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一百万的支票
    东山,燕京路,步行大街。

    两边尽是高档的服装店或者珠宝店,尽管是中午,烈日当空,但街上的行人不减,无数时髦女性三五成群说说笑笑的走过,口袋稍微有点闲钱的人,没人不知道这条在东山市最出名的步行街。

    步行街的东西就一个字,贵!但人们就是爱买!

    有时候,明知这里的东西比外面贵两三倍,可是许多人还是愿意在这里买,尤其是年轻人,更是这样。

    现在跟以前不同了,朋友间谈论起衣服的时候,一般问你在哪买的?

    如果说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朋友可能都打心底嘲笑你老土,跟不上潮流。

    但如果说在步行街买的,那就不同了,即使衣服是一样的,可是逼格一下子上去了……年轻的妹子要是没条在步行街买的裙子,简直不好意思出门!有些妹子不仅衣服,就连手袋、手机还有各种化妆品,都得是步行街这里名牌专卖店的,否则就感觉炫不起来。

    烈日下。

    有个衣着朴素在不显眼处甚至还有补丁的一个中年妇女,佝偻地跪在地上。

    她面容哀愁,双眸浑浊无神,眉宇间浓浓的苦涩掩饰不住心底的绝望,变曲的脊背仿如大山压顶,饱受折磨的脸庞和鬓角染遍了风霜,粗糙的大手无力地扶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卖身救儿’。除了这块牌子,双膝前的地面上还有一张纸。上面贴满了关于她儿子的各种资料。既有中学的毕业证,也有学校证明的成绩单和东山一中的录取通知书,当然更多的是病历单。

    如果有人细读,会发现这个绝望的妇女,她成绩优秀的儿子刚刚考上东山一中,就查出了可怕的白血病!

    噩梦降临!

    沉重的医疗费用已经彻底压倒了她和她的家庭。

    如果不是已经无力挣扎,已经年近四十的她。也不会写出‘卖身救儿’这样的耻辱标语。

    在她的面前,当路人走过,偶尔会有投下一块五块这样的施舍……对于需要百万数的治疗费用来说,这无疑是杯水车薪!而且就算是施舍,半天下来,也仅是数人,更多的人认为这是一个骗子!

    现在骗子的手段真可谓是层出不穷,人们已经被骗怕了,不会再轻易上当。

    看见‘卖身救儿’这样的字眼。

    人们仅是一扫而过。

    驻足的人都少。深怕被骗子拉住,惹上麻烦。

    妇女的对面,有个年轻的妹子可能是同情她的遭遇,用手机拍着这个妇女和她的牌子,或许是准备放上微博呼吁一下。太约过了十几分钟,那个年轻的妹子趁周围没啥人。轻手轻脚的走过来。自小手袋的钱包里抽出三百块钱,轻轻地放到妇女面前。

    妇女正麻木不仁地发呆,忽然看见有人走近过来,又看见是个年轻妹子,赶紧给她磕一个头。

    这个年轻妹子放下钱,先是后退几步,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发现没有异样,再用手机对准妇女拍了一阵,周围依然如故。她才相信这个妇女真不是个骗子,因为她没有‘同党’。

    “大嫂,你回去吧,在这里没用的,只是浪费时间!你应该去找记者来报道,让社会各方面给你捐款。”年轻妹子给妇女劝计道。

    “医院里这样的事例太多了,还有刚上幼儿园就得病的,甚至有没上幼儿园的娃子,大家都可怜啊,记者根本报道不过来!医生跟我说,我这个病例不够突出,上不了电视,上不了报纸。人家几岁就会背唐诗,可乖了,记者就是报道也是先报道小的啊!我这个儿子已经准备读高中了,光会读书,琴棋书画的都不会,而且我也不认识记者,我一个人不认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问医生,医生也说顾不上那么多,我只能这样了……你是好心我知道,但是,除了这样,我不知道还能怎样!”妇女越说越激动,眼泪滚滚而下,那种痛苦和绝望的眼神绝对不是骗子用演技可以模仿出来的。

    “我也没啥钱,我试下用微博给你宣传一下吧!”年轻的妹子富有同情心,但力有不逮,帮不了妇女,白血波钱简直海里去,这不是几百块就能搞定的。

    “谢你了,你好心有好报!”妇女又要给年轻妹子磕头,年轻的妹子赶紧阻止。

    “是她,就是她!”街的另一边,忽然跑过来一个人,指着妇女大喊:“她在这里,她在这里!”

    “啊,你们想干什么?”年轻妹子愕然,这个人难道是城管?人家现在都卖身救儿了,还要因为市容市貌而赶绝人家吗?太过份了!捐款指望不了你们,可是你们也不能把人往死路上迫啊!年轻妹子激动地举起手机,对准那个人:“你们敢!你们敢动她,我就将你们的恶行发上网!”

    “不关我的事,我也就是收钱办事!”这个人一说,年轻妹子就更火大了,你收钱办事还好意思说?

    年轻妹子以为后面来的会是一群气势汹汹横冲直撞的城管,没想到,她拍到的景象是,一群穿着统一着装浑身洁白如雪仿如天使般的女学生。里面有大学生,有一个貌似高中生的小个子女学生,小个女学生旁边,还有两个不知是小学生还是中学生的小丫头。

    她们胸前佩戴着一个金色徽章,上面镶饰着一颗不知是白金还是白银做的的星星。

    款式极其新颖。

    年轻妹子定神细看。

    发现这些人的右袖还戴着‘天空骑士团’的红色袖标,顿时一愕,这些东山大学的女学生跑来这里干嘛?关于东山大学,年轻妹子虽然在省城读书。但也是听过的。最近东山大学发生了许多事,大出风头,最出名莫过于那个史上最帅木头上擂暴打歪果仁扬我国威的事,‘天空骑士团’这个名字也是那时候进入大家视线的。

    “谢谢你带路!”天空骑士团有个妹子给那个带路的男子发了一个红包。

    那个带路男子当场就拆开了看,发现是五百块。

    顿时无比的高兴。

    一叠声地说:“小事,我继续给你们找,保证都是市里最需要帮助的人!”

    两个小丫头子拿出手机对着妇女一通猛拍。那个卖身救儿的妇女给这大场面吓住了,不知所措。

    “阿姨,我叫做程明歌,我们今天来这里没有恶意,你不要害怕!”程明歌上前,俯下身子,将一张支票递给她:“前两天我就有同学拍到你在这里了,不过当时我们还没有钱,所以只好等到现在才来……这是我们的一点点心意。希望对你有所帮忙。如果钱不够或者需要帮忙,你可以给我们打电话!阿姨,祝你的儿子早日恢复健康,早日出院回家,祝你们全家安康,家庭幸福!”

    程明歌又给妇女递了一张名片。

    上面有她的名字以及天空骑士团希望之星对外联系的手机号码。

    妇女呆呆地接过支票和名片。泪珠的她本想说声谢谢。可是模糊的泪眼一看支票上的数字,就惊呆了,她不敢置信地擦着眼泪,拼命想仔细看清楚……可是她看了几十遍,发现支票上面写的数字依然是一百万,这种美丽的幻觉无论如何也无法消除。

    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一百万!

    要是真有一百万,儿子就有救了……可是人家怎么可能会给自己一百万,自己一定是想钱想疯了!

    妇女既不相信,但心里又希望支票写的是一百万,在这种绝望的困境之中。那怕是一条救命稻草她也要紧紧地把握住,所以,那怕是幻觉,是美梦,她也希望多呆久一会儿,不要那么快苏醒过来。

    “我们走吧!”程明歌拍拍手,示意大队继续向下一个目标出发。

    “她都不感激我们!”楚灵儿很不满,之前给钱的时候,那些病人家属都是千恩万谢的,没想到这个女人只是发呆,一点儿表示都没有。

    “只要她得到了帮助,那就够了。”程明歌笑着摸了摸她和萌货的头顶:“感谢也不一定要用嘴说出来的,在内心的感动,有时候根本说不出来,用言语无法表达,这种才是真大的感恩啊!走吧,还有好多人需要帮助,我们要努力,天空骑士团,加油!”

    “加油!”天空骑士团的妹子走了一天,累得不行,但心情极好。

    “我觉得她真是在发呆……”楚灵儿回头看看那个妇女,发现她的表情还在古怪的停滞中,更是觉得这个女人的神经反应有点慢,可能比恐龙还慢。

    “我觉得她挺可怜的!”萌货更富于同情心。

    “白血病,好可怕!”楚灵儿点点头。

    “如果是大叔,一定会有办法吧!”萌货对于林东总是无限信任,李小萌同学,大叔不一定是万能的好吗?

    “快、快快!”

    “你们比乌龟还要慢!”

    “已经慢了一步,你们回去之后统统给我写检讨,你们还做什么新闻,钓鱼的老头也比你们利索!人家天空骑士团已经完成捐款了,你们一个镜头没拍到,还做什么跟踪采访,快快,拍完这个,下一个绝对不能迟到,要是再迟到的话,你们统统给我滚蛋!”

    一群气喘吁吁的男子跑过来,其中有个西装革履的四眼男子差点把话筒塞进妇女的嘴里:“你好,我、我们省台的记者,请问你刚才是不是接受了程明歌同学的捐款?对了,就是这张支票,摄影,给支票来个特写,好的,再近一点,好的好的,我们观众应该可以看清楚了,上面写着一百万没错……收到一百万支票后,请问你的心情怎么样?肯定是特别的激动吧?”

    妇女直到这时候,方如梦初醒,尖叫一声:“一百万?真是一百万?”

    “对啊!”四眼记者简直莫明其妙。

    “那个小姑娘给了我一百万?她真的给了我一百万!”妇女浑身颤抖起来:“我还不敢相信是真的……我还没有谢她呢!啊,我还没有谢她,啊……”

    妇女猛地推开四眼记者的话筒,发疯地向程明歌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她跪久了,腿上气血不畅。

    没跑出两步远。

    就啪一声扑倒在地上,额头磕破了,鲜血哗啦啦的涌出来。

    可是她根本顾不得,完全不知痛地爬起来,继续向程明歌她们走的方向狂奔而去。她的眼泪与鲜血交融在一起,形成斑斑血泪,滴洒在大街上,一路延伸。四眼记者呆住了,这种反应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个一直用手机拍摄的年轻女子感动坏了,赶紧撒腿追上去。

    一走跑一边拍,一边拍一边哭。

    “你还楞着干嘛?追啊,这个才是最好的新闻!”省台的领导要疯了,这记者难道是‘迟钝’专业的吗?一点记者的机灵劲都没有。

    “她支票掉了!”四眼记者赶紧补锅。

    “那捡起来追啊!”省台领导没好气地吼他,这个还要我教你吗?而且这个岂不是又是一个好素材?(未 完待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