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生死历练,挑战极限
    悄悄跟着伯德,由二层下到三层,再下到更加宽敞整个看起来形同迷宫一般的四层。

    因为有这群佣兵在前面开路,林东和云悠悠她们走得很悠闲。

    就像到风景区游玩。

    三个小时后。

    终于走出第四层,到达第五层。

    佣兵队伍因为机关和怪物袭击的缘故,两队都折损三人,这还不包括首层的两人。二层和三层有丰富经验的伯德带路,虽然惊险,但总能安全度过。不过到了第四层,伯德的经验已经无法保证每个人的安全,几个虫形怪物猛然扑出来袭击佣兵队伍,就连实力超强的狮鹫也差点挂掉,还好邢千刃及时伸手拉了一把。两支佣兵队伍最终以付出五人死亡的代价,击杀了袭击的那几个虫怪,另一人伤势过重无法前行,伯德毫不犹豫地给了他一枪,免除了他的痛苦。

    “第五层是个大难关!”伯德指着前面的石桥,跟两支佣兵队伍的幸存者道:“现在我想说的是,困难,现在才真正开始!你们也许不知道,古代兔朝的皇帝自称是九五至尊,他们再骄傲也不敢尊称九九之数,所以,九五这个数字代表着皇帝。在这九层中的第五层,也是这样。”

    “这下面还有暗河?”狮鹫看了看,发现前面的石桥足有数百米长,弯弯曲曲的也不知道通向何方。

    “谁掉下去,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下面暗河的怪物比之前那条暗河的怪物要多一百倍。任何人也不要幻想在暗河上打什么主意。也许有人会怀疑,这条暗河是不是通向九层的捷径呢?我想说的是。我不知道答案,不过。就算它是,我也不会靠近它一步。也许你们有胆大的人可以下去试试,我会给你们最大的支持和祝福!”伯德一指石桥:“愿意跟我同行的朋友,请记住我现在说的话。这条石桥,你们可以叫做它做龙桥,古代兔朝的皇帝是龙的化身或者象征,这条桥就代表着他……我刚才说了,这五层是代表皇帝的,也就是说。除了皇帝,谁敢踏上这条桥,就等于挑衅了皇帝的威严,后果你们自己慢慢见证吧,我就不多说了!”

    “皇帝的陵墓就在这五层里面吗?”绅士最想知道这个。

    “我不知道,因为我还没有走完整个五层。也许皇帝的陵墓在这里,也许不在。我和以前的同伴,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找到了通向六层的通道。所以,我们决定离开密集如雨的机关的五层,前往六层。五层的里面非常巨大,不仅机关重重。而且怪物多不胜数!我敢说,前四层、甚至第六层的机关和怪物加起来,也没有五层多。我亦曾经怀疑皇帝的陵墓就安放在这里。但是,我不愿意在五层多呆。这是一个让我感到噩梦的地方,来一次。我的心就折磨一次。如果有谁有兴趣留在这里寻找陵墓的真相,不管是否成功,我都愿意支付他一亿美金作为酬劳!”伯德放出了重金的悬赏。

    “我们还是继续往下,集结所有的力量,在返回时,如果有条件,我们再在五层寻找陵墓的真相吧!一般常理来说,皇帝的陵墓都是放在最底层的,也许我们到达九层之后,会发现皇帝的金棺,就在面前。”狮鹫赶紧开口打消伯德的这个提议,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刻分兵。

    “希望吧!”伯德表示他的这个悬赏永远有效,不管是现在,还是返回时,甚至以后。

    “走吧!”绅士也觉得这一亿不好赚。

    有些佣兵甚至怀疑。

    这个悬赏会不会是伯德的阴谋,他的手下亲军不会分散,却一点一点地拆散对手,减弱黑暗殿和金雀花王朝的帮手和实力。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大家应该团结起来,否则这个伯德还会做出什么事也不一定呢!

    伯德带着队伍,顺着龙桥缓缓前进。

    此时,他的精神状态提升至巅峰,小心谨慎到了极限,任何动静,他都会仔细观察,再三考究,直到确定无语了,才作出判断,是进是退。

    “跟到这里,我们不跟了。”林东到了龙桥,暂时放弃追踪伯德他们,他现在要去的是真墓,还有秘境。

    “难道我们要下暗河?”千郡一想到暗河里充满各种怪物就感到心里发毛。

    “真正的地宫,是自暗河下面过去的,这条桥只是错误的引导。”林东看了看千郡,微微沉吟,忽然很严肃地对她说:“我答应你们来,不是想借助你们的力量,而是想你们来这里生死历练一番,你懂我的意思吗?如果你还分心,担忧邢千刃的安全,那么这次历练就会毫无意义,而且,你也会置身于死亡的险境之中!邢千刃到底是生是死,那个是他的命运,没有人能够保证他的安全。他进了这个地宫,就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同样,千郡你也一样!你如果想救他,第一点,你必须保证自己存活,否则一切只是空谈!第二,你必须尽快变强,不然你力有余而力不足,又谈何营救呢?将浮动的心按下来,在生死之间,挑战自己的极限,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潜能,只有你变强大了,有能力掌控别人的生命了,才有资格想那些东西!”

    “是,明、明白了!”千郡让林东一通狠批,精神大振,原来浮动的一颗心顿时沉实下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第一次将自己的位置,摆放到面对生死挑战极限释放潜能的状态去。

    不仅是千郡。

    旁观的叶倩如和云悠悠,也同样调整自己的状态。

    龙桥并不算太高,高低弯曲,蜿蜒曲折地铺在暗河的水面上,距离水面最近的地方,估计不到十米。

    这里的暗河跟此前的暗河也略有不同。虽然同样是不住地奔流向前,可是这里暗河水面宽阔。水面平静,几乎没有很大的那种流水声。

    林东穿上落羽之靴。自高高的石桥跳下去。

    站在一块岩石上。

    伸手。

    将相继跃下的云悠悠、千郡和叶倩如她们轻轻接住。岩石后面窜出一个怪虫,袭向林东背心,让林东一个回旋踢轰落河面。那个身受重创的怪虫挣扎几下,刚想自水里爬起来,忽然河面上有个巨口张开,一下将怪虫整个吞没掉。

    “好像是鱼!”云悠悠眼尖,发现那是一条身体超过七八米的巨鱼,模样有点像狗鱼,但鳃旁有许多倒刺。伞形分布,看起来又有点像鲶鱼。

    这条巨鱼的速度很快,一击中手,立即潜入河底,再无踪影。

    千郡和叶倩如两个面面相觑。

    幸好没有鲁莽下水。

    否则。

    后果不堪设想。

    林东在前面带路,云悠悠留在最后面,千郡和叶倩如打醒十分精神跟在中间,无时不刻地留意着周围的动静。

    岩石间跳跃,开始一段路比较顺利。但很快水势增大,露出水面的岩石越来越少,最后,就连立足点也很难找到。千郡和叶倩如虽然会游泳。但这时候她们可不敢轻易下水,因为天知道水底下还有多少怪物等着。

    前面带路的林东没有停留,一直向前走。

    有些地方是踏石而行的。有些,则是淌水而过。在这种时候,千郡和叶倩如都竭尽全力。加速赶路,希望用最快的速度,抢在怪物袭击之前,找到一块可供立足的石头。

    云悠悠则淡定好多,她甚至还有闲心记忆这条暗河的地形和水文。

    “堵截的地方应该不是这里,这里的水流没有问题。”云悠悠猜测还有另一条暗河,或者是一条重要的分支堵塞了,没能跟‘秘门’那边的暗河连通起来。要不然,这里的怪物也不会如此之‘小’。要知道,在秘门里面的暗河怪物,小的不说,大的比如长虫怪物,可是以百米来计算的,大得不可思议。

    相比之下。

    刚才那条看似强大的巨鱼,要跑到秘门暗河里,估计一天也生存不下来。

    前面,河流有个非常高的落差,形成一道轰隆隆的瀑布,往几十米的水潭处倾泄而下。

    林东等下千郡她们。

    然后一步一步走在急流奔涌的瀑布顶上。

    千郡咬紧牙关,与叶倩如相互支撑,极其艰难地走在那瀑布上面。她们要用尽全力,保持平衡,要是任何一个人滑倒,都会被水冲走,一道掉落水潭之中。

    云悠悠走在最后面,偶尔会伸手,助她们一臂之力。

    走过瀑布。

    成功抵达对岸的岩石时,千郡和叶倩如累得几乎瘫软,她们一辈子也没有这么惊心动魄过……除了提防暗河里怪物的袭击,又担心脚底打滑,一失足而致命。她们不认为瀑布水潭里会很安全,相反,那里可能汇集最多的怪物,正等着失足摔落其中的美味呢!

    “很好,其实你们都有着很大的潜能,再加上基因修正,你们的未来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林东向千郡她们点点头:“继续保持过种状态,只要你们成功返回地面,我敢说,你们会对自己的突破和提升感到惊讶的。”

    “我们可以吗?”叶倩如心里的底气没那么足。

    “相信我,你们能够做得更好,在你们的体内,有着你们自己也估量不了的巨大潜能。”林东肯定道:“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利用环境压迫它,让它迸发出来。”

    “是。”尽管累得手足发软,但是精神却异常的兴奋,千郡和叶倩如感觉力量一下子又回来了。

    “保持这种状态,现在只是开始!”林东拿出地图看了一会儿,皱了皱眉头:“这张地图跟实际地形有点对不上,本来这里有一条路的。行动吧,我们爬上这个悬崖,再绕过这道山梁,然后找到那条路!”如果只是林东一个人,他直接就可以跳进瀑布里,顺流而下,这样省事,不过带了三人,他得多走一点路。当然这样也不是坏事,最少地图的某些盲点,就可以一览无遗了。

    林东手足并用,爬上悬崖,千郡紧跟其后,一只隐藏在黑暗中的巨晰看见猎物送到嘴边。

    不由急切地探头出来。

    张开大嘴。

    贪婪地噬向后面这个闻起来味道好极了的人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