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恐怖的钳虫
    “真好吃!”风间枝子舔了舔性感的嘴唇,又用手异常满意地拍了拍小肚子,周围的男人一看,立即吓得移开视线,不愿再看这个可怕的女人。如果换成是平时,一些荷尔蒙过高的家伙肯定会被她的风|骚勾引得心痒痒的,可是现在,他们只感到阵阵恶心和恐惧!

    “出发!”伯德对于风间枝子的表现却很满意,要不是金雀花王朝的人就在这里,他都想拉拢一下这个女人。

    这样的后辈才真正有前途。

    如果连水蛭也害怕,那还当什么佣兵,赶紧回家奶孩子!

    后面,林东和云悠悠她们也遇上了巨蜥群,这些巨蜥看见林东没带火,还以为他是腹中美食,都兴奋地向这边游过来,准备分一杯羹。

    其中有条体型最巨大的,体长超过八米的巨蜥首领,悄悄的迫近。

    两三米左右的距离,它猛地自水中扑起。

    突袭向林东。

    “找死!”虽然没穿守护之铠,但佩戴上蛮牛护腕的林东也不是区区一条巨蜥可以招惹的。林东拳如闪电般轰出,直接将巨蜥的头颅打爆,骨头碎肉污血什么的,激溅开一大片区域。巨蜥凌空的身躯打横飞了出去,失去半边脑袋的它,不等落下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另一边的云悠悠也出手了,她随手搬起一块数百斤的石头,砸在面前的一条巨蜥头上,轻易就将对方结果。

    叶倩如的嘴巴张大得能塞进两只拳头。

    她知道这个云悠悠不是简单人物,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个不声不响的小姑娘竟然强大到这等地步。那块石头如果在杀红了眼,或者危急之下。不自觉迸发出身体潜能的情况下,叶倩如估计自己也能搬起来。可是绝对举不过头顶,更做不到云悠悠这般轻松写意……女人哪有搬块数百斤的石头砸向敌人这样作战的,这个就算是大力士也不能拿来作为常用的招数?

    千郡早就见识过云悠悠的强大实力,对此丝毫不觉惊讶,神色很淡定。

    林东和云悠悠两个,本来就不能用普通人类的标准来衡量的!

    暗河里的巨蜥其实欺善怕恶。

    一看林东超强。

    立即潜入水中四散逃命,整过偷袭过程还没有五秒,战斗就结束了。河边的浅水区,只剩下两具巨蜥尸体在那里漂浮着。血污不断弥漫开去。

    “走!”林东也不多管这些巨蜥,反正这些家伙只不过是暗河怪物的开胃菜罢了,真正恐怖的,还在后头。

    等林东和云悠悠一行走远,那些潜水逃散的巨蜥又聚回来。

    甭管是同伴的尸体。

    照样撕咬啃食。

    而且还有几只巨大的雌性开始争夺新任首领之位。

    伯德不知道林东正跟在自己的后面,还小心谨慎地指挥着队伍前进。

    没有三百米,一条超过十五米比水桶还粗的大蟒蛇在河面上浮起,许多佣兵都将子弹上膛,紧张地看着这条巨蟒。伯德又是一顿臭骂。继续用火把策略,那条蟒蛇一看无法得手,立即下沉。它消失后,左右还有几条差不多大小的巨蟒相继离开。两队精英佣兵看见了一阵后怕。要是硬干,少不得死几个人在这里。

    地底暗河走出了四五公里后,开始变得弯弯曲曲起来。林东带着三女也趁机追近些。

    在最近的时间,只隔一个拐弯角。

    直线距离估计没有百米。

    “啊!”一声惨叫。在绅士率领的金雀花王朝这边队伍中传出来。

    紧接着,惨叫的佣兵仿佛被什么拖曳。身体迅速向岩壁的一个黑黝洞穴飞去,几个同伴伸手拉扯,可是根本没用。那股拖曳的巨力将几个人同时拉倒地上,继续向洞穴拖去。带队的狮鹫,拔出狗|腿|刀,往那佣兵的身后狠命地一砍。

    有条比牛筋还要坚韧数十倍的触手,在这一刀之下,微微收缩了一下。

    可是洞穴里的怪物舍不得已经到口的美味。

    仍然不管不顾地拖曳。

    那个佣兵的几个同伴一看自己也要遭殃,吓得赶紧撒手。只有狮鹫仍然不管不顾地拔刀狂砍那条伸出来吸住佣兵身体的触手,绅士来不及使用武器,赶紧用手中的火把来帮助。火把将触手烧得滋滋作响,可是那条让狮鹫砍了几十刀的触手却毫不畏缩,继续拖曳着那个倒霉佣兵。伯德自远处飞身而来,他没有伸手援助那个佣兵,而是一脚踢飞了狮鹫。

    狮鹫摔出三米外,表情大愕。

    “住手,他已经没救了!”伯德不仅踢飞狮鹫,还将周围的几个佣兵统统击飞数米外。

    又一条黑影极速自洞穴内伸出来,直直地射向狮鹫。

    狮鹫狂吼一声,举刀相迎。

    伯德一个飞身侧踢,将他轰飞三米外。

    半空中,狮鹫的刀被那条黑影击中,叮一声弹飞,不等落地,已经让黑影卷住,连同那个被吸住的倒霉佣兵一起,迅速拖入洞穴之内。

    狮鹫自地上爬起来,满头冷汗。刚才如果不是伯德相救,估计他也会中招。

    一旦被卷中,那就麻烦了。

    他可没有信心在这种变|态的触手中逃脱生天……

    “这怪物简直比《极度深寒》里的大怪物还要可怕!”千郡表面说是不管哥哥邢千刃的死活,但刚才佣兵队伍一出事,她还是紧张地看探头出去看。中招的不是邢千刃,也不是那个水蛭女风间枝子,而是一个陌生的佣兵,她也不认识这个人。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佣兵也具备相当不错的实力,否则,不可能受邀进入地宫探险。只是在暗河怪物的面前。他的实力根本没有发挥的机会。

    “这种怪物还好,在路过它的洞穴时。小心一点,它就偷袭不到了。”林东不觉得这种怪物有啥可怕的。

    “那边似乎有条石桥?”云悠悠她的眼力极佳。堪比开启天目夜视功能的林东。

    “按照地图看,有点接近地宫了,不过,这不过是个假墓。真正的地宫,还远着呢!”等伯德他们去远,林东走到崩塌的石桥边缘仔细观察一番,发现这道石桥不像是近代崩塌的,痕迹看似是有段历史了。也许,是千郡祖先进入。或者更早的时间弄崩的!

    为什么要弄崩这道石桥的原因暂时不得而知,可是,拥有弄塌这道桥的能力。

    那也不简单!

    因为这是一道宽度超过六米的大桥。

    最高处近二十米,长度超过百米,自这边暗河的悬崖半腰,一直通到暗河另一边的平台上。至于石桥构建在什么时候,林东也无法准确估计,只知道是很久很久的以前。

    伯德带队离开暗河浅水区域,通过崩塌的石桥。上了对面那边的平台。

    许多佣兵心里松了一口气。

    终于离开那条该死的危机四伏的暗河了。

    平台后,是一条根据天然溶洞开拓而成的大型通道,弯弯曲曲,但宽敞处有十几米。最狭窄也有五六米,这里面相对干燥,似乎没有生物活动的迹象。沿着通道向前走。伯德的速度不减反增,似乎想急于离开这里。林东都有点奇怪了。这老头不在这里休息下,怎么加速赶路?难道他想拖下金雀花王朝的人。自己带亲军提前进入地底宫殿?

    “快、快点!再快点!”伯德不仅自己加快速度,还不时命令让手下尽量赶路。

    前面又到了一个溶洞空间。

    这里面最少有标准篮球场那么大,上面石钟乳密密麻麻,在火光的照映下,别有一种平时难得一见的美丽。

    在角落里,有团黑乎乎的东西似乎在蠕动。

    动作非常的笨拙。

    有个眼尖的佣兵发现了,指给狮鹫看:“领队,你看那是什么?”

    伯德一看之下,脸色大变:“快走,所有人用上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千万别招惹那个东西!”

    他反应很快,但喊得仍然太迟了。

    在溶洞角落地沉眠的怪物已经苏醒过来,身体发出吱吱的古怪声响,向这边爬过来。等它自坑窝里爬出,人们才看见它身体的全貌。其模样有点象蝎子,但它的尾巴较短,而且没有毒刺倒钩,还有点象鞘羽目锹甲科的大兜虫,可是它没有翅膀。

    无论身体还是头部,这家伙的模样都极其丑陋。

    任何角度看起来都狰狞可怖。

    体长超过三米的它爬动速度飞快,转眼间已经冲到佣兵们的面前。在两个巨大的复眼下,还有几个细小的圆形的小复眼,再在下面,还有两个巨大的腭形牙钳,上面长满了锯齿。

    “火!”狮鹫赶紧命令手下集瑞把来对抗,无论昆虫还是野兽,一般都怕火,这个是常理。

    “吱吱吱……”这个怪虫却出乎佣兵们的意外之外。

    火把烧在它身上完全等闲。

    彻底无视地冲进惊慌的佣兵群中,利角和尖刺,瞬间就扎穿了一名躲闪不及的佣兵的身体。那个佣兵带点错愕地看着穿胸而过的尖刺,要知道,他身体已经穿了一件防弹衣的,这怎么可能会穿个透心凉?剧痛之中,他猛地拔出腰间的手雷,向同伴扬了扬。

    狮鹫和绅士赶紧带人散开,躲避接下来的大爆炸。

    轰隆!

    一声巨响!

    佣兵的尸体在几颗手雷强烈的爆炸中,被炸了好几截肉血模糊的碎块。

    吱吱吱,让人毛骨悚然的是,那个怪虫在如此近距离的爆炸下,仍然没有严重受创,除了有只复眼上镶嵌了几块手雷的碎片,还有一支尖刺折断之外,其余地方竟然无损。被爆炸冲击波激怒的它,摇头晃脑的,继续向佣兵群冲锋过来。

    “畜生!”狮鹫愤怒了,他抢过手下的霰弹枪,轰轰轰地对着怪虫连放几枪。

    “哒哒哒哒哒!”不仅是他,其余的佣兵,也相继开枪,希望可以射击这个怪物,为同伴报仇。

    可惜。

    他们的愿望注定落空。

    子弹打在这个怪虫的身上,叮当作响,甲壳除了多了一些凹痕,竟然没有一发子弹穿入怪虫的身体内。就连威力巨大的霰弹枪,也只在轰中复眼时,才能取得一点效果,如果击在头部其它地方,这只怪物除了步步后退暂躲之外,完全没有一点倒地毙命的意思。相反,这种攻击,彻底地激怒了它,它发出更加强烈的吱吱叫声,不住地迫近佣兵群,又不断地被子弹迫退,反复地拉锯着。

    “这就是钳虫!我早就说过了,对付这种虫子,最好的办法是远离它,而不是正面相抗!”伯德也抄过一支双筒的霰弹枪,连放两枪,迫退怪虫,大声吼道:“马上离开这里!我们还算幸运,只是遇上一只钳虫,而且它还是一只小的,如果遇上一只六米以上的巨型钳虫,你们如果还妄想跟它们对抗,就是死路一条。走,马上离开,它的速度不算快,我们尽量用双腿跑赢它!”

    说完,他第一时间飞身,向地宫入口的方向飞奔而去。

    佣兵们如梦方醒,一个个撒腿就跑。

    林东皱了皱眉,他发现这钳虫长得跟自己之前遇见的那只封印在琥珀里的妖虫是一模一样的,只是那个是妖虫,这货还只是稍点带点妖虫基因的普通虫子……难道是那个妖虫的后代?又或者,在地宫里,还有活的妖虫,在继续繁殖后代?

    “恐怖!”千郡和叶倩如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林东会说她们的身手进入暗河会很危险。

    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这只恐怖的钳虫就不说了,肯定打不过。

    那个触手怪物遇上了也够呛。

    要是逮住必死无疑。

    巨蜥单挑还行,如果几百条涌上来,没有火的话小命堪忧……

    钳虫的爬行速度的确不算很快。

    但也不算慢。

    而且持久。

    这只丑陋的钳虫还特别记仇,可能是被激怒了,一直就在后面穷追不舍,可把那群逃命的佣兵累成狗了。现在没有哪个佣兵愿意留在后面,成为它的盘中餐。在这场竞跑之中,人人都抱着一个念头,我也许不是队伍中跑得最快的那个,但是没有关系,只要我跑得比同伴快就行了!

    这场追逐战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不过,林东乐意看见这样的混乱局面。

    局面越混乱。

    那么他越容易混水摸鱼!(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