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干得漂亮!
    第二天。

    大清早浓眉哥就打电话过来投诉:“林东同学,用拳头解决问题可以,但别搞这么大行不行,上面的老大心脏受不了啊!”

    “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颁一个好市民奖给我。”林东还睡得迷迷糊糊的,一听是浓眉哥立即挂机。

    “……”浓眉哥汗了个半死。

    淘金镇闹出了这个大案件,还涉及到洋人,上面的各位老大,的确一夜没有睡好。浓眉哥也没睡好,他没睡好是因为忙了足足一晚上,刚处理完,等一空闲下来就给林东打电话。本想多聊两句,发泄一下整夜收拾洋鬼子和完美解决整宗大案那种得意心情的,哪知道这小子一点不配合。

    林东睡到日上三竿,才爬起来吃早餐。

    整间屋子,唯一比他更懒的,就是楚灵儿那个小懒猪,她竟然比他起得还要晚……看人家萌货,六点不到就起来了,与班长大人做了满满一桌子的早点,等林东饕餮完还有许多剩余。

    “打包,我们去漂流!”楚灵儿念念不忘去玩,只要一提到玩,她无论处于什么状态都会立即变得生龙活虎。

    “就等你了!”班长大人没好气地捏捏她的小脸蛋。

    “我早就准备好了,马上出发吧!”楚灵儿感觉自己吃饱了,整个人萌萌哒,立即出发根本没有问题。

    “你看你,你身上还穿着睡衣……”萌货觉得认识这种闺蜜挺丢人的。

    “我马上换衣服。”楚灵儿不仅穿着睡衣,而且还是那种带点稍微透明的睡衣,刚才她一坐下来,二郎腿一翘起来,就把里面的hellokitty给露出来了。还好林东这个角度看不见,不然萌货非站在他身边做墙之少女不可。千郡眉头直皱,她感觉要是自己的妹妹这模样,非提起来扔到楼下垃圾回收站不可。

    我是保镖!

    千郡心中默念数遍,情绪好不容易压下来了。

    晚上因为秒人需要所以没关系,但白天去游玩就轮不到林东这个没牌的家伙开车了,开玩笑,去青龙峡的公路上每隔五百米就有一个警|察……要不是浓眉哥处理得太漂亮,青龙峡和淘金镇说不定还不许外人进入呢!

    “七男为一女争风吃醋,床上决战至天明。”楚灵儿拿过今天的东山日报,上面主版的标题简直雷死人。班长大人和萌货凑过去一看,发现里面是个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话说有七位痴情的洋鬼子,身份地位各不同,但同时深爱着一位大洋马,自大米国一直追到大兔国,在东山淘金镇这个异国他乡里,八人的爱情之火爆发了,有如火山喷发,又如黄河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他们之间上演了一出荡气回肠、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

    这七位痴情男子,为了获得最心爱女人,做出了一个震惊中外的决定,他们决定在床上开战,以最终胜利者获得美人归的条件,进行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终极大乱斗。结果,在决战到天明之后,不分胜负的七位痴男全部精疲力竭,最后精|尽人亡。痴女见七位情郎惨死,哭得肝肠寸断,偷偷自缢于情|人旅馆的窗口,为了爱郎们殉情。

    正所谓是‘七牛一怒为红颜,通宵达旦耕一田;汗流浃背终同归,深爱情长伴花眠。’,这则无国界的感人爱情故事最后说明了一个真理:只要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不可能!”班长大人看完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今天东山日报的主编,脑袋肯定是让门狠狠地夹过了才来上的班,要不然也写不出如此脑残的故事,最雷死人的是,这个荒谬的故事还光明正大的摆放在头版。

    “怎么不可能,你看这女的,是个俄罗斯大熊,按照母熊那种体格,两三个男人根本是秒杀,最少得七八个男人组团才能对付。我觉得很合理啊,而且有时候越荒诞无稽的故事越是真实的,萌萌你说呢?”楚灵儿从战斗力的角度来论证,判断这个爱情故事是真的。

    “我好像在哪里看过……”萌货喃喃自语,她记得以前看过类似的版本,啊对了,七个小矮人与白雪公主!

    “你是想说七个葫芦娃和蛇精吧?”楚灵儿反应就是快。

    “哈哈!”认真开车的千郡也被逗乐了。

    “难道浓眉哥打电话过来,就是想跟我说这个?”林东简直被雷个外焦内嫩,这样处理也行吗?很好,浓眉哥我服你了!你确定找来代笔的那位枪手不是某点写女尊文的?

    甭管雷不雷,反正这个大案在东山就变成了民众喜乐见闻的八卦,至于真相是什么?这个重要吗?

    因为这一条新闻,东山日报的销量狂飚三倍。

    这也是被无数人认为脑袋不是进水了、就是被驴踢了、要不就是被门夹过了的主编……心中唯一的安慰!他估计自己以后出门得小心,要是被人认出,有可能会让人担心自己的白痴会不会传染。

    尼妹啊,这可是河蟹力量的体现!你们这帮锤子懂个毛线啊!

    虽然大案件变成了一则新闻,但淘金镇还是有点骚乱。

    许多警|察叔叔正在处理。

    当然,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也被浓眉哥顺便给揪了出来,这是他最爽的地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收拾一些洋大爷。现在甭管你是什么身份,在这节骨眼,你就是大使馆的也得弯下腰,把菊花给我露出来,不捡肥皂,不通过全方位的检查你别想离开。

    统管青龙峡以及淘金镇的谢区长这时候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可是浓眉哥眼角也不瞅他一下。

    谢区长感觉这一次要完蛋了,因为浓眉哥的老板,那位叫做徐阎王的家伙已经下了死命令,而另一个比油还滑的钟狐狸也拼命地落井下石……

    “这件事,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徐阎王在电话中是这样说的。

    解释个毛线啊!

    八个洋鬼子被人干掉了,你现在问我要解释?我怎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出的手?再说,如果真是国内某位老大祭出的尚方宝剑,我就算调查到了,敢公开说出来吗?你们分明就是想老子背这个黑锅!你们分明是想找一个替死鬼!

    谢区长感到很冤,问题是这一个死猫他是吃定了,他是主管这里的区长,出事了他想不负责?你开玩笑呢?

    上层的斗争跟林东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他现在坐在汽车前座,很舒服地享受着班长大人与萌货两个时不时送到嘴边的投食。

    楚灵儿很懒,投食了一会就把注意力转到外面的风景上,忽然她发现了一个亮点:“大叔,你看那里,有个傻瓜在那里装死!哎呀,装得真像!”

    在公路的一侧,修整好的山体斜坡上,有个男子用极可笑的姿势躺着。

    四肢舒展,头下脚上,

    整个人大字型印在山坡上面。

    这家伙的脸上有一种‘我快要死去了’的诡异表情,但更多像是在搞怪,所以开车路过的人,都认为他这是在玩行为艺术,纷纷掏手机出来拍照,却无人去破坏他的精彩表演。楚灵儿也拿手机出来猛拍,没一会儿,她又发现前面又有个男子,以差不多的姿势躺在公路另一侧的杏滩上,不禁喜形于色:“哇哇,太精彩了,这个表演我得上传到微|博上,让大家为他们点赞!大叔你觉得怎么样?表演得是不是很棒?”

    “不错,我估计后面还会有同样的行为艺术……”林东同学的表情很淡定。

    “你说的该不会是?”千郡一听,赶紧加大油门。

    在前面五公里。

    云悠悠身穿一身白色运动装,骑着一辆山地自行车,慢悠悠地蹬着。

    世上有种人,无论穿什么衣服,都会很合适,就算穿得很简单,身上毫无装饰,也能让人感到赏心悦目。云悠悠就是这种人,一身白色运动装竟然让她穿出了极致的美感。再加上一辆山地自行车,她一路过,人们感觉整个天空都透亮起来了,空气忽然间清新了许多。

    大多的人只是忍不住拿手机出来拍,或者朝她挥手叫好。

    不过。

    还有一些自不量力又自我感觉良好的家伙。

    会开车驶到她的身边,想用跑车名车什么的勾|引一下,看能不能钓到这个仿如嫡仙子降临的妹子。

    云悠悠慢慢的骑着车子,她没有理会任何人,这种漠然置之的态度,以及让人自惭形秽的小脸,令不少人羞愧不已,知难而退。

    极个别以为用金钱可以解决一些问题的脑残,被无声拒绝了之后,感到老羞成怒。

    会下车教训她。

    现在,就有一群这样的脑残。

    “离我远点。”云悠悠对这种人看多了,就这一条路上,都看到了不少。

    “只要你陪我一晚,我给你五百万。如果你愿意做我的小三,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本少爷别的东西没有,就是有钱!”在林东距离云悠悠妹子三公里左右且千郡还在不断加速接近的时候,几个‘少爷’用跑车封堵住了她的去路,前后左右地围了上来。其中有一个最嚣张,放言要用钱买下云悠悠,壕属性在这一刻爆发,王八之气乱冒,虎躯狂震!

    “你妈肯定是把胎盘养大了……”云悠悠叹了一口气,要是正常人类,能说出这种话?

    “你说什么?”那位少爷激怒了。

    “立即在我的面前消失。”云悠悠表情很淡然地说:“我的脾气其实不太好。”

    “马上跪下来,给老子跪舔,舔得老子舒服了你才能走,否则,我让你没命出东山!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这位少爷还没有说完,忽然让云悠悠揪住他的衣领,就像扔垃圾那样呼地飞到空中,表演了一出精彩的空中飞人。

    那位少爷发出一声惨叫,手舞足蹈地飞在半空中。

    然后,长长地划出一道抛物线,整个人砸在山体斜坡上,头下脚上。

    不仅是他,那位少爷的几个同伴也以一模一样的姿势,飞到斜坡上与他相伴,组成一系列特别有范、特别有感觉的行为艺术图案。

    其中还有个反应快的,见势不妙,拔腿就跑。

    沿着公路狂奔。

    等他快跑到林东的车前,千郡把车子停下,林东自里面慢腾腾的下来,随意的一伸手,把这个家伙逮住。

    信手一扔,空中飞人出现了……楚灵儿快活地大叫着,又蹦又跳的,小手拼命鼓掌,萌货则专心地拍录着大叔的英姿。车上的班长大人惊得目瞪口呆,木头同学怎么变成蜘蛛侠了?这不科学啊!

    “干得漂亮!”楚灵儿给林东竖起一个大拇指,她这时才反应地来:“原来那些人不是装死,也不是在表演行为艺术啊!哎呀,再逮个人表演一次空中飞人吧,我还想看!大叔,这个绝招是怎么使出来的?教我,教我,本美少女也要保卫地球,维护世界和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