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胖爷我有的是钱!
    泰拳手皮肤黝黑,一看就知道是个东南亚人。

    他走上前,稍微活动下筋骨。

    对于林东这个依靠偷袭得手的对手,他的态度非常轻蔑。在他的眼中,别说一个,就是十个,他也能轻松拿下。当然,为了在众人面前炫耀,他决定用最快的速度,最潇洒的黄金大劈挂干掉这小子。

    “啊~”

    泰拳手猛地一声怪叫,身体向前疾冲。

    半途重重踏地,高高的腾空而起,一个跟斗后,以强蛮的腰力带动右腿,半圆形划出一道黄金弧线,最后闪电般劈向林东的脖子。

    林东就像被对方的凌厉攻击给吓傻了那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蔡保健那边的人一看。

    哎,秒杀!

    情不自禁欢呼起来……

    蔡保健身边的几个高手更是脸带蔑视,连躲闪都不会,这么垃圾的对手,就算秒杀也不值得骄傲。

    场中影子一闪,最后惨呼倒地的,却是那个使用了绝招黄金大劈挂的泰拳手。

    这下,蔡保健那边的全傻了眼。

    欢呼声,就像被人一刀斩下似的戛然而止。 拳泰手的黄金大劈挂一斩下来。

    千郡以双手按在林东腰间,身子折下,双腿大字形画出一个弯弓射雕的美妙姿势。右腿高高的踢起,正中泰拳手送上门来的下体。

    就这样,泰拳手碉堡了……

    他痛苦地倒在地上,来回翻滚着,怎么也抑止不住那种‘鸡飞蛋打’的痛苦。

    “大爆蛋攻击,成功!”徐军和鱼苗两个激动得搂抱在一起。

    “……”云悠悠有点大汗。

    这种攻击。好像有点不讲江湖道义吧?

    她这个没经世事缺乏经验的小菇凉,要是出来行走江湖,必定是个菜鸟。真正的兔朝国术,从来都是往死里打的,跟舞台上的表演完全不同。插眼、贯耳、擂喉、挖心、碎蛋。无所不用其极,只有电视里的大侠,才会在对战时订下一二三条规则,客客气气的比武。 当然了,以她的身手。

    就算打别的地方。都同样是秒杀的结果……所以,她不用这种有失江湖道义的爆蛋攻击也行。

    “你们这是偷、偷、偷袭!”蔡保健气得连话也说不利索了,本来以为对方是正派人士任由自己这种反派狂虐欺负的。没想到对方才是真正的大反派,偷袭和爆蛋这种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这还药店碧脸不?

    “很公平。”浓眉哥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偷袭你说很公平?”蔡保健简直想狂呕三大桶血。

    “一对一很公平啊,林东同学没动手,动手的是这位千郡同学,至于攻击。无论是攻击脖子,还是下体。都是以打倒敌人为目的,这个很正常。属于谈判规则范围之内动作。”浓眉哥胡乱地扒了几口饭,又停下来拿过喇叭宣布:“谈判结束,由于是三盘两胜制,所以东大这边胜。”…

    “好,我们进去砸了猎鹿园。”鱼丰胖子现在很高兴,终于轮到自己了有木有。

    “谁敢!”蔡保健大喝一声。

    “你们冷静点。”浓眉哥也上前劝阻:“虽然你们谈判赢了,但是不代表你们可以越线,你们赢了,我允许你们把诉求说出来,看能不能在这里给解决了。”

    “我们的诉求很简单。”林东轻描淡写地说:“只要猎鹿园把我们的鸡还回来就行了。”

    “鸡?”蔡保健一听呆了,不是鹅吗?怎么是鸡?

    东大这边的学生,也不太明白。

    有人甚至想暗中提醒林东不要犯了鸡鸭鹅不分的错误,可惜离得远,根本来不及纠正他,心里真着急。

    浓眉哥听了,也是一愕,认真地问林东:“你确定跟蔡保健他们要的是鸡?不是鹅?”

    林东不太确定,掉过去地看鱼丰胖子:“我们要的是蔡保健的*?”

    鱼丰胖子配合地点头:“是,我们就是要他的鸡……”

    这下,同学们都听明白了。

    这小子不是闹笑话,而是兜弯子损人呢!

    鱼彤彤更是‘切’地一声表示鄙视,要是换作她是男人,绝对不会说得这么隐晦,直接爆粗,一千五百字没有标点符号连接无间断中间不喘气地喷死对方。不过,这样能激怒对方,效果也马马虎虎。

    班长大人和千郡拼命忍住笑,只有一头雾水的云悠悠妹子还眨巴着大眼睛,她刚出山不久,还没有被社会大染缸污染,完全听不出来。她第六感敏锐,能知道林东说了一句特不好的损语,可是一时没反应是哪里不对,看见大家都很厉害,简直是一点就明,她生怕别人会看出自己不懂,赶紧收起好奇心,不懂装懂地躲在人群中,那副表情萌得不行。

    对于林东的诉求,浓眉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估计对方不会同意的,你就不能换一个别的提议吗?”

    “可以。”林东为人很随和,笑道:“如果那鸡拿不回来,我们把这间猎鹿园砸了也行!”

    “你意下如何?”浓眉哥转过脸去那边征求蔡保健的意见。

    是选择鸡,还是选择猎鹿园呢?

    选择家业的话,就要做一个无鸡的男人。相反。如果选择做个有鸡的人,那么这猎鹿园就保不住了。

    蔡保健的回答是:“祈队长,你不用联同外人一起羞辱我,我看出来了,你是跟他们一伙的!不过就算你们是一伙的。我也不怕!这间猎鹿园是米国驻东山联合商会投资建起来的休闲会所之一,属于外交领事的直属产业,拥有豁免特权,受到本国法律保护和国际法的多重保护,你们要是敢碰它一块瓦,我保证。你们都要为之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赔偿!祈队长,你是执法人士,知法犯法是什么罪名,你自己清楚,你要敢放他们进来。我马上就到省里告状,你看看徐阎王他是不是能保得住你!”

    浓眉哥听了,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好人真难做……”

    “我觉得做好人挺容易的。”林东有不同的意见:“比如我一三五就做个好人,感觉一做好人就浑身萌萌哒!”

    “谁跟你比啊!”浓眉哥听得差点没有晕过去:“你小子一出现就没好事,我再不想看见你了!各位同事,大家辛苦了,既然猎鹿园是外交领事直属产业。受到国际法的特权豁免保护,那就没我们啥事了,大家下班吧!”…

    浓眉哥一挥手。三百多警|察走个干干净净。

    蔡保健顿时傻了眼。

    看过楞的,但没看过这么楞的,尼玛这种人到底是怎么混进官场的?这样的警|察也有?太不科学了!

    东大的学生热烈鼓掌欢送,无论牲口还是妹子,皆齐声欢呼。

    警|察叔叔的形象从来没有这么可爱过……

    “嘿嘿,蔡保健。你还是乖乖的把你的鸡交出来吧!”徐军现在得意了,老子是纨绔子弟。歪果仁?怕个毛线啊!老子打的就是歪果仁!至于外交特权豁免什么的,那是什么?好吃吗?

    “我只说一句。”鱼丰胖子就像大将军那般挥手。施发号令:“千万别担心赔偿什么的,胖爷我有的是钱!你们尽管砸,给我狠狠的砸,我现在唯一希望看见的,就是这猎鹿园以废墟状态出现在我的面前!至于蔡保健,别的不要,我只要他的鸡!”

    “鱼总v5霸气!”东大的学生这么一听,这还担忧个屁,天塌下来有这胖子顶着,现在是狂欢时间!

    鱼米之乡的保安在前头,天空骑士团的牲口在后。

    一千多人,形成无可匹敌的人墙。

    直接碾过去。

    以气吞天下那般的势头,直迫猎鹿园那两百多保安和社会人氏……高手又如何?那么多人,除非你会飞天遁地,否则必定死在这上千人的乱拳之下!

    几个高手当然不吃眼前亏。

    趁保安挡在前面,赶紧七手八脚地挟起蔡保健逃入猎鹿园首层大厅,准备自后门逃脱。

    两百多保安和请来镇场子的社会人士一看主子跑了,士气瞬间就崩塌掉,能逃的呜哇鬼叫地往后逃,挤不进门口的,赶紧向四周奔逃,实在跑不掉,就抱头蹲下,任由鱼米之乡的保安和东大学生乱拳伺候。现在谁敢反抗谁死,挨打顶多是打趴下,毕竟谁也不想闹出人命。可是极力反抗,保不准对方打红了眼,往要害来一下狠的,小命就此玩完!

    整个场面乱作一团。

    东大学生的人群,人人争先恐后的向前涌去,除了少数生怕受伤不愿挤身上去闹事的妹子,男的几乎都上去了。

    当然,也有悄然往后退的。

    比如大三的桑丽勤与她的男朋友池胜则,就趁人不注意,悄悄地往后挪步。

    池胜则他还自裤兜里拿出手机,似乎要跟谁打电话。桑丽勤左看右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和男朋友,赶紧拉着他,退入林荫大道里的黑暗里。不等池胜则打通电话,她就一叠声地催促他:“快点,快点,我快急死了,你看现在都弄成什么样子了,真是急死人了!”

    “你们小两口这么着急?”闵启明和唐天华他们忽然在黑暗中走出来,满脸笑容地问:“你们两个不是想在这里办事吧?”

    “是,是的……”池胜则先是吓了一大跳,随即反应过来,飞快地接口:“我们心情非常激动,想在这里玩点刺激。没想到,没想到碰上了老大你们……不好意思,我们马上就走,我们马上就走!”说完,又急忙想拉吓得说不出话牙关直打战的桑丽勤离开。

    “等等。”闵启明喊住了两人:“本来你们想玩刺激,我是不会管的,但是,你们为什么要玩到我的头上呢?”

    “啊,老大,我们不懂……”池胜则还打算装傻。

    “我更喜欢和聪明人说话,知道吗?把你们的手机拿出来,继续打电话,我的要求就是这么多!”闵启明叹了一口气:“我今天的心情非常的不好,希望你们把握机会,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让你们真正了解一下我的为人。现在你们还有三十秒的时间,这个是你叫过我老大的最后机会。”

    在猎鹿园的后门,几个高手就像拎小鸡似的,提着蔡保健飞奔。

    其中一个,一边路还一边给上面打着电话:“是的,我们已经带少爷出来的,我们正在赶路,没有追兵,我们把他们甩掉了,现在很安全。明白,我们半小时后,到a号接头地点汇合。”

    跑了大约四五分钟左右,后面完全没有人追上来,正当蔡保健他们以为安全了。

    前面。

    在路边一颗大树后,忽然转出了千郡和林东。

    林东此时正拿着大鸡腿在啃,满嘴油腻的他冲着蔡保健一笑,将对方之前的嚣张言语原句奉还:“怎么现在才来啊?我都等得有点无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