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不速之客
    温暖小屋。

    自千郡进门,两个小丫头就把她当成了大敌。

    她们想拉上班长大人,组成贫乳钢铁联盟,然后vs对方的大长腿,齐心协力,共同御敌于外。班长大人非常无奈,她知道千郡只是林东找回来的援军,根本不是敌人!最重要的是,木头同学看她好像没有那种感觉,所以最少目前是一个绝对安全的盟友没错。

    千郡没与两个小丫头计较。

    她来这,就是做一晚上的保镖,让林东可以安心出击。

    因为有班长大人的调和,四人之间的气氛好像还行,没有爆发唇枪舌剑,也没有笑里藏刀。

    叮咚~叮咚~

    老式的门铃响了起来。

    萌货以为林东回来,第一时间冲去开门。

    大门一开,她错愕地发现,在外面是个陌生男子,此人身材高大,估计接近两米,脸颊是刀削斧凿般分明的轮廓,特有立体感,肌肉爆炸般贲起,仿如一头直立行走的钢铁狮子。此人的眼睛,好生奇怪,里面仿佛有团火在不停地燃烧,又像是一种愤怒,在心底深处透漏出来。仅看一眼,萌货就让他这种凶相给吓着了,惊叫一声,差点没有摔倒在地板上。

    “是你?”千郡是个尽职的保镖,虽然没有抢着开门,但她一直在暗中戒备。萌货打开门,她只看一眼,就禁不住失声叫起来。

    “是,是我。”高大男子隔着防盗门,低声说了句:“千郡,好久不见,我特地来看看你。”

    “别叫我的名字,我跟你毫无瓜葛。”千郡一听就愤怒了。

    “这位是?”班长大人奇了,这种对白听起来怎么有点像那种狗血电视剧的台词?

    “我是她哥哥,我,我叫邢千刃。”这个高大男子似乎是个不擅言词的人,仅是一个自我介绍,就让他停顿了几次。班长大人和两个吓得不轻的小丫头一听,心头大石马上松下来,原来是哥哥,早说嘛,差点还以为是上门查水表呢!不过,千郡哥哥这长成模样也太有压迫感了!

    “不好意思,我才没有什么哥哥,我姓千,跟你这个叛家背祖的家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马上滚吧,这里不欢迎你!”千郡看来对她的哥哥颇有怨念。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名叫邢千刃的高大男子沉默一阵子,又道:“我听说上帝之眼那边来了一大帮人。”

    “是吗?谢谢你这个早已经过时了的情报……”千郡砰地把门关上。

    叫邢千刃的高大男子直接吃了个闭门羹,但他也不生气,显然早就习惯了这种对待。

    他轻轻地把手中的袋子放下。

    里面装满了她的礼物。

    然后大步下楼。

    千郡忽然打开门,捡起袋子准备扔下去,班长大人赶紧抢了过来:“哎别浪费,你不要,不如送我们罢!”已经走到楼下的邢千刃停顿了一下,他似乎听到上面的对话,酷酷的脸没有任何表情,但眼睛莫名多了一丝柔和。他回头望了一眼,尽管什么也看不见,但脚步轻快起来,大步向前,迅速融入黑暗。

    屋里沉默了一阵子,千郡看气氛让自己弄得很尴尬,便开口缓解道:“你们不要害怕,这件事与你们无关。”

    “我们没害怕……”班长大人带点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人是你的哥哥?”

    她与两个小丫头翻了翻。

    发现那个袋子里面装满了各种礼物,有吃的,有穿的,还有国际名牌的化妆品。萌货找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生日快乐,但没有落款,显然写祝福语的人充分考虑到千郡的心情,所以将署名跳了过去。

    班长大人看字迹娟秀,应该出自一个女子之手,只是不知与那个阿诺般的邢千刃是何种关系。

    千郡还没开口回答,楚灵儿已经撕开包装,香甜地吃起巧克力了。

    至于萌货。

    则以强烈围观的八卦目光,喜乐见闻地等待着结果。

    “他,曾经是我的哥哥。因为害怕家族诅咒,他跟那个抛妻弃女的负心汉,去了米国。”千郡点点头,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只见两次的明歌妹子面前说起这种家族秘事,也许在她的身上,有种特别的亲和力,让人完全提不起戒备之心吧!千郡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平复下心中隐隐翻腾的激动:“他们逃过了诅咒,可是我的妈妈,却成了他们的牺牲品,她这个外面嫁进来的媳妇,因为坚持留守,受到了家族诅咒,在孤独贫病中死去……她走的那一年,我才七岁……我,我永远也忘不了她脸上那种遗憾的表情!”

    “他们知道吗?”班长大人递她一张纸巾。

    “他们当然知道,中了家族诅咒,几乎就没有存活的可能!妈妈只是想再见他们一面,可是那个懦夫,深怕自己也沾染上了诅咒,他竟然不敢回来看妈妈一眼,妈妈一等再等,最后只能遗憾离世……所以,我是永远不会原谅他的!无论他们想用什么来弥补,都没有用!”千郡愤怒地握紧了拳头。

    “原来你也挺可怜的。”班长大人觉得这个坚强的千郡,身世跟林东差不多凄凉,林东还有个疼他的外婆呢!

    “没事。”千郡迅速调整情绪,重新以钢铁意志来武装自己的心。

    叮咚~叮咚~

    这时门铃又响了。

    萌货心有余悸,想去开门又不敢,她怕打开门还是邢千刃。

    楚灵儿专心致志地对付着那盒费列罗樱桃酒心巧克力,除了小嘴巴,根本没空管别的东西。

    班长大人快步上去开门,她觉得不可能是邢千刃,那个说话都带点结巴的大汉,根本不可能回头,这次肯定是林东回来了。

    一开门,正要说句你回来了。

    话已经冲到嘴边,班长大人却惊讶地发现外面是个女的。

    “啊危险!”千郡猎豹般飞扑上来,将班长大人护在自己的身后,她的过激反应吓了屋里另外三人一大跳,发生了什么事?莫非外面这个就是林东所说的商业间谍?不过怎么是一个女的?而且长得……班长大人看着对方胸前一对超炫的车头灯直咽口水,羡慕嫉妒恨有木有!这身材到底是怎么长的?扭成s形也就罢了,还那么夸张,真想打电话给女娲大神,投诉她造人时太偏心了!

    “好大!”萌货已经被彻底镇住。

    “好细!”满口巧克力,小嘴巴吃得一塌糊涂的楚灵儿,则把目光瞄准对方的细腰,估计就一握那么大,这种只能出现在三次元里面的身材在现实中出现根本不科学嘛!

    “你是谁?”班长大人看千郡的反应,就知道来者非善,心中也暗暗戒备。

    “我叫叶倩如,是刚搬过来的邻居,特意过来跟大家打个招呼。”那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非常有礼貌向明歌妹子点头微笑:“你就是他叫你做班长大人的程明歌吧?长得真是可爱,连我也忍不住喜欢上你了呢!原来他喜欢你这种贴心模式的女孩子吗?哎呀,害得我这两天心里一直很忐忑,还以为自己的魅力不再……别害怕,我没有恶意,如果我要动手,就算有千郡少校护着你们,说不定我也可以用重创的代价拼掉你们的!”

    “是吗?你试试看!”千郡隔着防盗门,对这位自称叶倩如的美艳女子举拳傲哼一声:“几年不见,也许某人已经忘了当年是怎么一败涂地的,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吗?”

    “正面开战,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美艳照人的叶倩如,嫣然一笑:“不过,我们为什么要开战呢?我与你们无仇无怨,又没有利益冲突,甚至,在未来有可能结成彼此合作的盟友。千郡少校,还有明歌妹子,我们或许可以找一个时间,大家坐下谈一谈,要知道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更好,不是吗?”

    “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千郡一口拒绝掉:“我们不会与一个怪物交朋友,听着,海魔女,如果你不想我一拳打爆你的脸,就立刻滚蛋!”

    “真凶!”美艳的叶倩如完全不生气,她转过来笑意盈盈向程明歌点头:“我也叫你班长大人吧!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有什么事,如果千郡少校不方便做的,你可以找我,我将非常乐意地为你效劳!比如,像风间枝子那条吸血水蛭想打你们三人的主意,被我打个落花流水这种小事……嘻嘻!晚安,可爱的班长大人!”

    娇笑一声,叶倩如扭着那风稍大点就可以吹折了的纤腰,款款离开。

    她果然租了旁边的房间。

    打开门。

    还挑|逗意味十足地回眸一笑,那种杀伤力,就连身为女人的班长大人也几乎扛不住。

    “绝对不能让她与大叔单独相处!”小嘴满是巧克力的楚灵儿,这时才发现,原来真正的**oss,是这个叫叶倩如的女人,至于千郡,跟这个终极**oss一比,威胁最多是精英怪的水平,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太完美了……”班长大人想在对方的身上挑点小毛病,可是想了好半天,她遗憾地放弃了。

    无论容貌还是身材,都可以秒杀整个东山市的女人。

    这种女人还说要跟自己交朋友。

    老天爷!

    你难道还觉得本姑娘的飞机场不够平,非要找她来一个上、中、下全方位的对比是不是?

    萌货第一次觉得楚灵儿组建的贫乳少女大联盟是对的,从来不使用暴力的她,也有种想一拳爆掉对方那对巍然屹立的车头灯的冲动。

    “看来这事还没完,上帝之眼那边不说,这边金雀花王朝的人也来了。”千郡心中暗叹,看来自己的保镖生涯还得继续啊。海魔女来了,她这些年一直想逃离金雀花王朝的控制,估计是想借国内势力,换取以后自由吧,她搬得这么近,来意很明显,就是找林东合作,借助他的力量,所以她动手的机会不大。倒是那个水蛭女风间枝子,这个喜欢吸血的女人非常的麻烦,做事不择手段,而且一心想干一番大事业,名扬天下,攀登高位。

    她如果瞄准了林东身边的人,那将会是目前所有敌人中最具威胁的一个。

    敌人来得好快。

    这些人,是如何知道林东身上有活力丹和灵茶的呢?

    鲁国强陈长风他们应该不会说,李青松李老和陈曦是体制中人就更不会说了,牛子荣倒是个大嫌疑,但他知道的不多,最少活力丹的事情就不知道……仅是灵茶,敌人没理由来得那么快,必定是活力丹这种好东西,才有可能让外围势力如此疯狂!

    不对,还有一个人,那个鲁国强的侄子孔宾!

    会不会这个小胖子说出去的呢?

    也许自己应该在林东回来后,与他一起出手把叶倩如擒住,把真相弄个清楚明白!现在,青龙峡那边的事情进行到哪一步了?他人没回来,怎么也没个电话回来?千郡抬手,带点心焦地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十一点了,可是林东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他该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正在心急间,忽然,放在桌子上让大家等足了一晚上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