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福利满满
    等林东准备拉开帘子,她又猛喊等等。

    “能不能隔着帘子?”鱼菇凉始终过不了心理那一关。

    “你以为这是古代的御医给皇帝的妃子治病啊,要不要搞悬丝诊脉?”林东算是服了这个鱼彤彤,都多大的人了,如果在古代,她这个年龄儿子都会上街打酱油了,再说你是留洋回来的海归,思想能不能不那么老古董?现在就跟医院检查身体一样,用得着害羞吗?

    好不容易,允许进来了。

    只见鱼菇凉捂着要点缩着身子,躲在浴缸的角落里,眼神比中箭小鹿还要惊惶。

    林东没好气地拍拍她的头:“站起来,再漂亮的我都见过,没什么好媳的!不想做就算了!”

    鱼彤彤一听。

    心中极度的不服:“谁说的我的不漂亮,就算没有千郡和叶倩如的大,但我的也很好看,你根本就不识货!她们的太夸张了,根本不是正常人的比例,我这个才是黄金比例好不好!”

    “别管是黄金比例还是白银比例了,赶紧的!”林东不想跟她讨论这个问题。

    “能不能在背后来?”鱼彤彤觉得背转身不看着他也许会好点。

    “……”林东非常无语。

    “出去不许跟任何人说起,包括程明歌也不能说!”像只鹌鹑那样缩成一团的鱼彤彤终于站了起来,但双手仍然极力想遮掩住要点,只是再怎么遮。也掩饰不住春|光泄漏。她的眼睛根本不敢看林东。小脸红得就像火烧,就连脖子和锁骨都绯红一片。

    “知道了,你以为我是多嘴的八婆吗?”林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情绪重新调整过来,问:“那现在可以开始了没有?”

    “等等!”鱼彤彤忽然感到一阵尿意,刚才在大厅为了找借口偷溜出来,足足喝了两大杯水……

    看见这妹子逃跑似的冲进卫生间。

    临关门还探头出来喊:“你远点。别偷听!”

    林东彻底无语了,谁有那种怪僻偷听你上厕所的声音啊,能不这么神经质吗?

    终于开始,林东尽量不看,可是这鱼彤彤抓住他的手,老是动,怎么也按不定位置。因为她像千郡和叶倩如那样,本能地感到难受,胸口憋得慌。有种想急需揉一揉的别扭,只是又不好意思像叶倩如那样主动,于是按一下松一下。

    “不行,难受!”鱼彤彤都带哭音了。

    “你真麻烦!”林东只好用力替她揉了几下,这一揉,结果把她揉成了面人。鱼菇凉一下子软掉了。身子怎么也站不住。

    林东将她整个抱起来,准备把她给扔到床上去,没想到这鱼菇凉以来马上要啪啪啪了,急得拼命挣扎,浑身乱扭,手腿挥舞。林东脾气上来了,将她按在膝间,啪啪啪在那雪臀重重的赏了几巴掌,不等打懵的鱼彤彤清醒过来,右手爆发出烈焰般的热力。灵气透体而入,沿着经脉到处蔓延……

    虽然跟千郡和叶倩如她们的强度比不上,但鱼彤彤仍然感到很痛。

    受不了。

    她又哭又喊,趁机将刚才被打的屈辱和羞涩哭出来。

    不过人倒是本能地抱住林东的大腿,死死的不放,哪怕胸口像烧着了也坚决不动。每当痛得快要晕厥,热力烧得精神糊涂时,林东就在她的雪白圆月上赏一巴掌,让她的精神振作起来。

    啊,这个效果不错!

    鱼彤彤最后坚持的时间比千郡和叶倩如她们都要长一点,不过,等林东结束,她完全没有力气了,根本不像千郡和叶倩如那样,还有力量跳下游泳池自己清洗。难道要将现在臭臭的鱼菇凉扔在这里?林东觉得那样做,她也许会哭死,为了免费地球被眼泪淹没的危机,林东拿起花洒,又调好热水,亲自给她清洗身体排出的杂质:“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虽然身体不能动,但鱼彤彤神智是清醒的。

    她又羞又急。

    恨不能立即给晕过去。

    可惜,怎么窘迫也晕不过去,只好闭着眼睛装睡,任林东清洗身体的每一处。

    等林东放掉浴缸里的水,鱼彤彤感觉还有‘好多地方’没洗,微带洁癖的她实在受不了,只好闭着眼睛用蚊蚋的声说提醒他:“再、再、再洗一遍!”

    林东很想装傻听不懂她的意思,可是她都这样说了,估计很难受吧!

    他又放水,用上沐浴液,弄点泡泡。

    鱼彤彤感觉大好。

    害羞仿佛一下就被白色的泡泡给遮掩了,洗到中途时还带点享受,感觉一辈子也没有这么舒服,有人伺服洗澡的感觉不要太好,而且这小子动手特别的温柔,跟平时野蛮人形像完全不同……不过窘迫还是有,比如他洗到某个地方,她发现特别的滑腻,拼命告诉自己那是沐浴液,那是沐浴液!

    既想他立即把手挪开,又有种莫明其妙的感觉,似乎希望他再停留久一点。

    我不是那个!

    我是让他洗干净点!

    鱼菇凉掩耳盗铃的功夫绝对是宗师级的。当她发现这小子没有仔细洗,又赶紧提醒他:“不行!”

    “?”林东心中特别奇怪,这‘不行’不是应该在我伸手之前说吗?我都洗了你才说不行?妹子你有什么想法你能直说吗?我猜不到啊!

    “不行!”鱼彤彤心里埋怨这木头是个大笨蛋,自己都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

    “我听不懂!”林东没办法跟这妹子玩猜谜语的游戏。

    “你就是个笨蛋!”鱼彤彤非常愤怒,难道画画还要把人的肠子画出来吗?难怪程明歌说你是木头,你就是一根木头。而且是最木的木头!她这一说。林东倒有点猜到了,心里特无奈,妹子你的聪明都用在这些方面啊?这样说话不累吗?

    虽然心里一阵的吐槽,还要求还是尽量满足。

    那就再洗洗。

    这一洗,鱼彤彤的脸就更红了,她双手用力地抱着林东的腰,整个脑袋埋在他的怀里。鼻子间的喘息有一下没一下,淹在水中的身子紧紧的,洗到最后,她失控啊地叫出来,一条腿仿佛抽筋似的蹬出水面,腿尖用力地向前绷直……在林东怀里喘息了也不知多久,鱼彤彤的心魂才在云端里飘回来,她羞羞答答羞不自胜地说:“好了,我要穿衣服!”

    平时她也用手指试过。但从来没有这种灵魂大爆炸般的美妙极乐。

    难道自己喜欢上这木头了?

    鱼彤彤一想。

    可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不对,也许是错误的地点发出了错误的感觉吧,这个发生了就发生了,以后忘掉它……鱼彤彤又用鸵鸟战术武装自己,尽管她明知自己肯定忘不掉,但为了心理能过得去。于是就故意这样想。

    “我自己就行了!”鱼彤彤不是恢复了气力。而是深怕林东再留在身边会更加窘迫。

    “妹子,刚才那只是第一个阶段,后面还要继续的!”林东只好提醒她还有第二第二遍的淬体。

    鱼彤彤这时候才惊醒过来。

    正如此前的千郡和叶倩如一样,淬体不是一遍就完成的,还要继续净化下去,直到身体的杂质和毒素完全排清为止。既然是这样,那就继续用鸵鸟战术作战吧!鱼彤彤又闭上眼睛装死,任凭林东处置,不过痛起来该叫还是叫,该哭还是哭。没办法,谁让她的忍不了痛呢!

    就这样,淬完体后清洗,清洗后再淬体。

    经过三遍之后。

    鱼彤彤感觉自己的骨头也被净化了,像羽毛一样轻,当他将她抱放到床上的时候,她简直有种能在床上飘浮起来的错觉。

    “好好睡一觉吧!”林东懒得给她穿上衣服了,盖上被子,将她包裹起来,然后关门离开。

    “有点渴了,也给人家倒杯水!”鱼彤彤觉得这小子根本不细心,做事像根木头。

    她舒服地躺在被窝里。

    一动也不想动。

    人很安静,思维却在飞快的转动。

    木头有点太小了,如果大几岁学懂了如何照顾女人也许会更加细心,现在简直就是笨蛋,而且手指有点太用力了,那么娇嫩的地方,平时自己碰一下都小心翼翼,他却不管不顾……奇怪了,平时自己的手指没有那么大感觉啊!

    她悄悄地伸手摸一摸,发现不知是累了还是怎的,感觉跟刚才完全没法比。

    如果这小子害我以后没感觉了,就杀了他!

    还有,如果他敢跟别人说。

    那也杀了他!

    不过自己当时怎敢跟他提出那种要求呢?真是不可思议!难道感觉上来了真的什么都挡不住吗?要是换在平时,打死自己也不敢那样……太可怕了!这木头也是个木头,要换个人,恐怕早吃干抹净了吧,刚才要是强行啪啪啪的话,恐怕自己根本制止不了他!这小子该不会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吧?刚才无意中碰到他的那个,明明没有问题的,怎么可能忍得住?

    要不就是他炼的是童子功!

    鱼彤彤胡思乱想,不一会儿意识就迷糊了!梦中,又仿佛回到了小银鲤化龙的那一幕,她梦见自己变成小白龙在天空中飞来飞去,好不自在!

    楼下,千郡和叶倩如回到了大厅,她们换上了林东炼制的紧身衣,正在小声地交谈。

    反正他全都看过了,穿上这身凹凸如现的衣服也无所谓。

    而且这个才是真正的练功衣。

    “她们呢?”林东问。

    “悠悠说困了,直接抱班长回房睡了!”千郡现在一点儿睡意也没有,一看林东替鱼彤彤淬体完毕,带点急切地问:“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等我洗个澡吧!我累出一身大汗!”林东觉得帮鱼彤彤淬体比什么都累,给千郡和叶倩如两个淬体加起来都没她一个累,当然福利也满满的,这也算是小小的收获吧!等林东去洗澡,千郡和叶倩如又悄悄地说起八卦:“好大意,看不出来,彤彤她竟然这么大胆!”

    “是啊,我们好像有点落后了!”

    “落后的那个是我,要不是班长她们在,你恐怕……”

    “你敢说你没有感觉,我那是本能,再说他也像根木头,完全不为所动……”(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