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你好像有点面熟?
    店铺内,千郡抵挡了几分钟。

    感觉程明歌在海魔女叶倩如的看护下走远,才一个跃身,重踏在柜台上,借力翻身,自一侧破碎的玻璃门穿出去,足尖稳稳地落在楼梯扶手上面,飞快地滑下去。

    野牛布尔和斗牛犬道格还想继续追赶,此前被叶倩如打晕倒地的风间枝子忽然站了起来,喝斥道:“站住!”

    “这架打得不过瘾啊!”野牛布尔觉得打得不够尽兴。

    “我让你们来这里演戏的,让你们来打架的吗?”。风间枝子满脸怒色:“要不是叶倩如赶过来,我都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把程明歌给放出去,你们太投入了,全力以赴地跟千郡开战,差点没有把她打死。这是演戏,而且,你们只是配角,真正的主角是人家‘上帝之眼’的狂热杀手!你们太抢戏了,会让人看出破绽的!”

    “没劲!”野牛布尔不爽地撇了撇嘴。

    “下次坚决不能用你们这种脑子尽是花岗岩的大猩猩了,跟你们合作太揪心!”风间枝子一看这两个家伙毫无反省之意,没好气地骂道:“赶紧滚吧,这一仗我们绝对只负责前奏,下面的主旋律交给上帝之眼。听着,如果让我知道你们混在其中,偷偷的参战,我就毙了你们!金雀花王朝的计划,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人破坏的,你们要敢跨过这条底线,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我们当然懂得。放心。我们现在就去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野牛布尔整了整身上的衣物,与默不作声的斗牛犬道格离开了。

    风间枝子鬼影一般滑下楼梯。

    在一个安全门。

    有个阴影。隔着门,声如尖针地问她:“黑暗殿的高手来了。你的计划,也许会受到冲击,需要我们出面干涉吗?”。

    妖艳的风间枝子微微沉吟,摇摇头:“你最好隐藏起来。圣菊复兴会现在还很弱小,不宜暴露在外。我的计划是否成功,金雀花王朝都同样器重我,现在海魔女叶倩如叛变在即,他们需要拉拢我来安定人心。而且我也有足够的能力处理这些事情,计划不成。还可以有下一个计划。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削弱上帝之眼在兔朝的势力,他们太庞大了,这个巨人不倒下,我们复兴会就无法获取它的养分壮大……而你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因为我有一个极大的秘密需要你带回圣菊复兴会。”

    阴影奇怪了:“秘密?关于皇陵地宫的?”风间枝子轻轻点头:“有可能,但无法确定是否来自皇陵地宫。不过我可以肯定,那是一件传说中的圣物。我估计那个。可能是跟我们圣菊复兴会三大神器一样的存在!”

    “三大神器?不可能!”阴影闻讯大惊,完全不敢置信。

    “不可能?我亲眼目睹!”风间枝子冷笑。

    “是什么样的圣物?它在哪里?”阴影急急询问。

    “这是我的功劳,任何人,包括你。都别想在我的手中夺走它!你只需上报,等上面奖励下来了,我再决定是否告诉你们真相!”风间枝子绝对不会轻易把答案说出来。

    “你有为了复兴大业而身心奉献的义务。”阴影一听。就勃然大怒。

    “我为复兴,奉献了我的一切。”风间枝子笑了:“我不想等到我老死的那一天。死得毫无价值!别说你是我的兄长,就算你是我的父亲。我也是这样的态度!无论是金雀花王朝,还是圣菊复兴会,你们想利用我,都必须重视我,肯定我的能力和功劳。我风间枝子不是你们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把杀人刀,我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如果你们还将我视为一个身心奉献然后用完即弃的白痴女人,那就赶紧收起这一套可笑的幻想吧!”…

    “你想做家主?然后进入复兴会议事?”阴影一听就明白了风间枝子的野心所在。

    “我为什么不能做家主?我比你更强大,我比父亲,比家族中任何一个男人都更加强大,我为什么不能做家主?”风间枝子反问。

    “你是女人!”阴影愤怒地哼道。

    “兔朝的尊卑更重,可是武则天可以做一个女皇!我为什么不能做家主?”风间枝子冷笑一声:“你们想我继续为圣菊复兴会出力,你们就必须付出足够的东西,我得到了该得到的,才会真正投入它的怀抱,为它谋划!否则的话,你们可以找另一个人,继续送到金花雀王朝或者别的地方,继续做个万分之一生存机率的基因试验,看她能不能像我一样变成一个水蛭般的女人!”

    “八嘎!”阴影怒火冲天,可是风间枝子再也不理他,一闪身消失了。

    赤足奔跑在大街上的千郡没有追上程明歌。

    这不是程明歌的速度跑得快。

    而是街上太乱。

    到处有人潮窜涌,许多被枪声吓破胆子的男女四处奔逃,这场面就跟蚂蚁窝一样。

    千郡根本找不到目标,而且她估计程明歌应该是找地方躲了起来,以她的体格,肯定无法背负鱼彤彤离开得太远。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海魔女叶倩如抢了车子,带程明歌和鱼彤彤离开了这条大街。

    两个枪手似乎被什么人在后面追赶,匆匆忙忙的向这边跑过来。

    时不时。

    还回头去看是不是有追兵。

    一个枪手的手臂受了伤,淌着血,另一个拿着霰弹枪,不住地回头去看,深怕有人追上来……砰!手臂受伤的那个枪手,向一个头在下屁股在上躲在车里发抖的男子开了一枪,再将这个屁股中弹不停发出杀猪般惨叫的倒霉鬼硬生生地拖下车。

    千郡趁乱迫近。

    她刚才在地上捡了两个手机,可是全给摔坏了。

    此刻。她心里无比想念传说中的‘大诺’,手机做这么漂亮干嘛?中看不中用。手机最重要的是打电话!要是有大诺在手,别说打电话。就是当成砖头,拍死这两个枪手也不在话下!

    受伤的枪手正准备补一枪那个惨嚎的倒霉男,忽然看见一只手在面前一晃。

    枪口莫明其妙的抬向上。

    砰地一声。

    子弹自下巴穿入,向上直透入脑。

    手持霰弹枪的枪手急急想将枪口调过来,千郡按住他的头,往车顶上用力地一砸,这家伙立时两眼翻白软倒在地。

    “你的手机呢?”千郡在车上找来找去也找不到手机,最后一脚踢开这倒霉鬼,发现下面有个款式新潮但摔得破碎不堪的手机。她气得差点想将这家伙补一枪。你买那么新款的手机干嘛?怀旧一点不行吗?难道凭你这副尊容还想学人约炮不成?

    “啊啊啊……”倒霉男只顾杀猪般惨嚎,废话,菊花中枪当然受不了,这跟撸男们的麒麟臂不同,这不是基情满满就能锻炼出来的!

    “去死吧你!”千郡没理他,启动车子,缓缓的向前开,看看是不是能撞大运,追上程明歌她们。

    临走。她不忘把那支霰弹枪入手。

    高速公路。

    林东愤怒地看着前面的车龙。

    因为前面修路,本来就狭隘的路面有几辆车连环相撞,一辆运菜的大货车与另一辆拖卡打横拦在路中央,它们这一拦。还没有十分钟,后面就累积起了几公里长的车龙。所有人都塞得死死的,唉声叹气。在交警没有把现场处理好之前。高速公路的这边车道,根本无法顺利通行。

    “下车。我们跑过去!”林东估计一下,高速公路虽然快。但下了高速,也许可以找一辆车走国道,或者走省道,稍微绕远一点,总比在这里塞车苦等要好。

    “好。”云悠悠今天穿着运动服,跑步没问题,要是穿着汉服,估计得提着裙角才行。

    两人下车,下了高速公路。

    沿着地基一路狂奔。

    他们一男一女,速度飞快的狂奔引起了高速公路上塞车大军的围观,许多人对此议论纷纷,有人觉得是有急事必须赶路,而目的地又不太远,所以决定跑着去。有人猜测林东和云悠悠是赶飞机,有人怀疑他俩是逃犯,甚至有人笑称他俩是赶在吉时之前去登记结婚,众说不一。

    喜欢刷微|博的赶紧拍录下来,发到上面去。

    虽然只拍个背影,但看起来应该是帅哥美女组合,而且跑得速度超快,无论男女都百米飞人似的……

    林东本来还想跑过了塞车段抢一辆车的,可是这个愿望注定落空,过了塞车段,一辆车子都找不到,倒是远处的十字道口的大桥洞下面,有少数几辆车通过。

    “高速公路很容易塞车的,这里离省城还有三十多公里,我看还是走省道吧,车子少点,有保障,而且路绕得不算太远。”云悠悠提议到十字路口的大桥洞底下拦车,再由省道走,如果走得顺利,不比高速公路慢多少。最重要的,这边走还容易撤离。

    一接到程明歌她们,就可以立即往这边省道离开。

    要走高速公路。

    一旦发生了严重的交通事故,塞车几小时那是常有的……林东也觉得合理,省道差点,但比较少人走,行车还是比较顺利的。省城离东山不算远,其实一开始走省道也可以,走高速,不塞车肯定快,一塞车就像现在这样让人无奈何!

    林东跑到大桥洞底下,发现前面正好有一辆车自远方驶过来,赶紧自上面跳下来。

    那车主以为碰上了碰瓷的。

    第一时间掏手机出来拍录现场,又高声自证清白道:“是他自己跳下来的,不是我撞他的,我煞车了。而且也没撞上,我车里有录像的,现在再用手机拍个现场。咦,你好像有点面熟?”

    “吴老板,我以前跟你买过一吨钢筋,你还给我亲自送过货的!”林东一看这胡子车主也很熟悉,仔细的一辨认,发现他是卖钢筋给自己的那个八字胡老板吴大军,立即不客气地将他推到后座里,自己坐上驾驶位置:“我现在有急事,需要到省城接一个人,现在先借用一下你的车子!你别急,我不是坏人,我家人遇到危险了,我得立即赶过去!”

    “这样,那借用吧……”对于疯狂加速飚车的林东,心疼爱车的胡子老板吴大军很想跟林东说,你能不能对我老婆温柔一点?别这么粗鲁!但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是人命重要,酗子心里着急,车子开快点也值得理解。

    车子在省道上疯狂飞驰,在路过一个破裂后形成的水洼时。

    底盘嘭一声巨响。

    不知是让石头撞了还是怎的。

    胡子老板吴大军顿时心疼得眼泪汪汪,心中一路默念,老婆,你受罪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