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谜一般的男子
    罗姆尼觉得行程还算顺利。

    除了鲍曼的失足,以及克劳德被野猪袭击的意外,今晚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符合心里预期的。毕竟是身经百战的精英,要是在这种小山林难倒了,那才叫奇怪。跟各种毒蛇和毒虫出入的热带雨林一比,这个地方安全得简直像家里的楔园。

    走出密林,沿着山脊走下峡谷,又顺着溪流走一段,再翻过一座小山包。

    看着前面高大的山体,罗姆尼很快作出了选择。

    “通过地图比较,这里还属于大王山脉,天亮之前要想走出大王山脉进入小王山脉看来有点困难了,这个鬼地方比我们想像中的还要大得多。我的计划是沿着谷底绕行,不要上山,不要在上面翻越。天亮了,兔子们会派出直升机侦察的,在山上,就算有许多树林,但那不安全。我们在谷底,因为气流以及地势等原因,直升机不敢飞得太低,我们会更加安全。你们看,前面有一条杏,看起来,水不会很深,我们在这里下水,涉水前进,消去痕迹后,再在对面那个小山坡上去。在那里,我们休息十分钟,然后我们就进入密林,彻底摆脱那些兔子的追踪。”罗姆尼作出最新指示。

    “但愿河里没有蛇!”马丁听了,怪笑一声。

    “蛇?我可不怕什么蛇,无论是毒蛇还是无毒蛇,都是我口中的美味!”蒂索克洋洋得意,他可是捕蛇能手!

    “你确定?上次差点让绿水蟒绞死的人是谁?”白皮魁梧的大布朗提起了旧事,引得同伴一阵哄笑。蒂索克耸了耸肩膀,摊摊手:“拜托,这里又不是南美,怎会有体长超过10米的绿水蟒?这里的水太小了,也不够热,甚至没有一片烂泥沼,根本不可能有大蛇的存在好不好!”

    “我也不觉得这种小地方会有大蛇!”另一位队员詹姆斯在河边捞起一团泥巴,不断地糊在脸上,口中喋喋不休地埋怨:“可是,这个该死的地方,有着世界上最大最凶的蚊子,还有最狗屎的山蚂蟥,它吸我的血不说,还想钻进我的菊花……我只要一想到那条吃得肥肥的狗东西,就忍不住想草它……”

    “噢,詹姆斯你的口味太独特了,你竟然想草一条山蚂蟥!”马丁特别喜欢搞怪,那怕在逃亡之中,仍然活跃得不行。

    “你给我滚一边去!”詹姆斯没好气地吼他。

    整支队伍,唯一没笑的是,就是受伤后咬牙坚持勉力支撑的克劳德。

    他的伤势很重,但没有办法休息,要不是保罗帮忙,他根本走不到现在。为了让保罗继续帮忙,他已经许诺额外支付十万美刀。克劳德很清楚,如果队伍把自己丢在这里,那么自己不是死在这里,就是让追兵逮捕。最可怕的是,克劳德担心自己走不动后,队长罗姆尼会直接一枪崩掉自己。

    这样可以省下一笔不小的佣金,还可以防止泄密。

    至于说相信罗姆尼的为人?

    好吧,在任何时候,一只鬣狗也不应该相信一头狮子,尤其是一只受伤的鬣狗!

    渡过大腿水深的杏,前面开路的亚特伍德发现前面有一片小小的河滩,他迫不及待地自河水中走出来,将自己疲惫地摔坐在沙石上:“队长,就在这里休息吧!我受够了这里的河道,绕来绕去几十个个弯,距离却没有走出三公里,这鬼地方就是个迷宫!”

    罗姆尼看见队员们的确很疲惫了,也不坚持往上到山坡去休息了,挥手示意大家在这里休整。

    克劳德筋疲力尽地瘫在河边,他累得连一根手指头也不想动。

    强悍的保罗却不。

    虽然伸手搀扶克劳德一把,但对于身体如熊的他根本不费多少气力,最重要的是,一路上,他在克劳德这里榨取了十万美刀,相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收入,他迫不及待,要向自己的同伴炫耀。

    他拿出一条巧克力棒,粗犷地咬了一口,走到河滩的上方,想找块大石头,然后好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地跟同伴炫耀:“各位,我怎么觉得这是一个美妙的夜晚呢?如果没有这样的夜晚。我们哪来的收入?想想吧,以前整天都在酒吧里喝酒,喝醉了再找个娘们,那样的日子根本没有刺激性,我告诉你们,我喜欢这样,有挑战性,还有佣金收入……要是能来一杯威士忌,老天,我会觉得这里就是天堂!”

    “上天堂吧,保罗,你这个嗜酒如命的酒鬼!”副队长马歇尔笑骂他一句,随手抛了一个锡制小酒壶给他。

    保罗接过,欣喜若狂地打开。

    猛灌了一大口。

    手舞足蹈地大叫起来:“噢,太爽了,老子要上天堂了!”

    队友们都哄笑起来,包括队长罗姆尼和副队马歇尔也不例外,就在他们笑得最愉快的时候,忽然,保罗脚底一滑,打了个踉跄,紧接着‘轰’地一声,他整个人淹没在爆飞起来的泥沙中……

    所有的佣兵立即反应过来,迅速端枪警戒,尽可能地占领各种有利地形,向四周搜索袭击的敌人。

    什么敌人也没有!

    周围一片死寂。

    除了正捂着炸烂的右腿惨嚎的保罗之外,整个世界再无一点声息。

    “这,这,这是反步兵地雷?”佣兵们都是人精,围上来一看,就发现了不对。地下引爆,没有把蛮壮的保罗炸死,却把他的右腿炸烂,再加上爆炸气味的判断,所有人能够得出反步兵地雷的结论。问题最狗屎的是,这种鬼地方怎么可能会有地雷?这根本不可能!

    “是我们的地雷吗?”身为布雷专家的赫尔曼此时脸如死色,他感觉现在引爆的正是自己亲手布下的一颗雷。

    “不可能的,我们布下的雷,最少在十五公里之外,它们又没长腿,不可能跑到这里来!”马歇尔拼命想冷静下来,只是诡异的现实,让他的头脑没办法思考。

    地雷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难道自己绕了一个圈,重返回到了布雷之地?

    也不对,布雷的地形是一片小树林,根本不是河流和滩涂……那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呢?

    罗姆尼一手揪住了布雷专家赫尔曼的衣领:“你确定刚才不是你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告诉我真相,否则,我会立即一枪打爆你的头!”

    赫尔曼恐惧地摆手,急急地辩解道:“不是我,不是我!我和马歇尔已经把所有的地雷用掉了,根本没有一颗剩余!再说,保罗他走到的地方,我根本就没有接近,发生爆炸的时候,我还在河边清洗手上的伤口,因为我在前面河道摔了一跤,擦伤了手掌!”

    “罗姆尼,放下他吧,我想,可能是敌人追上来了!”马歇尔这么一说,顿时引起了佣兵们的恐慌。

    “你的意思是?”罗姆尼非常不满这种结论。

    “敌人把我们的地雷挖了出来,超过我们,再摆放到这里,这个是目前唯一的可能!”马歇尔现在渐渐冷静下来了,试图用理性分析。

    “那你告诉我另一个可能?敌人是怎么知道你们的地雷埋在哪里的?有些地雷一旦放置,短时间根本就没有办法完整无损地挖出来,我再退一步,他们就算挖出了地雷,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前进路线?这片山林,我们的前进没有预定目标,都是按照地形临时决定的,敌人怎能确定我们一定会下河?又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上岸?你以为那些兔子是什么人?他们是魔法师还是智慧先知?你的判断根本不成立!”罗姆尼用力地挥手,大喊:“大家冷静下来,这是意外r许是这样子,兔子的特种部队曾经在这里作野外生存训练过,是他们留下的地雷,忘了销毁,正好让不幸的保罗踩中,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你们根本不需要担心!”

    罗姆尼也知道自己口中的理由很牵强,可是为了保持队伍的士气,他必须这样说。

    要不然,敌人还没追上来,这支队伍的士气就完了。

    “队长说得对,一定是个意外!”马丁一边拍着罗姆尼的马屁,一边说服自己,消除内心中的恐惧:“敌人如果追上来,可以直接发动攻击,他们人多,何必使用地雷?我们要不在这里上岸?他们的心机岂不是白费了?这肯定是兔子们训练留下的地雷,而且是唯一的一颗!”

    马丁虽然这样说,但他的行动却小心翼翼地,想退回河道。

    不仅是他。

    所有人都不愿意再在这片滩涂上多呆。

    至于炸烂了腿的保罗,佣兵们已经放弃了他这个同伴,腿炸烂了怎么走?保罗只能自求多福!就连此前腿部受伤的克劳德,也一瘸一瘸的,远离保罗。

    “不,你们不能这样做!”保罗绝望地大声呼喊:“谁来帮我一把,我给他十万,不,我给二十万!”

    “抱歉!”詹姆斯摇头拒绝:“保罗,这不是钱的问题,我们根本带不走你!”

    “克劳德,刚才我一直在帮你……”保罗希望同样命运的克劳德可以开口劝下队长罗姆尼,不管出多少钱也好,他不愿留在这里,他想跟大家一同离开。

    “我自身难保,保罗,我很抱歉!”克劳德不想做这个好人,他怕队长会让他留下来陪伴保罗。

    “大家下河前进!”罗姆尼此时看也不看保罗一眼。

    “你们,你们不得好死……”保罗诅咒起来,他几次想拿起枪,朝同伙扫去一梭子,但他知道这样做,自己只会死得更快。他知道,只要自己一拿起枪,这些昔日笑笑闹闹的同伴,就会立即将自己打个碎片,毫不留情。佣兵的命运,从来都只是金钱的交易,根本没有什么人情可言!

    退下河道,前进不到一百米,在一个浅水区域的转弯。

    马丁发现自己脚下一滑,下面呈露出金属的光泽,顿时恐惧地惊叫起来:“我的天!”

    他的叫喊还没完。

    轰隆一声巨响。

    他伴着无数的碎石和泥沙抛飞了起来……

    这下,所有的佣兵都吓坏了,他们端起枪,疯狂地向周围扫射,哒哒哒哒哒,打得周围的枝叶飘舞,泥点四飞,可是周围死寂一片,根本没有半个人影。

    “我就说了,这鬼地方有邪气,进入是会受到诅咒的,你们就是不信!”蒂索克哭丧着脸,大声地叫嚷着。

    “闭嘴!”罗姆尼现在也不作解释了。

    他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手下这支佣兵已经让接二连三诡异出现的地雷吓坏了。不说别人,就是身为队长的他,也感到特别的见鬼,明明是己方埋下的地雷,怎会跑到十几公里外?假如这是那些兔子追兵做的,他们有这闲功夫,还不如一阵乱枪射杀,来得更加痛快!就算是敌人做的,他们是怎么判断自己一定会带队往这里走的?难道他有洞悉别人大脑思维的能力?

    罗姆尼想破了脑袋也整不明白,不过,他强蛮地下一个命令:“三人一组,仔细搜索,我们要把敌人找出来!”

    他的命令下了。

    但无人敢离开河道上岸。

    天知道还有多少地雷在岸上等着呢!

    “赫尔曼,你负责搜索地雷,马歇尔是你的助手,你们把所有的地雷找出来,然后排除掉!”罗姆尼的话还没有完,因为点名而慌乱的赫尔曼在河道里跌了一跤,手指稍微撑了一下浅流河滩的石子,结果又‘轰’一声给炸翻了。

    好吧,唯一擅长布雷排雷的专家就这样没了。

    所有的佣兵,都恐惧地看向队长,他们现在什么要求也没有,就是想立即原路返回,沿着河道,返回到安全地方,永远不要再前进了,前面就是特玛的死路一条!

    如果罗姆尼强行下令,他们不排除采用极端的手段来抗议。

    比起美刀。

    大家还是更在乎自己的生命。

    五十米外的一块河石后面,林东和千郡趴在那里,满意地看着这一切。

    不过,这场杀戮盛宴现在才刚刚开始,那几颗地雷只是开胃菜,真正的美味大餐还在后头呢!

    “再等一下,要更有耐心,那个队长似乎有点不一样。”林东以气机仔细感应,发现那个队长不是普通人,身体似乎注射过某种强化剂,也许是肾上腺素,也许是基因药剂,总之,身体的气血远远胜出他的手下。而所有的宝贝,也在他的背包里。

    琥珀,还有特种矿石等等等等。

    让林东最为动心的,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两块琥珀,而是另一样没有在毒蛇男描述范围之内的东西……

    “如果感应没错,那么今晚的付出就算是有所回报了!”林东心情一下子好起来,他对于真正的宝贝,心中总是有种强烈得难以抗拒的收藏意欲,再说,这东西是洋鬼子手中的,不拿不白拿!

    “接下来,你还要怎么收拾他们呢?”千郡转脸去看他,她心中的期待感,越来越浓,对于他的好奇,也一发而不可收拾。

    这个男子简直就是一个谜团!

    越看,越看不明白!

    林东不答,仅是一笑,这个自信的微笑,充满了神秘……

    *********

    同学们,想知道队长背包里有个什么样的好宝贝吗?都去三江投本书一票吧!谜底后面再揭晓!

    另,收藏快破两万了,大家能再给力一点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