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秒杀
    看见这家伙的惨状,所有男的都菊花一寒,整个胯下冷嗖嗖的。

    陈长风这家伙也太阴险了。

    不声不响。

    一招秒掉对方……这下突袭,估计对方已经鸡飞蛋打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毒蛇男疼得满地打滚,就算翻滚进杏湾的水中,也止不住这种致命伤创的巨大痛楚。两个同伴呆住了,他们没想过事态会有这样的变化。陈长风得意洋洋,就跟得了奥运冠军似的,高高的把他的逞凶的右手举起来,让大家膜拜。

    “哈哈!”鲁国强笑得泪花四溅,这下他爽了,虽然不是自己亲手报仇,但也解恨啊!

    “真阴险啊!”鱼丰胖子这时才发现陈长风这家伙竟然如此的阴险:“不过,我喜欢!干得太漂亮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抓蛋龙爪手吧?”

    千郡没好气地翻个白眼。

    心想,你们是不是太放松了吧?这可是性命相搏,什么手段用不得?真当是玩过家家不成?

    她觉得很无聊,要是换作她,在被敌人勒住脖子的一刹,就把一个勾腿后踢将敌人碎蛋,哪里需要耍什么心机。而且这个刚好是巧合,敌人想劫持陈长风为人质,要是换作平时,早拧断他的脖子了,哪里还有这种机会让他反戈一击?

    “出击!”

    动手的信号在毒蛇男和林东的口中同时发出。

    那个疯狂地翻滚在水中的毒蛇男,尽管痛苦不堪,但他是职业的佣兵,在生命关头,他将一切忍耐下来了。

    手枪,悄悄地自水中冒出,仅露一个枪口,指向陈长风。

    在黑暗中。

    众人对此一无所察。

    陈长风仍旧沉浸于洋洋得意中,不知自己的死期将近……毒蛇男眼中的闪过一丝报复的快感,敢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杀了你!同一时间,毒蛇男还让同伴配合,冲向鱼丰胖子他们,准备劫持这些人为人质。至于李青松和鲁国强这些武夫,能够射杀的全部射杀,再不让他们有翻盘的机会。

    毒蛇男在扣动扳机的一瞬间。

    似乎有什么东西。

    在半空中,一闪而没。

    接着,毒蛇男感到有种不可抗御的巨力,自手上传导而来,右手就像被人用大锤狠狠的打了一下,极痛。手枪在‘叮’一声后,飞了出去,远远地弹飞数米外开,落入河水中。

    鱼苗和徐军他们两个一直看着林东手中的硬币,就等着这绝招了。

    现在一看,顿时吓得瞠目结舌。

    硬币把手枪给秒了?这个不科学啊大哥!

    伤疤男和憨厚喧子正在发足狂奔,两人手中各持一支匕首,凶神恶煞地扑向鱼丰胖子和陈秘书这边来。

    鱼丰胖子和陈秘书他们两个,是他们的劫持对象。

    至于林东。

    距离稍为远了些,最重要的是,他的身边不远,有千郡这个看起来很危险的女人在。

    匕首在月色之下反射着森森寒光,鱼丰胖子和陈秘书是普通人,就算看见敌人冲过来,但速度太快,除了惊吓,根本来不及做什么反应。这时候,双手虚抬小腹处的李老,忽然动了,向距离最近的憨厚喧子,悄无声息地贴近,右手拍出了一记阴柔的掌力。

    平时看起来比乌龟还慢。

    此刻的李青松,动作却比狸猫更快灵活,急袭憨厚喧子的左肋。

    比他更快。

    在林东一声令下,得到信号的千郡就冲了出来。

    形同自隐藏处跳出来突袭捕杀的猎豹,大长腿急速迈开,两步、三步,十数米的空间一闪即逝,额角有明显疤痕的伤疤男眼睛余光刚刚发现她,就看见一只拳头极速到来,在眼前不断地扩大……伤疤男的头部重创,阵阵眩晕,还没有熬过,身上又有一阵拳雨落下。

    顿时,痛苦淹没了他。

    两眼一黑,身子软绵绵地摔在地面上。

    鱼丰胖子和陈秘书他们的眼中,只看见千郡飞身,猛扑而来,一拳把敌人干翻,在敌人还没倒地之前,又雨点般补上了十几拳。

    整个过程也许还没有一秒钟。

    百分百的秒杀!

    另一边,憨厚喧子并不像伤疤男那样被秒,相反,肋下中了一掌的他高声痛呼起来,一手捂住,另一手挥舞匕首,死命地阻止李老的迫近。李青松的偷袭,并没有完全成功,憨厚喧子看见他后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可是身体没有完全躲开。李青松这一掌,最少让他断掉了三根肋骨,但他没有像同伴伤疤男那样失去知觉,甚至没有失去战斗力。

    “老夫就陪你玩玩吧!”李青松吃定他了,绕着憨厚喧子不停地转,双掌隐而不发,只要再觅得机会,这憨厚喧子必定倒地。

    胜利,只是时间的问题。

    憨厚喧子也意识到了这种局势的严重性,他挥舞着匕首,不顾一切地向后逃跑。

    李青松怕他困兽犹斗,反伤自己,只跟在身后遥遥追踪,反正中了他这一掌,敌人内腑受创,激烈的奔跑将会进一步加重伤势,再跑一阵,敌人自己伤重倒地也不是没可能。

    “想跑?”千郡没有这耐性,她迈开大长腿,风一般越过李青松,疾电般追上憨厚喧子,拳如流星。

    憨厚喧子根本来不及挥动匕首反抗。

    就让她一拳干翻。

    再次秒杀!

    李青松带点苦笑地摇摇头,收住追赶的步子,恢复老神在在的模样,返回众人之中。

    在这边,鲁国强早抽出绳索,捆猪似的,把晕迷的伤疤男全身上下捆了个遍。鱼丰胖子和陈秘书也过来帮忙按住,就连鱼苗和徐军这两位纨绔也兴奋地参与,不时地叫嚷着:“你老实点!”,其实那家伙早晕迷不醒了,连手指头也不会动一下。

    当然,也是这种情况,他们这种废渣才敢上前帮忙。

    那边的毒蛇男还在嚷嚷,他们却装眼瞎,仿佛没看见似的。

    毒蛇男一边嚷,一边向手枪落水的地方翻滚,双手在水下不停地摸索,好不容易才摸回手枪,心中狂喜,急急地把它抓出水面。

    可仔细的一看之后。

    原来狂喜的心如同浇了一桶冰水。

    手枪变形了,枪管扭曲了好大的一个弧度,别说继续开枪了,就是卖废铁也没人要……

    “不可能,这不可能!”毒蛇男震惊得连下身的痛苦也忘了,他惊恐地看着这支扭曲变形的手枪,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把手枪砸成这样?

    手中佩戴着蛮牛护腕的林东笑而不语。

    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毒蛇男的身后,脚尖站在一块溜滑的溪石上,目光淡漠地俯视着这个狡猾的毒蛇男:“把洋鬼子逃跑的真正路线说出来,你的痛苦会少受一点。忘了告诉你,我的耐性非常的不好,我也不希望我的话需要跟你重复两遍以上。”

    毒蛇男恐惧地吞咽一口唾沫。

    此时此刻,他才发现,在这个拦截团队之中,这个年轻人才是真正的头领,实力深不可测。

    “瘦狗岭有四个人过去,在碎石坪和老塘鸦那边也有两组,不过,我不知道为首的罗姆尼他们走哪里,他们是最晚出发的一组,还有你们找的谢文宾,他让一个东洋人带走了,是罗姆尼特意安排的,他们不进山。”毒蛇男知道自己要是闭口不说,肯定会受尽拷问之苦,就算他不说,两个同伴也肯定熬不过,干脆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至于跟洋鬼子他们的秘密约定,滚特玛的吧,现在哪顾得上什么秘密约定!

    “你们在龙口矿洞里发现了什么?”林东对什么机密文件不感兴趣,他想知道的,是关于地宫方面的信息。

    “里面挖出了许多特殊的矿石,还有一个古墓,里面有许多机关,还有许多陪葬的死人和古董。可惜,皇帝的墓室一直没找到。”毒蛇男在林东的迫视下,赶紧把知道的说出来。

    “暗河?”林东还想知道关于暗河的消息。

    “里面的水很急,很多湍流漩涡,还有恐怖的怪物,我们在下水探险时,损失了五个人。”毒蛇男不敢隐瞒。

    “你们在里面带出了什么?”林东猜测这些洋鬼子肯定在里面得到了某些东西,否则,不会在官方大举搜查时匆忙逃窜。仅是古董这些,抓到了最多遣送出境,他们何必逃跑?肯定有某些秘密不能外扬的东西入手,一看浓眉哥动手,洋鬼子以为事情败露,做贼心虚,于是决定连夜进山逃亡。

    这个推断,是林东听那个洋鬼子首领罗姆尼没有带上谢文宾才想到的。

    谢文宾手中有机密文件。

    可是,罗姆尼没有带上他进山,反而把他放到别的地方,这岂不是一个转移官方视线的小伎俩?反之,亦可以推断,敌人手中,肯定有比机密文件更加重要的东西。

    洋鬼子到底在暗河里找到了什么东西呢?

    林东最想知道的是就是这个。

    “一些矿石,还有一些怪鱼和山洞蜥蜴的标本,我们不负责这方面,知道的不多,我们三个只是罗姆尼的雇佣兵,主要工作是保安方面。不过,我看他逃跑之前在箱子里放了两块奇怪的琥珀,似乎是他的珍藏,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你想要的。”毒蛇男深怕林东不满意,他绞尽脑汁,把自己所见所闻的不管有用没用的统统说出来,希望林东能饶过他的性命。

    “琥珀?”林东微微皱眉,又是琥珀?难道洋鬼子在暗河里找到了跟自己手中那种同类型的琥珀吗?如果真是那样,那么这趟追踪还算有点收获!

    “先捆起来!”千郡把口吐白沫晕迷不醒的憨厚喧子倒拖回来。

    鲁国强和陈长风赶紧接替她。

    陈秘书和鱼丰他们,也积极得不行,七手八脚的帮忙。

    在捆毒蛇男时,鲁国强还偷偷的给他几拳,发泄下刚才的郁闷,毒蛇男闷哼几声,硬是挺住了。只要林东和千郡不出手,鲁国强这几拳头虽重,但他还是可以扛下的。几个人用绳索把毒蛇男等三人结结实实地捆了,又把匕首和扭曲了的手枪收好。

    鱼丰父子和徐军那个大纨绔激动得不行,估计他们一辈子也没有这么威风过。

    别说他们,就是鲁国强和陈长风也兴奋得不行。

    陈秘书赶紧给浓眉哥打电话报喜。

    通知他新的敌踪路线。

    谁不知浓眉哥的手机联系不上,又赶紧打电话给自己的上头老板徐东海:“书记,人逮住了!是的,我们逮住了三个,桃花坳这边拦截成功!是,是的,我明白,好的,我们继续行动,配合大部队出击,争取把洋鬼子一网打尽!是的,我知道了,我们会小心的……”

    “出发,我们再去瘦狗岭!”苗丰胖子现在可谓意气风发。

    “再干他一仗,我们有的是气力!”鲁国强和陈长风也觉得浑身是劲。

    “不。”林东直接否决:“你们押人回去,接下来没你们啥事了,你们只要把这三人顺顺利利的押回去,那么任务就算大成功了。”

    “哎呀这个,我们并不累……要不让鱼丰他们押人得了,我们跟你继续出发。”鲁国强他们现在还不想回去。

    “他们押人我不放心,现在这个事根本急不来。敌人可能已经进山,深山老林里,那么大,怎么找?就算进去找,也得先准备好,跟着大部分一起行动。我和千郡再到瘦狗岭那边转一转,不行就回来,碎石坪和老塘鸦那边实在太远了,山路又不好走,等赶去,敌人也早就进山了。”林东做出的决定不容置疑:“你们先回去,而且,要特别小心,把人看好了,好不容易逮到的,我可不想回来后听到什么麻痹大意致使阴沟里翻船的狗屁消息!”

    “是,我们当然会小心谨慎,你放心,一定看好了,保证没事,我们保准把人顺顺当当的押回去。”鲁国强他们一听,赶紧打个保票。

    大家转念一想,做人不能太贪心。

    不如先巩固好这个功劳,以后的事再慢慢来。

    洋鬼子进了大山,一时半刻根本跑不了,大不了明天休息好,再跟大部队一起搜寻……

    鲁国强他们一群人押着毒蛇男他们离开后,林东皱皱眉头,跟千郡道:“现在去瘦狗岭太晚了,洋鬼子可能早就进山了,我们要是截住他们,得想个办法赶在他们的前头。而且,这次只有我们两个,动手时不要留情,尽量一击必杀,先确保自己的安全。”

    千郡对于这个提议正合心意,扬扬拳头:“正当如此,刚才我看鲁叔他们动手,都觉得可笑,他们把性命相博当成是武功切磋了。”

    “我们走吧!”林东心中有种感觉,今晚可能会有个大收获,就是不知会遇上什么样的敌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