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我拿脑袋担保
    以蛞蝓妖虫血液为主配制的基因药剂,注入这匹名叫‘丽莎’的赛马后。?。x。

    它的身体开始了颤抖。

    就像病人打摆子,而且越来越厉害。

    所有人都看着林东,可是林东伸手摸摸赛马的头颅,打了个呵欠,冲着焦急想得个结果的马老板摆摆手:“等着吧,暂时的情况还不错。我先回去补个觉,等它不颤抖开始进食了,再通知我!”

    林东无视马老板苦巴巴的眼神,直接回去睡觉。至于那匹名叫丽莎的赛马,已经痛苦得不行,好几次软膝要跪倒在地上。马匹跟人类不同,只有生豺者受伤了才会支撑不住身体的,平时即使是睡觉,也四肢挺直,根本不像人那样躺着睡。要是看见躺在地上马匹,一个可能是撒欢儿,在地上打滚;二是快死了,四肢支撑不住身体躺在地上等死……

    “丽莎,丽莎,你要撑住啊!”马老板最怕就是看见爱马软膝,这股劲要是一塌下去,那么肯定起不来了。

    “咴咴咴~”赛马看见主人,打了个喷鼻,轻嘶一声。 最后,发软的腿膝又强撑了起来。

    几个练马师低头窃窃私语,他们觉得林东一点儿也不靠谱。

    首先丽莎的伤势,已经是神仙难救的,随便打支针就想救回来?那是笑话!世间有要这种药,那么退役的赛马还用送进屠宰场吗?这支针自房间里拿出来,没有药箱也没有相关说明,看起来没啥来头,份量又这么少,说不定只是一支安乐死的注射液。或者别的止痛药之类的东西,故意装腔作势地拿来坑骗一下马老板。

    不过马老板才是马主,自己只是练马师,不好说些啥。

    丽莎反正都要死了,早死晚死都一样。

    就是得提醒马老板一声。千万别让这小子坑钱。他那支针肯定是假的……

    几个练马师打心底反对林东,因为,他们相信自己的判断!自己这边的人全是专业人士。每个人从事这一行都不低于十五年,拥有相当的职业水准和极其丰富的经验。不客气地说一句,眼光是相当毒辣的,断言不行了绝对活不了,如果这种判断还能推翻。那除非神仙下凡! 那匹叫做丽莎的赛马坚持了几小时。

    还是撑不住了。

    腿软无力地跪在地上。

    撑了一会,又整个侧躺在草地,除了马首还能勉强动一动。别的地方像僵木了似的,怎么弄也没有反应。马老板现在也沮丧得说不出话来了,他无力地陪坐在旁边,用手轻轻地抚着丽莎的鬃毛,再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原来好奇围观的人群早已经散去。几个练马师也在鱼丰胖子的安排下去吃饭了。

    班长大人去找林东,发现他已经起来了,正在研究那个被她私下叫做‘小可怜’的小蝎子。

    “死了?”林东听了一愕,随即摇头:“不可能!”

    “现在没死,不过快了。”楚灵儿现在又对林东的医术产生了怀疑,她怕自己的白鹅也没有完全治好:“大叔我们的鹅呢?”

    “你们的鹅比大老虎还要生猛!”林东怒了。

    “灵儿你个笨蛋!”萌货也很是不满,她对于大叔可是百分百信任的。

    “那为什么你没把那匹行运小公主给治好呢?我知道了,你要留着杀手锏,等他拿钱出来了再给他治!”楚灵儿自作聪明地联想。不过,她这一说,就让班长大人逮住,狠狠地抽了几下小屁股,打得她泪花都出来,拼命的求饶,才险险逃过一劫。

    “活该!”萌货无语,这人一天不讨打是不是就会身子痒痒的呢?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楚灵儿觉得这罪不能自己一个受,于是一巴掌拍在萌货的小屁屁上,萌货冷不丁挨了巴掌,顿时大暴走,决定上演一场手撕闺蜜的好戏给大家看。

    两个小丫头打打闹闹的出去了。

    屋里。

    好不容易又恢复了平静……班长大人是绝对相信林东的,如果林东不出手,那证明没救了,他要出手,肯定有把握,所以她一点儿也不担心。颤抖算什么,小蝎子当初一颤抖就是好几天,现在不也活过来了?距离他说熬过今晚还早呢!

    鱼丰胖子他们没有这份信心。

    在晚上吃饭时,他想了想,觉得还是请林东再去那边看一看的好。

    要是丽莎救不回来,多少也有点影响大家的士气,要知道,现在大家都当活力丹当成宝,要是整出一个赛马死亡事件,就算大家不在乎,心里也有点小别扭。

    “我们是不是再去看看,马老板呆在那边七八个小时了,滴水不进,别说马了,就是人也有危险!”鱼丰胖子用很婉转的方法开口,一边偷看林东的反应,要是林东不爽,他绝对不再做这种傻事。区区一匹赛马,而且是快死的赛马,千万别因为这事影响自己,再说自己跟马老板毫无交情可言,犯不着为他闹腾。

    “那马死不了!”林东连吃个饭也吃不好,没好气地哼了一句:“把那个马痴拎回来吧,告诉他,就算是他死了那马还不一定死呢!”

    “好好!”鱼丰胖子他们一听大喜,有这话就行。

    现在没事了!

    阴霾尽去天空晴朗了!

    两个热心的小丫头更是第一时间跑过去通知那个伤心欲绝的马老板:“大叔说你的马死不了!”

    一开始,马老板还以为萌货是安慰他的,不过鲁国强和陈长风也过来了,两个人挟起马老板就走:“行啦,马老板。你的马死不了,要是死了,哥哥我给你赔一个活的!吃饭吧,你这样子就是对林少没信心,他要生气了。我们跟着受罪。啥事没有,赶紧过来吃饭吧!”

    “但是我的丽莎……”马老板心中又惊又喜,同时又怕这些人把自己一拉开。就会偷偷地把自己的马拖走处理掉。

    “我会派人帮你看着,不会少你一根毛!”鱼丰胖子现在拽了,满脸红光,信心十足。

    既然林东发话说不会死,那还担心啥?

    丽莎果然没死。

    半死不活地躺在半天。晚上十二点左右,竟然自己站了起来,几个练马师简直看傻了眼,心中大叫不可能!

    第二天早上,丽莎还接受了少量的水,但食物仍然不吃。马老板又高兴又焦急,好不容易熬到林东起床。他找上门来陪着笑脸:“林少,丽莎她站起来了,可是不肯吃东西啊,你再教教我,要乍办?”

    “马老板。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去睡一觉。”林东真心不想理会这个马痴。

    “走吧马老板,你就安心地等着吧!”鲁国强和陈长风又像门神似的,过来将他抓走,不让他打扰林东。现在别说明眼人,就是瞎子也能看见,这丽莎快好了,虽然还没开始吃东西,但身体已经不颤抖了,而且,它的精神跟昨天完全不同,现在的它,生机勃勃,哪有一点快死的模样?

    中午,林东去看了它一次。

    他感觉这匹赛马丽莎虽然没有开灵智,但可能因为马老板平时接触得多,也有点超越普通马匹的智商,最少情绪上跟人类很亲近。

    潜能也还可以,注射了基因药剂的吸收融合程度,比林东的估计还要好一点点。

    林东想了想,又给它加了一针。

    它的极限也许不止一份基因药剂,说不定还可以往上挖掘。

    原本大好了的丽莎,在挨了第二针之后,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马老板的心就像上了过山车似的,一会儿高一会儿低,好不难受。明明已经治好了,还要追加一针,这……但林东是权威,他不好张嘴,而且林东这样做肯定有道理,所以,他将无数次冲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这一针跟上一针不同。

    丽莎颤抖了大半个小时就好了,腿软了好几次,但最后没有跪下来,头始终是昂着的,精神方面非常好。

    几个练马师又在窃窃私语,他们感觉这真是见了鬼!明明快死了的赛马,怎么给救了回来?最最最不可思议的是,这匹赛马的身体情况,好像充满了活力,似乎有重返巅峰之状……到底是回光返照,还是真的已经恢复了健康呢?

    如果不是回光返照,那这匹‘行运小公主’岂不是可以重返赛场?

    老天!

    她可是准备实施安乐死的退役赛马!

    要是用这种药,世间有多少赛马可以起死回生?像丽莎这样既有丰富比赛经验又重返巅峰的赛马,一旦拿到赛场上,岂不是可以大杀四方?

    那几个练马师现在看向林东的表情简直就像看见一座金山!

    对于他们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鱼丰胖子非常的鄙视,如果这是马老板,他绝对要赶出门口的。可是对方只是几个练马师,非是圈内人,眼光也仅限于相马,所以他也没说啥,倒是李经理看不过眼,暗中嘲讽了好几句。几个练马师有点惭愧,但现在看见了铺满了金钱的康庄大道,如何肯离开,他们厚着脸皮,连声陪不是,态度放得很低,大家也不好再说他们啥。

    丽莎在晚上六点,开始进食,看样子完全好转了。

    在吃了大量的食物后,它竟然像孝似的,撒欢儿在草坪上跑来跑去,一副精力过剩的模样……马老板感动得简直没办法,他现在真不知如何感激林东才好。

    如果说之前,大家心里多少还有点怀疑。

    现在经过赛马奇迹。

    所有人对林东都信服得不行,对于活力丹的竞争,更是达到了拼命的程度。

    “这针能不能在人身上用?”鱼丰胖子悄悄的问林东,他不是想自己用,而是想起了自己废渣般的儿子,身体年纪轻轻就因为酒色过度垮掉了,如果能打一针,恢复健康,再给他生个孙子,那么这辈子也就没啥企求了。他不知道这种针水能不能给人用,如果可以,那么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

    “这药剂不能给人用,但是……”林东提了个要求:“你先帮我做一件事!”

    “别说一件,就是一百件一千件,我也做!”鱼丰胖子现在比之前的马老板还要着急,马老板的是马,是认的女儿,但他的是亲儿子啊!

    “你想个办法,帮我把桃花坳至小王山之间的地买下,以这个湖泊为中心,能买多少买多少。”林东希望在玄泊那边建个修炼基地,借助斩龙道人在那里设下的天地大阵来汲收能量,在那里修炼,一天能赶得上外面十天半月的,要能早一天建起来,那么就可以早一天修炼。

    “我也凑个份子吧!”云悠悠也看中了那地方,她表示自己也可以出一点力气。

    鱼丰胖子心中震惊得不行。

    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风水宝地?竟然让林东和云悠悠如此重视?

    不过,他心中又是一阵的狂喜z会,机会终于来了,只要有机会为他做事,那自己还用担心什么?他没钱买地,自己有啊……当然,这肥差可不能独食,必须再把鲁国强陈长风他们拉进来帮忙,结成一个联盟,要不自己深受嫉恨不说,还发挥不出最大威力!

    “我拿脑袋担保!”鱼丰胖子拍着胸口打保票:“这事要办不好,我自己把这脑壳给切了,换一个猪头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