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打脸的第一巴掌
    晚上。

    疏通经脉的确很疼。

    程明歌感觉整个人就像置身熔炉里,热得不行,一股股电流在经脉里到处流传,所有淤塞不通的地方都会刺疼难忍,而且这些淤塞的地方特别多,几乎所有穴道都是淤塞的。还好,一旦打通,又感觉特别舒畅。等完成了整个经脉疏通,尽管只有细丝大,但程明歌感觉自己躺在床上,好像得用被子压着自己,否则,都有一种快要飘起来了的错觉。她同时还留意到,林东在她的双手双脚各划了一个圆,动作非常的快,勉强能看出是画圆,她却不知道这个圆起什么作用。

    林东当然不会告诉她,其实她的任督二脉已经打通了。

    虽然没有能量,但经脉是通的。

    跟武侠小说不一样,打通了任督二脉不会立即成为高手高手高高手,人体要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走路特别的轻盈,脚步生风,容易飘起来。如果继续修炼下去,有能量了,就能通过一些机制和功能悬空,再结合某种秘法或者术诀,就可以飞行。

    修真世界里除了凡人之外,任何一位修炼者的经脉都是贯通的。不仅仅是任督二脉,还有十二经脉,奇经八脉和无数的脉络,统统要贯通。修炼越深,贯通得越是彻底,最后达至全身一脉之境。

    当然修炼到那种境界是非常漫长非常漫长的,非一日之功。

    程明歌打通了任督二脉,开始肯定不会飘起来。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她体内的星阵。会不断吸收天地灵气淬炼她的身体,以后经脉有强大的能量了,她一不小心就会飘到半空中,如果不懂方法,还无法落回地面。为了避免这种惊吓的情况出现。林东特意在她的双手和双脚加了一重锁。这样一来,她就不会飘了,只会觉得身体特别轻灵,走路特别快捷,即使跑个一千几百米也不会感到疲累。

    “好好休息吧!”林东在临走之前,给程明歌用银针扎了一点指血。大约挤走了两三滴,又拿了个小小的玉瓶装着,也不知他要拿来干啥用。

    “……”程明歌尽管明知不是做那个事,但仍然有点小失望。

    她一想那个事就觉得脸烫烫的。

    赶紧拉起被子,飞快地将自己蒙过头。深怕他看见了。又过了两天,林东在这晚过来给她拓宽经脉后,把原来那条让子弹打碎了共生水晶的守护之链还给她。程明歌接过一看,上面镶嵌的粉红水晶已经换过新的,而且似乎比之前的还要大,质地晶莹剔透,不禁大喜:“你把它修好了?”

    林东轻轻摸下她的头顶:“以后就戴着它,还有那个戒指。千万不要脱下来,谁问也不行!”

    程明歌听他又一次叮嘱自己,心里的被呵护感大生。甜丝丝的:“嗯!”

    林东又捏捏她的小脸:“以后我还会给你弄一个更好的东西,那样就可以确保安全了,不过现在还不行,过段时间看看吧……”

    “好!”程明歌现在跟白天威武霸气的班长大人完全不一样,此刻她简直就像一只乖巧的萌猫咪。

    等林东回去睡觉。

    她赶紧爬起来,拿镜子看看他捏过自己的地方。

    镜子自然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但是,她还是高兴地摸着脸颊那位置好半天。

    要知道。这还是他第一次表现出如此亲昵!要是这手捏在别的地方……对了,今天胸口的两个小笋包又长了多少呢?她掀起睡衣看看。发现粉嫩的楔蕾正努力地往外扩大,成绩进步得格外喜人!她看看门口,确定他不会再推门进来了,带点犹豫地拉下胖次,嗯,下面的楔园似乎增加了一点小草,发育正在加速,可惜总体还是比较稀少,距离一个成熟女人差远了!

    加油!

    只要继续进步,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标准线以上的女人!

    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能有c就满足了,像千郡和叶倩如那种*爆乳自己的小个子也扛不起来。上天,让我早一天达到c吧!

    程明歌每天晚上照例祈祷一下,然后美美哒地睡下。

    有盼头的日子过的就是有劲。

    第二天清早,她就蹦起来,先是跑下去运动一番,出一身汗,配合身体发育。然后再到市场买菜买早点,尤其是牛奶和木瓜这些补充所需的更是大采购。隔壁,在程明歌喊起床吃早餐时,叶倩如还打着呵欠,那完美得近乎妖孽的身材尽现无遗。

    “拜托,在我这种平胸妹面前就不要故意伸懒腰了好吗?”程明歌虽然是这样说,但她现在已经不自卑了。

    “哎,你的进步还是挺大的嘛!”叶倩如发现班长大人的胸口好像有点小凸起了。

    “现在才开始,以后会有更大进步的!”明歌妹子心情特好,她对于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没有一会儿,鱼彤彤也来了。

    她开着辆红色法拉利过来,一上楼,就能感到她的火气。

    今天送完蝎子食物准备下楼的小个子何金水一看她,赶紧先跑上楼躲一躲。这位千金大小姐惹不起啊,据说军方为了保护她,特意派了一个排的女特种兵过来,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保护,这种待遇别说何金水吓尿了,就连东山书记徐东海也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

    鱼彤彤一上楼,就把车钥匙砸在沙发上,火气大得差点没把林东的房子给烧着了。

    程明歌很奇怪地问:“谁惹你了?”

    “还不是那群洋鬼子!”鱼彤彤很不爽地拿起一个包子,狠狠地咬了口,仿佛这是敌人的肉,非要大口咬一口才能出气似的。

    “那群洋鬼子动手打人了?”程明歌有点想不通。自己怎么没有收到打人的消息?

    “不是,他们过来参加讨论会,开始还好,后来一看李老他们可欺,就直接撕下了脸皮。一群洋鬼子,再加上几个汉奸,拼命地抹黑武术!我们不让他们发言,他们倒好,自己带上麦克风和喇叭过来,直接在广场上跟我们唱对台戏!”鱼彤彤不爽的是李青松和沈长鸣他们一直息事宁人。明明有人上门捣乱,却不愿动手赶人,让洋鬼子们的嚣张气焰更盛。

    要按照她的性格,甭管三七二十一。

    你们是歪果仁,在我们大兔天朝里滋事。犯不犯法暂时不提,你这是上门打脸,先吃我一拳再说!

    换成咱们去外国打你们的脸,拿着大喇叭抹黑你们的传统,你们能有那么好脾气?虽然说有涵养不计较,但有涵养也不能跟洋鬼子说啊,洋鬼子的性格外向,做事就是蛮不讲理的横着来。跟他们讲涵养讲包容讲友好岂不是对牛弹琴?

    程明歌非常理解鱼彤彤的心情,事实上她知道了这件事,心里也很不爽。

    不过。她知道李青松和沈长鸣他们也有难处。

    本身兔朝就不支持武术。

    历朝历代,尤其是和平年代,都觉得侠以武犯禁……现在是和平年代,各种宣传都是舞术,现在办这种武林大会非常难,主要还是挂学术交流发扬传统的口号。得挂上一件河蟹的外衣才能办起来。如果一动手,估计下一界武林大会就别指望了。要是动手死了个人,后果就更加不堪设想。各种批评各种大棒趁机上来了,这个年头汉奸走狗网特什么的不要太多!

    所以,李青松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才忍下这口气的。

    如果动手能解决问题,他们早动手了,身为一群雄纠纠的武夫,气血方刚,他们咽下这口气的艰辛,肯定比鱼彤彤这个千金大小姐要难上十倍!

    鱼彤彤听了程明歌的劝说,心情平复了些,但仍有余怒未消:“那也不能看着他们这样捣乱下去啊!现在的武林大会,都快变成批斗大会了!武术让他们抹黑得够呛,各种数据各种信息各种批评,这样下去,我们还有什么脸办这个武林大会?你不知道,网上许多网友都称我们这个是娘们大会了!”

    “那些都是水军!”叶倩如让她别太相信网上的东西。

    “是有水军,但普通人肯定也是这样认为的!洋鬼子上门这样打脸,如果我们都不作出反击,这顶懦夫帽子估计这辈子也摘不掉了!当年那顶东亚病夫的帽子多少年才摘掉的?现在又顶个东亚懦夫的帽子,我们以后还活不活?”鱼彤彤虽然不是愤青,但她有份筹办的武林大会被人这样践踏,还是激起的万丈怒火。洋鬼子又怎么啦?洋鬼子还不是两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难不成他们有三头六臂?

    “洋鬼子来了很多人吗?”林东忽然关心起这个话题来。

    “近百人,还有上百个汉奸!”鱼彤彤说完一愕,难不成这木头要帮忙出头?

    “最近这些洋鬼子闹腾得太过了,我也很不爽,决定还他们几巴掌,这第一巴掌,就抽在这些捣乱分子的脸上好了!”林东决定出手了。

    “哎呀,东哥,你太好了!”鱼彤彤平时绝对不会叫林东做‘东哥’的,她比他大一年多,不叫他东弟就已经给他面子了。现在林东决定出手教训洋鬼子,她顿时喜出望外,满腔火气消个干干净净,代之而起的是狂喜。她赶紧凑上来,殷勤地给他倒水,又讨好地举起小粉拳,在林东肩膀上轻轻地捶着,就差没有开口问‘主人,人家伺候得你舒不舒服’这样的话。

    “……”叶倩如看得直翻白眼,这个马屁精,估计她今天来就是想林东替她出气的吧?

    “嘻!”程明歌却知道,其实林东早有教训洋鬼子的想法了,只差决定在哪天实施。

    当然,她也不戳穿。

    尽管让鱼菇凉她高兴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