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灿烂的笑容
    千郡口中这个黑肤杀手小方,竟然是那天跟曲院长一起来换活力丹的小方。

    他是现役军人。

    自然不可能是杀手了。

    现在,千郡感觉这其中必有误会,赶紧让双方罢斗:“误会,大家住手!”

    留着板寸头的‘杀手’也是认得千郡的:“千郡少校,你……海魔女叶倩如不是上帝之眼派来的杀手吗?”

    海魔女叶倩如没好气地哼了声:“拜托,我是金雀花王朝出来的人,跟上帝之眼扯不上任何关系!再说了,我早决定叛出金雀花王朝,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们不是杀手,怎么不吱声?招招还往死里来,幸好我反应快躲过了,否则不白死了?”

    “我们以为你是上帝之眼那边派来的杀手!”板寸头现在还不太相信叶倩如的身份,幸好有千郡在,不然这仗还得继续打。

    “千郡少校,我们在市里,被上帝之眼的杀手袭击,所以误会了。”黑肤的小方赶紧解释。

    “这样吗?我们也被金雀花王朝的杀手袭击。”千郡点头。

    “打了半天原来是误会!”叶倩如非常不爽。她浑身上下鲜血淋漓。

    身受重创。

    十几次在小方的军刺偷袭下险死还生。

    现在等千郡赶到,还以为可以复仇,没想到打的是一笔糊涂帐!

    板寸头他也在逃命,叶倩如却误会他是杀手一路追赶,后来叶倩如自小树林驾车冲出,想强行撞翻板寸头的车子进谷底。板寸头以为这是杀手的埋伏。等叶倩如自车里出来,马上就冲过来拼命。黑肤的小方赶到,识破了叶倩如是海魔女的身份,两人更是肯定她是杀手,所以出手招招致命。毫不留情。

    当然,叶倩如也一直误会对方两人是金雀花王朝派来的杀手,也狠下杀着,要不是右手受了枪伤,发挥不出最大战力,恐怕板寸头和小方已经有一个倒下了。

    “对不起。千郡少校,我们真不知道是这样,我们莽撞了,不好意思。”小方和板寸头赶紧道歉。

    “没事。”千郡也很尴尬,这笔糊涂帐没法清算。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哼!”叶倩如非常的不高兴。

    还好她给点面子千郡,没有继续开战。千郡赶紧去车子那边把程明歌和鱼彤彤两个接出来。程明歌没事,只是额头磕出了一点血丝,她刚才看见叶倩如咬牙苦战就想出去,但她转念一想,自己出去非但帮不了忙,还会成为她的累赘,只好咬着牙等待。盼望奇迹出现。

    看见千郡赶到,她现在心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千郡一来,双方也不开战了。

    再一听原来是误会。

    程明歌汗死。

    你怎么不早点来?这都快出人命了。要是再晚个五分钟,不,再晚三分钟,估计就是同归于尽的结局!

    鱼彤彤还没有苏醒过来,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程明歌担心得不行。千郡示意程明歌别急。她用手替鱼彤彤舒缓一下被风间枝子出手打乱的气血,再捧一捧清凉的山溪水。洒在鱼彤彤的脸上,这位大梦不觉晓的鱼菇凉才苏醒过来。

    她一睁开眼睛。带点迷糊地跟程明歌笑道:“我做了一个有杀手的梦\好玩的!”

    “……”程明歌快要无语了。

    千金大小姐你到底清醒了没有啊?

    就你这种警惕性,把你卖到非洲你还不知道啥回事呢!

    板寸头那边的车子,也下来了两个女的。看上去是一对母女,妈妈鲜血满脸,头发带点凌乱,模样看上去好不狼狈。她的女儿是个小萝莉,五六岁大,出来时,抬头往周围扫了一眼,就恐惧地把小脑袋藏在妈妈的怀里,小小的身子一直在颤抖,看上去害怕极了。这个也难怪,任何一个孝子,又是开枪追杀又是公路飞车的,不害怕才怪呢!

    不过,最害怕的人应该是鱼彤彤这位千金大小姐!

    当她意识到自己不是做梦时。

    就发出了一声尖叫。

    吓得身子发软,差点连车子都出不去了。

    小腿颤抖个不停,双手若非一直抓住程明歌来维持平衡,估计她都会摔倒在地上:“真有杀手?啊!太、太可怕了,这不会是拍电影吧?杀手不是电影里才有的吗?”

    “别慌,木头他和云悠悠正在赶来,他和云悠悠,还有千郡和叶倩如,我们会安全回去的!”程明歌只好极力安慰她。程明歌心里也害怕,但她现在的表现,在鱼彤彤的面前,她那仅仅一米五的身高,就像大山一般,安全感十足。她小小身躯散发出来的光辉,更让鱼彤彤有种仰视不及的错觉。

    别说鱼彤彤,就连叶倩如和千郡,甚至对面的小方和板寸头,都对她的镇定暗暗震惊。

    她真是一个普通人?

    就是许多久居上位养气极足的大领导,在遇到生命危机,也没有这份镇定啊!

    这种镇定绝对不是强装出来的,而是一种非常强大非常自信的意念能量,以这种冷静理智的方式迸发出来!

    “千郡少校,现在我们双方都有伤在身,战力大减。敌人即将赶到,我们一旦分开,不仅目标大,容易让敌人发现,还容易被敌人逐个击破。我建议我们双方将队伍合起来一起走,守望相助,彼此呼应,现在的局势是合则两利!你们的意见呢?”板寸头希望千郡同意双方合并起来,利用群体的力量度过难关。他和小方的力量,本来就不足应付敌人,现在两人还受了重伤,要是敌人追上来,根本不可能再保证目标人物的安全。

    “不,我不同意!”叶倩如也知道合起来要好。但她现在气还没消呢!

    她有自信。

    凭自己和千郡两人的力量,一定可以保护程明歌的安全。

    金雀花王朝的风间枝子和野牛布尔他们一击不成,现在也许不追了,就算风间枝子追上来,程明歌也不一定会有生命危险……相反。跟他们组一队,让上帝之眼的杀手发现,才是真正的冒险!

    千郡也有这样的考虑。

    毕竟她首要的目标,是保护好程明歌。

    如果叶倩如没有和小方他们打这一个糊涂帐,双方杀得鲜血淋漓遍体鳞伤,那么合在一起走倒没啥。

    可是现在闹成这样还勉强合在一起。那叶倩如在护送的过程中有什么想法也说不定。

    她无法作出决定。

    只好拿眼睛看向程明歌。

    “一起走!”程明歌拿出她生命中几乎没有机会发挥的女统帅的属性,冷静理智地作出决断:“敌人还没有追上来,但迟早会追上来的,现在不是内哄的时间。如果我们想活命,就得一致对外!千郡你来安排队伍。什么人在前,什么人在后,我们配合你的专业意见。林东他赶过来需要不少时间,我们以仙人洞为最终目标,现在就开始整队出发,尽量赶紧林东和云悠悠赶到之前避开后面追上来的杀手。”…

    “是!”千郡一听,赶紧立正应是,像给首长敬礼那样。给程明歌敬了个礼,表示服从。

    她的态度已经出来了,就是无条件服从。现在就看叶倩如的了。

    叶倩如虽然心里不太舒服,但她不想跟程明歌恶了关系。

    拼得一身是血。

    为了谁?

    还不是为了讨好这个小妮子,还不是想通过她搭线跟她背后的林东合作……叶倩如尽管很不爽,但她还是点头表示支持:“我看在程明歌的份上,可以暂时不与他们计较!”

    “我们在前面开路!”板寸头和黑肤小方两个大喜,赶紧把开路的活给抢下来。

    激动之余。又一起立正,给程明歌敬个礼。

    他们也不知道程明歌的身份。

    一看千郡和海魔女叶倩如都听她的。以为她是什么大领导,赶紧敬礼。当然。他们也真心感激她的仗言,否则这合作一路前进彼此守护相助别想了。

    仙人洞还远在前方。

    小方和板寸头顾不得包扎,首先前行为大家开路。

    千郡在车里草草撕了几片碎布包住赤足,拿着霰弹枪,护着程明歌包括那母女在内的一行紧随其后。

    叶倩如落在最后,她将衣服撕碎,包扎好伤口。又上去把千郡落下的车子推到山谷的溪水里,虽然知道机会很微,但也寄望追踪而来的敌人忽略掉下面的车子。她在路边等一会儿,发现没有异样,才飞快地跃下山溪,一路涉水向上,追向程明歌她们。

    程明歌打电话跟林东报告情况,言明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又说遇到另一波军人护送目标前进,中间与叶倩如有点误会,打了一架,但千郡赶到后,双方组成一队,正沿着溪水往仙人洞那边撤退。

    “原来是这样!”林东听她将前因后果说清楚,才明白过来。

    “金雀花王朝挑的好时间,上帝之眼的杀手在省城动手,风间枝子马上跑过去袭击班长……这个女人,绝对另有阴谋。合作是不可能的,她说的那些肯定是假的,什么一百亿投资,全是烟幕弹,她真正的目标,恐怕是想坑上帝之眼一把。说不定,她还有另外的深意,总之我觉得事情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云悠悠要是开动脑筋也不错,最重要的,她有超强的第六感,许多东西想瞒过她不容易。

    “先不管风间枝子,她如果有阴谋,肯定还会出手,不愁没有好机会逮她!”林东这回火气上来了,洋鬼子这也太欺负人了,虽说在这边世界你们是老大,拳头最硬,习惯了做个地球村村霸,但不等于可以三番五次地上门来喊打喊杀。

    本来不想管这些东西的。

    尘世间。

    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多得是,谁在理,谁不在理,想管也管不了。

    可是,现在竟敢这样上门打脸,要不反击,大耳括子狠狠的抽回去,那自己这个修真者算是白当了!

    “你们继续前进,再坚持二十分钟,我们很快就到。”林东现在心里特别的着急,其实距离并不算太远,但是这山道弯弯曲曲的,一圈圈的绕,实在费时间。

    偏偏不这样走还不行,因为再没有别的捷径可走。

    车子又飞快地绕了两道山梁。

    前面,忽然看见有两个交警拉起红绳路障拦道,他们看见林东飞车而来,车上还载着一个女的,相互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走上来,他白皙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酗子,前面山体滑坡,龙盘山今天进不了,你们还是转回市区吧!”

    林东一听,脸上也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谢了哥们,辛苦了,我们马上就走!”

    那个肤色白皙的交警摆手,笑道:“不用谢,你安心上路吧,你这个漂亮的女朋友我们会好好招待的!”这句话还没说完,就抽出一支手枪,对准正要开车调头回去的林东的脑袋放了一枪。

    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