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皇陵地宫的传说
    梦醒。

    林东对于这个梦境有点好奇。

    这个梦究竟是真是幻?是某种心灵启示,还是因为白天想多了,胡乱做梦呢?

    他把断剑变出来,细细察看几遍,但还是整不明白。

    “这断剑里面,真的封印着一条蛟龙?”林东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探究断剑的真相,看了看,最后又把它收了起来。房门敲响,班长大人进来,发现林东已经起来,马上唤他:“快洗个脸,大家都在等着了。”再到旁边的房间催两个小丫头起来吃饭。

    “我还没饿!”楚灵儿嘟着小嘴巴,她现在还有点渴睡。

    “给你们俩三分钟时间。”班长大人根本不理她,时间到了不出来就立即家法处置。

    “我很快。”还是萌货比较乖,翻开被子,自床上一跃而下,冲去浇了把冷水,一点小困意转眼消散无踪。

    鱼米之乡这里有大桌。

    再多人也坐得下。

    不过,细心的鱼丰胖子把男女分成两个桌子,喜欢素点口味的女孩子一桌,喜欢大鱼大肉喜欢拼酒的男人弄一桌。林东出来时,云悠悠和千郡刚好入席,相视一笑,也不客套地打招呼了。女孩子那桌,由鱼彤彤这个黑丝秘书和一位能说会道的女经理来陪同,根本不会让气氛冷下来。

    男人这桌,大家都推林东坐在上座。

    “李老辈份摆着呢,再说,吃个饭罢了,大家随意就好。”林东对于这个根本不重视,自己又不是当官的,没有那种论资排辈和不可逾越的讲究,怎么舒服怎么坐呗!

    “那李老请上座,您老的辈份最大,正好领导我们这些小辈。”鱼丰胖子特会说话。

    稍微的推辞后,李青松坐到了面对门口的主位。

    然后请林东坐在旁边。

    另一边,是陈曦这位大秘书,再下来,是鲁国强和陈长风,斜对面是鱼丰胖子这个主人。至于鱼苗和徐军两位纨绔,只能陪坐末席。能够上桌吃饭,刷个存在感,对于他们来说就不错了,在座的那个也不是他们两个废渣能够比对的。

    好酒好菜经过鱼丰胖子精心挑选,上了满满一桌子。

    客套地酒过三巡后。

    “大家随意一些好了,你们喝酒吧,我有点饿了,先点吃饭!”林东放下杯子,让服务员换个大碗。

    林东也不多话,直接开动了,他吃饭那是真吃,火力全开的他,一个人能赶上其他七人的饭量……鱼丰胖子他们看得目瞪口呆,还好知道武人能吃,否则还会以为他是刚从埃塞俄比亚回来呢!有林东的带动,鲁国强和陈长风也狠狠地陪吃了几大碗,要不是他们俩,就鱼丰胖子半碗饭就顶天了的量,再来三十个也白搭。至于鱼苗和徐军两个纨绔,当场就给这种霸气侧漏的吃法跪了。

    能怪那么牛,仅是这吃饭的气力就足够秒人了有木有!

    “武人就这样,营养汲收的需求特别高,不吃饭,不吃肉,就是走路也没有气力,哈哈哈哈哈!”陪吃了五大碗的鲁国强小露了一把脸,这让鱼丰胖子心里好不羡慕。要说喝酒,鱼丰自认一瓶子下去还能稳稳不倒,可是吃饭不行啊!

    “来来,我们喝酒!”陈曦暗中苦笑,这种不怎么喝酒光吃饭菜的酒席他还真没有参加过。

    不过他到底是大领导身边做事的。

    反应就是快。

    林东现在没空喝,他邀鱼丰和鲁国强他们拼酒,先把这桌面上的气氛给预热起来。

    龙虾,大闸蟹,鲍鱼,各种菜肴就像风卷残云一般进了林东的肚子,幸好鱼丰胖子是大老板,最不怕的就是大肚汉,一看这火力凶猛,赶紧暗中示意下面再整一桌上来。旁边的服务员也有眼力,早早吩咐厨房那边加班,必须把林东这个吃货给伺候好了。

    好不好吃,这个暂时放一边去,目前服务的最低标准是得让他吃饱肚子!

    女子那一桌也不弱。

    虽然楚灵儿吃得比猫儿还少,但是架不住有个千郡。

    这位军妹子要是放开了吃,也是一等一的存在。那边林东干掉了十五碗左右,这边的她也不甘示弱地干掉了八碗,把鱼彤彤和那位相陪的女经理吓得不轻。

    萌货早见过林东的暴吃,以前也是很惊吓,一度还以为他要自杀,要活活地撑死自己,现在却淡定无比,觉得大叔要是吃得少才不正常。她吃饱了,拉椅子凑过来替他剥大虾,剥好一个,沾点酱油往他嘴边送一个,动作配合得刚刚好,完全不影响林东的开动。

    班长大人很汗。

    她心想,难道这小子要二度发育?需求的能量特别多?

    不好,他本来就长得高,再来个二度发育的话,那自己岂不是要站在椅子上才够着他了?

    我也要增高……抱着这个伟大的愿望,班长大人勉力多吃了小半碗,最后,感觉有点撑着了,不禁为自己弱爆了的战斗力感到悲哀!

    看人家千郡的大长腿,分明就是吃出来的嘛!

    经过一个有点惊吓的晚餐后,大家对于战斗力有了个全新的判定。

    饭量跟战斗力直接成正比,比如林东同学的饭量最猛,战斗力也最碉堡,接着到千郡这位军妹子,再下来是鲁国强和陈长风,后面是李青松……至于同是年轻人,可是加起来也不超过一碗饭的鱼苗和徐军,这两位渣渣你们可以去死了!

    “哪有吃饭是真吃饭的!”鱼苗和徐军两个纨绔恨不得抱头痛哭一阵,在纨绔圈子里,标准可不是这个啊!

    “你们吃饱了就滚蛋!”鱼丰觉得真丢人。

    这个不比还好。

    一比起来,感觉还不如当初捡那个胎盘养大算了。

    林东这一顿吃得非常满意,穿越回归,肚子第一次吃饱了,感觉整个人都萌萌哒。

    班长大人知道他们肯定要谈事情,把两个小丫头抓走,不影响他们的正事。鱼彤彤这位女强人和那位自称李姐的经理赶紧带她们出去夜钓,这个项目也是鱼米之乡的特色。千郡和云悠悠对于钓鱼什么的兴趣一般般,但也跟着出去散散饭气。

    “陈大秘书,近来东山有什么新政策啊?”鱼丰为了热闹气氛,挑起了话头:“我怎么听说青龙峡这边还要搞大开发?”

    “青龙峡这边的项目肯定要上,只是时间问题。你们也知道,上面的斗争是时时刻刻的,没完没了,钟市长为了出政绩,紧追我们徐书记,已经狠下心来要在这边大搞。青龙峡这边本来有基础,淘金镇以前搞得不错,但是谢区长操之过急,许多事情犯了错误,现在他的麻烦大了。你们可能也听说了,关于洋人的事情,据说现在有证据表明,在淘金镇那边有个庞大的盗墓集团,以开矿为名,承包下一大片地皮,在龙口旧矿道偷偷挖掘,一直挖到地底暗河……”陈秘书一说到这个,自然是他的强项,立即滔滔不绝地给大家介绍。

    “皇陵地宫是真的?”鱼丰胖子带点讶意地看向陈秘书。

    “爸,你那都是什么年代的旧闻了?就连我也知道,皇陵地宫不仅有,里面还有超强的防盗装置,可以说机关重重,不过,即使是这样,贼子也在里面挖出了许多古董,都是皇家的陪葬品!”鱼苗不满父亲的信息太迟钝。

    “我还买过一件。”徐军就更加得意了。

    “你肯定让人给坑了。”鱼丰闻言大笑不止,他一摆手:“你们先别着急跟我争辩,不信,你问陈秘书,他有官方消息。”

    “皇陵地宫也许有,但肯定没有挖出来,至于市面上流传的陪葬品哪来的,我也不知道。”陈秘书偷偷看了林东一眼,发现他对这个似乎有点兴趣,不禁谈兴大发,又给介绍道:“洋鬼子在地底下,挖了几年,可能挖到了一个在上面的假墓……不过,我听说,真正的皇陵古墓不在这里,要想进去,必须通过一条极其危险的地底暗河。我还听过一个不知真假的秘闻,据说地底暗河平时满是水,普通人根本不可能通行其中,每年,只有短短几天时间才会因为某种潮汐消散一些,至于具体是哪几天,我也不知道,也许那些洋鬼子把这个时间测出来了,毕竟他们承包了龙口矿区都有几年时间了。”

    “上面不管吗?”林东奇怪了,这怎么能任人挖掘呢?

    “上面,怎么说呢,据说以前有军队进去探过,但毫无结果,还损失不小,所以就决定炸崩地道把它彻底封掉算了。经济大潮一来,某些官员急于出成绩,不管什么投资,一律绿灯通行,招来盗墓信团也不奇怪。上面的领导能够怎么办?只好慢慢补锅呗!”陈秘书微微叹了一口气,官场上面的关系错综复杂,有时候想真心为民做点事还不容易呢!

    “军队曾经进入里面吗?”林东想起千郡的家族,她就是一个出身于军人世家的军妹子。

    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断剑可能是她的祖辈从里面带出来的?

    从而受到诅咒?

    断剑里,封印的真是自己梦中的蛟龙?

    等千郡和云悠悠她们回来,看来得找她们好好聊一聊,看探险的地方是不是皇陵地宫,断剑是不是在地下暗河带出来的?还有,如果地宫里真的机关重重,仅凭蛮牛护腕也许还差点,自己得抓紧时间修炼,把当年在飘渺仙子身上感悟出来的‘迎风三式’给练回来。

    有了这个迎风三式保命,相信就算有再危险的机关,自己也可以应对一番。

    正想着,云悠悠和千郡刚好自外面回来。

    林东赶紧问她:“悠悠同学,你的水文观察进行得怎样了?”

    云悠悠摇头,浅浅地露出一丝微笑:“因为上游蓄水和漂流改造河道的原因,河道的水流跟以前很不相同,我也无法准确判断,距离约好的时间还有一段日子,再等几天看看吧!如果有办法进入矿道,看一看地下水,可能会好些!”

    “那好吧!”林东忽然很想进入坑洞里看看,虽然官方把矿道封了,但得找个合适的时间溜进去探探,否则这心一直半吊着太难受。

    *********

    新的一周,霞飞召唤可以逆袭的各种票票!

    三江票,推荐票或者收藏,同学们,都来支持一个吧!我看见许多人的票都是扔在那里浪费了,新书期特别需要大家的支持啊,现在正缺你那一票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