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愤怒!鱼菇凉大暴走!
    这一说,大家都明白了。

    因为心怀怨恨,这个男的心灵扭曲,准备报复,而且他不是炸掉医院那么简单,他还想当着镜头面前,将穷人和病人目前的希望,将网上人称班长大人的程明歌给杀死。

    “半年前?半年前你为什么不来?现在来这里假仁假义,又有什么用?我苦苦地哀求老天爷,给我的妻子女儿一个机会,哪怕用我的命去换,可是现实无情地抛弃了我!抛弃了我的全家!我无数次下跪,求遍了所有人,没有一个人肯伸出援手,为什么那个时候你不来?为什么?你那么有钱,你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来?就在这里,就在这个病房,就在这张病床上,我的女儿痛苦无比地挣扎着,因为没钱交费,我的妻子女儿,不得不出院,腾出病床给别的大老爷治病,他们有钱,都已经七八十岁了,还可以继续活下去,医生和主任每天笑着安慰他,说他再活十年八年不成问题!而我的女儿呢?她才八岁,却活不了一个月!这公平吗?你说这公平吗?”那男的泪流满面地朝程明歌怒吼着。

    “对不起!”程明歌听了,心情沉重地叹息一声,其实她这一段时间听过的类似事例,实在太多太多了,只是那些失救的病人家属,尽管也心中不甘,却没有这个男的如此激动和疯狂罢了。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说对不起,能让我的妻子女儿活过来吗?对不起有个屁用!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要的是你的命!我要让所有的人都跟我一样。我要让他们尝尝我的愤怒和痛苦!”这个男子疯狂地咆哮,他扬起尖刀指向一个惊慌失措的医生:“看见了没有?你口中的废物,垃圾,现在报仇来了!你这个社会精英,又能拿我怎么样?你有本事救下她吗?当我的钱花光了之后,你将我们一脚踢出医院之外,让我们全家在哭泣中等死。现在,我要给我的女儿报仇!你不是喜欢钱吗?你不是说经济社会就是这样子吗?我要让你跟这些东西陪葬!”

    “啊!”那个医生一下子吓破了胆,用力挤开人群,恐惧得连滚带爬地逃跑了。

    “卧槽!”夏市长忍不住爆粗,如果可能,他真想掐死那个医生。

    “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疯狂男仰天大笑,笑得泪流满面:“这就是社会精英!这就是特玛的精英!这种狗屎在世上生存得无比滋润,开名车,玩美女。住高楼大厦,吃喝玩乐一应俱全还能叫社会精英!凭什么?就凭是个特玛的二世祖,恃着背后有人!在国外混一个狗屁文凭回来,就可以冒充专家,把我的妻子女儿治死了,还假惺惺地说是医术不够发达。医生不是神仙。我去尼玛个逼!你就是个吸血鬼,就是个刽子手,治死了多少人也没事,还装尼玛的大善人,还发表论文,就你们这种狗屎也是社会精英,我呸!”

    “你别激动,你的不幸,让我们很同情,但这件事跟程明歌她无关。你先把她给放了,我保证,我保证把那个庸医给你抓回来,给你一个公道!”夏市长发现那个疯狂男子的理智似乎还在,赶紧上前见缝插针地劝说。

    “滚!”疯狂男子给他的回答,就是这一个字。

    “市长,别刺激他,我们慢慢想办法!”负责安全的警员赶紧拦住夏市长,现在程明歌已经被劫持,别再搭进去一个。

    “我没事,问题是你们快想办法啊!”夏市长现在急得直跳脚。

    “我们正在想……”警员们很苦恼,这样的局面实在难办,不能开枪射杀又不能近身,他们是警|察不假,但面对这种棘手的人质劫持案,估计得让特警出手,只有他们才够专业!而且,就算是特警来也不一定好使,因为狙击无用,万一那家伙身上的炸弹真有一个悬垂装置,到时出事了谁负责?那可是班长,别说炸死,就是受伤了,谁又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这年头老实人没有活路,我以前经常学雷锋做好事,表扬没有,反而被讹诈,有时好心没好报,还被暴打一顿,我真想不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狗屎样。电视还吹什么正能量,鼓吹道德回归,回归尼玛个逼啊,老子的妻子女儿病倒在医院,没钱治病,躺在床上等死的时候,怎么没有一个好心人来救她们呢?我们老实,想踏踏实实地工作,生活,反而处处被人欺负,反而成了社会精英口中的垃圾,废物!告诉你们,老子也不想这样做,但凡还一个活命的机会,老子都不会拿刀出来杀人,实在是没有活路可走了,是你们,是你们迫我的,是你们迫我的!”疯狂男子将尖刀指向身边遥遥包围的人们,眼睛如狼血红,愤怒地嘶吼着。

    “夏市长,你先撤吧,我们来控制局面!”警员们感觉这个疯狂的家伙快要失去理智了,为了不把夏市长这些领导搭进去,赶紧低声劝他们撤离。

    “我不会走的!我看谁敢走,谁走我撤他的职!”夏市长一看身边有不少人想走,顿时勃然大怒。

    “遗言,你现在可以说遗言了!”疯狂男子冲着程明歌大声咆哮:“来吧,我给你一分钟时间,你可以对着摄像机说你的遗言了!你看看,你用钱救了那么多人,他们能为你做些什么?刚才还给了一百万,你问问他们敢不敢过来替你死?钱是没用的!做这些也没有意思!你再有钱,也买不到命,你马上就要死了,你是不是很害怕呢?哭吧,尽情地哭吧,你就算变成了大善人,也难逃一死!你再有钱又有个屁用,你还不是跟我的女儿一样,悲惨地死去!”

    “谢谢你给我一分钟!”程明歌没有哭,倒是笑了笑。

    “我要你哭!”疯狂男子愤怒地大吼。

    “现在哭不出来,我觉得,如果只剩下最后一分钟时间的话,我还是笑着死吧!”程明歌说是这样说,但她冲着镜头露出笑容时,多少带点不自然:“木头,我笑得是不是很难看?没错,我现在是有点害怕,不过,我之前就有种预感,总觉得会有这样的一天,所以,又不太害怕,或许这个就是命运吧!我心里,更多的是一种遗憾!我真不知道,原来早上出门,就是永别了……木头,我要走了,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妈妈,还有大家,我都舍不得你们……”

    程明歌以手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珠儿:“我还是哭了……木头,外婆走了,我也不在了,你以后怎么办?萌货还有灵儿,你们以后要好好照顾大叔!”

    疯狂男子将手慢慢地放在机关按钮的位置上,一边高兴地嘲弄道:“就这样哭,对,再哭大声一点!”

    就在他将要按下爆炸按钮时。

    原来吓得双腿发软的鱼彤彤忽然冲了出来,冲着疯狂男子就像母狮子般怒吼起来:“你这个变态!你妻子女儿死了,关她什么事!是她害死你妻子女儿的吗?你这个白痴,你该找害死你妻子女儿的人报仇,你找她干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为什么不早点来?她那么有钱?她为什么不在半年前来?”疯狂男子被鱼彤彤激怒了。

    “来尼玛啊来!她半年前哪有钱,她以前比你还穷,林东更是饭都吃不饱,暑假还要给人打工,还被人炒了鱿鱼,你以为他们天生就很有钱吗?林东和程明歌刚刚赚到钱了,就急着拿出来救人,还让你这种白痴骂,还被你这种变态劫持,她欠你什么了?你穷是你没本事,是你害死你妻子女儿的,关她什么事!你瞪什么瞪?你有本事给我一刀子,你欺负她你以为你很拽吗?我最看不惯你这种垃圾,没错,你就是垃圾,你就是废物,没本事报仇,劫持一个女人你以为你很牛吗?还报复社会,就你这种渣滓,连个屁也不是!”鱼彤彤一发起飙来简直恐怖,疯狂男子让她骂得完全抬不起头。

    程明歌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鱼彤彤。

    这一下。

    她都惊呆了,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位发飙起来比河东狮吼还要恐怖的千金大小姐。

    不仅是程明歌一个,全场所有人,都傻傻地看着鱼彤彤,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位鱼菇凉如此威武霸气!

    疯狂男子彻底最镇住了,当他反应过来之后,立即老羞成怒地挥起尖刀,劈头盖脸的朝鱼彤彤砍去。如果是以前的鱼彤彤,肯定会被他一刀砍死。可是基因进化了的鱼彤彤,无论身体素质还是力量敏捷都早非昔日吴下阿蒙了,最重要的是,她的意识,如果处于高度集中状态,就能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比如接水果,就是其中的一种表现方式。

    一刀砍来。

    鱼彤彤先是一愕,她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人。

    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双手本能地往上,完全是不假思考的动作,双掌一合,牢牢接住那把锋利的刀子。(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