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如梦似幻、扑朔迷离
    “要不,我先走吧!”云忽然跃跃欲试。

    “你确定?”林东一听就笑了。

    “不用你带着,我也肯定能过这一关。”云看不出这条青白小桥的守护阵法是什么,但她能感应到这里有古怪。她第感极其敏锐,知道这座地宫的守护阵法已经认可自己的进入,整个空间没有丝毫杀灭的恶意,对她来说,正好是个考验。

    “那我在桥的那边等你们!”林东看了一下时间,做个预计:“这样吧,你的通过时间是一小时,千郡和倩如你们的通过时间是小时,假如,你们超时了还通不过,那我就出来接你们。在那之前,你们慢慢挑战,我先进去里面寻宝了,哈哈!啊对了,我很大方地给你们一个忠告,包括在内,你们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眼睛有时候可能会骗你……相信你们的心,尤其是难以选择的时候,凭心去做,也许效果是最好的。”

    “相信心?”云似悟非悟。

    “不要相信眼睛?”千郡和倩如则一头雾水。

    “我先走一步,在前面做个正确的示范。”林东大笑起来。

    他闭上眼睛。

    脚步稳定,不徐不疾,沿着小桥一路向前。

    无论小桥高低起伏还是左转右拐,他都保持均速前进,在云她们三女的视线,他渐行渐远,大约过了十分钟,林东的背影变成了一个极其细小的影,远远地消失在小桥的尽头。平镜似的湖面上。或许是因为有人在上面走过打破了昔日宁静的关系,飘起了一阵淡淡的水雾。在绚丽多彩的光芒照映下,其形仿如谪仙女之面纱。半遮半掩,更添几分朦胧梦幻的诗意。

    这下,就连云的眼睛,也看不见林东的背影了。

    “他到了吗?”千郡问。

    “我也不知道,不过,时间都过了十五分钟,他应该到了。”云忽然盘膝坐下作调息姿势,她冲着千郡和倩如摆摆手:“我要思考一下怎么走,在一小时内。我一定要通过,否则那木头老是瞧不起人!这里没机关,你们可以先去试试!”

    “……”千郡刚才就很想说,这么点距离,自己通过真要个小时吗?

    但那是林东说的,她又无法置疑。

    开初,她还以为有某些机关拦阻去路,现在听云说没有机关,心更是费解。

    这座小桥究竟有什么秘密?需要个小时才能通过?而且。还不能相信眼睛而要相信心呢?

    千郡百般不解,不仅她,海魔女倩如也满肚的疑问。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云盘腿调息。进入冥思状态,两人不好打扰,决定亲自上去试一试。弄清楚究竟。

    两人同时举步向前。

    彼此守望。

    初时,非常顺利。没有五分钟已经走出好远的距离,回头看看云。发现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点。再看前面,地宫几乎就近在眼前。

    这么容易就通过了吗?这座小桥根本没有古怪啊!

    两女加快脚步,兴奋地奔跑起来。

    地宫的轮廓越来越清晰。

    它近在眼前。

    梦幻般的水雾飘过,带来丝丝凉意,让奔跑的两女感到无比舒畅……眼前,再拐一个弯,好像就到了。两女又对视一眼,保持同样的速度,保持警惕之心,继续奔跑向前。

    小桥忽高忽低的,但这种设计对千郡和倩如这样的武者没有丝毫难度。

    要知道,如果不是怕走错路,她们还可以直接跳到旁边的回旋拐角。像这种虽然设计有点奇特,但重头到尾只有一条路的通道,就算是方向白痴,只要认准一个方向,不断向前,也能轻易走到尽头。地宫越来越近,千郡和倩如几乎要欢呼起来。她们发力,撒开四条大长腿,同时奔上似乎是最后一个稍微向上的斜坡,只要再往下,就能转到地宫入口前的直道了。

    到了,到了!

    两女高兴地自桥上冲下来,飞快地冲进直道里……

    可是让她们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桥上冲下来之后,没有看见什么皇陵地宫,而是看见云盘膝坐在桥面上冥思。

    怎么可能!

    “啊,不可能!”千郡和倩如惊叫起来,这条桥明明只有一条路,没有任何分叉岔道,怎么会跑回到云的面前呢?而且,刚才十几秒前,还看见地宫前的直道,怎么一跑下来就回到了湖边的小桥入口?如果之前不是有林东走了过去,她们肯定会以为这道小桥的设计是回转到原点的。

    “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云睁开了眼睛,看着千郡和倩如一直笑:“林东刚才说的,你们一句也没听明白吗?”

    “我们走错路了?”倩如带点试探地问。

    “你们,根本就没走出多远,准确来说,你们从来就没有走对过。”云笑着竖起一只手指:“轮到我了!”

    她也闭上眼睛。

    跟林东刚才差不多,一步一步往前走。

    走了一会儿,千郡看见她转入拐角,消失不见了。一会儿,又看见云自前面一段桥转了回来。云不等她们疑问,脸上非常没有沮丧,反而有点惊喜:“原来是这样啊,有意思,我再重来!”千郡和倩如只好又看着她上桥,走着走着,忽然听见云咚一声掉进水里。

    然后,她们看见浑身**的云自桥上慢慢走回来。

    “不用问,我再重来,这一回应该能行了!”云第三次上桥,不时听见她踏错脚,跌出桥面。咚咚地掉进水里,很快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云再没有转回来。

    “她成功了?”千郡还不敢确定。

    “这样,我去走,你在这里看着我,如果我转回来了,你就提醒我一声。”倩如决定使用这个办法。

    千郡点头同意,拿出望远镜。

    她守在桥头。

    替倩如看着前路。

    倩如一路小跑,每隔一段距离,她拿颗石放在桥面上做个标记。表示自己走过了。

    这样,她跑到上次斜坡之前,猛发现前面隐蔽处其实有个岔口,顿时惊喜无比:“哎呀,刚才我们跑得太快了,都没有发现这里有条分叉路,看来,这里才是真正的通道!”

    她在岔道上放下一颗石,然后惊喜地跑进去。

    等她沿着岔道冲出去。

    发现千郡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怎么回事?我明明找到真正入口了!”倩如感到极不可思议。小桥头只有一条道,怎么还有别的通道?她马上掉头就跑,顺着石,重新再跑奔到斜坡前。仔细搜查,发现不仅摆放石的岔道,在另一边。还有一条非常明显的通道。

    倩如没有立即冲进去,而是将周围仔细寻找。确认没有第三条岔道了,才安心地在上面品字形摆放三块最大的石。再慢慢走进去,经过两个转弯,她发现走着走着,千郡又在面前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我晕了!”倩如这下服了,这道小桥果然有古怪,无论怎么走都好,它都会将人送回原点。

    “轮到我去试试!”千郡把望远镜递给倩如。

    “放了石的岔口千万别走,都是错的。”倩如叮嘱她。

    千郡一路走,根本没发现什么石,到了转回来的斜坡也没发现什么三叉岔口,倒是在前面,有个隔了三四米的小平台,然后沿着小平台,似乎有路一直通向不知何方。千郡心想,云之所以会掉进水,肯定就是想走过这里,她闭着眼睛走,于是就掉进水了。如此看来,走上斜坡肯定是错的,跳上这个平台,才是正确的选择。千郡轻轻一跳,落在小平台上,再沿着平台一路走,发现前面还有两个平台,各有不同的道路通向。

    是左是右?

    她无法做出判断。

    不过,这肯定有一个是对的。

    经过再三思考,千郡选择了左边,跳过左边,再飞快的一路前行……然后,她发现倩如在前面等着自己!

    左边是错的,云掉进水里之后又选择过一次,她后来那次走对了,证明正确通道就在右边。千郡向倩如摆摆手,飞快地往回走,好不容易又跑到最后那个斜坡,跑到那个小平台,继续向前,找到左右两个小平台,这下她不选择左边了,瞄准右边……这次肯定对了!千郡做个标记,然后高兴地跳过去,一路跑……最后,却还是莫明其妙地跑回到倩如身边!

    “见鬼了!”千郡忍不住问倩如:“你在望远镜看见了什么?”

    “我看你一路跑,一直没停,一会就消失了,正当我以为你快到地宫的时候,你却回来了!你看我呢?”倩如问,千郡顿时丧气地点头:“我看你也一样!”

    “这桥是不是睁着眼睛就走不过去呢?”倩如怀疑道。

    “那试试?”千郡决定闭上眼试试。

    结果。

    她们还是摸回了原点。

    无论用什么办法,她们的前进结果都只有一个,那就是返回原点……最要命的是,这条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小桥,每走一次,都会发现它有所不同,都会跟此前略有改变。倩如摆放的石,怎么也找不到了,千郡标记下来的标识,也一个都没有发现。

    岔口有时有,有时没有,平台亦然。

    每次以为快进到终点走到地宫的时候,就会莫明其妙地走回到桥头。

    “可恶!”倩如抓狂地将手标记的石扔进湖面里。

    “冷静一点,我们要把正确的通道找出来,发脾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千郡也想发火,可是她知道那样更加无济于事。

    “游过去,我们看着地宫一直游,我就不信这样还会出错!”倩如心里发了狠。

    “啊,那好吧!”千郡也没有好办法,只有同意。

    两人看着远方的地宫。

    在湖里一直向前游,交替前进,相互提醒方向和确认目标不变。

    很可惜,在穿过几座桥墩后,她们错愕地发现地宫远在背后,而面前,却是自己刚刚下水的岸边原点。

    倩如爬上岸,身心俱疲地感叹道:“别说小时,就是天时间,我也过不了这座该死的桥!我一辈也没有看过这么诡异的桥,它简直比懂得七十二般变化的孙猴还要多变,一次一个样,我服了!”

    千郡鼓起心底的勇气,决定再走一遍:“肯定有办法的,林东和云都过去了,我们也一定能行!现在时间才过两小时,距离小时还远,就算每分钟走一步,我就不信过不了这座桥!”她的决心,让倩如看得惭愧,赶紧站起来:“我也去,两个人走总比一个人要强!”

    地宫入口,林东已经参观完首层,又睡了一觉。

    云看他醒来,摆摆手:“你忙你的,这里有我看着就行,她们是没有那么快过来的,我先在这里参悟一下这个奇妙的守护阵法。”

    “这个幻化守护阵法的确不错,估计在地宫里面有件这样的宝物维持着,否则不会这么厉害。不过,你确定你对它有兴趣?”林东心想你是个武修妹,竟然对幻阵有兴趣太奇怪了。云对于幻化的兴趣不在于使用幻阵来演化什么,而是用来修心,修炼定力。林东一听这个答案,狂汗,果然不愧是武修妹,当然这不是坏事,他甚至还拿宝贝诱惑她:“我有颗幻神宝珠,用来修炼定力简直一流,要不我拿它跟你换?”

    “换什么?”云一看这小又想占自己的便宜,将拒绝按下,决定先逗逗他。

    “你的玉佩!”林东最想得到的东西是她的玉佩。

    “不行!”武修妹给他一个最直接的回答。

    “你又不会用,这是暴殄天物啊!”林东同学哀叹宝物蒙尘。

    “哼!”云差点心软了,赶紧守一,坚定意志,不让这小的言语影响自己,在师父没有承认,在他还不是自己恋人之前,这个玉佩他休想碰,这可是代表了那个意义的……(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