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钱不是问题!
    书记老大一听有这事。

    也差点吓尿了,本来还想在退休之前做点政绩,退体时好顺理成章地提升半级的,没想到冒出这个大祸。他也顾不得平时跟夏市长不对付了,赶紧商量对策:“赶紧把事情弄清楚!不,先把人给逮起来!别的先不管,出动全部力量,先把这些胆大包天的骗子团伙给拿下了!夏市长,这时候咱们就要一起共患难了,不分你我,一定要齐心协力,才能把这事摆平,这件事要是弄砸了,我们谁也别想好……”

    “书记,我的想法是,这边要做好,但东山那边也要给个解释,我想立即往东山走一趟。”夏市长也不管什么东山忌讳了,让徐东海去死,这件事就是他告发的!

    “对对对,夏市长,龙文这边我来盯着,你赶紧去东山,你跟那个人解释清楚……我看这件事最好和最后的解决,还在东山那边,你赶紧出发吧,这边有我盯着你尽管放心,绝对没跑的!”书记大人一听,心想还真是这个理,赶紧催促夏市长出发。

    “这边一有消息,立即给我电话,我要道歉也有张得开嘴啊!”夏市长让书记大人尽快把人逮住,审出结果。

    “行,我这边马上行动,互通消息!”书记大人赶紧出门,跟夏市长分头行动。

    现在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误。

    东山那边还留点余地,没有捅给媒体知道。否则。这个丑闻会立即通过互联网‘享誉中外’的……

    龙文市那边一下子乱得鸡飞狗跳,东山这边也消停不了多少。徐东海因为有夏市长这个教训,赶紧命令全市大行动,彻查坑骗事件。如果真是缺钱的,大力表扬,大力宣传,但是如果查出是坑人的。那就不好意思了,先请你坐坐汹屋。

    同时,徐东海还下令市内的各种物价,不要因此波动。

    谁敢不听话就削死谁。

    现在风口浪尖时刻,谁敢赚这种黑心钱的话,不要怪他徐老大心狠手辣,而且他也不介意杀一只鸡作为杀一儆百的模板,不怕死的你就来!当然这话主要是警告医院,别看人家林东和程明歌已经给病人钱了。你们就可以往死坑,要是让人查出医院有问题的,那么不好意思了,自上到下全换,这年头不愁没有人!平时有些东西,睁只眼闭只眼可以过去。现在绝对不行。必须严格执行,因为无数的眼睛盯着东山,就等着这里出划,就等着看东山的笑话!

    徐老大连办公室也不坐了,直接带队巡察。

    他巡出问题,还可以及时改正,要是等外界爆出了大新闻,那时就是想改都难了……

    别说徐老大了,就是嘿社会中的梁啸和金牙两位**oss也赶紧约束手下,这段时间咱们乖点。别惹事,尤其不能在程明歌带着一群妹子给人捐款的时候,拿着刀子在旁边砍人,然后在全程拍摄的镜头前表演三十六路‘劈友刀法’,这种脑残的作死行为千万不要做!

    梁啸和金牙倒不是怕徐东海。

    而是怕林东。

    无论是梁啸还是金牙,都想交好武力吊炸天的木头同学。

    何金水和歪头已经获得了希望之星的徽章,证明有点小进步了,好不容易才收获一点信任的梁啸自然不会跟林东唱反调,再说得罪林东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你们整天在这里闲着打牌干嘛,出去做点事!”梁啸一看下面这些家伙二十四小时都在打牌,实在受不了。

    “要我们出去?”就连铁头也有点奇怪,这时候出去不是给浓眉哥送菜吗?

    “又不是让你们出去砍人,出去做好事行不行啊?”梁啸非常无语。

    “做好事我们不会啊!”嘿社会的技能专精可不是这个。

    “拿扫把出去外面扫大街会不会?扶阿婆过马路会不会?你们穿上西装,坐上车子,然后打上我们公司的旗号,看见穷人,你们就给他发点钱,看见饿的,就给他发点吃的,谁知道你们是嘿社会?你们额头又没写字,再说咱们做好事祈峰还能抓你们进去坐黑牢?我就不信了!再说,他现在也没空管你们!我让财务给你们打五百万,赶紧的出去,看见啥就做啥,造成的影响越大越好,坚持的时间越久越好,实在不行,你们就给扫街的清洁工人送点花给地盘工人送点盒饭!这也没有的强!”梁啸果然不愧是高智商的boss,无论行事决断都有一套!

    “高,实在是高!”大家佩服地伸出了大拇指,人家这老大想的,就是周全,跟这样的老大太给力了!

    铁头带队,何金水和歪头他们跟上。

    轰隆隆出发。

    于是非常奇葩的一幕出现了,两三百个西装革履的墨镜男,拿着鲜花,到处献,扫大街的清洁工给献上,看门老头也献上,甚至银行的保安也献上,吓得那保安心脏差点没有麻痹!尼玛,太可怕了,而且很可疑啊,这帮嘿社会该不会是趁此机会来踩点吧?

    无数的盒饭到处派,街头流浪汉每位给发两盒。

    蹲在台阶抽烟的地盘工人也每位发两盒。

    不收还不行。

    必须收。

    过马路的阿婆可不敢要他们扶,不扶没关系,一大群嘿社会陪着一起过,那些刚想冲红灯的司机差点没有吓出尿来……很快徐老大也听说了这件事,简直哭笑不得,要在平时,肯定有古怪,不过现在没事,他知道这是梁啸那家伙在向林东表示善意和支持。

    做好事嘛,这种机会不给还真不行!而且做好事总比捣乱要强,让他们折腾吧!

    虽然有点雷。但毕竟难得。

    这种事估计一千年也没机会发生一次吧!

    当金牙听到了这消息。拍案而起:“梁啸这孙子绝了,明明不是机会,硬是给他想出了一个办法来!不行,这样下去可不行!”

    “咱们也可以做啊!”忠心耿耿的狗腿万大龙觉得完全可以照着做:“我们金山集团根本不缺人!梁啸可以派人上街,我们也可以上街啊,而且肯定做得比他好!他们这一路都是在闹笑话,您不知道。在东山稍微知道点内情的人,都快笑死了!”

    “那去吧!”金牙觉得以万大龙的智商,自己跟他说‘先入为主’和‘拾人牙慧’这些深奥的东西他肯定听不懂的,所以把解释省下来了,直接让万大龙带人上街,模仿梁啸的手下做好事。

    于是,另一个金山集团也上街学雷锋做好事了。

    同样是西装革履的墨镜男。

    同样是鲜花与盒饭。

    地盘工人那边刚刚吃掉两个盒饭不久,还打着饱嗝,这边又递两个上来。真是要了老命,不要还不行……你丫的就不能给盒烟吗?

    “我们真的吃不下了!”有人很委婉地表示肚子已经塞不下一只蚂蚁了。

    “打包回家!”万大龙才不管你吃不吃呢,先收下再说!

    “……”

    金牙对于自己现在的景况很愁。

    梁啸步步走在自己的前面,而且这个笑面虎还成功地跟‘那个人’拉上了关系,那怕关系很浅,但也比自己什么进展都没有要强啊!要是再这样下去。那么自己就得灰溜溜地滚出东山了。梁啸身边没有聪明的军师。但他本身就有头脑,手下也有不少精明的,比如那个铁头和那个何金水,不像自己的手下,全是特玛的笨蛋!

    桃桃看他这副愁模样,不禁有点好奇:“现在集团里好像没什么大事啊?前一段时间还做成了大生意,您怎么还这样忧愁呢?”

    金牙长叹一声:“一言难尽啊女儿,钱是有,但钱不等于一切啊!”

    桃桃知道金牙现在特别想跟林东拉上关系,可是那么久。一直没有人想出个好办法来,不由柔声劝计道:“梁啸一步先,步步行,现在何金水他们已经打了进去,咱们再跟在他的身后走那肯定不行,梁啸为了独占利益,也会狙击我们的,不如换个别的法子吧!”

    金牙何尝不知道这个现实,只是无奈想不出办法:“别的法子我不会啊,这些年,我除了打打杀杀,也就只学会做点小生意,再说,你也知道的,我这脑子又不是特别好使!”

    桃桃眸内忽然光芒一闪:“要不这样,我们请个导演,写个好剧本,再去请他拍戏?”

    “拍戏?”金牙觉得有点新鲜,但又有点担心:“你有这个想法,我非常高兴,但请他拍戏恐怕很难!”

    “万事开头难,梁啸还不是一天天磨出来的,开始那个何金水和歪头还让他打过一顿呢!”桃桃却很有信心。

    “对,女儿,你说得有道理!”金牙激动得以胖手一拍大腿:“这个想法好,就拍戏了,女儿,你有没有这方面的熟人?不怕介绍,什么国际大导名导,能请的统统请来,咱们不缺钱,只要这件事办好了,就是花再多的钱也值得!”

    “国际大导我可不认识,但是,我有个远房亲戚,她是拍那个电影的!”桃桃以前想做小明星,当然也有一点点她的门路。

    “三|级|片导演?”金牙雷得不轻,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这个肯定不行!”

    “不是,您误会了!她是一个禁片导演,就是专门拍那个叫好不叫座没有人愿意投资甚至会被当局认为是有违河蟹社会风气不能上映的禁片,这种片子也许是反映社会现实黑暗面的,也许是反映人性的,也许是反映爱情与现实扭曲什么的,带有那种高冷的艺术范,普通人根本看不懂,但是很受国际影展欢迎。这种片子往往一拍成,就能拿个什么奖!当然了,这种片几乎没人愿意投资,因为一般不能上映,而且拍片的导演各种折腾,也很少演员愿意演这种……”桃桃这么一解释,金牙就明白了。

    “那靠谱吗?”金牙问。

    “我认识那个导演,勉强算是我一个远房的表姐吧,中间隔了很多重了,但见面还是认识的。她在国内一点名气都没有,但在国外有点小名气,因为拍过很多同|性|恋肮有爱情毁灭之类的题材,奖杯拿过不少,水平还是有的,只是没钱,没人愿意投资她拍这种片子!”桃桃表示导演的水平绝对不是问题。

    “我是说这一种题材,你觉得林东他能答应吗?让他演同|性|恋?”金牙觉得这简直是天雷。

    “她不一定拍同|性|恋题材,也可能是别的,一句话,只要有足够的钱,她就能折腾出好东西来!”桃桃没办法说清楚,只好这样介绍。

    “那行,赶紧让她来试试,只要她能拉到林东拍戏,多少钱不是问题!”金牙一听,很壕地拍了拍胸口:“对我来说,只要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那它就不是问题!赶紧让她来,只要能成事,要一千万给一千万,要一亿给一亿,我金牙不差钱!”(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