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风间枝子
    中午十二点,省城燕子大街。.。

    停好车。

    三女自车子下来,进了一间意式西餐厅。

    “这样的条件还不点头,那个夏市长跟徐东海得有多大的仇恨啊!”鱼彤彤都要无语了,本来通过省里的一位领导的牵线,龙文市的夏市长答应跟她们见上一面。出于礼貌,又出于急切想招商引资开发龙文的心态,夏市长的态度还是不错的。可是,后来一听说她们是东山来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再听说要在青龙峡延伸一条公路出来,连接潮平和龙文,将三市连成一片,顿时拍案而起。

    一句不行。

    就成了今天商谈的最终决定。

    无论鱼彤彤许下什么条件,这个固执的夏市长就是不答应。

    若非还有省领导在座,估计愤怒的他都要拂袖而去。商谈不欢而散,那位省领导才委婉地说,夏市长跟徐东海的关系不可调和,就是省里面的各位老大,对此也是相当头疼的。

    今天鱼彤彤她们找来的这位省领导只是妇联领导,要是帮忙劝说一句还好,可没有大权力,也管不了夏市长。“夏市长跟徐伯伯还真有仇。”班长大人知道一点内情。

    “他们是政坛宿敌?”鱼彤彤猜测。

    “不是。”班长大人摇头:“他们其实是情场的死对头!”

    “外号叫做徐阎王的徐东海也有风|流韵事?”鱼彤彤一听就来了兴趣,千郡虽然是位正经的军妹子,但八卦之心也是有的,她点完菜后,也看向班长大人。

    “这你们就要失望了,还真没有。”班长大人摆摆手:“事情真相是这样的,夏市长跟徐伯伯当年是同学,也是好朋友。他们还同时爱上了一个女人。这两个人的性格你们也知道,都比较好强,决定公平竞争,看美人最后花落谁家。经过数年的竞争,出身贫寒的徐伯伯竟然赢得了美人,身家更好而且相貌要胜出一筹的夏市长成了落败公鸡,他能不恨徐伯伯吗?”

    “徐东海该不会是用先上车后补票的办法追到了美人吧?在他们那个年代,这一招可是万试万灵的!”鱼彤彤很腹黑地猜测。要不然,各方面都差一截的穷小子怎么能够赢高富帅?“那倒不是。”班长大人摇头:“邓姨说她嫁给徐伯伯,主要是觉得他的人老实,虽然不浪漫,但能过日子。”

    “老实可以装出来的好吗?”鱼彤彤不同意了。

    “老实人还是有,虽然变坏的不少,但真正老实人还是有的。”千郡觉得这一位鱼菇凉太偏激了。

    “嘿,我就不信这世上没有不偷嘴的猫。再老实的男人,如果将个赤果果的美人塞在他的被窝里。你说他还会不会老实?老实是因为条件所限,只要达到了条件,再老实的男人也会原形毕露!坐怀不乱的柳下惠那是古代传说好不好!”鱼彤彤看得世间丑陋事多了,持有一种‘男人都不可靠论’。

    “我不想跟你争辩。”千郡觉得世间还是有能够把持自己的男人,比如某木头,自己在玄泊。就赤果果的站在他面前,可是他除了解除诅咒,并没有别的异动。

    当然。这种‘禽兽不如’的行为在现代观念是会受到嘲笑的。

    她不能说出来。

    尤其不能当着程明歌的面说,否则,这位班长大人非喝三大水缸的醋不可。

    还有云悠悠,她跟林东探险归来,身上穿着他的衣服,要是换成别人,估计肯定‘禽兽不如’一百遍了。

    鱼彤彤对于千郡这种还对男人抱有信心的天真态度,感到很可笑,可惜大家只是朋友。交情不算深。她也不去纠正。在她看来,无论国内国外。无论是男是女,都坏得差不多了,剩下极少数没坏掉,只是没有机会变坏,又或者还没到变坏的时候。

    只要有那种机会,在某种特定环境的影响下,这个人类的堕|落是非常快速的。

    “彤彤,你别要求太高,差不多就行了。这社会,要是人人都是圣人,人人都是正人君子,你想想会是一个怎样的社会?这不现实!”班长大人觉得,现实是这样子,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管不了别人。

    “我同意。”千郡对这一点也认同。

    人要不坏那还是人吗?

    这人天生就有一种劣根性,好人坏人的对比,只是看有没有坏到骨子里。

    难道好人就不吃饭?这米饭这菜这肉不是生命吗?杀鸡杀鱼摘菜这些不是杀生吗?好人坏人只不过是看他们有没有踩线,道德标准是一条底线,大部分人没过,如果有人越过了,那就是坏人。不同时代,有不同底线的道德标准,要拿现代女人到古代去,也不知多少女人得因为伤风败俗而‘浸猪笼’。

    所以,拿现代人要求他们做到柳下惠那种坐怀不乱就是难为他们!

    古人可以做到,因为当时道德水平高。

    现代人做不到这点,不等于他们就不可靠,抽风年代一乱,千年传承的道德体系都崩坏了,礼义廉耻这些都不讲了,还要求男人坐怀不乱?这个可能吗?

    千郡不想跟鱼彤彤她争这个。

    对于鱼彤彤,千郡觉得这菇凉稍微有点道德洁癖,也可能是她看多了家里面的渣渣男人,觉得天下乌鸦一般黑,所以对外面的男人一概不相信。

    “吃了饭,再去逛街买衣服吧!”班长大人倒不是全为自己,而是想起林东衣服不多,想给他添几件秋衣。

    “对,咱们来到了省城,必须去两京路走一趟,不大杀四方都对不起自己!”逛街买衣服这些,绝对是鱼彤彤的心头好。对于这个,千郡则兴趣一般般,不过她也没有反对:“太贵的不要看我,我跟你们两个小富婆不同,我可是一个穷光蛋。”

    “彤彤才是富婆,我虽然不是穷光蛋。但也要扳着手指过日子的。”班长大人的私房钱也不多,投资香水还没回本呢。

    “你们都别喊穷好吗?只要熬过这一段时间,咱们姐妹大联盟的生意一火起来,以后钱钱是花不完的!”鱼彤彤很有信心,无论香水还是赛马,她都有信心卖出天价。至于灵茶、活力丹这些非买品,则是吊各位大富豪胃口的极品宝贝,你有钱。不好意思,咱不卖!你再有钱也不好使!

    吃完午饭,鱼彤彤很大方地掏卡出来买单,然后三女齐齐地去步行街拼杀。

    逛了两个小时。

    收获不少的三女又兴致勃勃地杀到了一间高档的女士专卖店。

    看见款式漂亮的女装,架不住劝说,有点心动的千郡,终于拿着那条火红的晚礼服裙子进了试衣间。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价钱,千郡无论心理还是经济方面都是无法接受的。她有点小钱,但不能这样花。不过。试穿一下也不坏,反正就是过过瘾。

    千郡很开心地在试衣间换衣。

    鱼彤彤和班长大人在外面一边等一边挑着自己合意的衣服。

    此时,有个身材火辣相貌极之妖艳的女子走过来,明歌妹子以为她要买衣服,避身让了一让。

    没想到,这位妖艳女子在她面前站定了。深深一鞠躬,抬起头时,小脸笑得非常亲切:“明歌殿下。我叫风间枝子,很高兴认识你!明歌酱,能不能耽误你一点宝贵的时间?我想请你到那边的咖啡屋坐一会儿,就几分钟,请你一定赏脸!”

    说完这个妖艳女子,又是一个深深的鞠躬。

    “风间枝子?”程明歌脑海里灵光一闪,记忆翻涌,心中顿时有如电闪雷鸣般震憾,传说中最心狠手辣让男人闻风丧胆女杀手的水蛭女风间枝子。现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哈伊!”妖艳的风间枝子脸带微笑:“想必明歌殿下一定是听说过枝子的薄名了,真是无比荣幸!不过。请明歌殿下不要担心,无论是明歌殿下的尊贵身份,还是明歌酱的可爱容貌,都不会是枝子出手的目标。如果枝子要出手,我可以在千郡小姐出来保护之前,用一百种方法,将明歌酱的心脏洞穿,也可以将明歌酱的内脏绞碎,洒满整一间店铺。但是,请明歌殿下安心,枝子是不会这样做的,枝子是不会冒犯明歌殿下的,相反,枝子非常有诚意的前来,想跟明歌殿下结盟。枝子代表金雀花王朝,愿意在明歌殿下的三期工程里投资一百个亿,作为我们结盟的诚意。”

    “你们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程明歌倒吸了一口冷气,工程还没有开始,金雀花王朝就得知了消息,这消息到底是哪里泄露的?

    “我们获得的消息,其实算比较晚了,这都过了好几天时间,我们才得到这个消息,真是非常的惭愧。幸好我们的诚意最足,行动最快,希望明歌殿下给枝子一个机会。”妖艳的风间枝子又是一个深深的鞠躬。

    那边挑选衣服的鱼彤彤看过来,一看程明歌与一个女的在交谈,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遇上熟人了?

    程明歌一看她这模样就着急,隐蔽地做了个快走的手势。

    但鱼彤彤更加莫明其妙,遇见熟人不介绍一下,反倒打手势让自己走?怎么回事?程明歌一看鱼彤彤非但不走,还向这边走过来,顾不得暴露了,赶紧喊她:“这是杀手,你快走!”

    鱼彤彤呆了,杀手?

    在这大都市里遇见了杀手?等一下,你说的是杀手?

    不过,她毕竟是一个智商超高的女人,反应极快,立即反应过来……可是她的反应让程明歌大汗,这鱼彤彤非但没有逃跑,反倒向风间枝子冲过来,想扑倒她,让程明歌逃跑!鱼彤彤知道自己肯定不是目标,要是让杀手逮住了程明歌,那才叫完蛋!

    “千郡!”鱼彤彤只来得及喊一声,脚步还在往前冲,张开的双臂尚来不及抱住敌人,只感觉脖子一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程明歌赶紧迎上去,接住晕厥倒地的鱼彤彤。

    风间枝子不知何时闪现鱼彤彤的身后,她恭恭敬敬地向被鱼彤彤带倒在地上程明歌鞠躬,说:“因为是明歌殿下的朋友,枝子就破例一次,饶过她的性命。我想,仁慈的明歌殿下,一定不愿意看见鲜血,所以,枝子只是轻轻出手打晕了她,冒犯之处,请多多原谅!”

    试衣间刚换好晚礼服的千郡,一打开门,发现风间枝子站在程明歌面前,而程明歌坐在地上,抱着不知死活的鱼彤彤,顿时心中的怒火有如火山爆发:“风间枝子!你找死!”

    妖艳的风间枝子很淡定,她甚至冲着愤怒的千郡露出微笑:“千郡小姐,好久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