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谁都不容易!
    天鹅湖大酒店。

    武林大会的下榻酒店并不在鱼米之乡,鱼丰尽管无任欢迎,表示可以免费接待,但鱼米之乡毕竟太小了,招待不下那么多人。当然档次也是考虑范围,鱼米之乡是一间休闲农家乐,就算住得再舒适,也不适合筹办武林大会这等盛事。

    于是,来各自省的武林人氏,就安排在青龙峡里最大最高档的天鹅湖酒店。

    三楼大厅里。

    正在安排午餐酒席的鲁国强和陈长风一听林东来了,赶紧迎出门去。

    李青松得知后也脸露喜色,附过沈长鸣耳边,跟他说:“这下好了,那个小家伙来了,有他在,这个大会也能开下去了!”沈长鸣一听即以手加额,一连几天,他让洋鬼子折腾得够呛,整个人吃不好睡不好,现在心中这块大石头,总算能够轻松落地了。

    云悠悠正在悠悠小屋里参悟迎风三式的第一式‘风拂柳’,心神全专注在这上面,根本不管外面的世事。

    再说,就算没有练功,她也不会参加这种几乎全是武夫的武林大会。千郡倒是来了。

    她是鱼彤彤特地请来镇场子的救兵。

    不仅她,还有小方和那个板寸头杨景新,也让鱼彤彤请了过来。小方和杨景新没有拒绝的可能,现在鱼彤彤可是曲院长他们心中的宝贝疙瘩,别说要请他们来做保镖看场,就是要他们上战场冲锋陷阵,曲院长等老头子也不会拒绝她。现在,除了小方和杨景新两个。曲院长还不知自哪里请来了一队女特种兵,明里暗里,保护着这个天天到处乱跑的鱼彤彤,深怕她会出事。

    千郡看见林东和程明歌进来,并没有立即上前招呼。而是悄悄地挥挥手。

    程明歌微笑回她一下。

    林东却让李青松和沈长鸣两个惊喜的老头子左右围了上来。

    “小林来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李青松从没有过那么热情,亲自给林东介绍,这是某某某掌门,那是某某某大师。

    “你好!”被介绍的掌门或者大师。看见林东是年轻人,跟他们的徒孙差不多,都只是礼貌的抱抱拳,随便应付一下。要不是李青松说林东是灵茶和兽血酒的供应者,那么他们还不会起身客套呢;成平时。心情特好时,这些掌门和大师因为兽血酒和灵茶,少不得要跟林东畅谈一番的。可是现在,几天来让洋鬼子砸着场子,满满一肚子火气,却不能发泄出来,茶和酒喝到嘴里也不是滋味。如果不是给面子李青松和沈长鸣,他们早走了。哪里还会留在这里受这等窝囊气!几位掌门跟林东客套完,回自己的座位坐下,将林东交给身边的弟子来招呼。

    他们的弟子一般都四十多岁了。这些人跟鲁国强他们平辈,一看林东年轻,也客气地聊几句,就让第三代弟子过来陪林东。

    第三代都是徒孙辈,大点的二三十岁,小的十几岁。其中最得力最有前途的还陪在师父或师公的身边,自成一个小圈子。所以,能够过来陪林东入席的。一般是入门不太久的小师弟,或者那种身手较渣口才却不错在师门一般负责做生意或者接待的末流弟子……

    也有几个女弟子,看见林东长得特别帅气,一个个仗着自己是大师姐的身份,主动又热情地上来招呼林东和程明歌两个。

    除了合照,还不住地给他挟菜。

    全当他是孝子了。

    还有两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大师姐,她们已经事业有成,分别当上了老板和老板娘。

    名片更是直接塞进林东怀里,口中姐姐长姐姐短的。

    要林东有事就找她们。

    至于另一边小小个子的程明歌,她们还以为她是一个大萝莉,问她今年上初中了没有,把程明歌汗个半死!

    反正,席间所有人都当林东是个刚入门不久的小师弟,谁也不知道这小子才是真正的大牛。鲁国强和陈长风他们看了相视苦笑,心想你们这些笨蛋是有眼不识泰山啊!不过他们也不去纠正这个,林东不说破,他们自然静观其变。于是,他们也跟身边各种有意交好的同辈份的各门派精英畅谈起来,只是眼神时不时向林东那边瞅一下,暗暗留意林东的举动。

    林东啥举动也没有,拉开架势大吃特吃。

    “小师弟,吃慢点吃慢点,别急别急,东西多得是,保准你吃个饱!”那几个‘师姐’还以为林东长途跋涉的来饿坏了。

    “年轻真好!”一位三十多岁专门为师门跑生意业务的啤酒肚弟子看见林东的吃相,摇头叹息。

    “阿华你今年才多大?我比你大上两年多又高出一辈,尚不敢在这里称老,你三十挂零,在小师弟小师妹这里卖什么老!也亏是这一桌,要是到了另一桌,你得站起来给大家倒酒,哪能像个老爷似的坐着不动享受我们几个的伺候!”一位自称金花姐的大师姐笑骂这个啤酒肚。

    “金花姐我错了,我错了,你高抬贵手饶了我!”那个叫阿华的啤酒肚赶紧站起来自罚一杯。

    “砰!”

    李青松那边的主席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众人一惊,抬眼望去。

    发现是脾气最火爆有着‘霹雳火’之称的武林名宿雷六斤在拍桌子。

    这老头子刚刚跟另一位名宿石清平说起洋鬼子的事,一时激动,忍不住就拍了桌子:“这里的茶酒很好,但是我喝不下去了!忍忍忍,我们要忍到什么时候?人家都上门打脸了,耳光抽得啪啪响,我们还要装死狗,这是什么道理嘛!”

    另几位掌门虽然心里也窝火,但觉得拍桌子解决不了问题,都开口劝道:“六斤。得了,你在这里拍桌子有什么用,吓着小辈了,你这样暴脾气一上来,大家都吃不好!”

    坐在雷六斤旁边的石清平也好言劝他:“阿火。先吃饭,等大家吃好了,再商量怎么解决,别影响大家啊!”

    “我吃不下!”雷六斤负气地哼了声,不过总算还听老友的劝告,重新坐下来。

    “这事。我对不起大家,本想开开心心的办个大会,大家聚一起热闹热闹,没想到还有这事……在这里,我跟大家说声抱歉!”李青松站起来。向大家表示歉意,又自罚了一杯。石清平他们受邀而来的老头子赶紧摆手,表示不是他的错,洋鬼子闹事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之前也没有任何的准备。而且,武林大会一开始还挺顺利的,有灵茶和兽血酒,这会开得很成功。要不是洋鬼子冒出来恶心大家,那么这届武林大会将是十多年来筹办得最成功的一届。

    “要不我们还是应下他们的挑战,跟他们来个擂台比武。看谁高谁低!”雷六斤这些天一直想动手。

    “这事不好办……”他的老友石清平却不支持。

    本来,第一天被挑衅,许多老头子都嚷嚷要动手,干翻洋鬼子的。

    不过小方给了他们一份情报,他们看过后,除了雷六斤和另一个脾气火爆的老头子。大家都闭口不提了。根据那份情报,过来挑衅的洋鬼子中有国外许多著名流派的高手。从空手道跆拳道泰拳南美柔术东南亚棍术等等流派的高手应有尽有,甚至。还有擅长军队格斗技的超级佣兵。如果前者还是武师,那么后者就是一批嗜血又强悍的杀人机器。

    武术因为战乱、抽风年代的荒废以及国情不支持而凋零,想重返清末民国时的巅峰几乎不可能了。

    对手却因为科技力量的支持,一再地打破人体极限。

    肾上腺素,各种刺激身体的能量药剂,还有基因变异等等手段,现在洋鬼子在身体素质方面,的确远远抛离大兔朝练武的武人。所谓一力降十会,对方的身体素质远远超出,就算技巧差点,那也可以依靠强蛮的身体压倒武术。

    武术还有一个最大的不足,就是几乎所有的练武之人都是业余的爱好。

    没有任何人当成是主职。

    就算和尚道士,人家的主业也是念经修行,练武只是强身健体的业余爱好罢了……至于普通人练武就更不用说,能够早练晚练就不错了,白天不学习不工作那吃啥?在大兔朝,练武首要涉及的问题竟然是吃饭问题,各个门派都得有专门做生意的弟子才能维系存在,否则这一门就得消失……国外,只要有人愿意做这个,那么各种拨款各种捐献支持,吃喝问题根本不用担心。

    兔朝的军队也有杀人的格斗技,但绝对控制,不让外流。

    这样一来。

    大兔天朝这边的武术越来越没落,最后沦为舞术。而国外却遍地开花,不管好的坏的,统统学到手再说,这就变成了洋鬼子学会了功夫,反过来暴打兔子的奇葩事件频频发生!

    李青松他们召开武林大会,洋鬼子为什么敢来挑衅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就是来试探的。

    他们要是打赢了武术,那武术的招牌就砸了,他们要是打不过,就立即拜师,将这门武技学了,等练好再反过来暴打兔子……这,就是洋鬼子的务实思想!我打得过你,你就给我跪下,打不过就立即改口,拍马屁称你做师父,竖起大拇指表示一级棒,然后盗艺。

    国人要是让洋鬼子的马屁一拍,浑身就飘飘然,恨不能倾囊相授,完全没有半点保密意识!

    “无论打得过打不过,我也要上擂台,我咽不下这口气!我就是死,也要死在擂台上!练了这么多年,现在让人这么打脸……不打,我没脸回去,我给历代祖师上香时怎么说?我跟他们说,我就是个活乌龟,你们的徒孙就是个孬种,让人欺负了也不懂反抗,是不是要这样说?”雷六斤一时气愤,这些话不经大脑就冲口而出,他说了之后也感到后悔,可是已入众人耳,想收也收不回来了,只好硬扛,继续往下撑。

    “那打吧!”李青松看大家的面子都被雷六斤的话挂着下不了台,轻轻叹息一声。反正忍了那么多天,当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洋鬼子是很强,但这仗不能没打就先认输,武人还是得讲点血性的。如果再不打,这武林大会也开不下去了。李青松偷偷往林东那边看一眼,他看见林东向这边微微点头,似乎有意出手,心中顿时狂喜,立时有了大干一场的激动。哎,有这小家伙支持,那又不同,这下有希望了!

    “唉!”石清平摇摇头,他不想打,感觉这一打可能雷六斤这位老友就真会死在擂台上,但是他却无法阻止雷六斤上擂台。

    “好哇!”

    “打、打、打!”

    “干翻那群洋鬼子!”一看师父师公决定要打,憋了好几天的徒子徒孙立时欢呼起来,扬拳大声地咆哮着。

    场面非常的热烈,士气高涨如沸!

    林东冷眼旁观。

    发现在激动的人群之中,也有些人表面喊得特别大声,手上却在偷偷的发信息。

    这也不奇怪,历朝历代都有这样的人,如果没有,那才叫奇怪呢!

    千郡悄悄的过来林东这边。

    敏锐的她也有所发现,林东摆摆手,现在还不到时候,先让这些人把信息发出去,等到打完了再慢慢清理也不迟。此时,在天鹅湖酒店停车场啃着盒饭的浓眉哥,刚想倒点水喝,忽然一个手下过来,附在耳边说了两句,顿时整张脸苦过苦瓜:“又要我收拾残局?这黑锅老子坚决不背了!凭什么又是我?我才不管上面怎么想,这种局面我怎么个维稳法?我没这能力!再说,还有个臭小子整天不安生,他去到哪,那里就会搞得一团糟,我受够了!老子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特玛的却要干比牛累的活,这狗屁队长老子不干了,谁爱干谁干,反正我是不干了!”

    他一听这消息,就恼火地把手中的盒饭砸在地上!

    等他发泄完,那个手下递他一支烟,又异常珍惜地捡起地上散落大半的盒饭,慢慢地往嘴里扒:“头,你吃饱了就歇一会儿,我这还没吃呢!”

    浓眉哥一看手下这德性,沉默了,那浓眉皱得更深,拧成个苦大仇深的‘川’字。

    鱼丰胖子忽然出来了。

    提着几听冰镇啤酒,一屁股坐到浓眉哥身边,啪地打开一听,一看浓眉哥不接,他自己仰脖子干掉大半:“生活就是这样,谁都不容易!”

    “你以为你是哲学家啊?”浓眉哥很不爽地瞪他一眼。

    “我当然不是,但奇怪的是,自从赚几个钱以后,无论我说什么,外人都觉得我的话很有道理!”鱼丰胖子大笑不止。

    他拿罐啤酒,抛给另一个警员。

    然后,又一次拿起啤酒,递向浓眉哥,这下,浓眉哥也不跟他客气了,拿过打开,直接开喝。

    这冰凉的啤酒一落肚,满肚子的郁闷似乎消掉不少。

    打吧打吧!

    反正死的又不是我的人,你们爱打不打!就是不知这一次,那小子会不会大开杀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