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救?还是不救?
    “马老板,还是先留给人吃吧!”陈长风都看不过眼了,人都争不过来,还给马?

    “我人可以不竞争,但希望大家给个机会,救救我的丽莎,丽莎它为了我征战七年,立下过无数功勋……我最开始看见它的时候,它在英格兰,虽然只有一岁多点,但漂亮的外貌和优美的身材,让我一眼就爱上它了。”这位马老板就像描述情人似的,给大家讲起他的纯血马丽莎来:“它出身高贵,父母都是纯血马,练马师跟我说它有前途,我当时毫不犹豫地签了支票,用了五万镑,将它带回了家。2至3岁的时候,它成长得非常快,练马师说丽莎是他看过最好的纯血马之一。当时,我有朋友愿出五十万镑,想让我转给他,我根本不看那位朋友一眼。”

    “……”林东觉得完全无法理解有钱人的世界,五十万镑一匹马,那岂不是五百多万?

    “咳咳!”千郡也不知道纯血马这么贵,喝茶时差点没有呛着。

    “哈!”鱼丰胖子却很淡定。

    “有一天练马师跟我说,丽莎已经准备好了。”马老板继续狂热地讲述他的爱马:“我在赛场上,看它一路狂飚,力压群雄,激动得差点心脏没有蹦出来。你们知道吗?它第一次正式上阵,就让我拉了头马!” “就是赛事拿了第一,然后由马主带着练马师还有骑手拉着马光荣合照。”班长大人轻声地给她解释。

    “丽莎在巅峰期间,替我赢回了三千多万的奖金,当时所有人。都叫它行运小公主。几个好友,一看见我就拿支票出来,想让我割爱,当时它的价格,开到了一百万镑。一千多万元的身价,但我仍然拒绝了所有叫价。我早决定了,它是属于我的行运小公主,任何人也别想在我的身边抢走它!”马老板眼睛中有种温柔,仿佛在说自己的爱情故事:“我知道,赛马的比赛强度很大。马匹淘汰的速度很快,很多马三四年就退役了,不知不觉为我征战了七年的它,已经渐渐力不从心了,但我仍然舍不得放手。”

    “我记得当时我都给你开过支票的。”另一位同是香江来的富翁笑着点头。

    “是的。当时我舍不得卖,而且,丽莎也很倔强,很好胜,誓不服老,它好像要追赶不断流逝的青春,一直以老将的身份,活跃在赛场上。继续与年轻的后辈同场竞技。”马老板的神色渐渐黯淡下去:“五个月前,它还给我赢过比赛,可是。五个月后,练马师跟我说,丽莎已经不行了,必须处理掉。” “你没有听错。是处理掉。”马老板几乎要落泪,表情非常的痛苦:“你们可能不知道。作为赛马的纯血马可以卖出天价,但是,一旦退役,它们就会变得一文不值。能卖一万块就算好的了,许多生豺者受伤的马,一千块也不值,甚至有免费白送的。就是白送,也没有媳,许多赛马退役,马主就直接扔掉,稍好点的实施安乐死,心狠的直接送到屠宰场……”

    “啊?”不知道内情的一群武夫听得好不心寒,尼玛,为你赢尽荣誉和奖金,最后的归宿竟然是屠宰场?

    “你们也太狠了!”就连杀人不见血的鱼彤彤妹子也看不过眼了。

    “其实,你们不知道,这个赛马退役的数量是非常庞大的,而且赛马全是娇生惯养长大,如果放归大自然根本无法存活。只有极少极少的退役赛马,能找到好归宿,能够善终,绝大部分,都……”跟马老板同样是香江飞过来的那位地中海发型的大富豪摇摇头:“退役赛马对于马主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因为它们每个月都要消费万元甚至几万元以上,吃住各方面都要专人伺候。时间久了,马主自然不愿意承担这笔费用,遗弃或者安乐死是很普通的,至于偷偷转手卖年进屠宰场的也不少。”

    “当我听到练马师要将我跟丽莎告别,准备找个时间实施安乐死时,我的心好痛!”马老板捂住了心脏。

    “你可以养它啊!”鲁国强奇怪了,你不是很有钱么?

    “我也想养,可是它不行了。丽莎身体透支过度,已经没有多久可活了,练马师不愿它被疾病缠身,不想看见它被痛苦折磨,就给我打电话,想决定提前结束它的生命,让它在荣誉中离开。”马老板一说,大家觉得这还算合理。

    这马痴不是不想留,而是根本养不活。

    可是,反过来想一想。

    既然这马都已经达到极限了,何必再浪费一颗活力丹呢?你不差钱也不是这样浪费吧?再说,人都还没有吃的呢,你拿来给马吃,你胡定这真的合适?

    鱼丰胖子很恶意地猜想,如果这位马老板的老婆病了,肯定舍不得换一颗活力丹给她吃吧?

    林东也劝他:“既然寿命已经到了,你何必勉强?”

    马老板差点要跪下,他眼角带着泪意:“求求你,救下我的丽莎吧!我不需要它重返赛场,只能它能够平安地活下来就行。它让我享尽荣耀,我却无法给它一点回报……在你们的眼中,它也许是一匹马,但丽莎在我们的家庭里,是我们家里的一员,我们全家人都喜欢它!我当它就像女儿一样,所以,救救你,卖给我一颗活力丹,把它救活过来吧!”

    女儿?

    所有人都听呆了。

    不是小三吗?怎么是女儿?

    鱼丰胖子和鲁国强他们相互了一眼,神色都有点汗颜,原来猜错了,这马老板不是当它是情人。而是当它是女儿!哎,女儿又不同了,如果是女儿的话,让他一颗活力丹似乎也可以……

    “你把马都运过来了?”林东听说这家伙直接用私人飞机,把那匹名叫丽莎的马都运来了:“我先看看马!”

    如果没救了。

    别说一颗活力丹。就是零点一颗也不卖他!

    马老板听后喜出望外,欢喜地握住林东的手拼命地晃,仿佛林东是掌握一切生杀大权的死神似的。在场的众人好奇,一起去围观,看看这马老板的‘丽莎’到底如何漂亮!如果他不说女儿,那么大家没啥兴趣。小三有啥好看的,女儿嘛,倒是想去瞧一瞧。

    到了池塘那边的大草坪,几个练马师之类的男子,牵着一匹枣红色的马。等在那里。

    这匹马身体很健壮,但精神有点差。

    练马师喂它燕麦,它不吃;喂它苹果和方糖,也表现得兴趣缺缺。

    看样子,这匹马的身体正处于崩溃状态,离死不远了。它似乎也有这种知觉,所以精神很坏,对于练马师的喂食爱理不理。只有马老板这位马痴上前,眼睛才亮一点,伸长脖子。以嘴唇触碰主人的面门,显然很亲昵,的确像是一个女儿的模样。

    千郡看了,有点心软。

    班长大人的意志力就更加脆弱了,她受不得这种温情的东西,同情心瞬间泛滥成灾。淹没整个心房。

    全场最淡定的,是云悠悠。她对于生死有自己的看法,觉得生老病死是生态自然。没有必要觉得太过悲伤也没有必要太过勉强!当然,一个武修的心志是不可能轻易被外物所动的!

    林东看了看,又伸手轻抚了一下马匹的额头。

    最后,摇了摇头。

    马老板的眼睛立即红了,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他看见林东作出摇头这个举动,心中简直比在医院看见医生摇头还要绝望!

    “求求你,救救丽莎,你要多少钱都可以,我只求你救它一命。”马老板拉住林东的手,坚决不让他离开。

    “活力丹没用,你的马暗伤严重,身材过于疲倦还勉强透支,活力丹也救不了它!”林东摇头。

    “你帮我想个法子,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老板嘶哑着喉咙哀求道。

    “不行就是不行。”林东拒绝。

    “我可以分你一半身家……”马老板不管不顾了。

    “这个不是钱的问题。”林东抖开他的手,转身就走。可他没想到马老板一个飞扑,竟然以双手抱住林东的大腿,拼命地拉着他:“你一定有办法的,求求你,救它一命!”

    那匹枣红马也上前,弯下脖子,用脸颊轻轻地摩擦着主人。

    又伸舌头,轻轻地舔着他脸上的泪水。

    很贴心。

    真像个女儿那般。

    班长大人很想开口让林东想办法,既然他能救白鹅,能培育蝎子,就一定有办法救起这匹马。不过,她不能那样做。因为,她必须站在他那一边,她必须支持他的决定。他的决定也许是对的,如果没有一个人支持他,那么他一定会很失望!

    鱼彤彤看了看众人的神色,这个平时举惯屠刀的妹子忽然开口:“林东,你可以试下救它,生死不论,只要你出手就好。我相信,只要是你尽力了,无论结果如何,马老板都会接受的。”

    “对对对,只求你救它一命,只要你出手了,无论怎样,我都会感激你的!”马老板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那般,拼命的点头。

    鲁国强、陈长风以及鱼丰胖子他们都帮忙劝说。

    难得世间上有个这样真性情的马痴,如果有办法的话,还是救一救……千郡也婉转地表示她的看法,希望林东出手。结果,只有班长大人一个站在林东的身边支持他,她果然猜对了,如果自己不站在他那边,他还真是孤零零一个人。

    林东去看明歌妹子。

    她点点头,很坚定地站在他的背后支持他。

    看见明歌妹子满脸的不忍,又带着坚定支持自己的那种矛盾表情,林东笑了:“好吧,我就看在班长大人的份上,试一试!但是,生死不打保票!”

    众人听了一愕,程明歌不是支持他么?

    但随即明白过来,他是不想让程明歌做违心之举,更不想让她心里难过!

    马老板感动得无法开口,他双手抱拳作揖,向大家团团致谢,尤其是因为她才能得救的程明歌,更是不知如何感激她才好!

    “我给你的马打一针,如果它过了今晚还活着,那么恢复的希望很大。”林东返回房间,拿来一个针管。其实这东西在贮物戒指里,不过没法当众拿出来。针管里面,有一滴蛞蝓妖虫的血液,再加上林东获得基因标本后调制出来的融合缓和剂。有了全新的基因药剂,林东估计,这匹内伤极重的赛马,有八成的机率能够康复,并且产生大量的活力,就是恢复巅峰也不是没可能。

    至于另外两成概率,是高等的哺乳动物无法适应妖虫基因。

    结果到底如何?

    林东也要注射之后看过融合程度,才能作出判断……就当是做一个*实验吧,失败了也没什么,继续修正药剂配方就是;如果成功,那么这个基因药剂差不多就可以确定下来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在马老板满怀希冀的目光中,林东拿起针管。

    轻轻地扎入赛马的血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