掉,根本不怵。现在经过林东基因修正而且上了超越黄金级的超强基因进化,又掌控了‘气’和燕子身法,战斗力增加到她自己都不敢置信的地步。

    回头看看。男爵之流,真心不在她的眼中!

    “我没有兴趣,老娘要报仇,不需要找这种小角色,直接杀上门更痛快!”叶倩如冷哼一声,准备挂机。

    “等等。”风间枝子赶紧喊出来:“我知道你现在林东那里得到了基因提升,有点瞧不上我们了,不过,我手中有一样东西,说不定你会感兴趣!”

    “什么东西?”叶倩如心中一动。

    “基因促进剂!”风间枝子嘿嘿地笑了起来,声音就像偷到了小鸡吃的狐狸妖精。

    “唔?你……你不需要基因促进剂了?你哪来的基因药剂?”叶倩如反应很快,她立即就意识到,这个风间枝子摆脱了促进剂的控制。军方不太可能给她基因药剂的,而且这个有数可查,每一支针剂都在林东手中出去,风间枝子不可能钻空子。如果不是林东手中得到的,那么又是哪来的呢?

    “你猜?”风间枝子自然不会告诉叶倩如是暗河水蛭,而且就算说了,相信对于这个海魔女也没有用,因为体质不同,暗河水蛭基因只适用她的身体。

    “我不想再听废话!”叶倩如对于风间枝子没有兴趣,她再强,也不可能比得上经过林东调整的自己。

    “你觉得我会白送促进剂给你?”风间枝子当然希望交换,以物易物。

    “换什么?”叶倩如问。

    “基因药剂?”风间枝子狮子大开口。

    “做梦!”叶倩如冷笑,别说促进剂这么垃圾的东西不值,就是值,她也不会交换,再说交换基因药剂还得林东同意,她怎么可能替林东作主!别的还有可能,但是基因药剂想也别想!

    “那强化药剂?”风间枝子也知道基因药剂不可能,但谈判技巧就是先开出一个大价钱,然后慢慢减。

    “你觉得可能吗?”叶倩如自然不会答应对方这种条件。促进剂她想拿来给林东研究,想讨好下他,如果要拿强化药剂去换,那还讨好什么?再说,要换强化药剂,她还不如费点力在风间枝子的手中抢过来,何必跟她做交易!

    “你跟林东说,我知道金雀花王朝的‘圣器’在哪里,我相信他不介意提前预支我一点带路费。海魔女,我们是敌人没错,但现在我们的共同目标是金雀花王朝,在最大利益面前,我们何不暂时放下恩怨,联手对敌才是上上之选。”风间枝子拼命游说叶倩如,为了获得这个暂时的盟友,她不息抛出了自己一直珍藏就连圣菊复兴会都没有报告的‘圣器’秘密。

    “他的决断如何我不知道,不过如果让我知道你是骗人的,那么后果会很严重!”叶倩如直接挂断电话。

    “如果没有林东,你什么都不是!”风间枝子冷哼一声。

    不过在按下另一个号码之后。

    她的声音立即变得无比的温柔,态度比女奴还要恭顺:“男爵大人,请问您休息好了吗?如果您不满意这个安排,那么我立即给你找个更好的,直到您满意为止!”

    手机那边传来一个高傲又淡漠的声音,根本不是对待人的态度,就像奴隶主吩咐匍匐在脚下的奴隶那样:“我还有十五分钟起床,到时,我希望一睁眼就可以看见你跪在床边……另外,我不知道是促进剂发作的原因还是你有意识的怠慢,你比我预期中慢了两个小时才打电话,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是!”风间枝子恭敬地回答道,等挂断了通话,她的眼眸呈现出一丝狰狞。

    不过狰狞一闪而没,很快变成了神秘的微笑。(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