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4章:血与泪
    那位受捐助的妇女没有追上程明歌她们,一出步行街,天空骑士团就有专车接走了。

    倒是记者一行。

    追上了她。

    妇女沾血的手自记者那里接过那张忘情掉地却失而复得的支票,哭得一塌糊涂:“刚才恩人她来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拿着支票,我还以为这是在做梦,呜呜……太对不起了,我太对不起恩人了,我竟然连一个头也没给她磕……求求你们,帮我找到她,我一定要谢谢她,我一定要好好地谢谢她,她是我儿的救命恩人!她是我们全家的救命恩人!”

    “你知道给你捐助的人是谁吗?”记者把话筒递到妇女面前。

    “不知道,我真没用,我都没记住恩人的名字!”妇女哭得更加伤心了,她恨自己只顾发呆,刚才连恩人的模样也没有看清楚。

    “先给她止血,你们别光顾采访,赶紧给她止血!”那个用手机拍摄的女子回来一看,赶紧帮妇女止血。

    “我不要紧!”妇女其实只是磕破一块皮,小伤,只是血流得有点多,看起来悚人。

    “捐助你的人叫程明歌!”省台的领导赶紧给妇女提醒。

    “哎,是这名字!”妇女一听,立时想起来了。

    “名字对上了,那我们就带你去找她吧,我们知道她在哪里。”记者又对着摄影头来个动情的介绍:“亲爱的各位观众,我们现在准备带受捐人冯玉翠去找天空骑士团的程明歌同学。这个还是东山大学里就读大二的女孩。已经带着她创建的团队天空骑士团。走遍东山大街小巷,给几十个困难户送去温暖和希望。各位观众,你们知道她今天的捐款数目是多少吗?五千五百万,五千五百万是多少,是接近一个亿啊!就如她的希望之星计划一样,她的出现,已经带给无数迫切需要援手的家庭希望。比如我们面前的这个冯玉翠家庭,这一百万捐助,就等于是一份生命曙光般的希望!”

    “程明歌?”年轻女子隐隐对这个名字有点印象,哎,程明歌不是网上那句有事找班长的‘班长’吗?

    “找到我的恩人,我要谢谢她,我要谢谢她!”妇女急得直跺脚,时间越久,她的心越内疚。

    “上车!”省台的领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他估计这新闻一播出去。

    收视率爆定。

    而且。这个新闻必定成为年度讨论焦点,跟那个最帅木头大展神威暴虐洋鬼子一样。

    当然人家是有联系的。自己的级别在省里不算低,但拿到实处根本不够看,所以勉强只能知道一点真相。人家那个最帅木头林东跟班长程明歌是一对,希望之星计划也是两个人一起搞的,不过那个最帅木头喜欢低调。隐在幕后。这个班长程明歌没办法了才站出来带人宣传……也就是说,这两个新闻根本就是一个,只是中间稍微间隔了半个月左右。

    “你是谁?”年轻女子也想上车,记者有点奇怪了,你是路人,看热闹不能随我们车子一路看过去吧?真想看的你自个租个车子去!

    “我只是一个热心路人!”年轻女子掏出身份证晃了晃:“我也是读新闻系的,以后说不定是同行。”

    “下去!”记者一听就火了,同行又怎么啦?同行如敌国你没听过吗?

    “你,你,你是陈主任的孙女吧?”省台的领导看这年轻女子有点熟悉。顿时堆起笑容:“坐,坐坐坐,今儿早上,我们出发前,陈主任还叮嘱我们一定要实事求是地报道,尽量将更多的真实事例尽量将民生需要播出来,我正想跟陈主任做个汇报呢……来来来,坐坐,我是省台的邹志广,或许你听过。”

    “原来你是邹台长。”年轻女子还真听过这个邹志广的名字,但是来自负面传闻。

    “叫邹叔叔得了,一家人,客气什么!”邹志广是省台的副台长,能力不错,但功利心比较强,爱拍上层领导的马屁,对下虽然有时也玩点潜规则,但很少往身边人下手,在某些方面来说,还算是一个过得去的领导。

    记者的车子经过联系,半小时后,追上了天空骑士团的车队。

    当时,程明歌正和天空骑士团的妹子给一对夫妇捐款。

    那是一个熟食小摊。

    站着个瘸腿男子,以及一个背着孝的年轻媳妇。

    两年前,这个瘸腿男子因为路见不平,帮一对情侣追扒手,被扒手和同党刺得重伤,在康复出院后,一条腿残疾了,失去高强度的工作能力,被迫在市郊的街头开个熟食小摊谋生。

    这件事当时也上过新闻,因为那对情侣怕惹麻烦拒绝给瘸腿男子做证,警局无法认定瘸腿男子是英雄,而医院也不肯给予减免药费,结果让英雄流血又流泪……万幸,瘸腿男子彭亮娶的小媳妇不错,一直不离不弃,在丈夫失去企业工作和劳动能力后,自己站出来,撑起了这一个家。

    “彭大哥,这是我们希望之星给你的奖金。也许外人不承认你的英雄事迹,但是,我们希望之星承认,你就是英雄!你就是我们东山的城市英雄!我们不会无视你的付出,在这世上,正能量不应该被羞辱,英雄的尊严更不能被宵小践踏,所以,我们今天特地来到这里,给你颁发奖金和英雄徽章!我们在这里诚挚邀请你加入我们天空骑士团,加入我们希望之星!”程明歌除了奖金支票,还有写着关于某年某月某日彭亮英雄见义勇为的荣誉证书,以及一枚希望之星的徽章。

    “彭叔叔你太厉害了!”萌货和楚灵儿负责送花。

    “这……”瘸腿的彭亮感动得没办法,他万万没想到。在两年之后。还有人记得自己的血与泪,还有人会找上门来给自己翻案,还有人如此表扬自己。

    “呜呜!”彭亮媳妇这两年也不知受过多少苦,流过多少泪,本来她以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哪想到,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刻。竟然有了一道希望的曙光照在自己的头上。丈夫的见义勇为再不是傻冒,再不是活该,再不是邻居嘲笑白眼的作死,这一刻,他的血与泪终于获得了认可。她用颤抖的手接过鲜花,然后像个孩子似的哇哇大哭,怎么也止不住。

    “我们全体向城市英雄鞠躬!”程明歌一鞠躬,彭亮赶紧想阻止,可是程明歌执意要表示自己的心意。彭亮这个七尺男儿子哭了,脸上眼泪倾泄而下。

    “如果彭大哥愿意,可以到我们企业里任职,彭大哥以前是一个军人,做过保安队长,我们正需要有经验的人才加入。如果不愿意。也可以到我们三期工程里的桃花坳商业街开一个店铺。跟嫂子一起挣大钱!”程明歌又给彭亮递了张名片。

    “我废了,我已经废了!”彭亮很绝望,就算人家愿意请自己做事,可是自己的左腿已经瘸了,又能帮人家做些什么呢?难道要天天吃闲饭吗?

    “我跟曲院长他打过招呼了,你有空可以打电话约见一下他,曲院长是这方面的权威,彭大哥你的腿也许还有希望!”程明歌已经打听过了彭亮的伤腿,主要是当时的药费不太够,医院又嫌他的兄弟老是拿英雄说事。治得七七八八就赶他出院了,结果这条腿虽然没恶化,但也没彻底给治好。

    “真的?”彭亮媳妇听得狂喜,别的都是其次,如果丈夫的腿能治好,那么就是倾家荡产也无所谓。

    “不用担心医疗费用,曲院长答应过我全免,你们安心地找他吧!”程明歌当然知道彭亮他心中的顾虑,钱根本不是问题,曲院长是很缺钱,但还不至于差一个伤者的医疗费。

    “我们明天就去找曲院长!”彭亮媳妇捏着程明歌的名片,激动得手都颤抖了。

    “别明天了,你们现在就打电话吧!”程明歌笑了:“你们有啥需要帮忙的,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因为我们还有下一程,所以我们先走了!”

    “别走!”车上看见了这一切的冯玉翠,再也忍不住了,奋力拉开车门,忘情地冲出去,还没有冲到跟前,就一下扑到程明歌脚下,双手紧紧地抱住她的双腿,高声号哭起来。路上想好的感激,还有磕头之类,在这一刻完全忘记,冯玉翠这个准备卖身救儿的妇女,除了搂住恩人哭泣,再不记得自己要做什么。

    “拍,你们拍啊,哭什么,你们可是记者,要哭回去再哭!”邹志广这位省台领导一看记者和摄影等人都在抹眼泪,一下急眼了,你们来这里就是抹眼泪的吗?说好的全程拍摄呢?

    感情那么丰富你们还做什么记者!虽然有点小感人,但你们的泪点有那么底吗?你们又不是女人!

    那位陈主任的孙女,此前曾经捐助过冯玉翠的年轻女子。

    此时握紧了拳头:“有意思,这个天空骑士团,如果真能一直保持这样的风格,那我也要加入!太难得了,这才是社会需要的,这也是我最想看到的……”

    围观的路人,很快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大多人对于彭亮寄以同情。

    只是爱莫能助。

    现在看他被程明歌带着希望之星的妹子前来嘉奖,又看见有省台记者前来拍摄报道,纷纷鼓起掌来,齐齐感叹好人有好报……掌声包围的彭亮,当初倒在血泊中无人援手而且那对情侣绝尘而去的心理阴影,还有警局冷漠以对和医院扫地出门愤怒,统统消散无踪。

    “好人,我的腿要是能够重新好转,我以后一定还做个好人!我不后悔,我再也不后悔了!”彭亮抹去心酸的泪水,仰首向天,发现天空无比晴朗,碧空如洗,整个世界仿佛新生了一般。(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