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甜蜜的笑容
    月光,湖水。

    洗去的不仅仅是泥污,还有心灵上的恐惧。

    千郡虽然见过太多的死亡,有自然的,有非自然的,各不相同,她知道死亡是生命转换的必经过程,也聆听过不少人临死前的忏悔或觉悟,明白了许多道理。可以这样说,她早就见惯了死亡。但是,亲人的逝世,还是在她的心灵深处,留下非常大的一片阴影,尤其是母亲的离去,更是让她打心底感到生命的无奈……正因为这样,她才特别努力,希望通过训练,将自己变得强大起来,摆脱这种命运,挣脱死亡的枷锁。

    她做到了。

    通过极度训练,她变成了一个远超普通人的强者。

    可是,心灵的恐惧,却依然存在,家族诅咒,尽管平时不去思想,但它仍旧如影随形。

    “就跟做梦一样……”沐浴在月光之下,千郡回忆起来,在幼年的时候,她曾经做过这样的梦,在一个宁静的湖泊中嬉水,天上挂着圆圆的月亮,梦中的小女孩,玩得非常开心。直到母亲离世,她做的梦境地开始变化,湖泊变成红色,还上的月亮,也躲进了厚厚的云层,月光不再。

    现在的感觉,就像梦中的小女孩一样。

    月光如纱。

    湖水盈盈。

    天地间两相辉映,这种安宁逸静,似乎能将人的心灵洗涤一空。

    千郡回头偷看一眼,发现岸上的男子,正举臂向天,作摘星搂月之势,淋浴于月光之下的他,仿如神明降世那般……仅看一眼,千郡心中即感到恐惧飞快的轻淡,消逝无踪,一种莫名的信心有如源泉汩汩流动,千百倍地提升,无声无息,注满了整个心胸。

    “相信他,不仅仅是因为他拥有远超自己想像的力量,还有更加重要的原因,命运的羁绊。”千郡想起云悠悠曾经对她说过的私语:“生命没有偶然,你走在大街上,遇见许多人,但感觉非常的陌生,因为这些人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来去匆匆。可是有一种人,无论是因为何种方式出现也好,你们的结识、结交甚至结怨,都是一种命运的羁绊。也许,在上天,早就注定了这种结果……至于其中变化,就在于个人的选择。有的人可能选择结识,君子之交淡如水;有的人选择结交,知己一生;有的人选择结怨,生死仇敌,争争斗斗,不死不休。你的命运其实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中,当有一天,你遇到了有可能影响你整个生命历程的那个人,你一定要把握好,不要错过,否则,你可能会走上完全不同的一条人生道路。”

    是继续自己的以前?

    还是选择相信他,选择一个不同的方向,选择一条全新的道路呢?

    千郡低头。

    静静地询问自己的内心,她需要最真实的答案。

    在没有死亡恐惧也没有人生迷茫的情况下,在已经洗涤一空的心灵深处,千郡仿佛看见,梦中那月儿的光亮在厚厚的阴影中透出来,不多时,已经照亮了自己的整个心房。

    “相信。”千郡握紧了拳头:“仅凭自己一个人努力是不够的,既然自己已经遇到了可能影响自己生命历程的那个人,就相信他。也许这个选择是错误,但这又有什么,再错误也只不过是以死亡为代价,而死亡距离自己,从来没有遥远过,总是如同影子般紧紧跟在自己的身后。如果选择对了,自己就有可能走上全新的光芒大道,在自由的天空中,尽情飞翔!”

    又一次坚定了信念。

    千郡此刻的心中,已经完全没有了恐惧,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不知所措式的迷惘。

    她尽情地洗涤,决心洗出一个全新的自己来,直到感觉浑身上下清爽,才将掬在手中的湖水抛洒向天,让它在月光下,变成一朵朵充满希望的梦幻水花,

    转身。

    她的脚步无比轻松,却又异常坚定。

    一步一步地,向岸上的林东走去,完全忘却了羞赧,就在他的面前,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希望那般环出一个美丽的弧度。千郡缓缓抬头,仰首向天,透过夜空,通过如纱如缦的朦胧,看向那曾经消逝掉的梦幻,心灵重返儿时的安宁无忧。

    她的美丽眼睛,在月华下,闪闪生光:“我准备好了!”

    林东点点头,缓缓走来。

    当千郡闭上眼睛,她感到他的手指轻轻的触碰在自己的肌肤之上,先是额头,眉心处开始,然后向两颊,两腮划动,也是在画一个图案,也许是按照穴位涂抹某种药剂。在图案完成之后,千郡感到唇里,让他轻轻的喂进了一颗活力丹。活力丹的药力让她浑身点燃,海量的能量在身体里翻腾,有种不泄不快的冲动,不过她知道这是重要时刻,极力忍住了。

    就在心灵定下来的一刹那,她感觉他好像用力在自己的眉心处施加了一记剑指。

    整个魂魄仿佛让他洞穿了似的。

    眉心。

    感觉有什么缓缓的逸出,但不是血液,也不是气体……难道是诅咒的恶能?千郡一念及此更加不敢妄动!

    林东的手指,继续向下滑动,脖子,香肩,前胸,小腹,最后甚至延着大腿内侧环绕向后,斜飞上背,重返两肩。然后是左右臂腕,包括手背掌心,无一不在划动的范围之内。

    最后是两条腿,由大腿缓缓下来,过膝,沿着足踝划到脚背。

    千郡甚至感觉他把她的脚抬起来在脚心的涌泉穴处画了一个图案,幸好她的平衡能力特好,加上心神专注守一,否则非摔倒不可。

    他到底要干什么?

    不,心灵要保持空灵状态,不能胡思乱想……否则,极可能让他的努力功亏一篑!

    “喝!”正当千郡强迫自己心神守一,忽听林东呐喊起来,声如千军万马的嘶吼,震得众山为之震颤,回音在天地间袅袅不绝。千郡的心灵受到极大的冲击,一下子变成空白一片,大脑里完全无法思考。但千郡知道自己的存在,她明白自己就站在他的面前,只是无法思考,静如木石。

    林东双手闪电般轮动,划了一个极其美妙的轮圆后,左右齐出,剑指迸发。

    千郡百会、印堂、膻中、丹田以及背后的命门。

    一瞬间被点遍。

    她感觉体内某种沉眠的力量被惊动了,疯狂地绞动起来,让她有种粉骨碎身的疼痛,偏偏又无法挣扎,更无法痛呼出来。顺着被点中的穴道,那种沉眠的力量疯狂地挤钻出去,形同火山爆发。

    无法忍受的剧痛差点击倒了千郡,她在活力丹生命能量的辅助下,死死坚持,竟然忍耐下来了。

    就连她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待痛苦去尽。

    有一种大石搬空的轻松感在身体浮生出来,整个身体仿佛都在歌唱,死亡阴影和幼时恐惧,不知何时已经让满满的生命能量填充,心灵再无一丝晦暗。

    她惊喜地睁开眼睛,发现月光满天,世界万物,仿佛在这一刻开始变得格外的清晰,就连空气,也好像异常清新起来,平时闻到青草泥土的味道是怪怪的,现在开始变得芬芳起来,花香般,沁人心脾。千郡感到自己就像小鸟一样,自由自在,儿时远去的幸福感,满溢而出,要不是意志力坚强如钢,极力忍耐住,她都想在月光下快乐地旋舞,嬉戏,宣泄一下自己重获新生的快活!

    林东把衣服给她递过来:“已经涂好药剂了。”

    千郡按住激动,颤着声音问他:“以后都不用怕蚊子蚂蟥这些了吗?”

    “嗯!”林东给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太好了!”千郡让巨大的幸福击倒了,她禁不住掩住脸,让解脱之后的幸福,一点一点地自指缝里,自哭泣的眼泪中溢出。现在的泪水,再不是悲伤,再不是忧愁,全部是自由和新生。

    林东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向玄泊走过去。

    因为过于激动,千郡没有注意到,林东护腕上有几道纵横交错的创口,形同刀划剑削所致。当然她看见了也不可能知道这个蛮牛护腕的作用,她不会知道这个护腕的防御力有多么的巨大,能够在上面留下这些划痕,背后又代表林东曾经为她承受下多么恐怖的杀伤……他就这样悄悄的出手,悄悄地改变了她的人生。

    千郡不知道真相,可是并不意味着她不知道感激。

    她心里明白。

    知道他肯定为自己付出了许多,只是不说。

    千郡通过泪眼,静静地看向他的背影,在淡淡的月光之下,她看见了一个男子,在梦中的湖泊中出现,洗红了一片湖水,这个景象,她相信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红红的湖水,也许不一定是代表着凶兆,不一定都代表死亡,有时候,它也可能代表着新生,在别人付出鲜血的代价之后,赎换回来的新生!

    当林东回到千郡的身边,他跟以前没有任何的不同。

    洗红的湖水,也好像是一个美丽的错觉。

    天地间。

    无论是那笼罩万物的月光,还是清凉的湖水,全部如昔,平静而且安宁。

    不过千郡心里知道,自己变了,曾经有一个自己在这里改变了,过去的那个自己,在这里获得了新生!

    “走吧!”林东向她点点头,似乎很满意意她现在的精神状态:“没有那些琐事的骚扰,我们现在可以专心做事了,洋鬼子应该就在前面,我们继续追吧!”

    “是。”千郡已经把衣服穿好,但她此时才知道羞赧,眼睛有点不敢去看他,低低的应了一声,脚步轻捷地跟在他的身后。前进了一段,差不多绕过湖泊,准备进入一片山林时,千郡回头去望,她仿佛看见,有个扎着羊角辫子的萌萌小丫头,正在湖边快乐地嬉戏,她快活地踩着水,来回的奔跑,小嘴巴不时发出银铃般欢笑声……千郡转过身,跟上林东的步伐。

    她唇角带笑。

    虽然没有笑出声来,但笑得跟梦中那个小家伙同样的甜蜜!

    *********

    三江票还差一点就追上第一了,大家都去投一票,让逆袭来个三江逆袭,由原来第五的位置杀上第一吧!

    那么多书友,我相信你们无可不能,逆袭?从现在开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