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逆转!
    “程明歌,如果你能拿一百万出来,那没人会说什么。人贵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行,就要自觉下来,如果说句糙话,就是不要占着茅屎坑不拉屎,你没那能耐,到时不仅误事,还丢人!”夏松冷笑连连。

    “闵同学也是这样认为的吗?”班长大人毫不动气。

    “不,我跟夏松学长的看法不太一样,我是支持明歌同学的,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发表言论的权利。”闵启明表示自己做事很民主。

    “我可以把会长让出来。”班长大人淡然一笑:“不过,我不保证我离开后,云悠悠和千郡她们还会留下来。”

    她这话一出。

    等于蓄满力量爆发出一个超级无敌的必杀。

    全场瞬间被她秒杀!

    局势。

    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

    假如云悠悠她走了,这个自行车自驾会还有意义吗?什么天空骑士团,那不成了笑话?

    夏松闻言,吓出一身冷汗,幸好自己没有用言语迫得太过,否则事情不好挽回,程明歌一怒之下,带走了云悠悠,到时三千多会员生吃了自己都不是没可能的!尽管是这样,同行的十几人也对夏松怒目而视,恨不得把这惹祸精扔到不可回收的垃圾筒那边处理掉。

    闵启明哈哈大笑,用力地拍手,鼓掌激赞:“好,我就说,我们的会长是最优秀的会长,能力超群,你们这些人根本没必要担心,更没必要试探她的度量。明歌会长,不管我们投下多少钱,你都是永远的会长!谁敢不服,让他第一个来问我!对于明歌会长,我打心里敬重,之前我毛遂自荐,只不过想竞选一个副会长当当,顺便替明歌会长分担一下会里的大小琐事,根本不是想染指会长之职,你和林东同学误会了!我闵启明刚刚转学过来,何德何能担当会长一职,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既然是误会那最好。”班长大人笑了笑:“自小到大,如果说到竞争干部,只要我愿意,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赢过我的。闵副会长,你如果不信,可以试一试,看大家投谁的票!”

    “明歌会长,我再一次表态,我绝对没有竞争会长的意思。”闵启明非常谦虚,一再表示自己只当副手。

    “有钱多投点进来,如果我的心情好了,会考虑组织自驾活动的。”班长大人的统御力要是拿到战场,绝对能当个元帅。

    “好的,我们一定努力。如果一百万不够,我可以再加,直到会长你感到满意为止。”闵启明大笑。

    “闵副会长果然有钱!”林东拍手大赞。

    “我听说林东同学暑假工没找到,生活费有点困难,最近还接了个活,准备帮猪大肠做打手是吗?”夏松急于在闵启明的面前挽回形象,想动程明歌不得,决定炮轰林东这个眼中钉。会长争不了,整几句带刺的话恶心一下你们,你们能奈我何?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林东并不否认,相反很配合夏松的话。

    “为了五千块,就给人家卖命!”夏松格外鄙视地嘲弄道:“才区区五千块,这价钱也太低廉了一点点吧,不过也难怪,有些人就是这么烂,只能是大白菜价,想卖高点也卖不起来!”

    “不知夏松学长给人家当狗又收多少钱一天呢?”林东笑得阳光灿烂:“不会是免费那么贱吧?”

    “你!”夏松感觉胸口好像被人打了一拳,话塞在喉咙里出不来了。

    “木头你这人真是的,打狗还看主人面呐,当着闵副会长的面,你这么为难夏松学长干嘛?你这样说,人家闵副会长很难做的,给钱不是,不给钱也不是,你这不是影响人家内部团结吗?”班长大人批评林东不够地道,她又冲着脸色连变几变的闵启明笑着解释:“其实这是误会,林东他没有跟一条狗计较的意思,我们一向是很大度的!”

    “好,好,会长就是会长,没说的!”闵启明竖个大拇指表扬,又冲着林东点点头:“那么,就期待晚上林东同学的篮球赛表演了。”

    “本来不想去的,但是现在有人凑脸上来讨打,我要是不打,好像对不起全国人民的样子!”林东决定出战。

    对方这么欠揍的态度如果不打脸?

    那还有天理?

    爱炫爱洒钱这些管不着,但是想欺负上门,你以为老子是白给的?

    林东扫了一眼人群中几个隐隐戒备似是保镖的男子,又看了看闵启明,笑笑,和班长大人转身离开。你是高富帅没有错,爱干什么,别人也管不着,可是你想踩着别人的头来泡妞,只能这样说,你想有点多了,这世界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让你踩到脚下的!你也没那么大的能力!

    看着林东和程明歌远去的背影,原来满面笑容的闵启明一下子阴下脸来。

    夏松冷汗直流。

    不过,闵启明很快恢复了亲切的笑容,他拍了拍夏松的肩膀:“你放心,不管别人说什么,只要你有才,殷勤做事,我都会用你,而且是重用!”

    “闵少,我知道了。”夏松心中好不感动,大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要不是许多人看着,他还想趁机表露几句心声,好让闵启明知道自己的忠心。忽然,他想到一点,急急疑问道:“闵少,刚才程明歌说投票,我们为什么不趁机发难?我们人多,会里现在近半是我们启明星团的人,要说投票厌长,我们肯定能赢程明歌那个毫无根基的搓衣板!”

    “对,她才拉几个人进会,估计没有一百个,能跟我们比票数?”有人赞同夏松。

    “就算抢到会长,又有什么用?云悠悠和千郡在她手中。”有人反对。

    “云悠悠和千郡又不是机器,她们有自己的决择,现在是碍着交情,给点面子那个程明歌罢了,以后的事那可说不准,我们先把会长拿下来不是更好?”又有人觉得将会长位置争到手,才是硬道理。

    “就算我要争,也绝对争不到的。”闵启明摇头,摆手:“这个程明歌不是简单的人物,别说云悠悠和千郡她们那一群女的服她,就算她手下没人,我们投票重厌长,她肯定也还是会长!因为,潘子玉和唐天华他们那两帮人也不会投票给我的,他们争不到,又不想我当,自然把票给她。会长只是一个名头罢了,就让程明歌她一直当着也没事,反正财政大权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慢慢的拉拢人心,到时架空她得了。”

    “没错,闵少你果然深思熟虑。”众人一听,皆点头称善。

    “别拍马屁了。”闵启明笑道:“我们的主要敌人是潘子玉和唐天华,程明歌和林东是其次,当然,对于这两个人也不能掉以轻心,我敢说,这两个都不是好惹的,刚才你们没看见吗?对方言辞何等锋利,夏松一连吃了几个闷亏,还不好发作,这就是他们俩的实力。”

    “林东和程明歌光一张嘴,没有财力,也没有权势,背后无人,日后注定成就不大,不足为惧。”人群中有个眼镜男经过分析后,作出如此判断。

    “要是林东有财有权,那我就升级他为生平第一号大敌了。”闵启明忽然变得有点严肃:“他那张脸,的确为他加分不少,你们看过穷成他这样,为了几千块给人打工,还能那么有魅力的男子吗?而且,他身上有种气质,我说不上来,但极其少见,这是潘子玉和唐天华身上也没有的东西……林东暂时观察,他的未来不敢说,但现在的起点太低,我们还是先对付潘、唐他们两个。”

    “猪大肠那边呢?”夏松请示地问。

    “既然林东会出场,就找几个打篮球的好手,注意别耍楔招,省得让人看出来了,我们胜之不武还让人逮装柄。我们要堂堂正正地击败他,至于朱大常那个土鳖,才是真正的不足为惧。”闵启明说到最后,笑了。

    “如果闵少所有的敌人都像猪大肠那样,那么就省事了。”夏松陪着笑。

    “要是那样,人生又有什么乐趣?”闵启明摇摇头:“要什么东西我没有?我要的是征服感!”

    “征服?”众人愕然。

    “无论是男人中的劲敌,还是女人中的极品,我都要一一征服在脚下。”闵启明张开双臂仰首向天,看着万里无云一碧如洗的天穹,感概无限地叹息道:“我来到这个世上,不能白白浪费了如此精彩的生命,我要做的,就是征服,我要让我的生命绽放出最华丽最璀璨的光芒,我要让我的生命成为世界上最耀眼最闪亮的一个明星!无论男女,都必须臣服于我的光芒之下。”

    数千米外,林东似乎看见或者听到了什么,忽然唇角勾起一丝笑意。

    班长好奇地看向他。

    林东赶紧摆手:“没有,我刚才看见槐树,无意中想到一个故事,南柯一梦。”

    “你准备用蚂蚁来做你那个生化试验?”班长大人以为林东准备改用蚂蚁来做实验对象了。

    “不是,我是想,如果打比方,大树下有只蚂蚁,长得很壮,比窝里其它的蚂蚁都要大,在蚁窝里,几乎所向无敌,当它攀爬到一颗树上,仰首天空,你说它会不会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它的脚下呢?”林东这样问。

    “我觉得它那样做的结果,极可能是被一阵风吹走……”班长大人对于这话题没兴趣,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转,拉住林东的手:“木头,你晚上要参赛,可是你一个暑假没摸过篮球了,这怎么能行!走,我们现在就去训练一下,把状态给练出来!相信我,虽然时间有限,但在我的指导下,你的球技一定可以突飞猛进的!”

    “你指导我?”林东实在想不到她除了捡球之后,还有别的东西可以帮助自己。

    “罚球我比你好!”班长大人也有杀手锏的。

    “这种比赛根本没有几个罚球好不好!”林东听了一阵狂汗,再说几小时能把罚球练好?奥尼尔就不用害怕砍鲨战术了!

    “反正摸摸篮球恢复一下手感也是好的,临时抱佛脚是没啥用,但抱了,总比没抱的要好。”班长大人也不指望林东能赢,闵启明为了胜利,肯定下重金,说不定请专业打球的过来。林东下场,一不受伤;二不被人完爆,那么任务就完成了,东大的腐女们哪里会在乎什么比分?要是林东能够扣个篮,那就是超额完成任务,说不定有腐女露大|奶来安慰他呢……这种事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不行,得想个法子才行!

    不能让她们得逞!

    班长大人的思维已经跳到几光年之外,现在她想的,是晚上如何控制局面,防止那些女流|氓突袭自己的木头同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