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神秘的碑文图案
    在死亡威胁状态下的人,潜能是无限的。

    而且,身为精英王牌的佣兵们,本身也具备相当的实力,无论体能还是速度,都非一般人可比,他们硬是用两条腿跑赢了钳虫的八条腿。钳虫追了几公里,与佣兵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尽管仍有气味可循,可是它放弃了这种无意义的追赶。

    带点沮丧的它,在返程时遇上了林东和云悠悠一行。

    它一看激动坏了。

    刚才那群狡猾的生物追不上,现在晚餐还有着落,而且通过气息感应,这几个生物要比刚才那群‘弱’多了。

    在钳虫的生命感应之中,屏闭气息的林东比普通人类还不如,是最‘弱小’的一个,同样懂得气息内收的云悠悠也差不多,唯一让钳虫感到稍微有点威胁的是千郡和叶倩如。因为她们的身上,那种极其强大的基因,正悄悄地散发着无形的威胁,让带有妖虫基因的钳虫,本能地感到畏惧……这还是带有妖虫基因的它,才能感应到,要换成是巨蜥之类的变异生物,根本没有这种敏锐的感应力,还傻傻地以为千郡和叶倩如是普通人呢!

    等千郡她们身体的基因融合度高了,进化达至完美之境,那个时候,各种生物才会对她们产生不同的感应。

    钳虫本能是选择攻击林东。

    因为,他看起来是整支队伍中最弱的一个。

    “滚开!”林东不想杀死这个钳虫,他还想它一直留在这里做地宫入口的守护兽呢!当然教训得有,否则它都不知道天高地厚。

    等钳虫扑上来,林东爆发气力,伸出双臂一把逮住它。再高举过顶。

    往前一扔。

    再在半空中来个垫步侧踢,将这不开眼的钳虫踹出七八米之外。狼狈不堪的钳虫现在明白了,这家伙不是弱者,而是一个装逼犯,他能爆发超强力量。只是伪装得很好。于是。它马上就学聪明了,再也不选择林东作为攻击对象,而是将攻击目标瞄准云悠悠。

    云悠悠也狠狠赏它一脚。将它踹了个跟斗。

    钳虫爬起来,摇头晃脑的发出吱吱响。

    林东和云悠悠两个貌似弱小的骗子都不是对手,另外两个身体散发无形威肋的生命貌似也不好惹……钳虫很委屈地选择退让了,它哼哼唧唧的往回走,准备回溶洞吃那个炸个粉碎的家伙做宵夜。碎是碎了点,而且还有一股怪味,但总比什么都没得吃要好。它走出百米外,又回头看看林东这一行人,它还有点不甘心,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是不是要回去再攻击一次试试呢?

    “滚!”林东释放出气息。一圈无形的冲击波极速扩散,钳虫马上敏锐地感觉到了,吓得它赶紧逃跑。

    “我怎么觉得它有点像孝子?”叶倩如暗暗好笑。

    “本来就是幼虫!”林东不忍心告诉她们,这种钳虫的成虫,最少也有七八米那么巨大。要是达到妖虫级别的话,比如封印在神秘琥珀里的那只,本体放出来说不定扩展至几十米也是有可能的。

    “这种丑陋的虫子貌似笨拙,其实非常聪明!”云悠悠通过观察,发现这种钳虫比巨蜥什么的要聪明多了。

    “是的,你们遇上了成虫,最好就是跑,别正面相抗,包括悠悠你也是一样。”林东觉得很正常,这种钳虫是妖虫的后代,这意味着什么?如果有足够的条件,它以后是会进化成妖怪的,换成那种巨蜥,再多的时间,再好的条件,也不可能达成,因为这种先天的基因劣势自它们生下来的那一天就注定了。

    “嗯!”云悠悠知道林东的言下之意,就是让自己更多地照顾千郡和叶倩如两个。

    他说得这么婉转,就是不想伤千郡她们的自尊心。

    四人继续前进。

    地宫入口,很快展现眼前。

    自通道里面走出来,有个很高看不见底的断崖,如果很安静,可以听见下面有细细的流水声。

    断崖上的石桥也被古人摧毁了,不过,洋鬼子发现这个后,又用铁索和木板等物重新架构了一道桥梁,约三米多宽,长近五十米。林东四人走在上面没啥反应,不过刚才伯德他们大部队通过时,桥身有不小的晃动,如果钳虫继续追赶,那说不定会在这里造成减员。

    过了桥,再穿过两百米左右的洞府,前面豁然开朗,一片坦途出现在林东的面前……高高的石穹足有三百米高,也不知是什么岩石构成,在光芒的照映下,呈现出一种暗红色的光泽。

    地面铺就青石,几乎每块青石同等大小。

    也不知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这里每一块青石都给打磨得光滑无比。

    林东和云悠悠她们躲在洞府里,伯德率带的那群佣兵们则正举着火把在这里啧啧赞叹。这种工程,而且还放进地底深处,要是拿到外面,可以跟任何一个世间奇迹相提并论。青石中间,有一条特别铺就的‘路’,排列在那上面的每块青石,都经过特别挑选,整整齐齐地铺向那个巨大得让人感到渺小的地宫门口。在路的两旁还有无数的石碑,或龟驮或兽负,每块石碑高不下五米,上面密密麻麻地铭刻着一种谁也不认识的文字。

    看起来,有点象方块汉字。

    可惜每个字都只是象,却没有一个是。

    佣兵们拿出各种仪器拍摄石碑上面的奇特文字,兴致勃勃。

    “别费劲了!”伯德摆摆手:“我们上帝之眼早就着手这方面的研究了,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语言学家认得它。而且,一些权威专家认为这些文字更象是一种恶作剧,因为它们之间没有一个是完全相同的。”

    “咦?还真是这样!”狮鹫和绅士他们凑上来仔细一看,发现还真没有一个文字是相同的。

    如果真是语言文字记载,那么应该不会这样才对啊!

    哪有什么文字是完全不需要重复的。

    这样记下来岂不是能把人累死?

    林东没有天耳通。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否则,他没准得活生生地笑死。

    用凡人的智慧,去思考更高世界的文明知识是非常可笑的,就象猩猩再聪明也不会吟诗作对那样……这些石碑上的文字也不是这样去看的。它们这样的排列和这样的形式。会产生一种特殊能量。供给隐藏其中的文字,让这种隐蔽的传承永久不变地记录下去。在表面,用肉眼看的确是这样无序的存在。可是换一种方式来看,比如林东用天目来看,会发现石碑上面有着一个个闪闪发光的‘图案符文’悬挂其中。

    什么图案符号对应古墓里面的什么门,什么通道以及什么位置,用天目看上去就一目了然。如果把这个拍摄下来。慢慢研究,就跟猩猩很难弄明白诗人在纸上写‘床前明月光’这些墨汁为什么会得到人们拍手称赞一样。

    它们看见的是墨汁。

    是纸。

    看不见字,看不见字后面的意义和内涵。

    所以这种疑惑就跟那些弄不清碑文然后断言是恶作剧的权威砖家一样。砖家们用自己惯用的思维,和狭隘的知识来否定一切超越自己的存在,就会造成这种笑柄!

    伯德他们没有石碑停留太久。

    继续前进。

    两支队伍先后进入了那个足有四五十米高的地宫门口。

    林东和三女来到石碑前,千郡也想用手机拍下来,让林东阻止了。拍下来也没有用,因为文字背后隐藏的能量图阵和符文是不可能拍下来的。

    “这些图案挺复杂的!”云悠悠能看见上面隐藏的图案符文,但弄不懂是啥意思。

    “上面有图案?”千郡完全傻了,她只看见密密麻麻的字。

    “啊,这图案是要用看三维立体图的方法那种看的?”叶倩如差点没有把美丽的大眼睛瞄成了一对斗鸡眼。

    云悠悠无法跟她们解释这个。

    林东乐得不行。

    最后实在看不过去了。他伸手轻轻按住千郡和叶倩如的头顶百会上,灵气柔和地透入,直至松果体的天目位置,借用自己的力量,临时激发一点点天目能力。这个方法就等于林东借用自己的‘眼睛’给她们俩看,不过,即使是这样,因为千郡和叶倩如的天目层次太低,又从来没有打开过,她们也只能看到最低级的东西。

    两女感觉眼睛一下子黑了下去,失明了那般。

    然后有无数的光芒在眼前闪烁个不停。

    啥也看不清楚。

    紧接着。

    一股强光扑面而来,就跟久居黑暗忽然被阳光照脸那样,刺眼,有种眼睛让强光迫得睁不开的感觉……再接下来是光度渐渐的调整,就像镜头对焦那样。

    眼前出现了景物,由模糊,渐渐的调到清晰的位置。

    千郡和叶倩如一下子看见了东西。

    她们看见,林东浑身有一种银色光芒在闪动,旁边的云悠悠身上散发的光芒相对要弱些,但也非常明亮。而她们自己的身上似乎也有种极淡极淡的光芒,微微扩散体外。此时,再看石碑,发现肉眼看见的文字渐隐,上面有闪亮得出奇的图案悬挂其上,特别的玄妙。云悠悠伸手过去轻点,以真气触碰其中一个图案,图案上面立即产生了一种类似水波那样的涟漪,将她的手柔柔地弹开,保护图案符文不变动。

    “好美,好神奇!”千郡和叶倩如激动无比,贪婪地看着这些图案,一刻也舍不得休息,直至林东松手为止。

    林东一松手。

    她们的视觉立即由刚才的神奇状态,瞬间回归到肉眼状态。

    再看石碑,上面的图案符文已经消失无踪,依旧只是铭刻的奇怪文字,在上面密密麻麻地排列着……

    “这些图案到底代表什么意思?”云悠悠也禁不酌奇之心,看向林东,她知道,他肯定看懂了这些神秘的碑文图案。(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