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杀手?
    第一次给林东开车,何金水紧张得跟当年考路试似的。本文由

    速度不敢提起来。

    安全第一。

    车子慢悠悠的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读书小楼。

    张得贵夫妇赶紧迎出来,尤其是来娣,更是飞快的接过林东手中的小背包,一边机枪扫射般快速报告:“材料我们都准备好了。得贵有几个朋友,得知您要新鲜的兽血,特地跑到大山里打了野猪,还抓了几只山鸡……全是活的,还有甲鱼,也是在山塘里摸到的。本来呢,我们想跟人买的,这边有人养,但你说最好要野生的,我们就赶紧派人进山,尽量找。对了,还有一条水南蛇,好大,怕得有二十多斤重……”

    张得贵这回又没赶上汇报,没好气喝斥他的快嘴婆娘:“刚回来你着啥急呢,你也不让人歇会!”

    林东一看屋里面各种材料准备得齐备,伸手拍拍张得贵的肩膀:“张叔,做得好,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以后咱们的生意会越做越大,你的担子还得继续往上加啊!”

    “没事,我和来娣都闲不下来,闲着受罪,平时忙点更好。”张得贵让他这么一拍,感觉骨头也轻了几斤。 张得贵现在,虽然忙忙活活的累了点,但他觉得自己心里踏实。

    他最怕林东把自己忘了,以后将各种事情交给鱼丰他们那些有钱人去做。他是个乡下农民,跟鱼丰他们是怎么比也比不了的。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勤奋。而且他也非常明白。如果自己啥事不干,天天坐着等工资。那就废了,鱼丰那个走得很近的大哥。迟早也会疏远自己的。所以说,这个大哥归大哥,工作归工作,张得贵还是希望林东把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交给自己做。

    前几天,程明歌打电话回来,说要配齐各种材料,他心中狂喜,觉得就算是跑掉腿了,也要把这差事办好。

    可不。林东回来一看,对这差事很满意,张得贵现在的心里比啥还要高兴。

    “大家先吃饭,然后熬药。”林东对于张得贵他们的态度更加亲切些。

    除了是乡亲。

    还有一点。

    张得贵他们这些乡下农民在心性上,相对纯朴许多,没有过于复杂的心机,对于情义也比较感恩。他们这种感恩,是发乎内心的,以后收集起来。会非常珍贵。 这代表自己又进了一步!

    在回去的路上,刚离开读书小楼不久,他发现前面有个车子爆胎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站在路中间,张开手拦住去路。何金水心中暗暗吓了一跳,这大汉可不简单。身上的气息跟猛虎似的,估计不是个杀手就是个见过血的军人。

    碾过去是不可能的。只好停车。

    “兄弟,我的车子抛锚了。能不能搭个顺风车?”留着板寸头的魁梧大汉过来问。

    “这,上来吧!”何金水可不敢拒绝,他怕自己说不,对方就掏支枪出来,对准自己脑袋砰地一下。

    “谢你啊小兄弟,这路上根本没车,我等了半天也没个人经过。”身上气息锋锐迫人的魁梧大汉也不客气,上车坐到副驾驶位子,大手一挥:“你把我带到镇上随便一间汽车修理店就行。”

    “大哥……”何金水带点为难地跟他解释:“我,我,我不是本地人!”…

    “你也不是本地人啊?”魁梧大汉刚自口袋里掏了张纸出来,一听带点失望:“我还打算跟你打听一个人……”

    何金水眼尖,瞅过去一眼。

    没有看得太清楚。

    不过,纸上面那个人,八成是林东,相貌画得很接近。

    心中不由打了个突,该不会是有杀手摸到这边来,准备袭杀林东吧?

    内心更加警惕,表面却拿出街头影帝的功力,跟对方周旋:“我刚从东山那边送人过来,问我这边的情况,那我是一脑子浆糊。汽车修理店在镇上应该有,我开车兜两圈,估计大街上就有。大哥,来,整支烟吧!不抽好,不抽好,不抽钱省钱,媳妇也不嫌!”

    魁梧大汉当何金水这个小个子是普通的司机了,哪知道他是嘿社会中的影帝,拒绝了烟之后,对于热心攀谈的何金水笑笑:“要说媳妇嫌,倒不嫌,因为根本就还没媳妇……不抽烟,是因为有时候不能一身烟味,否则影响任务。啊,我是说影响老板安排下来的工作任务。我跟你差不多,也是个司机,给人开车的……玉溪这地方,我也不太认得路,因为我只是第二次来这里。”

    何金水心中更警惕了。

    你是司机?

    给大老板开车?开什么玩笑!

    他猜这个魁梧大汉九成九是个杀手,前来玉溪这边摸林东的底。

    开车还没有一会,看见前面有个人骑着摩托往回赶,魁梧大汉让何金水停车,他下车跑过去,拦住那个骑摩托交菜回来的农民大叔,他把手中的纸递上去,示意对方细看:“大叔,认不认识这个人?叫啥名字我不知道,但应该是你们这片的人,很年轻,他的个子很高……不认识啊,好,好的,谢谢你大叔!”

    回来,又跟何金水道个歉:“不好意思,我有急事找人,耽误你时间了。”

    “没事没事。”何金水心中更加肯定这人是个杀手。

    可惜打不过对方。

    否则半途把这杀手干掉,就能立下一功。

    何金水开车到玉溪镇,汽车修理店到处都有,不用找人打听,一抬头就能看见。随便找一间,将这个杀手放下。何金水不敢开车掉头。怕对方看了起疑,佯装赶路。先开车往东山方向赶。等走出了半公里,确认那个杀手没有跟踪,又翻了翻副驾驶的座位,上下仔细找找,没发现什么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心里才松了一口气,赶紧掏手机出来,给林东打过去:“林少,不好了。有个杀手来了玉溪,到处的打听你,刚才还上了我的车,跟我打听你呢!”

    “杀手?”林东皱了皱眉头,杀手竟然摸到老家来了?平时自己在东山,没理由往这边来才对啊!不过何金水说了有,他还是提高警惕:“知道了,你没事先回去,不用过来了。注意别让人看出破绽。”

    “我将车子开出几公里了才给您打的电话,放心,一点破绽没有,他根本没有起疑。”何金水说话时。又看了看车子的倒后镜,后面静悄悄的,啥事没有。

    “那杀手是洋鬼子?”林东问。

    “不是洋鬼子!该怎么说呢。那个杀手给人的感觉,非常危险。就像放血的刀子一般……身材非常高大,孔武有力。一看就知道是严格训练出来的佣兵杀手,跟普通人不同。我平时对自己的身手也有信点,但是对上这个杀手,吓得一动不敢动!”何金水如实报告。

    “行了,你先回去吧!”林东不知道是谁在这边调查自己,按心灵感应,暂时没有那种迫在眉睫的危机感,看来敌人只是在调查,还没有真正行动。

    玉溪老家以后要少点回来了,否则,张得贵他们说不定会有危险。

    至于东山那边。

    明歌妹子和萌货她们得想个办法保护起来,别到时真让什么杀手给盯上了。林东深思一会,觉得还是找个时间把她们的项链和手链给升级一下,将安全功夫做足,方能确保万无一失。完了又拿起手机,拨给千郡,把事情给她一说,叮嘱她先暗中看着明歌妹子她们,暂时不要公开,免得引起大家心里恐慌。等自己逮住了那个杀手,顺藤摸瓜,再将敌人上下清洗一遍。

    林东骑上张得贵的摩托。

    戴着全盔,按照何金水指出的地点,悄悄的过去,想逮住那个来摸底的杀手……可惜,林东赶到汽车抛锚的地方,发现只有两个修理工,没见什么杀手,于是佯装好奇,上前询问。

    “车子爆胎了呗,这前后轮都扎上钉子了,没出事算他大命!你说那个外地佬?他好像有事,把钱和钥匙给我们留下就坐出租走了,让我们弄好了再往省城那边送,哎,你认识他吗?”修车的师傅很奇怪,心想这钉子该不会是这酗子放到公路上的吧?

    “不认识,我以为是我的亲戚,也是今天走这条路回家!”林东调转车头,迅速离开。

    “我看多半是他放的钉子,然后装热心帮人拖车,现在的年轻人,就爱做这种下三滥的偏门生意!”年纪稍大的修车师傅悄声嘀咕。

    “对,我看也像!”另一个师傅也赞同:“不是故意放的钉子,能两轮都扎透?”

    “算了,这不关我们的事,他一放,我们反而多了生意。”

    “这倒是……”

    林东感应不到明显恶意,无法逆向追踪敌人,只好暂时放下这个心思。回到读书小楼,他安排张得贵夫妇以及三位老人开始熬药,这次,不仅是药酒,就连灵茶和活力丹,也尽量一次过搞定。如果将积存的山草药清空,以后可以少点回这边,张得贵他们远离敌人视线,也会更加安全些。

    张得贵夫妇不知林东新的计划,自然积极配合熬药。

    屋里屋外的转,忙个不停。

    山草药的量收得多,又有新鲜兽血,林东决定将原来药酒的量增加一些:“这些米酒不错,但量少了点,张叔你再让那边送两百斤过来吧,如果有,多送点也行!”

    “行,我马上打电话!”张得贵其实早就防止这种情况,早跟对方约好做多些米酒备用:“十分钟就能送到!”

    “很好!”林东很满意他这个办事的心思,其实张得贵一点不笨,他只是缺乏机会。

    一有表现的机会。

    他事情办得比许多聪明人都要好,用起来顺心。u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