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请叫我红领巾
    体院来的五位主力在东大学生的嘘声中,来回的倒球。

    唐致远等人拼命防守。

    无论身高,还是体重都相差太远,他们的防守虽然积极但起不了什么作用。唯一让五人有点警惕的,就是林东这个有点懒洋洋没有怎么认真防守的家伙。对位的得分后卫虽然有一米九,可是他不敢在林东面前炫球技,一接到球,不等林东上前迫抢,就急急的把球传出去,好像这是个烫手山芋。

    如此来回的倒了一遍,控球后卫一看时间还有,他有点想法了。

    球一拉。

    一个变向把唐致远给过了。

    林东慢悠悠的过来防守,这个控球后卫看了心中冷笑,想盖帽?没那么容易!

    他身边的中锋黑铁塔移过来挡住林东,让控球后卫溜进底线,一个潇洒的反手上篮,准备妥妥的拿下两分。

    动作是很潇洒,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的人品耗光了没充值,篮球在筐里转了好几圈又给滑了出来。林东一跃而起,半空中高高的探出双手,直接在两米一五的黑铁塔头顶上收走这颗篮球……场馆里面又爆发一阵欢呼,而控制后卫和中锋铁塔的脸立时黑过墨斗。没有防守的情况下上空篮不进,这都叫什么事?而更狗屎的是,身高两米一五的中锋竟然被人在头顶上抢走了篮板球!

    场下的教练一看,蛋都疼了,坑爹也没这样坑的!

    “防守!”

    教练愤怒地咆哮起来。

    如果还有选择,他会立即换下这个球场上走神的中锋,你以为你是奥多姆啊?至于控球后卫……让你丫的看贴不回!

    林东把球给唐致远过渡一下,自己在不远处跟着。唐致远现在没比赛开始那股傻劲了,一看有人逼抢,赶紧把球还回来。至于另外三位,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只是上来凑数的。当然他们自己不这样认为,相反,他们满脸光荣地参与进来,积极地跑位。

    “包夹,包夹!”启明星团那边的教练决定给予林东同学巨星的代遇,一拿球就两人包夹,两人不行就三人。

    “来,来啊,有本事就过我!”

    对面的控球后卫看见同伴上来双人包夹,态度立时变了,信心十足地向林东挑衅。

    只要林东一上当,强行突破,就造他的失误。

    至于传球?

    跟这小子同队的菜鸟连球也接不好,传球就等同失误!

    林东慢吞吞地运着球,在包抄合拢的一瞬间动了,速度快若闪电,连续两个极大的变向,晃得两个后卫眼花缭乱,刹那间便自双人包夹中脱出。体院来的小前锋赶紧过来协防,林东再一个变向,就像绕桩那般将他过了个干干净净……中锋黑铁塔现在遇上了跟替补中锋同一个难题,林东就像坦克般向他冲了过来,势不可挡。也许是想报此前的抢板之仇,也许是对自己两米一五的身高有信心,黑铁塔暴吼一声,迎着上去。

    林东高高地跳起来。

    黑铁塔仗着身高,也立即起跳,大手恶狠狠地扇向林东手中的篮球。

    可是,他惊讶地发现,面前的敌人越升越高,自己的手根本够不到对方的球,更惨的是,同时起跳的自己开始下坠了,对方还在半空。这个起跳高度和滞空时间,还有这种对抗力量,简直是非人类!

    难道这家伙是个怪兽吗?

    黑铁塔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无力感,他眼睁睁地看着林东,手臂越过自己的防守,狠狠地砸在自己脑后的篮筐里。

    尽管不是骑扣,但这是同样耻辱的隔人重扣!

    自己可是有两米一五的身高啊z铁塔现在脑里嗡嗡的,感觉特别的懵……

    “碉堡了!”方禹拿着麦克风狼嚎起来:“死亡之扣,这是跟卡特的死亡之扣差不多的杀人重扣,对方那个两米多的中锋,就跟屠刀下的羊羔一样,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谁有纸尿片,赶紧送我们的中锋黑炭头先生吧,已经吓尿了的他急切需要这个!”

    “木头!木头!木头!”

    啦啦队的大胸妹子接近九成叛变了。

    战神一般的帅哥,上哪找?现在大势所趋,还守什么承诺?大不了给闵启明退钱!

    刚才还以为替补不给力,体院来的五个主力以为自己一上场就可以秒掉林东,可是经过这么一番交手,他们忽然懂了。并非是替补无能,而是对方太强大了,强大到让人绝望的地步!

    在隔扣铁塔的时候,他的头已经超过了篮筐吧?

    这弹跳力,跟火花比起来也毫不逊色啊,确定这不是磕药后的结果?黄种人也能跳这么高吗?这不科学啊!

    “暂停!”

    启明星团的教练一看。

    再不暂停的话,这球没法打了。

    不过,就算暂停,这场球估计也悬……他是专业的,眼力还有。

    “对方很强,不怪你们!”教练首先把一泄如注的士气止住,他没有骂人,相反,非常有耐心地解释:“对方有到nba选秀的实力,你们单挑不过很正常。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放弃,即使你们选择放弃,我们也不会怪你们,因为彼此之间的实力的确有差距。二是继续打,战斗到底,只要你们用心打,保持信心,不受对方的扣篮影响,用团队配合,那么最后必定获胜。我们领先得太多了,他就算再能耐也只有一个人,所以赢最后我们肯定能赢。只不过,这一仗可能会打得很苦,很累,因为对方会不断地冲击篮筐,一路秀到底,甚至会拿一个让大家难堪的超高分。”

    “我们真的能赢?”黑铁塔现在都有点心寒了。

    “能。”教练肯定地点头:“上篮扣篮都是得两分,只不过后者的动作更加好看罢了!他要追分,仅靠扣篮是不可能的,他也没那个体力,就算让他扣二十个,也就四十分,能追得上你们?我们在场上等于是五打一,团体配合必定能够赢他,分数他绝对赶不上……要是他没体力了,只会越拉越远!”

    “可是让他在我们的头上扣二十个,我们就算赢了也没意义!”黑铁塔一次也不愿意承受了,被人隔扣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你们可以犯规啊!”教练瞪起了牛眼:“他要是再扣篮,你们把他给我拉下来,我就不相信他是铁人,只要干他两三次,他自然就惜身自保,绝对不可能再像刚才那样肆无忌惮地冲到篮下了。你们可是五个人,每人犯规一次,也有五次,他就是不死也一身残,你们难道连犯规也不会吗?他一运球,就双人包夹,他要是突破,你们就犯规,尤其是突破上篮、扣篮,狠狠的干他。注意,犯规要狠,一动手就不要软手软脚,大不了让他罚球,裁判也是我们这边的,一般不会判恶意犯规,你们放心就是!”

    在另一边,班长大人也有点担心这个犯规问题。

    她觉得对方不可能再让林东轻易得分了,肯定会用手段阻止他,甚至会恶意犯规,故意伤害他的身体来达到目的。为了胜利,有些人什么肮脏的手段都做得出,如果可能,她真不想让他出场,免得让敌人做出不可挽回的痛心举动。

    林东赶紧安慰她:“我会小心的,不冲篮下,我远远的投三分应该没问题的。”

    投三分当然好,问题是命中率低……

    啊,班长大人不知道林东有个‘鹰眼’功能,看篮筐就跟海洋一样……

    “唐致远,你来做个挡拆,在三分线外,假如没甩掉敌人,那么你来做第二个,尽量掩护林东投篮。”班长大人安排了挡拆战术,不过鉴于菜鸟们的执行力,她估计能做到挡就满意一百分了。

    “你们站着不动就行。”林东的说明更简单,只要队友站着帮忙挡人就行。

    “明白。”唐致远他们全部点头。

    说是这样说,至于是不是真的明白,这个……算了,菜鸟能说明白就已经是最大的胜利!

    重新上场,对方五个人通过一番配合,由距离林东最远的那个小前锋打进一球。而轮到林东这边发球时,分两个人贴身照顾他,打算连球也不让他接到。林东伸手往天空一指,亲自发球的唐致远赶紧按照班长大人刚才布置的另一种战术,把球大力扔出去。

    林东推开身边的控球后卫,火箭般冲过半场。

    又一次跳赢赶来截球的黑铁塔。

    半空中抢过篮球。

    “犯规!”启明星团的教练一看急了。

    “……”黑铁塔来不及动手,林东就给了他一个答案。他高高地跳起来,就在黑铁塔的面前,在距离三分线尚有两步远的距离,投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刷!

    篮筐溅起了白色的浪花!

    这个超远三分,彻底灭了场上五位球员的士气,场下的教练,也觉得心力一下子耗尽了。

    接下来,稀里糊涂地打了几分钟,虽然启明星团队还在不断得分,可是林东用一个个的三分回应,他在各种干扰下竟然投中了六个三分,甚至还有两个是犯规后的三加一!整个场馆快要爆炸了,不论男女,都疯狂地乱叫乱蹦,全身心投入地膜拜着奇迹的表演……当教练再叫暂停,体院的五位主力下来后,一个个瘫在座椅上不动,他们的身心完全被摧毁了。

    现在的他们,根本不可能再上场比赛!

    教练看了看那渐渐迫近的比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对催促上场比赛的裁判说:“我们的队员无法比赛了,这一场,我们输了!”

    “你们还领先?真不打了?”三位裁判心里也松下一块大石头,放弃最好,皆大欢喜,要是执意比赛,用恶意犯规来阻止得分,极可能演化成打架斗殴,到时后果就严重了。现在不打了,胜者自然欢喜,败者也能存一点颜面,正好!

    “胜利!”方禹当看见裁判摆手示意不打了,对方已经认输,立即激动得跳上桌面,仰天长啸:“我们东大胜利了,我们战胜了体院,战胜了丧门贱客,这是吊丝对高富帅的逆袭!这是人生最大的胜利!当然,我们不要忘记我们的功臣,我们的小处男木头同学!各位妹子,现在你们去领取你们的奖品吧,一个一个香吻,是我方大会长特意赏赐给你们的……不用谢,请叫我红领巾!”

    “嘘!”男生一听,妹子有奖励,男的没有吗?刚才大家都有支持啊!

    “各位牲口,你们看见了没有?一个移动的金库!看吧,我们年少多金的朱大公子来了,你们还愁晚上没人请客吗?赶紧拉他去埋掉,不对,赶紧拉他去埋单吧,这个同样也是我方大会长的赏赐!”

    “切!”

    场馆内回应方禹同学的,是一片密林般的中指。

    不过,拉朱大公子去买单这种事,大家还是乐意效劳的。

    此时的林东比较苦逼,因为他必须孤身自一片望无边际的乳|海中杀出来,在举步维艰的时刻,班长大人还给他雪上加霜地补了一刀。她自凳子跳上桌子,再自高高的桌子上用力一蹦,四肢舒展地飞跃过去,想穿越那片波澜壮阔的乳|海跃入他的怀中。

    “你就别添乱了!”林东赶紧伸手把她接住,又怕她被挤成纸片儿,一手把她托到肩膀上。

    班长大人非常淡定地坐在他的肩头。

    一边伸手,跟周围特意伸手过来讨好她的大胸妹子们握握,小脸露出灿烂的笑容:“谢谢大家的支持,我是木头的班长,也是他的官方发言人,大家有啥事可以找我!”

    “班长!”这群大胸妹子一听,立即齐声叫起班长来,那声音要多甜就有多甜,估计糖加三勺也没这么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