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你是谁?
    唐纳德夫人是个有俄罗斯血统的女人,骨架奇大,身体非常粗壮。

    她凶悍如熊,刚力十足却不失灵活。

    如果单论战斗力,三个壮汉加起来也不如她,不过林东却暗中摇摇头,双c杀手中肯定有一个唐纳德,但另一个绝对不是她。

    “你们还有什么遗言吗?”林东就像电视电影里头的大反派。

    “干死你!”一个黑肤如炭的壮汉将椅子狠狠地砸向林东,配合着他的动作,另一个半混血巧克力肤色的猛汉也将台灯扔过来。手持剪刀的那个白皮大汉更加嚣张些,他大步冲上去,迫近林东,准备以利刃在林东的咽喉间放出血来。相反,唐纳德夫人比较谨慎,手持虎牙匕首的她在外圈游走,寻觅着最佳攻击时机。

    “很简短的墓志铭。”林东在椅子和台灯砸在身上的一瞬间消失了。

    他闪现在白皮大汉的身后。

    手轻轻一引导。

    那锋利的剪刀划过了黑肤男子的颈侧,带起了一道血瀑。

    黑肤男子惊恐地按住自己的脖子,鲜血就像喷泉那般疯狂在他的手指缝里激射出来……林东又将手轻轻的一旋,剪刀如同有生命似的,招架住唐纳德夫人的匕首突袭,叮一声反弹,夺地钉入巧克力肤色猛汉的咽喉。

    白皮大汉这下吓尿了。

    他口中发出一声恐惧的喊叫,转身夺路就逃。

    当他一转身,林东就追了上去,不紧不慢,俨然死神扛着镰刀索命。

    一步两步三步……林东伸出一只右手,轻轻地按在白皮大汉的后脑勺位置,脚下猛地加速,火箭般将白皮大汉推向前,把那颗大脑袋一下子撞在雪白的墙壁上。

    红的黄的白的东西各种颜料一下子涂满了整个墙壁,唐纳德夫人本来看惯了死亡,可是现在也吓得浑身颤抖。

    “啊啊啊!”她发狠地一咬牙,将虎牙匕首怒射向林东,也不看结果如何,立即转身。

    扬起双臂架挡在面门之前。

    直接冲向玻璃窗户

    根本不管这里是四楼的高度,也不顾自己此时赤身果体的。

    嘣!

    玻璃窗爆碎。

    身材如北极熊般的唐纳德夫人跃出窗户,她在空中迅速调整,将身子抱成一团,意图在下坠过程中减少撞击面积的伤害。旅馆下面是停放汽车的位置,如果有车子在身体下作为缓冲,唐纳德夫人相信自己可以轻伤逃脱。至于没有穿衣服?这个是问题吗?

    一条黑影仿如毒蛇般飞射过来,准确无比地缠绕上唐纳德夫人的脖子……这是一条绳子,跟奥迪一样,是此前老陈家得来的战利品。

    在下坠过程中,高高的绳子不断延伸。

    等到唐纳德夫人快坠下底层。

    绳子忽然迅速收紧。

    体重再加上坠力两者给合,轻易就把唐纳德夫人的脖子勒断。

    唐纳德夫人的脖子断了,她的脸孔扭曲成一个诡异的表情,似是恐惧,又似是不甘。她就这样吊在半空,摇来荡去的。她的脚尖,距离汽车顶部还不足二十厘米。

    破碎玻璃窗,以及勒杀后尸体来回摇荡的沉闷撞击声,在这条喧哗吵闹的大街上,根本无人注意。

    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之中。

    屋内,两个黑汉虽然血已经漫流了一地,但他们还没有完全死去。林东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转身离开了,他没有继续动手,而是慷慨大方地将这几分钟生命施舍给他们。也许,他们可以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好好地回忆一下自己人生的美好时刻,比如刚才的纵|情欢乐的情景。

    五一二的房间内,唐纳德先生不愧是c级佣兵杀手,感官特别的敏锐。

    他听到声响,立即自沙发上起来。

    皱皱眉头。

    打开窗户向外面扫视一眼,开始他还以为是那个醉汉扔石头,砸碎了玻璃窗,没想到这一看,把他的心跳立即加速十倍。窗户外面有个人吊在月光下,因为相隔很远,又有长发遮住,看不清样貌,但能看出是个女人。可是当唐纳德探身出来细看,发现这条绳子竟然是自四零三的窗口放出来的,立即失声惊叫起来:“伊万诺娃!”

    “该死!”五一二的房间内没有女人,但有三个男人。

    除了外表斯文的唐纳德,还有个瘦削如骷髅男子,此人脸色黯淡灰败,皮肤苍白无血,仿如活尸一般。不过那看似混浊的眼睛,却隐隐带有一种不易察觉的精明和狡诈。

    最后一人,是个肌肉横生的巨汉。

    足有两米的个头。

    外形蛮壮程度跟绿巨人相近,唯一的不同是肤色并非绿色。

    唐纳德迅速镇静下来,立即指派任务道:“暂时还不知是什么样的敌人,不过,我估计不是梁,就是金!只有他们才有可能知道我们的落脚点!无论是他们之中的谁,我们的处境都不太妙,大狗,你跟我相互掩护,在门口杀出去,灰塔你在窗户下去,在后面包抄。大家小心点,能够击败伊万诺娃并将她吊死在窗口的对手应该不是一个简单人物!现在对表,无论如果如何,十五分钟后,我们到流金镇第二秘密据点集合,行动!”

    说完,唐纳德自大衣内抽出一支柯尔特左轮手枪,抛给那个‘灰塔’。

    那个灰塔接过。

    捎在腰间。

    身子灵活地自窗口钻出,就像猿猴那般攀爬在墙壁上,十秒不到就自五楼成功落地。

    唐纳德与那个绰号叫‘大狗’的巨汉一起,再一次检查武器。他打开大皮包,将里面长长短短的武器一一取出来,先将两支手枪塞放到左右胁下,又抓起一支乌兹冲锋枪,在腰间装了两个弹匣,又追加了两枚高爆手雷。那个大狗则选择重武器霰弹枪,伯塔利m1super90。

    “不管是谁,老子一定要让他爽个够!我要让这些懦弱的兔子知道,除了臣服,乖乖的献上菊花,他们不能做任何的反抗!”大狗嚣张地发布了战斗宣言。

    “暂时还不知道对方是否有埋伏,你别让怒火烧着了头脑!”唐纳德冷静无比,他示意大狗掩护。

    猛地一拉房门。

    两支枪口立即对准走廊外面。

    走廊外,空荡荡的,完全没有任何人。

    唐纳德赶到电梯前面,发现电梯正停在底层不动,眉头皱了一下:“敌人有可能是突袭,现在已经离开。也有可能是个诱骗,对方已经自暗处设下了埋伏,等我们麻痹大意的时候再出击。”

    大狗外表粗犷,心思却不是个傻瓜,提议道:“我们走楼梯!”

    “但愿灰塔能够及时包抄,提前发现敌人。”唐纳德又掏出手枪,按了一个号码,在与大狗交替掩护下楼的时候,一边跟那边通话:“卡罗尔你在哪里?先别布置狙位了,现在已经顾不得明天的事情了!该死的,伊万诺娃已经让人杀了,就在刚才!我们正在搜索敌人,那个家伙也许还在附近,我们需要支援!”

    “十分钟内赶到。”电话那边在挂机前来了一声嘲笑:“是什么样的敌人?竟然让大名鼎鼎的‘阴谋家’如此紧张?平时不是你算计别人的吗?怎么今天反过来了?”

    “别废话,马上过来!”唐纳德顾不得争辩,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今晚的对手很麻烦。

    这种预感曾经在战场上救过他多次性格。

    所以,每当有这种预感出现,他都会格外的小心谨慎。

    即使没有预感出现,能够轻易杀死伊万诺娃的人,也绝对是个高手。伊万诺娃她虽然还不是组织里的c级杀手,但主要是入行时间太短,只有几年,资历还差了一点,她本身的实力还是不错的。她跟自己搭档两年,一向配合默契,现在连警告也来不及给自己发出,就已经死去,由此可见,敌人是个极富经验的老手!如果再往深处细细推敲,伊万诺娃她房里有三个男人,就算战力很烂,但一点拖延作用也是有的,伊万诺娃在三人的拖延之下,仍然无法逃脱……不知她的吊死是因为敌人想给自己一个警告,还是跳窗时被敌人用绳索勒住脖子……如果是后者,那今晚就危险了!

    唐纳德下到二楼,马上就转出大厅了,他扬手止住大狗,脸色有点难看:“灰塔没来?”

    包抄的灰塔竟然没来转到前面?

    他也出事了?

    “那个胆小鬼不是逃了吧?”大狗不满地嘀咕一句。

    “我们再等三分钟!”唐纳德此时额头见汗,他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也许灰塔遇到了一点小麻烦,但我们要相信队友。听着,大狗,如果局势不妙,我掩护你,你立即冲出去,回去向上面报告,肯定是金,这个狡猾的胖子现在想吞掉我们在淘金镇的产业!上次弗兰克和费奇出事,我们就应该警惕……那个当众被人殴打的闹剧,绝对是一个洗脱罪责掩人耳目的借口,这个胖子窥视我们在这里的财富好久了!”

    “看来你们在这里的产业做得很大嘛!”忽然有个声音在他们的背后响起来:“跟情报上有很大的出入,那个女人不算,仅仅是c级杀手就有三个,打个电话,还有援兵赶来,你们一定在这个淘金镇经营很久了。”

    唐纳德与大狗对视一眼。

    同时看见了对方眼眸之内的恐惧。

    两人一个飞身,前扑,左右交叉掩护,转过身来,将枪口迅速锁定目标。

    身后,是个戴着大墨镜的帅酷男子,他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那里,悠闲得就像在自家的后花园散步,看见紧张的两人,他脸上还一脸友善的微笑:“前几年,我听说有个盗墓集团在这里偷挖皇陵地宫,想必就是你们了,我忽然有点好奇,你们已经挖到哪里了?”

    “是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唐纳德发现这个年轻人竟然是白天在动物园故意偶遇的‘狩猎目标’,顿时暗叫不好,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