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家族诅咒的真相
    瘦狗岭。

    这个地方是因为外形得名,瘦狗岭顾名思义,模样就像一只巨大无比瘦骨嶙峋的土狗。山上少树多石,高耸陡峭的山体,危峨险峻,无人愿意冒险攀爬,就连资格最老的采药者也对这座怪石奇峰摇头叹息,知难而退。

    林东和千郡花了一个多小时由桃花坳赶到这里。

    岭下,有条山溪半绕瘦狗岭而过。

    如果在天空俯视,那么会发现瘦猴岭就突兀地占据在中间,将连绵起伏的大山一分为二。

    山溪以无数个s形的回旋姿势,环绕着山体,它和别的山溪细流汇集在一起,最终形成青龙峡的龙口河,流进东山湾。

    “痕迹到这里就消失了。”千郡找到一些敌人的足迹,发现这些狡猾的敌人全部走进了溪流里。这样一来,追踪者即使有警犬在手,也无法顺利觅得他们的行踪去向了。溪流绕着山体,敌人可以向左,也可以向右,如果追错了方向,那么势必错过追捕良机,一无所获。

    “向右吧!”林东的神色带点凝重。

    “你觉得是右边?”千郡开始误以为是林东是个普通人,一度还不想理会他,直到看见云悠悠对他的态度与众不同,才意识到他可能是一个深藏不露就连如同自己也会走眼的特殊存在。没几天,灵茶与活力丹,带给她无比震憾,让她心中渐渐为之折服。再后来,林东托她做个保镖,独身一人前往在淘金镇,于黑暗中突袭国际佣兵,连秒七男一女,她得知消息后,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禁不住产生一种惊涛骇浪式的冲击。

    到了今晚的交战,他一记硬币弹飞了对方的手枪,毁去对方最强的依仗,本来也应该很震惊的,但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心中的震憾次数太多,让她都有点感到习以为常了!

    现在林东一说,她自然信服。

    她不知道林东到底是怎么看出来是右边的,不过,既然他说是,那肯定错不了。

    “其实左右都有人,不过,敌人主力应该向右边方向逃窜。”林东刚才也仔细搜索过痕迹,又感应过敌人的气息,他发现人数跟情报上有很大的出入。在瘦狗岭这里进山的,远不止四人,林东估计,最终人数会超过十人。

    “你是说,除了前面逃走的四人,主力罗姆尼也在这里进山?”千郡的反应非常快,一点就明白了林东话中的真正意思。

    “今晚可能会是一场恶仗。”林东心中有种莫名的感觉,一时他也说不上是什么,但这种对于死亡威胁的强烈预感,是他穿越初期赖以生存的保证,正因为有了它,林东才能安全地生存至今。他现在的感觉非常强烈,就像走进了一个危险的龙潭虎穴,似乎处处都有埋伏,一不小心,就会中招。

    “我会小心。”千郡看他似乎有点担心自己,心中顿时一凛,同时精神大震,将注意力提升至极限,随时关注着身边的风吹草动。

    林东与千郡沿着山溪,交替前进。

    一路涉水。

    不知绕过多少个迂回曲折,也不知绕过多少座大小山体。

    在穿过一座山壁后,忽然前面豁然开朗,一个平静的玄泊出现在眼前。湖水倒映着天上淡淡的月色,无风无雾,波平如镜,在寂静的环境中,别有一种安宁的闲逸,自然天成,令人不忍心破坏其中的一丝一毫。天上湖下两轮残月,能勾起人们心灵的阵阵涟漪,或是净化,或是沉醉。

    “好美!”千郡情不自禁地叹息起来:“我没想到,在这种深山里,也有这种美景。哎呀,我好像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也许,我在梦中见过它……”

    跟千郡不同,现在林东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虽然不精通奇门之术,但毕竟在修真世界接触过不少奇门中人。

    还在瘦狗岭那边,他就感觉这里的山形地势有点古怪,跟普通的山水很不同。因为,就算是深山老林再荒蛮也好,也不会给修真者一种龙潭虎穴的压迫感。

    直到,来到这个不知名的玄泊,看见了两轮残月辉映,感应到这里的气机变化,林东才恍然大悟。

    这鬼地方根本就是一个死地!

    虽然不知道是谁所为,也不知道这个死地具体是什么年代形成的,已经存在了多长时间,但是,它的威力一点儿也没有削减,反而随着岁月增长。在湖泊最底下,林东可以肯定,下面就是睡梦中所梦见的道人斩龙之地。同时,周围的山山水水,什么桃花坳瘦狗岭碎石坪老塘鸦这些地方,由青龙峡开始,包括地下暗河,直至整个深山老林的所有山水,就是那个道人以无上功力连结起来形成天地大阵来镇压蛟龙魂魄的超巨地阵。

    一句话,这些地方,就是一个封印之地。

    蛟龙被封印了。

    但这个大阵的威力还在,那个道人不知为什么,并没有毁去,而是随它保留了下来。

    天哪,这都是什么年代的事情了,改变地形,翻天覆地,估计根本不是普通历史记载时期的产物,那个皇帝的传说应该是扯淡。九成九是后人发现这里有异,上报皇帝,然后派兵来寻查真相,才在地底暗河或者什么地方把封印蛟龙魂魄的宝剑带了出去,再对外界说它是天子之剑,以增皇帝的个人威望。

    传说不重要,这个斩龙之梦倒是真的,而且肯定在很久远、很久远之前发生的事。

    具体年代。

    以林东目前的功力根本判断不了。

    “快给祈峰发信息,让他们不要带队进山,这地方有点诡异,恐怕是个死地,来多少人也够呛,尤其是今天这种带月的晚上……洋鬼子不用愁,他们应该走不出这些山头。”林东让千郡赶紧发信息,可惜,这里的信号或许是受到山体的干扰,信号非常差,信息怎么也发不出。

    “不行。”千郡试了几十遍,根本没用。

    “还好今晚不是十五。”林东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里是一个危险的死地,要想在这里全身而退,恐怕有点麻烦。也难怪云悠悠郑重其事地测水文,或许她要测的不仅仅是暗河,还有这个湖泊的各种变化……喜的,则是如果有一天,能够破解此间的封印大阵,将这个地形收为己用,借其重新构建起一个修炼巨阵,集聚天地之灵气,建一洞府,潜心地位于其中修炼,必定可以事半功倍,提升功力,突破境界,成就将不可估量!

    千郡有点奇怪,怎么说到了十五?

    至于说这里是个死地,她完全看不出来,多么平静的一个玄泊,又不是悬崖峭壁,哪有半分凶险的样子?

    她看林东神色凝重,赶紧好言安慰道:“如果你觉得不好,那我们绕道就是了。我平时也有点预感,不过对这里没有不对的感觉,甚至还觉得有点熟悉,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再说,敌人应该也不会在这种很光亮的地方埋伏,太容易暴露了!”

    “你说什么?”林东开始沉思,没有听到千郡最开始的叹息,现在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整个人跳了起来。

    “啊?”千郡大愕,这么大的反应?

    “你觉得这里很熟悉是吗?”林东一指眼前的玄泊,严肃地问:“你确定?”

    “我也不知道,以前应该没有来过这里,也许,是一个梦,我好像梦过一个类似的湖泊,不过,那个梦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那个湖好像是红色的!”千郡让林东的严肃吓了一跳,不过,他询问起,她赶紧将自己的感觉和经历给说出来。

    “红色的湖……”林东听了,眼睛看向千郡,表情非常的怪异,让千郡心里特别的忐忑不安。

    “有什么不对吗?”千郡小心翼翼地问他。

    “嗯,这个嘛,千郡,你相信我吗?”林东不能告诉她,她身上受到的家族诅咒,就是这个封印大阵的杀灭威力。他现在可以猜测到一点,千郡的祖先,肯定尝试过汲取断剑里的力量,结果,不是让蛟龙的魂魄干掉,就是让封印大阵的杀灭威力给干掉了,甚至,一代代传下来的子孙后代,也受到这种诅咒!

    越是强大,那么这个封印大阵的杀灭效果越强。

    这一点。

    在千郡的身上也不例外。

    现在,这个军妹子的死期快到了……林东敢肯定,这次追捕之后,她的身上就会出现诅咒,然后痛苦地折磨一段时间,怎么治疗也不得其法,怎么治疗也不见效,最终,就这样香消玉殒。

    这个诅咒,自她先祖汲取断剑力量开始,悲剧就开始了。

    千郡家族的血脉,不死绝,那么封印大阵的杀灭效果都将以诅咒的形式,一直存在。

    “相信。”千郡看林东神色特别的凝重,不禁心中大凛,赶紧点头:“你想说什么?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我可能有点明白你们家族的诅咒了,千郡,你愿意相信我吗?”林东看着死期将至却不自知的千郡,觉得心里挺不忍的。如果不认识,是个陌生人,她的事也许管不着,可是千郡是一位好妹子,还帮过自己的忙,就这样眼睁睁的看她在痛苦的折磨中死去,未免太忍心了。自己难道要袖手旁观,漠视生命,看着她死去吗?怎么说,她也是一个合格的保镖,把她救了,以后有事也可以交给她来做,多个忠贞不渝性命守护的剑侍似乎也不错……

    “你想说什么?我是不是?”千郡心里忽然浮生起一阵阵的恐惧,难道自己也逃不掉厄运,家族诅咒终于要在自己的身上爆发了吗?

    “没事。”林东忽然笑了:“既然找到了原因,那就有办法解决。”

    “真的吗?”千郡闻言,惊喜若狂。

    “现在不着急,我们先去追捕那帮洋鬼子,等回来了,我们再想办法!”林东啪地在手臂上打一下,打死一个蚊子,他顿了顿,冲着千郡微笑道:“山里的蚊子蚂蟥特别的多,我有一种药剂,可以驱散它们,你现在下湖快速洗个澡,洗净泥污,再涂上一些驱虫药剂吧,否则,再往山里头钻,蚊子和山蚂蟥都会把我们给吸干了!”

    “洗澡?”千郡一愕,不过她立即反应过来,根本不是为了驱散蚊子而涂药剂,是想给自己治疗诅咒吧?他肯定是看出来了,但怕说出来吓着自己,于是用这种办法……当我是笨蛋吗?我才不是一无所知的傻妞!千郡心中有种巨大的感动在翻腾,好想哭出来,但咬了咬嘴唇,又强行忍住了。她努力地朝他展颜,笑出来:“你有好东西不早拿出来,我都快让这满天的蚊子迫疯了!”

    说完,急急的转身。

    热泪就像断线珠子那般掉下来,一颗颗摔碎在准备解开衣服扣子的双手上。

    千郡用力,把衣服脱下,一件一件。她泪流满面,却不愿回头让他看见自己的懦弱,不,这不是懦弱,而是感动,她感觉自己这一辈子,除了妈妈,再没有谁如此温暖过自己的心房……千敢不敢回头看他,迈开步子,一步一步地,向湖泊走去。

    天上月色朦胧,千万道轻纱般的光芒笼罩下来,将湖泊,以及缓缓入水的千郡,统统辉映其内。

    湖中,千郡沐浴于月光之下。

    仿如一尊圣洁的女神雕像,通体完美无瑕。

    林东缓缓的抬头向天,喃喃自语:“丑时,还没到寅时,还来得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