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逗比的世界你永远不懂
    东山大学。

    林东回到宿舍,本想跟宿舍另外几个牲口打声招呼,可他们完全无视了一个暑假不见的林东,仿佛他是透明人一般,依旧是打cs的打cs,下副本的下副本,看岛片的看岛片,玩手机的玩手机。林东狂汗,他估计这几个家伙也没去上课。

    收拾一下柜子里快发霉的东西,林东心想是不是找时间去上两节课,在导师面前刷一刷存在感。

    正收拾,忽然一个人自外面回来。

    这厮叫郑浩。

    是一个脸皮厚得被拒绝求爱八十多次仍然不自杀的情场不死小强。

    与林东一样同是平|湖市人,来东山读书,勉强也算个同乡吧。也不知怎的,这家伙浑身湿漉漉的,看起来活像个淹死鬼,好不狼狈。只见这厮连湿衣服也不脱,爬上他自己的床铺,直接四肢伸张地摔在床上。这个举动,引起了各位牲口的强烈关注,上下左右各探来一个脑袋,异口同声地问:“乍整的,一身水?”

    “我到女生宿舍楼底,想邀云仙子出去烛光晚餐,谁不知几盆水泼下来。”这位不死小强有气无力地解释。

    “凉的还是热的?”牲口们忽然来了兴趣。

    “是凉的吧?”林东大汗,热的还有命?再说,如果是热的,就算有不死之身,估计也得去医院住下了!

    “那没事,耗子你还算好的,猪大肠昨天浇的可是热水,差点没有把他烫成一只死猪。”此时开口的小白脸叫周旭,家里有点小钱,经常冒充高富帅。他口中说的这位‘猪大肠’,跟郑浩这位情场不死小强一样,同样不是简单人物,他们同列入东山大学十大奇人风云榜,而且排名比郑浩还要靠前,荣获榜眼之位。‘猪大肠’是一位心宽体胖且超级自信无论受到什么打击都会轻易转化成自我安慰的富二代,原名叫做朱大常,实为心理素质天下第一号强人!因为谐音,所以大家给他起个绰号‘猪大肠’。

    “泡妞还未成功,同学还需努力……下次再去,记得带伞。”正在打cs的瘦子出谋献策道。

    这货叫方禹,**青年类生物。

    如果用一个名词来概括他,那就是超级无敌终极大|吊丝!

    任何时候看他,都是坐在电脑前玩游戏,永远枪炮声隆隆再加疯狂摇滚乐。林东估计,在他的世界里,就没有和平这个名词。

    别看这货是一个穷挫丑,但架不住人家有震惊世人的伟大理想。方禹这个**生物的理想是拯救全人类,这一点,绝对没有弄错!他的理想就是拯救全人类!因为方禹同学极度相信末世来临,到时丧尸满地,择人而噬,多少白富美会因为一包方便面张开双腿……这样一来,拯救全世界幸存者(主要是美女)的重任就落到他那瘦骨如柴的肩膀上了。对于应对末世来临,方禹同学已经花了数年时间来计划,包括初期如何逃生,如何寻找物资生存,如何猎杀丧尸和挖取它们脑中的魔晶,如何吃魔晶提升实力,如何组建幸存者基地,等等等等……总之,这份末世生存手册一整出来,整个东山大学的牲口立即就给跪了!

    身为丧尸俱乐部终身会长的方禹同学,在东山大学里,无数人都喊过他老大的。

    万一真有末世来临。

    不抱紧身为东大奇人榜首的方会长的大腿不行啊!

    当然,现在因为时运未到,身为未来救世主的方会长还得继续以**青年这种生物形态来熬日子……

    “带伞也不行。昨晚,新转校的三贱客中,那位丧门贱客也带了伞,但是上面一个热水瓶飞砸下来,直接就秒了他!热水瓶那种大杀器的威力,根本不是学生这种布甲职业可以抗得住的。你们可能不知道,丧门贱客那厮当场就尿了裤子,据小道消息说,这货不但吓尿,而且吓萎,有了心理阴影,估计不用多久就要进宫当总管了!”此时说话的,是号称打遍幼儿园无敌手的本宿舍老大。

    这位老大虽然是自封的,但在他强劲的肱二头肌威吓下,也没有人提出过反对。

    他叫吴锦江,长得有点像徐锦江。

    肤色?

    经常会让非洲来的黑叔叔误会是亲人,他说是自己是孔子的故乡人,毋庸置疑的齐鲁男儿,可惜整个东大没一个人相信他!

    身为一个老大,吴同学虽然没上十大奇人风云榜,但他也绝对不是简单人物。林东曾经观察过,吴老大的生命中从来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魔兽!在他心情好的时候,他会得意地刷副本,在他心情特不好的时候,他也刷副本,据说是为了治愈。在有妹子陪伴的时候,他会带上妹子一起去开荒,结果往往是发现妹子原来是个人妖号,在没有妹子的时候,他孤身一人,也义无反顾地踏上征程。

    那注定孤独一生的背影真是何等的悲壮!

    没办法。

    为了部落,这是忠诚的代价!

    “吼,冲啊!”现在,吴老大正操纵着他的牛头人大杀四方。

    后面跟着个德莱尼女牧师,一边给牛头人加血,一边用糖分高得能让人得糖尿病的声音喊着:‘哎唷,哥哥你好猛啊!’。

    直听得牛头人老大一阵阵气血翻腾。

    差点没有俯身,以四蹄蹬地。

    哞~

    仰天长啸。

    “……”拥有听音洞明术的林东一听,满头大汗,这个男声变女的变音软件简直要逆天了!不过,为了牛头人老大那颗容易受伤而且破碎不堪的幼小心灵,林东决定啥也不说,就装着没听见,为了舍友的幸福,真相还是让它随风而去的好!

    “云仙子的确很难追,像她那样的天外飞仙,可不是咱们这等凡人可以幻想的!不过,这样也好,大家都追不到,要死一起死,谁也别想抱得美人归,最少心里还好受点。”玩手机的小白脸周旭冷不丁地凑上了一句。周同学自号文艺青年,在宿舍,一直与**青年方禹是死敌,其实他也就是口袋多几个钱,可以偶尔挥金充下小资,要说是高富帅还算不上,首先第一条他就不合格。

    “没错,幸好还有个云仙子不食人间烟火,不为权财所动,一直给我们留着希望,否则,我们这些穷逼集体自杀算了。”身为情场不死小强的郑浩叹了一口气。

    “都被浇水了还留着希望?”林东现在忽然明白这厮为啥叫做情场不死小强了,还真是百折不挠啊!

    “嘘!”方禹赶紧制止林东的吐槽。

    多么喜乐见闻的事!

    干嘛要打击?不,不,身为一个舍友,无论多么傻冒多么白痴的举动,我们都会支持你的,勇敢地上吧,少年,勇敢地去死吧!

    “呸呸,你们几个才是穷逼,大爷我有的是钱,别把我跟你们混为一谈好吗?”在玩手机的周旭一听,立即得意把他的名牌钱包拿出来,很臭屁地将数十张百元大钞,给排成一个‘富’字,看得宿舍里的几头狼差点没有喊出打劫的话来。打cs的瘦子方禹看得眼红,立即扔掉鼠标,双目放光地扑过来,一把搂住周旭的腿,丑脸笑出一团菊花:“大哥,我给你擦鞋,一百块一次,我不介意给你擦一万次!”

    “滚!”周旭飞起一脚,把方禹踹飞:“狗爪子拿开,倒贴一百我也不要你擦。”

    “如果末世来临,老子第一个就爆掉你的狗头。”方禹气哼哼地回去,继续打他的cs。

    “要真有末世,我就弄个后|宫,云仙子和千长腿她们一个不能少。木头,你赶紧给哥哥回个话,拍拍我的小马屁,如果你的态度特恭敬,看在同乡的份上,哥哥到时赏你一个妞!”身为不死小强的郑浩恢复力就是强,现在差不多满血满蓝了,人重新活过来,他用脚跟砸响床板,示意下铺的林东给他回话。

    “做梦吧你!”林东拼命忍住笑意。

    就凭你这个不死小强?

    还想开后|宫?

    校园版的空中飞人,装死行为艺术表演才有你的份!

    不过对于一个被人拒绝了八十多次仍然乐观向上积极追求爱情的心灵强者,你要跟他说现实的残酷,那就是浪费口水,因为他的思想观念或者说脸皮,早就超出了这个次元!

    林东不知道,他这句无心的话。

    不仅打击了上铺的郑浩,还将整个宿舍的牲口都给放倒了,全体秒杀!

    包括一直观赏苍老师艺术表演不参与讨论的岛国电影收集狂人陈冠文陈大公子,听了林东这一句真言,也一下失掉学习的兴趣,‘啪’地合上笔记本,无聊地躺在床上,摆出一个大字形的躺尸姿势,若不是还有一口气,估计跟停尸间那些冻肉没啥区别了。

    没有谁是傻子!

    能上大学,性格可以逗比,但智商不至于低到无下限。

    像云悠悠和千郡这种级别的女子,根本不是他们这些穷逼学生可以染指的,她们就像天上的星星,可以仰首遥望,似乎伸手可及,但实际距离最少有几亿光年那么遥远。

    牛头人老大闻言也似一泄如注。

    全没了兴趣。

    那怕女牧师继续以糖分超标的声音呐喊助威,却再也提不起精神劲头了。

    大家扔掉鼠标、手机,一个个回到床上修炼躺尸剑法,好半天,才有个声音自静默中冒泡出来:“网上有个贴子说,如果不读大学一定后悔,不过,如果读了大学,更后悔……我现在好像有点后悔了!”

    “哎不对,这句话好像是反过来说的吧?是读了大学后悔,不读大学更后悔吧?”马上有人质疑。

    “不管如何,读大学都特玛的后悔就是了。”牛头人老大最后不爽地作出总结:“生活中的苦逼太多,多想无益,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睡?”林东一看时间才早上九点,太阳公公才刚刚露脸好不好?

    “亲爱的木头同学,我们不像你,你有班长,可以无忧无虑,我们啥也没有,现在不睡更待何时?”方禹同学说这话有羡慕的意思,但绝对没有嫉妒。班长大人对林东好,谁都知道,谁都羡慕,但她的小身板……只能说这里没有一个是太平公主的饭!

    而且,只有班长大人在,整个东大的牲口才能松一口气。

    要知道木头的威胁可是史前怪兽级别的。

    留门求暖床的学姐学妹就不说了,没看见许多导员姐姐也拼命的往他手里塞房间钥匙吗?这家伙一直像块木头,一直不开窍,万一他突然开窍,那愿意给他生酗子的学姐学妹能从东门一直排到西门去,中间还有许多灭绝师太级别的博导插队!

    “你们睡吧!”林东决定出去逛一逛,这校园‘十年’没回来了,还真有点怀念!

    至于宿舍里的牲口集体冬眠。

    林东也不意外。

    现在有句话说得好:逗比的世界你永远不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