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再见!
    离开同伴的唐纳德没有逃向停车场。

    也没有靠近公路。

    相反,他朝青山峡的山上走,越崎岖的地方越奋勇前进。也不知过了多久,筋疲力尽的唐纳德,停下来,喘息一下,再回头看看,山下灯光烂漫,整个淘金镇就像一团聚拢着千万星火的巨大发光体。

    “卡罗尔……”唐纳德极目远眺,发现组织的第二秘密据点炫光照相馆已经在一片火光之中,几辆消防车正沿着公路赶来。唐纳德一看,疲惫地软坐在地上,痛苦地握紧了拳头,狠狠地锤在面前的草地上:“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话?我和大狗的排名还在你们之上,我们都要像丧家之犬一样逃命,你们凭什么认为单凭几支枪就可以继续任务?该死的自信,你们太过盲目相信手中的枪支了!”

    一阵轻风吹来。

    黑暗中,似乎有什么无声地迫近。

    唐纳德手持双枪,惊惧地搜索,可是一无所获。

    他的脸上忽然有种凄凉的惨笑浮现出来,这种笑比哭还要难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该死的,该来的还是来了,我就知道会这样,这种可以预知自己死亡的感觉,真特玛的狗屎!”

    在淡淡的月光照映下,唐纳德的脸色有种可怕的苍白,他的嘴唇在颤抖,那怕他极力平静,也毫无作用。

    他把手枪插回腰间。

    抹了一把汗水,又异常费力地咽了一口唾沫:“出……出来吧,我知道你已经追来了!我知道,你是不会放过我的!可是,我都已经逃到这里了,你为什么不能放我一马?我如果能够离开,我永远也不会再踏上这个国家,我永远不会再来!你,你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虽然之前的刺杀目标是你,但我什么都还没有做不是吗?”

    “以前,一定有许多人跪在你的面前,这样向你求饶的。”林东的声音在唐纳德身后响起来:“我想知道,你的回答是?”

    唐纳德一听,语塞了。

    他以前的回答是,‘砰’,一声轰碎那个傻瓜的脑袋!

    做杀手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就是冷酷无情!如果连杀一个人都下不手,还做什么杀手?再说,如果目标乞求活命,就抬手饶过,那也叫杀手?还不如叫奶妈算了!

    “我,我可以给你钱,许多钱!”唐纳德知道世上有许多东西是用金钱买不到的,但他还是抱有一丝希望。

    “钱你自己留着吧!”林东神色很平淡:“把我想知道的东西说出来,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你知道,如果我把那些说出来,同样也会没命……组织上面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到时不仅是我,就连我的家人,也会遇害。所以,我是不可能把那些秘密说出来的。”唐纳德痛苦地掩着脸,人生如果有两个选择,但两个选择的最终结果都是死亡的话,那会是多么的悲哀。

    “如果你自认是一条硬汉,那么也可以选择闭口不说。”林东对自己的拷问技巧很有信心。

    “卡罗尔说了?”唐纳德闻言一惊。

    “卡罗尔的确很口硬,我懒得在他的身上浪费时间,直接拧下了他的头。”林东笑了笑:“另一位吹牛皮不打草稿的查利,他似乎没有他口中所吹嘘的本事。我只用了三分钟,他就把一切说了出来。唐纳德先生,我知道了许多东西,只想在你这里作一个印证,希望聪明的你能够作一个更加合理的选择,不要像查利那样,迫我使用一些令人不太愉快的询问技巧才肯开口。唐纳德先生,请做个选择吧,我的耐心其实很有限的!”

    “我,我……能让我打个电话吗?”唐纳德忽然咬了咬牙:“我需要打一个电话!”

    “好吧,你有五分钟的时间。”林东说完,消失在唐纳德的视线内。

    唐纳德无力地跪倒。

    久久,也无法平复心中的恐惧。

    可是时间有限,唐纳德还是极力把精神稳定下来了,他胡乱地擦了几下头脸上的大汗,又尽量把头发梳理得整齐一些,然后掏出手机,按下一组号码。

    那边一直没有人接听,唐纳德很有耐心地等待着,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着急。

    时间。

    一分一秒的过去。

    唐纳德拼命忍住不去看表,努力保持着沉静的通话姿势,直到那边接通,传来一声:“这里是唐纳德糖果屋!”

    “丽莎,是我。”唐纳德轻轻地唤了一声。对面那边的女人一听,立即惊喜无限地欢叫起来,又带点撒娇地抱怨道:“亲爱的,你这次出差怎么一个电话也不给我打?你的手机一直关机,我都担心死了!怎么样?你那边的工作顺利吗?什么时候回来?小露西也想你了……”

    “我爱你,亲爱的,我非常爱你,还有小露西,你们都是我的心肝。”唐纳德强忍着眼泪:“丽莎,我最亲爱的,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其实不是一个证券公司的高层,我的钱也不是炒股赚来的,我这次出差,并不是去远东视察稀土矿场,我骗了你,丽莎你先听我说,其实……其实我是一个cia,我现在正在中东办一件非常棘手的案件,如果我能够回去,我一定辞职,跟你一生厮守,永远不再离开你!”

    “你是不是被人绑架了?啊不,亲爱的,你告诉我你很安全!亲爱的你不要吓我,如果你被人绑架了,我出赎金,无论多少钱,只要你能够回来,我都不在乎!求你了,一定要安全的回来,我不能没有你,我和露西不能没有你!”电话那边的女人吓哭了。

    “对不起,对不起……”唐纳德掩着脸,眼泪却在他的手指缝往外渗落。

    “求你,一定要回来,别管什么任务,我只要你!”电话那边的女人劝唐纳德放弃任务,立即回家。

    “家里酒柜的小天使图案位置,有一个暗格,里面有珠宝,还有五千万的存款,我一直不敢让你知道,怕吓着了你。丽莎,如果这次我没有回来的话,请你带好露西,也照顾好自己,好吗?”唐纳德知道时间有限,开始交待后事了。

    “不,啊不,我只要你,我只要你,我求你了,一定要回来,如果没有你,我将一无所有!”电话那边的女人泣不成声。

    “我爱你,丽莎,我非常非常的爱你……还有小露西,告诉她,我跟世间所有疼爱女儿的父亲一样,非常的爱她!我恨不得给她世间所有的幸福,让她每天都生活在欢笑之中。”唐纳德压抑不住激动的情绪,哽咽道:“在我的生命中,遇见你们,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也是最大的幸福!如果上帝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选择陪伴在你们的身边,永远不离开你们半步……我最亲爱的,我是如此的爱你!我希望你们以后也能够幸福地生活,忘却一切忧愁,每天都生活在笑声中,亲爱的,如果你们能够平安幸福,那我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呜呜,求你了,我求你了,回来吧唐纳德,没有你,我和露西什么幸福都没有!”那边的女子痛哭失声。

    “我尽量努力,亲爱的,我会努力的,你等着我!”唐纳德只能用善意的谎言来安慰她。

    “真的吗?唐纳德,你不要骗我!”那边的女子仿佛遇溺者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丽莎,你知道,我从来不会骗你……请等我的好消息,祝福我吧!”唐纳德用尽了最大的气力,才把自己的情绪控制住。

    “我等着你,我永远不会放弃的,听到了吗?唐纳德,我会在家门口放着一条黄丝巾,我会永远等你,求你一定不要放弃,看在上帝的份上,你一定要回来!我爱你……我爱你……唐纳德,无论你做过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但是,请你记得回家,我不能没有丈夫,露西也不能没有父亲!赶紧回家,我会等你,我会一直等着……”电话那边的女子哭求不止,希望丈夫能够听取自己的心声,放弃危险的任务,立即回家。

    “等我,我会回来的,丽莎,我爱你!”唐纳德忍痛把手机的通话掐断了。

    林东无声地闪现他的身后:“唐纳德先生,你有一个好妻子,还有一个女儿,有这么幸福的家庭,为什么还要飘洋过海的来这里,摧毁别人的家庭?破坏别人的幸福?你不觉得很矛盾吗,你一边享受着亲情,却一边残酷地杀害别人的亲人?”

    唐纳德的脸上浮现一种愧色:“是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屠夫,这样的一个刽|子手……我知道我不配拥有这些,而且,我也知道报应总有一天会到来!”

    林东问:“现在,你仍然坚持你之前的选择?你不想为你的家人做点什么吗?”

    唐纳德平复下情绪,大手擦去眼泪,忽然笑了笑:“我有一个温暖的家,有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女儿,可是如果我背叛了组织,这一切都会化为乌有。为了她们,我可以我的生命来守护她们的幸福,只要她们平安,我什么都无所谓。像我这种满手血|腥的人,其实没有资格拥有这些东西的,可是,正因为我已经拥有了,才舍不得放弃!别说你追上来了,就算你没有追上来,我回去之后,也难逃一死……佣兵就是一条不归路,我早有这种觉悟了!”

    林东转身离开:“既然如此,那么再见了,祝你好运吧!”

    唐纳德扬手:“等等。”

    林东奇怪地转过来,看着他:“你改变主意了?”

    唐纳德脸上忽然呈现出一种疯狂的光芒:“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我就把我知道的说出来!”

    “为什么?”林东心中有点奇怪唐纳德现在的态度:“刚才你已经拒绝了,现在为什么却要这样做?”

    “因为,你给我一种可怕的感觉,你强大得简直让人绝望!也许在某一天,你可以毁灭整个上帝之眼。只要上帝之眼彻底毁灭,我的亲人才会真正安全,这就是我为亲人做的最后一件事。”唐纳德用最快的语速,把他所知道的东西全部说出来:“上帝之眼就是这样的一个组织……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能够毁灭上帝之眼,请在那个人倒下之前告诉他,我唐纳德号称‘阴谋家’,虽然实力不济,智商还是有的,但当年的他无视了我的忠诚,那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如果有那样的一天,我会替你带到的。”林东消失在黑暗中,声音远远传来:“再见了,唐纳德先生,你的所作所为表明了,你的确是一个阴谋家!”

    “再见!”唐纳德闻言笑了,他似乎很满意这个评价。

    他接着在手机上按下另一组号码,没有三秒钟,通话接通了:“这里是伯格证券投资公司。”

    唐纳德装出非常慌乱的样子,声音带点嘶哑:“我找菲尔顿先生。”

    大约十秒后。

    另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来:“唐纳德,发生了什么事?”

    唐纳德拼命地喘息:“我正在被人追赶!那是一个可怕的魔鬼!大狗死了,灰塔失踪了,卡罗尔和查利也已经完蛋,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我也不行了,敌人马上就会追上来,菲尔顿先生,请看在我多年忠诚服务的份上,照顾一下我的家人!”

    威严的声音沉吟了一下:“你们的情况,我已经在‘水蛭’那里获得报告,唐纳德,如果你逃不掉,请注意组织的保密条例。”

    唐纳德把手枪的保险轻轻打开,然后对住自己太阳穴:“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我马上就给你一个答案。”

    “很好,唐纳德,你的家人会得到最大的补偿!”威严的声音嘉许道。

    “谢谢你,菲尔顿先生,再见了!”

    “再见!”

    “砰……”唐纳德咬咬牙,最后下定决心,用力一扣扳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