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你喜欢那一款汽油桶?
    东山,碧翠豪庭,豪华别墅内。

    大厅正在进行蜡光晚餐。

    气氛好不浪漫。

    眼睛里充满了野心的谢少,正笑着举杯向一位身材火辣相貌妖媚的女子劝饮:“风间小姐,来,让我们再干一杯,为了以后最美好的合作。”

    妖媚女子眼如秋波,闻言娇笑不止,举杯与他轻轻一碰:“合作愉快!”

    谢少看着对方胸前那深如马里亚纳的沟壑,明知这是个极其危险的尤物,但心头的邪火仍然熊熊燃烧,要是能跟这个女人春风一度,那么……当然了,要想得到这个危险的女人,跟那些一招手就会投怀送抱极尽殷勤的女人不同,得到这个女人需要一点点耐心。

    正喝得愉快。

    脸上稍带熏意眼波流动的妖媚女人手袋里忽然响起来音乐,她取出手机一听,淡淡的说了句:“我知道了。”

    谢少的欲焰正在高涨,燃烧着快要失控的意志。

    他慢慢喝下一口酒。

    稍微压一压。

    等对方听完电话,又举杯相邀,一边装着漫不经心地问:“风间小姐今晚还有约?”

    “公司那边打电话过来询问这边的进展罢了!”妖媚女人闻言娇笑起来,直笑得花枝乱颤,波涛汹涌澎湃:“刚才我们说到哪里了?”

    “我们说到了合作的事,风间小姐,你应该知道,我父亲就是专门负责青龙峡和淘金镇的区长,手下掌管着海量的资源,在淘金镇,他就是一片天。纽约伯格证券投资公司那帮人为什么能够立足?就是主动与我父亲合作的结果。他们拿下矿洞,还有酒吧一条街等地方的经营权,这些都是在我父亲手中拿到的利益。风间小姐,只要你们金雀花王朝愿意与我合作,我可以做你们在这边的代言人。只要我们能够深入合作,我会推翻金牙那个胖子和梁啸那个笑面虎,坐上东山第一把交椅。”谢少不仅展示自己的雄心壮志,还在深入合作的词语加重了语气。

    “是吗?谢少真是一个有志气的男人!”妖媚女子眼睛闪起了一阵光芒,她似乎很欣赏胸怀大志的男人。

    “没有志气的男人还算是男人吗?”谢少从不掩饰自己的野心。

    “真是太帅了!”妖媚女子附掌大赞,忽然她又问起一个奇怪的问题:“谢少今天特别忙吧,我看这房子布置得不错。”

    “为了欢迎风间小姐,为了给你一个惊喜,我秘密地布置了一整天。这些心形的蜡烛和屋里的装饰都是我亲手为你布置的,怎么样?喜欢吗?在楼上,在我的房间里,还有更加令人惊喜的特别礼物喔!要是风间小姐愿意与我深入合作,保证你会欢迎上它的。”谢少又一次在深入这个词语上加重气语。

    “谢少,你想要多深入呢?”妖媚女子大笑,胸前那两堆雪白一阵阵颤动,简直能要掉人的老命。

    “自然是越深越好。”谢少觉得有戏。

    “你不怕我?”妖媚女子给他抛了个骚入骨的电眼:“你不怕我一口把你吞掉吗?”

    “俗话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为了美人,我今天就豁出去了!”谢少越听越兴奋,真不枉今天的苦心布置,浪漫的气氛果然适合调|情。他觉得身体里有点燥热升起来,特别的难耐,一手扯掉了领带,佯装给对方倒酒,又坐近妖媚女子一些,在蜡光下,他仔细端详这个即将到手的女人,享受着这种销|魂蚀骨的调|情气氛。他现在的笑容,带有一种难禁的饥|渴,在灯光下格外的淫|荡,问:“风间小姐,你想在我身上哪里吞起呢?”

    “金老板,你说呢?”妖媚女子忽然说了这一句。

    谢少听后一惊。

    笑容就像死火山的熔岩冷却那般僵住了,等他猛地转头,看见自己大门有个熟悉的巨大身影出现时,更是有种深深的恐惧在心底弥漫。

    不可能!这个人怎么会来我这里?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保……保镖!”谢少第一时间,就是喊保镖赶过来保护自己。

    “美丽的风间小姐晚上好,还有谢少,你今天的气色不错嘛!”脸还没有完全消肿的金爷大踏步进来,一脸恭敬发财的灿烂笑容,他冲着面色骤变的谢少笑着打个招呼:“听说谢少有个地方挺大的,比蚯蚓大多了,一直很崇拜啊!谢少,不如你拿出来,让大家见识一下吧!谢少,哎呀呀,你这要叫人是吗,啧啧啧,真是吓死我了,一个小别墅竟然有八个保镖那么多……万大龙,你死到哪里去了?还不赶紧滚出来给谢少赔罪,随便动手打伤了人家的保镖,你赔得起汤药费吗?”

    “谢少,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个粗人,不会做事,而且身上也没啥钱,要不,你叫你那个当区长老爸抓我去坐牢得了。”万大龙也满脸笑容,带着十几个手下,自门外大步进来,态度很诚恳地拱手向谢少赔礼道歉。

    “什么态度啊,你给我严肃点!”金爷骂他的态度不够端正。

    “风间小姐,你……”谢少现在如果对形势还没有一个清醒认识的话,那他就真是傻瓜了。

    “我只跟胜利者合作。”妖媚女子放下酒杯,笑了笑:“酒不错,你布置的蜡光晚餐也非常浪漫,我非常的喜欢,不过谢少,如果你能把这个时间和这份心思用在你的事业上,而不是为了讨好一个女人,相信最终结果会好上许多。谢少,在临别之前,我给你一个忠告吧,有时候,身在高位的人,做事是不能麻痹大意的,因为,他漏掉了那怕是一点点的信息,就可能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和无法挽回的失败,明白吗?”

    “你为什么选择金牙这个死胖子,我父亲是区长,他才掌握了最好的资源!”谢少非常不明白对方的选择。

    “哈哈哈……”金牙一听,笑得连眼泪都飞溅出来了。

    “区长?哎呀妈啦,吓死我了,区长真大啊!”万大龙用力地拍着胸口,脸上一副魂不附体的惊吓模样:“谢少,我胆子小,你不要吓我啊!”

    “我真替你感到悲哀!”妖媚女子一听,也笑得不行,她好不容易才勉强忍住了:“谢少,所以说嘛,这个信息的重要性,那真是很重要的……谢少,如果你父亲不是马上就会被愤怒的徐东海逮起来吊打,如果他还能保住区长之位,说不定我会选择跟你合作,试下你那条小蚯蚓的。可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个大案,你父亲身为区长,就算平时没事,也得背黑锅,何况你父亲谢文宾一身是屎,洗也洗不干净。最重要的,他选择叛逃了,你觉得这还有希望吗……谢少,你真的一点消息也不知道?刚才我就很好奇你的淡定,没想到你是真迟钝啊!算了,我不想再浪费我的口水,就让金老板跟你好好解释吧……再见了,谢少,我最后的临别赠言是:男人心有大志是一件好事,但有些时候,一个人的野心不宜过早暴露出来,否则,他会死得很惨!”

    妖媚女子一说完。

    踩着超高跟,扭着超级丰满的圆臀离开了,头也不回。

    万大龙与几个手下上前,就像抓小鸡一样逮住不停挣扎的谢少:“谢少,为了向你赔礼,我决定请谢少你到东山湾去钓鱼,船我都已经准备好了,请问谢少你喜欢那一款汽油桶呢?”

    谢少这时吓得连尿也下来了,尖叫起来:“你们,你们要把我浇上水泥沉进东山湾?啊不,你们不能这样!”

    金爷马上骂万大龙,恨铁不成钢:“真是个粗胚,你怎么能够这样对人家谢少呢?谢少怎么说也是一个区长的儿子!以前,谢少把人沉进东山湾时,可是很有礼貌的,你们看看你们这都是什么素质?你们就不能对谢少礼貌一点吗?”

    万大龙一听。

    赶紧服帖地低头认错:“是是是,我错了,我们一定把谢少给伺候好。”

    转过脸,万大龙极其认真地对按住谢少的手下仔细叮嘱:“你们多找几个汽油桶,让谢少挑个最合心意的,浇上水泥后,你们也不要急着扔入海里,现在什么社会啊,配套服务很重要的!你们要等水泥干了,再小心地沉入东山湾,谢少是个有身份的人,是个大少爷,跟平时的烂人可不同!现在时代跟以前不同了,我们的素质也要跟着提高才是,我们就算是嘿社会,也要做到与时俱进嘛……金爷,你看我说的对不?”

    “对个屁,我让你找人跟那位交个朋友,你看你找的都是什么样的人?我这几天都气得吃不下饭了,你们这是想故意恶心我吗?”金爷只要一想起那个暖男的回报就觉得蛋疼,目标已经‘为情自杀’!这是得多脑残才能得出的结论?

    虽然在那个暖男的脸上狠狠地打了一套工字伏虎拳。

    但金爷心中的气还没消。

    结交那个人是他目前最迫切的愿望,尤其是淘金镇这事一爆出,他更是对梁啸这个已经扯上一点关系的死敌羡慕嫉妒恨,人家的手下都已经混到那个人的身边去了,虽然只是跑腿,但也有了开始不是吗?可是自己的呢?还特玛的回来报告说‘为情自杀’了!

    只要这样一想,就觉特别绝望!

    同是干嘿社会的,同是做老大的,这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是我的错,我马上重新找个真正精明的人,一定把这事给金爷您办好了!”万大龙一听,汗流浃背,对于跟那一位交朋友的事,的确做得不好,但他也没想到会是‘为情自杀’这样的一个结果。他还说完,金爷马上摆手阻止了:“你还是伺候谢少吧,你只适合干这种活!要是再把那位的事情交给你,指不定过两天,你成功地把他变成了生死仇敌!这事还是我自己来,想个好办法,跟那位真正交上好朋友,至于梁啸那孙子,必须把他和那位的关系给捣了,否则,不用多久,我们就得步上谢少的后尘,在东山湾的水底与鱼虾为伴!”

    龙溪水库这边,林东与千郡一行人已经下车,越过大堤,沿着山坡向桃花坳方向前进。

    夜凉如水。

    月色淡淡的笼罩着大地。

    灰暗中,也不知多少好戏正在悄悄上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