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灵禽!
    一念及此。

    班长大人立即抓住林东的手:“不要出去,他们的目标,可能就是你,并不是那两只白鹅!他们没理由为了抢两只鹅花那么大气力的,再说,什么时候不抢,偏偏要在你没有到惩拒绝出战的情况下抢?敌人肯定有阴谋,他们针对这个,布了一个局,你千万不要去,如果一去,那就上当了!”

    又转过来抱住萌货和楚灵儿两个,柔声安慰她们:“我打电话,马上让人帮你们找,一定帮你们找回来,不哭不哭,一定能找回来的,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那两只白鹅!”

    “坏人要害大叔吗?”萌货她们还是懂事的,一听顿时不让林东出去找了。

    “我的鹅,呜呜……”楚灵儿彻底变成了一个哭包。

    千郡和云她们闻讯过来,听明歌妹把整个事情这么一分析,也觉得她的推理很正确。

    赶紧上前帮忙劝住林东。

    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还在商议间。

    鱼丰胖忽然迈着小短腿冲了进来,悲愤地大叫大喊起来:“杀千刀的狗贼,他们把鹅送了回来,就扔在我们鱼米之乡的大门外面,不过,他们已经把它们打成重伤了!他们是故意的,他们这是挑衅!真该死,我恨不得一枪崩那些烂人,这种事都做得出,真是没人性的**!”

    紧随着鱼丰胖,李经理和一个服务员,她们抱着两只奄奄一息的白鹅飞快地跑进来。

    萌货和楚灵儿尖叫一声,扑上去死命地搂住它们。

    两只白鹅不停地咯血。

    伤势严重。

    它们看见萌货和楚灵儿她们两个,涣散的眼神有了点神采,脖痛苦地扬一下,短暂地悲鸣几下,但很快又无力地垂了下去。萌货和楚灵儿抱着它们,哭得肝肠寸断。

    “看来,它们让人打伤了内脏。”云伸手诊断一下,黯然地摇摇头,她不太擅长治疗动物。

    “真的不行吗?”明歌妹让两个丫头哭得心都碎了。

    “它们让人在背部打了一棍,骨骼和内脏都……它们伤得太重了!”云摇了摇头。她想到了使用真气结合林东的活力丹来挽救它们,但是,真气和活力丹只能够延命一时,对严重的伤势没有很大作用。所以就算用上,最后还是无济于事,没必要做这种无谓的浪费。

    “车牌看清楚了没有?”千郡问起敌人车的车牌。

    “他们那个车是个套牌,说不定还是偷来的,我刚刚查过了,根本不是正主,车型也不对。我们的服务员安安说,她好像认得自车下来扔鹅的那个人,虽然头脸蒙着丝袜看得不太清楚,但是身材还有背影很熟悉,很像猎鹿园那里的保安队长!那个保安队长去年追过我们的服务员安安,不过我们大家都知道那个保安队长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专玩女人,骗财骗色的烂人,后来就没成事。那个保安队长还带人过来我们这边闹过,所以安安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安安,你来说,你大胆说,要是真找对了人,我重重有奖!”鱼丰胖让抱鹅进来的那个服务员安安详细解释。

    “很像,我不敢说保票,但八成是他!”服务员安安带点胆怯,可是在鱼丰胖的鼓励下,壮着胆,说出一个特征:“那个保安队长叫做邹峰,认识他的人都叫他烂赌峰,特别好赌,经常骗女人的钱来还赌债。我看过他的手,右手背有一个刀疤,刚才在扔鹅的时候,我看见好像是有疤的,所以才敢认是他。”

    “安安你做得好!原来认出有疤,这小就跑不掉了!”鱼丰胖激动得不行,许诺奖励安安情报费两万。

    “我去翻录像,那能不能找到相对应的证据。”那个李经理也是人物,一听有线索马上就行动。

    千郡也跟着去看录像。

    暂时还不知道有没有拍到,因为敌人扔鹅的地方有点远,不一定进了摄像头的范围。

    两个小丫头哭得快要晕过去了,明歌妹搂住她们,不停地安慰,但根本没用。这对白鹅养了几年,她们读小学时就开始养,现在情感远超一般的宠物,要是没了它们,心里完全无法接受。她们只要想到,一到上学,两只白鹅就会送上门口,高高兴兴的送上车,等放学回来了,又会到门口等着,高高兴兴的把自己迎接回家,几年生活下来,就跟亲人一样。现在眼看它们遭此毒手,命在旦夕,她们能不伤心?

    林东本来不想救这对白鹅的,他觉得这么低级的生物救了也是浪费能量。

    不过,两个小丫头哭得太厉害了……

    吵得慌!

    他没办法,只好叹一口气:“别哭了,我帮你们看看!”

    “你真的能救?”云感到惊讶,这么重的伤势,骨头和内脏都被打碎了,眼看就要毙命,这样也还能救回来?最少,以她的真气属性就不行。

    “你带她们出去,我不喊你们就不要进来。”林东没办法跟她解释,跟一个武修也解释不了。

    “大叔!”萌货转悲为喜,眼泪汪汪的她一下欢喜得跳了起来:“真的吗?真的真的吗?”

    “呜呜呜~”楚灵儿哭得更猛了,眼泪鼻涕什么的,都往林东身上擦。

    班长大人也很高兴。

    不过。

    她更担心林东会不会用一些伤损自身的办法来救治这两只白鹅。就跟武侠小说里说的那样,当人受伤了,就用内力输过去,以消耗自己内力的方式,或者别的代价,来恢复目标的伤势。她怕林东也采用这样的方式,如果把鹅救回来,他累倒了,那岂不是……偏偏这个担心,她没办法当面说出来。

    再看看两个小丫头激动的心情,她也无法劝阻林东。

    带着满心的担忧。

    一走出门口。

    她把云拉到一边去,小声地问:“木头,木头他那样,会不会伤害他自己?你应该更清楚对吧?你给我说一说,如果危险,那么就算了,毕竟人比鹅重要啊!”

    “应该没事,他自己也有分寸的。”云不知道林东会采用什么办法,所以无法给出最佳答案。

    “可是两只鹅伤得太重了。”班长大人还是担心。

    “没事,相信他吧!”云安慰她。

    “嗯。”要说相信,班长大人是最相信他的。有些事情,她不问,不等于她不想知道,可是她选择相信他。如果他觉得必要,一定会跟自己说的,现在不说,肯定有他的原因。还有一些事情,她不问不等于她不明白,有些事她能猜到,如果再结合生活的点点滴滴,或者自云、千郡她们那里得来的情报,她能够想个模糊大概来。可是她聪明地选择不开口,将一切秘密埋藏入心,对他不说的,不深究到底,反正自己心里明白那是好事就行。

    有些事情,知道了就容易泄露,那样反而不是好事。

    两个小丫头也不哭了。

    乖乖地,坐在走廊的花基上,静静地等着。

    房间内的林东,先给两只濒死的白鹅输点灵气能量续命,等它们的求生意识起来,又各喂一颗活力丹。活力丹能止住它们的伤势恶伤,但如果不尽快修复碎裂的骨骼和破裂的内脏,它们仍然难逃一死。

    “真是麻烦!”林东知道,要是将它们花大气力救回来,这两个白鹅就妥妥的变成灵禽了,以后,有些事想瞒也瞒不住。

    不过,随着实力增长,林东也不需要事事都隐瞒。

    有些不太重要的,比如灵禽这些,身边重要的人可以知道。

    按照今天的事来看,跟外围势力结仇是肯定的,敌人也不会跟自己善了,要想打消他们的退堂鼓,一通大拳头敲打少不了!无论哪个世界,都是拳头大实力强的人说话,这是肯定的!一心想低调也没必要,有些事,有些人就算不主动去招惹,他们也会一头撞上来……红尘如劫,一个人在世间历练,哪能像深山老林里那样避世静修,碰到各种麻烦是注定的结果,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是另一种方式的修行。

    敌人来了,就用拳头去干他们!不服,打到他们服为止!

    身为修真者的自己。

    随着实力一步一步提升,没啥好担心。

    唯一有可能出事的是程明歌和两个小丫头她们,敌人打自己不过,也许会在她们的头上动脑筋。

    所以,弄些灵禽灵兽出来,暗守护她们也是一件好事。反正是宠物嘛,世间现在许多人爱养宠物,甚至有些宠过头了,比人还要亲,直把宠物当儿丈夫的也不是没有!

    老虎狮弄不了,弄两只白鹅做灵禽应该没问题。

    这样一来。

    万一打不过可以驮她们飞,实在走不了,还可以心灵示警,让自己及时救援。

    再说,外人就算看见这两只灵禽,最多是‘哇’一声,赞叹长得这么漂亮,也根本看不出来它们是灵禽!

    “你们够幸运,有两个哭包非要你们活下来!”林东下定决心,用无形之手将两只白鹅伤损部分扶正,再柔柔地输入一股紫阳能量。等伤势稍缓,又运起极其珍贵的星力,虚空,画出两个萌芽般的细小星阵,分别种入白鹅姐妹的头部。这个星阵,除了契约之外,除了认可它们为自己的灵禽,还开启它们那一丝朦朦胧胧的灵识,让两只白鹅正式诞生出清晰的‘灵识’来。只有拥有真正的灵识,能够清醒地认知世界,忠贞主人,并且在主人的授意下学习、修行、提升。

    这样的生命,才能够称之为真正的‘灵禽’或者‘灵兽’!

    两只白鹅灵智一开,感动无比,激动得浑身颤抖。它们不可能像人一样聪明,但不再是傻傻的白鹅,它们现在就可以通过本能天性知道,这个主从契约,这个灵识开启,会是自己生命的一次飞跃,一次无以伦比且无可限量的升华,一次自诞生以来最梦寐以求的灵魂觉醒和生命褪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