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玄铁戒指
    兽血酒的炮制是个秘密。

    谁也不知道林东往里面添加了什么,药汤熬制完毕,大家识趣地回家。

    第二天,等张得贵夫妇来到读书小楼,兽血酒就制好了。本来张得贵以为这种材料复杂的兽血酒会很浊,甚至会很腥,可是一打开,奇香扑鼻,沁人肺腑。得到林东的许可后,忍不住酒虫子的张得贵,用颤抖的手,给自己勺了一小杯。

    清澈无比的酒水,甫一入喉,就感觉好像有种热热的能量顺喉而下,刹那间,通体舒泰。

    口感醇厚得没法形容。

    一点不冲。

    喝起来完全没有新酒的那种辛辣气,感觉就像放在地下几十年,刚刚自梅花底下挖出来那般醇绵香彻。这酒不冲也不上头,酒量一般般的张得贵,饮着饮着,不知不觉,喝了四小杯。要换平时不趴下也坐不住了,可是现在却只感觉有一点醉熏,头不晕,倒是肚子有种烘热,让他有种舒服得跟神仙过日子似的味道。张得贵趁着酒意,向林东夸说:“这酒够味,我从来没喝过这么好的酒,我嘴笨,不懂形容,但这真是最好的酒,世间没有的,要不把它叫做神仙酿吧!” “这酒的确好,叫神仙酿也够资格。”二伯公九叔公他们不敢喝多,只喝了两小杯,不住地点头,就是来娣和五伯婆看得眼馋。也浅浅的喝了一小杯。

    “叫什么其实不重要,而且,神仙酿这名字外面早有人注册了。”林东不打算大量生产这种兽血酒。

    卖酒?

    谁有空天天搞这个!

    再说卖酒还不如卖赛马,卖赛马还不得罪人,卖酒……估计全国的酒商都是仇人!

    鱼丰胖子早早的开车过来了。鱼苗和徐军两个也过来刷面熟。别的不行,喝酒他们很在行,喝了一口,立即跳起来,拍着胸口说这酒叫神仙酿一点不脸红,谁敢说不是。他们敢跟对方真人pk。林东连眼角也不瞅他们,真人pk?就凭你们加起来不足0.001的战斗力?

    “四百斤!”鱼丰胖子则让林东的大手笔镇住了。

    他本来以为林东弄个几十斤就够呛,没想到足足弄了四百斤的兽血酒。

    这下,估计武林大会那群嗜酒如命的家伙会站着进来,躺着回去。 足足一大水缸!

    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武林人氏。连徒弟带徒孙的满打满算,可能就两三百人,这些人要是论资排辈,许多人是没有资格喝酒的,剩下来百来人喝四百斤酒,结果不想可知。

    “尽量灌他们喝,实在喝不了有剩下来的,再送给那些老头子打包。”林东的计划是一次性喝光。

    这样那些武夫就有念想了!

    馋酒了怎么办?

    外面没卖的。想喝还是赶紧拿上好东西过来东山换吧!

    酒极好,可惜包装不行,四百斤酒是用水缸装着的。卖相实在差了点。这个工作,就交给鱼丰胖子来做,他早有准备。

    兽血酒交给鱼丰胖子,林东自己花时间,以河湾小学为中心,在附近搜索一圈。看看祖上举人公是不是还有遗物没有找出来。书香世家就算再没落,也没理由没点存货的。林东用紫阳真瞳。在小学周围搜索了一大圈,还真没有别的发现。看来举人公家境表面看起来不错。有丫头有长工,其实也只是勉强维持生活,除了一屋子的书,别的金银财宝古董玉石的还真没有多少。

    当然,也可能是后人拿去变卖了。

    林东到邻村一个地主家转了圈,惊讶地发现这户人家的废井底竟然有一萝筐的白银埋在地下。

    这户人在抽风年代没死,因为老地主非常聪明,第一时间将女儿嫁给生产队长的白痴儿子,于是,全家人的性命都保了下来。改革开放一来,老地主和地主儿子脑筋都聪明活络,早早出去打工,后来再毫不迟疑地娶了工厂老板的丑女儿,委曲求全几年,成功上位,最后干脆与外人合伙谋了岳父的家产。等到掌握财政大权之后,一纸离婚书,休了黄脸婆,直接扶正小三。

    现在据说全家移民大米利坚,祖宅几间烂瓦屋早扔掉不管了。

    “银冬瓜?”更让林东感到震惊的是,他竟然在这个地主的旧宅打谷场底下,发现了用白银铸成的银冬瓜。

    两个银冬瓜大小相差无几,比真实的冬瓜还要大。

    每个两百多三百斤重。

    什么是有钱人?

    这就是!

    林东用无形之手自地里抽出来,直接装入贮物戒指里,神不知鬼不觉。

    回到读书小楼,鱼丰胖子还指挥着一群人在打包装,同时喝斥那些嘴馋得快要流口水的保安:“谁敢偷酒喝的别怪我不客气,直接打包袱走人。别想了,这酒不是你们能喝的!外面还有很多女明星,那是你们能玩的吗?你们别笑,我不说重话,但规则订下来就得遵守。想喝酒,回去我会请大家喝,茅台管够,你们心思先放在做事上。在运送回去的时候也要注意,要特别小心,车子慢慢开,前后要派车保护,不要超车,打烂一坛,你自己卖血来赔!”

    别说保安,就是鱼苗和徐军多喝两杯,都挨了鱼丰胖子一通臭骂:“还认什么老大?谁会要两个除了喝酒屁也不会的醉汉做小弟?滚一边去,你们滚到墙角落去,跟那里的垃圾做一堆!”

    两个渣渣很惭愧地帮忙,做点力所能及的搬搬抬抬之类。

    尽管多是越帮越忙,但身为太子爷,保安们还是忍了。

    林东无视他们。

    返回房间。

    用炼金手套修复几支歪歪扭扭的银钗。轻轻地供放在外婆的灵前,算是替外公完成了他的心愿。

    在送林东回东山时,鱼丰胖子忽然说起一事:“听说河湾小学就是举人公的房子?现在丢空在那里,空荡荡的看起来很浪费啊!我听得贵他们说,乡里还打算租给别人养猪。这简直是糟蹋呀!要不将举人公的‘挥墨园’重建起来吧,这花不了多少钱,而且园子重建了,也能给小辈们一个历史记忆啊9有唐老师,教书育人那么多年,没个纪念馆怎么行。就算有学生回来,想拜一下也找不到地方……”

    “重建挥墨园?你倒是有心了!”林东没想到鱼丰胖子会有这样的一个提议。

    不过,这个提议不坏。

    他想了想。

    心中下了个决定:“重建的事情,交给你来办,你找张叔他们帮忙。没有过世的老一辈多少还有点记忆的,如果能恢复原貌,还是恢复原貌的好。至于资金方面,我决定拿两颗活力丹出来内部拍卖,所得款项就用来重建这个挥墨园。我外婆的纪念馆,我额外再拿五百克灵茶出来,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办好了!”

    鱼丰胖子闻言心中大喜,拍着胸口保证:“你放心。这事要是办砸了,我不用你说,直接跳进东山湾做王八!”…

    虽然之前也有生意上的联盟。

    但他知道不够保障。

    直到现在。林东愿意将挥墨园以及外婆的纪念馆交给他来建,才算真正走进了他的圈子。

    至于能不能进入核心位置,就算这一仗打得如何了!如果挥墨园重建成功,外婆的纪念馆落定,再加未来的三期工程,进入核心圈子妥妥的!

    回到温暖小屋。

    班长大人做完晚饭唤他时发现。林东房间多了几件古董。

    除了上次看过的玉枕、端砚和玉镇纸这些,她还发现墙角有两个灰不溜秋的东西。甚至还有个铜盆,里面装了满满一盆斑痕点点非常古旧的银元。对于这些东西。她虽然吓了一跳,但压根没往心里去,班长大人更为注意的是桌子上的首饰。

    有好几件,看起来歪歪扭扭的,变形得厉害。

    估计是埋在地下。

    因为年月久远没有护理而损坏了。

    “又挖出了首饰啊,哼,我也要一件,外婆当年答应给我的。”班长大人一边说一边偷看林东的反应。

    “我先修复,能不能修复还得两说。”林东没有直接答应,但她知道他松口了,心里特高兴,吃饭时积极地给他盛,笑容简直甜入心。

    林东要修复这些金银首饰就是一瞬间的事。

    但他送她首饰不是目的。

    他是想找个借口,送她一件护身的宝物。因为杀手若隐若现的威胁,他可不希望她出事。以他现在的功力还没能做到起死回生,为了不出意外,他这个护身宝物,还是得送。林东的想法是,自己再创造并契约一件宝物,然后暂时放到她的身上保护她……等以后蝎子等守护兽长大了,再作更换。

    弄一个什么样的守护宝物呢?

    这是林东需要思考的。

    不能让她知道,但又可以随身带着,同时还得对自己有用,不能整一个没用的东西,浪费珍贵的材料。最后这个宝物应该对她调整身体有辅助作用,达到一举多得的功效。

    “就炼‘那个’吧!”林东思量了好久,最终下了决心。

    第二天是星期一。

    班长大人也没有去上课,千郡和鱼彤彤约了她去省城。青龙峡那边的第三期工程需要贯通一条公路,最好与附近两个市合作,这样省钱省力,而且交通还方便。本来班长大人不想动用她的关系,可是邻市有个硬骨头跟徐东海不对付,这个工程要到他那里估计通不过,所以班长大人决定到省城跑一趟,看能不能找人把这个几乎不可能合作的硬骨头啃掉。

    “戴上这个,对身体调整有好处的,记住,无论任何原因,都不能脱下。”林东给明歌妹子一枚黑乎乎看起来平凡无奇的玄铁戒指,特别严肃地叮嘱她:“戒指项链,任何时候,都随身带着,任何人都不借,记住了。”

    “嗯!”明歌妹子一看他给自己的是戒指,小脸顿时就红了大半,心跳砰砰砰的。

    应是应他了,可是小得差点自己都没有听见。

    一改平时的女王范。

    在省城枫叶街,何金水遇见的那个‘杀手’正坐在车子里,注视着人群,仿佛在等待什么人的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