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惨、惨叫!
    大王山,桃花坳。

    这里人迹罕至,除了上山采药的人,很少有谁会走进这种深山。以前,桃花坳有一大片桃花,每逢花季,开得特别灿烂,不过现在早没了。桃花坳这一带让人承包下来,遍山种满了速生桉,一颗颗树笔直有序地排列着,密如枪矛。

    经济搞得不错,但美丽的风景就……

    林东和鲁国强等人守在桃花坳一条杏湾的中段位置,刚好卡在桃花坳往深山挺进的中心。

    敌人如果从这里经过,他们为了躲避警犬的追踪,九成会沿着这条水很浅仅到膝盖左右的河道前进。虽然在河道里绕弯,速度会慢,但胜在安全,否则警犬一到就会有迹可循,无法顺利摆脱追兵。

    “嘘,似乎有声音。”千郡感应前面好像有不对。

    “三个人。”林东示意大家聚集起来。

    在黑暗中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差点以为敌人不是自这边逃跑,心里正失望,忽然看见他们来了,鲁国强他们激动得有如打了鸡血一般。鱼丰父子和徐军这些战斗力无限接近零的废渣则带点担心,万一敌人手里有枪,那如何是好呢?他们也不想想,他们到这里其实是负责围观,林东和千郡从来就没有指望过他们,别说林东,就是鲁国强和陈长风也不当他们是一盘菜。

    陈秘书偷偷发个信息给浓眉哥祈峰,告诉他拦到了三个。

    这里的信号不太好,他发了好几遍才成功,为了保证祈峰一定看到,陈秘书又连发了三遍……等他发完,敌人都快摸到面前了。

    敌人有三个。

    外貌看上去有点类似东南亚人种,皮肤带点黝黑,矮壮个子,眼睛眉毛鼻子这些跟大兔朝的兔民细看之下有点不一样。有两个的上唇留着八字胡,一个原来是个大胡子,但已经刮个精光,络腮露出一大片青皮,这个男子额角还有特别明显的伤疤,凶相十足。

    没有洋鬼子也没有谢区长,只有三个完全超出众人意料之外的东南亚猴子。

    “站住。”千郡可不管对方是洋鬼子还是东南亚猴子,决定先逮下再说:“你们最好束手就擒,否则,我不介意给你们一点苦头吃吃。”

    “啊!”三个东南亚猴子吓了一大跳,他们万万没想到这里有人拦截。

    不过他们很快镇静下来。

    除了千郡这个女的,让他们感觉有点威胁之外,别的人,比如鱼丰胖子父子之类,根本就不入他们的眼。他们看林东,像个大学生,直接忽略。陈秘书一看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也可以直接pass,鱼丰父子和徐军那个纨绔大少更是不用说,就是多看一眼也浪费时间,像他们这种被酒色掏空身子的渣渣,山风再大点,可能都会给刮倒了。

    反而是李青松,让三人有点警惕。

    他们到兔朝住过两三年,知道一点情况,在这个奇怪的国度,有时候小的好惹,杀马特什么的,即使来一群也可以照秒,老头儿之类的有时反而惹不得。他们看李老,就有种感觉,心里判断这老家伙才是这支团队之中真正的首领,实力也最强。

    “你们想干什么?打劫吗?我们是进来捕鱼的村民!”有个模样长得比较憨厚的喧子出来,站在最前面,稍稍遮住身后的两位同伴,即使知道可能瞒不住,但他还是想试一试,找了个捕鱼的借口。

    “捕鱼?你们跟我们回警|察局捕鱼吧!”千郡懒得跟他们多说。

    她一拆穿,站在河道的三人,精神立即变了。

    眼光瞬间变得如狼凶狠。

    身上,杀气腾腾。

    “就凭你们?就凭你们几个普通人也想拦截我们?”后面那个额角有道伤疤的男子站出来,操着东山口音喝斥道:“我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佣兵,不是你们可以对付的!各位朋友,这件事你们最好不要参与进来……你们走你们的阳关大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如果你们执意要多管闲事,也许会送掉你们的小命,这又何必呢?再说,你们在这里跟我们拼命,又有什么用?真正的领队和队员都在瘦狗岭那边过去,他们才是真正的目标,而我们,只是受到他们的牵连,实在没办法才要逃跑的!如果你们想在我们身上得到什么东西,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们,没有,在我们的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

    “废话少说,能打得赢我们,你们就过去,否则就乖乖的束手就擒。”鲁国强和陈长风自隐身之地出来。

    他们俩一现身,对面三人又警惕不少。

    武夫!

    不用看第二眼也知道,这两个人是练了多年功夫的武人,气血远比同伴强壮,是劲敌!

    三人退后了几步,没有转身逃跑,反而聚在一起,极快速地商量了几句。众人中,除了林东,即使是千郡也听不到对方的耳语。

    南猴语,就是不知是南越还是北越过来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袋鼠国,枫叶国或者大米帝国那边过来的,这些地方的南越猴子也不少,尤其是大米帝国和枫叶国,那里的南猴帮跟大圈帮什么的,打得非常热闹,每天暗地里不知有多少趁戏上演,要是拍成电影,妥妥的好莱坞大片。

    “你们普通人,没有战斗力,我们是一些有尊严的佣兵,不想向普通人下手。”额角有道明显伤疤的男子站出来,开出条件道:“三打三,我们三个,随便你们出三个,我们单挑!”

    “三盘两胜。”那个长相比较憨厚的快速补充道:“如果我们赢了,我们放你们离开,不会伤害你们,如果你们赢了,我们跟你们走。不过,你们是不可能会赢的,因为我们都是职业的,跟你们完全不同。还有,如果我们赢了,希望你们把随身的食物留下来,作为我们胜利者的奖品!”

    “还没打,你们就以为赢定了?”千郡闻言,冷笑一声。

    对方打什么主意,在场的人全心知肚明。

    这些家伙看这边人多,又拿不准千郡和李老的实力,所以才提出要三打三。

    至于什么打赢了会放大家走,笑话,要是让他们三人赢下来了,在场的人全部都得死……不,别说赢了,就是试出李老和千郡的实力如果不是传说中的高手,估计也会立即发难。

    还好!

    咱们这边还有个秘密武器!

    偷偷看了看林东,大家现在心里特别的淡定,多玩点心机吧猴子们,咱们老祖宗在玩这个的时候,你们的祖先还没有进化呢!

    既然敌人找死,那么鲁国强他们佯装商量一番后,也乐意配合,点头同意下来。

    至于被敌人无视的林东,已经随便找块石头坐了下来。

    他准备欣赏好戏了。

    林东本来可以直接秒掉敌人,但他想花点时间通过这一仗来看看鲁国强他们的实力和打斗技巧。还有对面三人应该是d级佣兵,他们的战斗方式又是怎样的呢?通过这些,反推下a级b级杀手的实力。再说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林东搞定,他可没这种闲心,如果鲁国强和陈长风他们能派上用场,那么以后可以交些事情给他们去做,林东自己就可以安心修炼了。

    千郡看向他,林东暗比个手势,千郡瞬间就明白过来,原来敌人手中有枪,难怪表现得那么有恃无恐!再看看林东神色平淡,压根没当一回事,千郡心中大定。虽然她猜不到林东会采用什么办法来应付,但她有种女性天生的直觉,打心底相信他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顾虑一去,千郡此刻有点跃跃欲试,甚至也想下场试试。

    李老看她向自己瞧过来,不禁有点苦笑。

    想打你就打呗!

    难道我这老头子还会跟你抢不成?

    “老大,你看鲁叔能打得过吗?”鱼苗和徐军向林东这边靠近,一是想讨好老大,二是老大身边最安全。

    “平手吧!”林东看鲁国强第一个下场,站在杏滩上,拉开架势准备迎战。在对面,长相憨厚的那个猴子跟同伴低声几句,特意把腰间的匕首拔出来,递给同伴,又拍拍身上的衣服,表示没有任何武器,公平对决。

    只论气血和强壮程度,鲁国强比对三个人都要好,这个憨厚的猴子是对面三个中最差的一个,鲁国强身体肯定比对方壮实。

    但这个不代表胜利!

    对面,那个长相憨厚的家伙其实很狡猾,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鲁国强估计占不了便宜。

    这是沙滩,不是擂台赛,敌人可以尽量利用灵活身手,利用地形优势以及战术这些来抵消体格、力量上的劣势,而且这个是生死相搏的战斗……如果没有千郡和林东在身边做坚固的后盾,鲁国强可以放心与敌周旋,仅是一对一,他恐怕会被敌人玩死在这条杏湾上。

    果然不出林东所预料,开始两分钟,存有试探心理的敌人被鲁国强压制。

    打得满地乱跑,看上去狼狈不堪。

    不过。

    对方一旦试出鲁国强没有多少生死相搏经验,只是依仗身体强攻,立即像狸猫一般,左躲右闪,在消耗鲁国强气力的同时,时不时发出快拳偷袭,挑衅鲁国强的火气。

    “别冲动,定下心来打。”李青松看鲁国强心气浮动,赶紧让他冷静下来。

    “有种你别跑!”鲁国强心理非常的不爽,可是他无法逮住这个看起来很憨厚事实上狡猾如狐的敌人。他最少打了一百拳,可惜一拳也没有打中敌人,相反,敌人却击中了他七八拳,虽然不太重,以强悍的身体可以抗下,但这张脸皮燥得慌。

    “停。”那个额头带有明显伤疤的,大声喊停:“这场算平手吧,要是打下去,我们能赢,但我们再次表明立场,我们无意与你们为敌,也不会伤害你们……”

    鲁国强愤愤不平地回来了。

    他也知道,自己真打不过对方。

    要是对方的实力超强,那他还能忍下这一口气,可是自己的实力明明比对方要好,这仗拿不下来,他感觉自己在林东面前大大的丢脸了!

    陈长风安慰两句,他决定拿出全部实力来,好好打,替鲁大眼这位老友争回这一口气!

    对于陈长风。

    林东就更不看好了。

    陈长风的实力不及鲁国强,对面那个一直隐藏在身后的越南猴子,却是三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这个家伙就像毒蛇,不声不响的,一直躲在同伴的身后,静观事态发展。要说战斗力,这人排在第一;论心机,这个人也会是对面三人组中最阴险的一个。

    就连手枪,也收藏在这人的身上。

    很明显,真正的头目就是这个家伙,而不是那个表面看上去很强的伤疤男。

    “估计不会有第三场了。”林东给千郡做了个眼色,敌人极可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劫持陈长风做人质,让她做好突袭的准备。千郡暗中点头,以示明白,又扬声冲着缓缓步入场中准备比试的陈长风喊一声:“陈叔,要拉开距离,发挥好你铁掌的威力!”

    “好,我知道了!”陈长风实力比鲁国强差点,但心比鲁国强要活络,一听千郡说的是铁掌,而不是他擅长的鹰爪功,立即有点明白她的意思了,沉声应下一句。

    李青松闻言,也警惕起来。

    他不动声色地看看林东,又看看千郡,原来自然下垂的双手,微微的提了起来……

    鱼丰父子和徐军、陈秘书他们完全不懂这些门道,只有替陈长风挥拳呐喊加油的份儿,反正有林东在,他们也不担心。千郡佯装急切观战,缓缓移动到林东的另一侧,准备与他配合,等他一声令下,立即分成两路,左右突袭敌人。

    林东坐在石上,像个累坏的大学生,小模样简直人畜无害,迷惑力十足。

    他的手指。

    翻来覆去地把玩着一枚硬币。

    鱼苗渣和徐纨绔看见了,小心肝激动得砰砰直跳……老大不是想用这枚硬币秒掉对方吧?拷,现在没有办法拍录下来真是可惜啊!这招,是弹指神通?还是小李飞刀呢?啊不对,小李飞刀人家是飞刀,这个是硬币!

    就连武侠小说也没看过几本的两位大纨绔,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林东这个暗器手法应该叫什么名字。

    算了,以他们捉鸡的智力,还是不要太勉强了!

    场中的比拼,极快,完全没有鲁国强与憨厚猴子的相互试探,那个毒蛇般的头目声东击西,一瞬间闪到陈长风身后,使用双臂把他的脖子牢牢勒住。

    这毒蛇男极擅长绞杀和反关节技,陈长风根本挣不脱,而且也无法反击对方。

    除了失败,陈长风似乎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毒蛇男的脸闪过一丝得意。

    正当他准备开口,宣布将陈长风擒为人质,命令众人留下食物让路时。

    一直被勒得无力挣扎的陈长风,忽然伸出手臂,速度快若闪电,那条手臂仿佛脱臼了似的,一下子延长了许多。只见陈长风他往自己胯下一伸,瞬间越过裤档向后,挤探入敌人胯下,五根手指,刹那间变成了无坚不摧的钢铁利爪,狠狠的一抓。

    “啊……”毒蛇男口中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