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坑死个爹!
    林东还没逛十分钟,班长大人就打电话过来:“快来,我帮你霸好了位置。”

    “?”林东很汗,需要这么夸张么?

    如果去食堂,这样说不奇怪,但去上课,你确定需要占个位置?

    等他过去,找到班长大人,发现课室里空荡荡的,连鬼影也不多一只,这就是她口中需要霸好位的课?前面正在上课的老师好像姓郭,现在还是个讲师,她挺有实力的,要不是背后的关系网拖了后腿,早评上副教授了,不过这个也是迟早的事。班长大人跟她关系不错,常拉林东来听她的课,因为‘一梦十年’的关系,林东已经把她的名字给忘了。

    林东悄悄地自教室后面溜进来,尽量不打扰别人上课。

    其实,包括他在内。

    整个能坐上百人的大教室只有九个人,左边四个,中间三个,然后右边是班长大人和他。

    “云悠悠没来,她改变主意去阶梯教室那边了,否则,这里根本坐不下。”班长大人脸上一副还好你走运,否则肯定给夹成肉饼的搞怪表情。

    “不会吧?”林东一想,这个还真有可能!

    学生来没来,多不多,完全不影响上课。跟别的讲师教授稍有不同,郭老师习惯在快上完课时点名,她允许迟到,但不太赞同早退,同时觉得听完一节课再溜是一种基本尊重。

    郭老师上完课,拍拍手,把两个已经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瞌睡虫唤醒:“各位同学,在新学期里,我们有很多相处的时间和机会,我希望还没有把我这张脸记住的同学,那么现在开始记忆吧,相信期末考试时会用上的。我个人非常感谢大家来这里支持我的工作,为了尊重大家的辛勤付出和劳动成果,我决定点个名……没来得及赶到的同学也不用担心,我会给予很多机会,让他们练习一下,如何挽回自己在别人心目中‘透明无存’的错误印象。在我的心意没有改变之前,会有很多时间,供大家自由发挥的!可以甜言蜜语攻略,也可以物质贿赂,还可以使用武力威胁,甚至可以祭出各种天灾**为理由,我个人是比较开通的,只要你能把我说服,那么一切就ok了!”

    “哈哈哈!”班长大人笑得很欢,她和木头都来了,至于别的同学,能整得更惨一点吗?

    “够狠,还好今天早上我觉得心血来潮,掐指一算,知道命中有此一劫……”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快点名!”

    “我最喜欢点名了!”

    无良的腐女们不顾那些逃课牲口在恶梦中的悲鸣,一个劲地嚷嚷。

    课堂里,包括林东在内,只有三位男生,其中两位是收钱了帮忙点到的瞌睡虫。

    点名马上开始了,在幸灾乐祸和喜闻乐见的欢呼声中,一个又一个名字被点出来,如果课室里有很多人,那么林东还可能冒险帮宿舍那几个逗比应一下。可是现在才九个人,尼妹,死道友不死贫道,你们统统去死吧,要怪就怪你们冬眠得太早!

    “毛蓉蓉……”

    “武大勇……”

    “费进……”

    “吴驰……”

    “刘晶……”

    “朱大常……”

    随着上面点名声响起,下面的两个瞌睡虫开始了各种表演。他们用不同的方言不同的方式来应答:“到”、‘来了’、‘我在’、‘有’、‘诺’、‘喳’、‘在呐’、‘俺来了’。

    最后九个人应到了二十七个名字。

    郭大人在上面很淡定地点名,下面随便两个家伙发挥。

    林东看得目瞪口呆,尼玛你们也太猖狂了吧?一个人你帮两三个人应到就够过份了,现在一个人帮**个人应到,简直丧心病狂啊!他给两个用书本遮住嘴巴拼命回答的瞌睡虫给跪了,牛人!别说掌握了全国这么多地区的地方方言,就是这副胆识,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有的!

    班长大人笑得快要抽筋了。

    不过她很坏,没有破坏两个瞌睡虫的表演,拼命死忍,实在忍不住笑了就抓林东的手臂咬上。

    吁!

    经过一番艰苦的战斗。

    两个瞌睡虫终于把所有客户的名单都给应到了。

    脸色如常完全看不出一丝杀机的郭大人把点名本给收起来,准备下课走人。

    “哎等等,我的名字你还没点呢?”

    “对,我的也还没有点到。”

    “那你叫什么名字?”郭大人笑眯眯的,完全没有火山喷发的迹象。

    “我叫范建!”体形比较肥硕的瞌睡虫赶紧把自己的大名报上。

    “那你呢?”郭大人再问另一位。

    “……”瘦削的瞌睡虫机灵些,扭头左右一看,暗叫完蛋,赶紧沉默是金,如果现在把名字报上,就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傻子才报!

    “他叫秦寿生!”范建同学非常热心地把自己好基友的名字给报上。

    结果好心没好报,秦寿生同学立即对他怒目而视。

    郭大人很满意地点点头,用国产零零漆中司令的口吻讲了一句‘不错’后潇洒而去。

    秦寿生愤怒地跟范建撕打起来:“你个**,你自己死就好了,干嘛还拉老子下水?老子要跟你绝交!”

    说到武斗,范建一点也不怵秦寿生,三两下把这瘦骨如排的基友压在地上:“绝交就绝交,老子现在有的是女朋友,不在乎你一个!每次都用那么多凡士林,你当老子是开金铺的啊!”

    班长大人拉着林东同学在一边强烈围观。

    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网上说不能跟舍友谈恋爱,否则分手时特闹心,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林东听到这么大信息量的结论,当场就斯巴达了。

    直到中午到食堂干掉十只方禹同学说末世初期可以用来攻击丧尸的‘坚石大馒头’,心神还没有恢复过来。他浑然不觉对面有两个小学妹正用看火星人的惊骇目光看着他。对现在的林东来说,十个‘坚石大馒头’勉强只能吃个半饱,要不是怕食堂的师父认出自己打电话叫救护车,他不介意再吃十个。

    “这家伙最少饿了三天三夜……”那个刚进校门还不认识林东的小学妹大胆地作出猜测。

    “不,可能是失恋,只有失恋的人才会这样暴饮暴食!”另一个小学妹摆出‘我是情场高手’的专家姿态点评道。

    “要不要打120?”第一位马尾小学妹看来比较有同情心。

    “心碎难医,只有等时间慢慢愈合伤口了!”另一位波浪长发的情场高手长叹一声,发出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的千古感概,幸好林东还因为范建和秦守生舍友谈恋爱和分手闹心的信息当机,没有听见,否则,一定会用手中的坚石大馒头塞哑她。尼妹啊,谁失恋了?谁心碎难医?我不就是多吃几个馒头吗?这可是对食堂大师父辛勤工作的鼎力支持!

    “那个谁……林,林什么,我都找你三天了……”有个大山般的阴影移动过来,一下子把林东和邻桌的两个窃窃私语的小学妹全给遮住。

    “猪大……朱大公子,其实我叫林东!”

    林东不记得自己第几次纠正对方了,但根本没用。

    当然,他也不指望一座直立起来的肉山可以记忆自己的名字,很明显就没有这种功能嘛!

    巨大的阴影遮天蔽日的压过来,整个食堂微微震动,电影中霸王龙出场,差不多也就这感觉了。来人是个浑身肥肉乱颤、每一步走动都会形成一种特殊具有艺术性层叠肉浪的超级大胖子,大鲨鱼奥尼尔要跟他比起来,可能也算身材苗条。带着大山般压迫感的恐怖阴影,魔人布欧亲戚般的来人,以蒲扇般的大手一挥,就像领导发表重要讲话那样:“你叫啥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件事要你去做!”

    能够找人做事都拽到这种程度的。

    整个东大。

    也只有朱大常一个了。

    或许,在他的感官世界里,别人能够为他服务,已经是一种无上的光荣!

    “我刚打完暑假工,又赶回来上课,现在已经心力交瘁,精神透支,月经不调,所以恐怕不能为朱大公子您服务了!”林东以前还真给这个朱大常打过工,当时朱大公子要泡个小明星,偏偏不走寻常路,没有用金钱直接将对方砸出个高|潮来,而是选择使用艺术摄影……

    当然了,这个艺术摄影跟陈大官人那个稍有不同。

    他要求林东拍的,是百花百蝶图,不是那种,人家那种拍摄的艺术境界实在太高,林东根本不懂!

    朱大公子完全理会这些,他的大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在东山这地头,从来只有我欺负别人,就没有人敢欺负我的!我敢肯定,丧门贱客之所以针对我,一定是嫉妒我长得帅!他觉得我是众多竞争对手中的劲敌,处处与我为难,可是为了守护仙子,我连命都可以不要,区区一个丧门贱客又算得了什么?我决定了,接受他的挑战,跟他斗到底!”

    “你说的这些,跟我有个毛线关系吗?”林东知道跟十大奇人尤其高达榜眼这种超级强者对话,是不能使用正常智商的,否则会轻易被他们拉低……

    “听着,林,林什么,你就是我手下第一个精兵!”朱大公子伸出巨掌,费劲地摊开:“五千!”

    “请另请高明吧!”林东的口气就像‘我已经尽力了’的御医。

    “我听说你打过篮球,所以,就你啦!”朱大公子不应该像朱,他应该姓赖,啊,姓蛮也可以。他以领导式的口吻,不由分说地下达命令:“今天晚上就开赛,七点半,体育馆,我要跟丧门贱客来个你死我活的决斗!你带上球衣球鞋,上场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赢了,我给你五千块!”

    “要是输了呢?”林东忍不酌奇,问了一句。

    “在我的指挥下,不可能会输的,我看过nba的比赛,知道三角龙战术,老鹰进攻还有那个马刺战术。在我这个精通几百种战术的主帅的指挥下,你们就是想输都不可能!”朱大公子的信心,古今中外,有史以来,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达到他的境界。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失败这个名词。虽然林东很想提醒他是三角战术,而不是三角龙战术,但只要一想到,对方可是精通几百种战术的牛人,所以也就识趣地闭口不提了。

    被几百种战术吓坏了的林东,回到宿舍,还有点眩晕。

    太碉堡了!

    这三角龙战术一使出来,就是乔丹也得跪啊!

    几个自冬眠中苏醒的舍友终于起来了,一看林东,一改平时之吝啬,立即热情地招呼他吃大餐。林东发现满桌子熟食,鸭脖子鸡翅膀鹅掌一应俱全,还有几桶啃得基全家桶和啤酒,不禁为之讶然:“咦?这伙食怎么一下子迈进小康水平了?你们谁中了大奖?”

    “你!”所有人都指向林东。

    “我?”林东一听,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刚才猪大肠过来找你打篮球,我们替你答应了,这不,钱都替你收下了,足足五千块,快感谢我们吧!”牛头人老大拍着林东的肩膀:“我们一下子就帮你脱离东山贫困户的行列了,你心里是不是特别感动呢?”

    林东心中现在有十万个草尼马狂奔而过。

    尼玛啊!

    自己这帮狗舍友虽然不用担忧谈恋爱分手闹心的问题,但统统都是坑死个爹的货,卧槽,老子上辈子到底做过了什么坏事才有这等报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