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夜幕下的死神
    东山,碧翠豪庭,豪华别墅区。

    今天载过林东和两个小丫头的司机大叔,此刻正恭敬地站在一位年轻人面前。

    年轻人估计只有二十五六岁,脸上朝气蓬勃,明亮的眼睛里充满了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而且毫无掩饰。他示意司机大叔坐下来,笑容非常亲切,却又带有一种领导式的高高在上:“老陈,坐吧,今天事情办得怎样?洋鬼子那边还满意吧?”

    “他们知道目标明天要去青龙峡,今天已经提前去布置了。真不愧是国际上有名的金牌杀手,实力不说,行事方式还这么小心谨慎。”被称为老陈的司机大叔带点拘谨地在年轻人面前坐下。

    腰杆挺直,仅坐半个屁股。

    他无时不刻都想在年轻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恭敬,以获得对方的赏识。

    年轻人看他一眼,眼睛里有种笑意漏出来,似是嘲讽,又似是欣赏。年轻人伸手拿起桌上的一瓶早已经晾好了的红酒,给司机大叔老陈缓缓的倒了一杯,老陈赶紧欠身致谢,口称连称不敢,但让年轻人止住了:“老陈,我知道,你是个能办事的人,以后少不了要你帮忙,今天这个只是开始。既然我们以后需要紧密合作,那有些话我也不怕直说。老陈,今天这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如果能够成功,我就有可能挤倒金牙那个胖子,坐上东山大哥的第二张椅子,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能够为谢少做事,是我陈九的福气,我一定拿命出来,把事情干好了。”老陈赶紧表忠心。

    “好,很好。”年轻人点点头,又追问一句:“洋鬼子那边,真的没问题了?”

    “洋鬼子那边的布置,不愿意我们插手,我们没办法知道更多,但他们托我们偷运进来的那一大包东西全拿走了。东西我已经看过,里面有长有短,那么猛的火力,别说杀一个人,就是杀一群大象也没问题。”老陈心里觉得用那么猛的火力对付一个人稍微有些夸张了。

    “那些洋鬼子不得不谨慎啊!毕竟前车之鉴就在眼前,费奇他们实力也不错,说秒就秒,遇上这种国术高手如果不用枪,要想正面硬拼根本不可能!”年轻人忽然看了老陈一眼:“你也是个高手,对目标的感觉如何?”

    “表面看不出来,会不会是吹出来的?我看他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老陈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但他在金牙寿宴上大爆发却是众人眼皮底子做的。”年轻人其实心里也有点怀疑。

    “会不会是两个人?”老陈猜测是不是有这一种可能性。

    “我更怀疑是金牙的故意安排,在众人面前表演这么一出大戏,借此来消除纽约那边的问责。那个胖子有时候对自己挺狠的,会这样做一点儿也不奇怪。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果不是那人做的,费奇他们又是谁杀的?是祈峰那棺材脸,还是金牙自己捣鬼?如果我们能够查到这个真相,就一定可以将金牙那个胖子赶下台!”年轻人顿了顿,又叮嘱道:“洋鬼子那边,他们需要什么配合,你尽量的满足,同时继续调查,一定要把真相弄清楚。要有证据在手,我立即向纽约那边通报,到时来个里应外合,一举干翻金山集团。”

    “是,我一定尽力做事,谢少您放心,这事保证办好了。”老陈站起来鞠躬,同时再一次表露忠心。

    离开碧翠豪庭。

    老陈再没有开他留在外面停车场的那辆出租车,而是开起了一辆奥迪a6。

    此时的他,再不是白天那个收一百块钱即连声致谢的司机大叔,更像一位事业有成踌躇满志的成功人士。他慢慢地开着车,在东山绕了大半个圈,回到自己在观湖小区的住宅。

    尽管比不上碧翠豪庭的别墅,但老陈的屋子也装修得很奢华。

    四房二厅的复式住宅。

    一进门。

    迎面而来的富贵气息就给人有种一辈子的努力也不过如此的感慨……为了装修这间房子,老陈费尽心思,金钱更是投入不计其数,历时两年,才终于达成心愿。

    老陈喜欢享受生活,他也是一个懂得享受的人,非常有品味,就是稍微大手大脚了些,金钱有时容易跟不上。

    不过,现在再不用担心金钱的问题。

    谢少是个慷慨无比的老板。

    只要事情做好了,在金钱方面绝无二话,跟他算是跟对了。

    “多么简单的一件事,仅是接待两个洋鬼子,按他们的要求到码头拿回个大包,再开车在东山转两天,打个电话,五百万就到手了。”老陈在厅中的小酒吧里取出一瓶酒,给自己倒了杯,舒心地喝了一口,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才五百万,你就将自己卖了,这也太掉价了吧?”有个声音忽然在老陈的身后响起来。

    “谁?”老陈吓了一大跳。

    他的反应极速。

    手中的酒杯闪电般扔向声音的方向,身体同时向前一扑。

    连续三个曲体翻滚,贴着精美雅致的波斯地毯,高大的身躯扑到沙发前,迅速抄起一支双节棍,再灵巧地翻身越过沙发,转身过来,警惕地看向声音目标。

    当老陈看清来人的时候,他的瞳孔一下子扩大了。

    因为,他发现白天载过的那个年轻人。

    那个口中称之乳臭未干的小子。

    现在就站在酒柜前。

    手中端着他扔出的那只杯子,里面的酒,竟然一滴也没有洒出去……这小子真是国术高手?

    老陈感到头皮阵阵发麻,现在的他终于相信了,这个貌似无害的小子真是高手,真的可以秒杀费奇。只是这里是自己的家,这小子是怎么追踪到自己家里来的呢?自己的大门关上了,保险也下了,就算是国术高手也不可能毫无声息地打开吧?太诡异了!当然老陈永远也想不到,世上有一种叫做仇恨之源的东西,只要沾了一点点,就算跑到月球,也逃不掉其主人的追踪!

    “你是谁?”老陈表面强装镇静,脚步暗暗向侧移动半步。仅是双节棍,他没有把握,不过,他还有一支手枪收藏在壁画的暗格里面,如果能够趁对手麻痹大意,把枪拿到手,那么整个局面就可以逆转了。

    “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林东把杯子轻轻地放下,放在酒柜上面:“本来我还挺佩服你的演技的,可是你穿帮的镜头也太多了点,我没办法不怀疑你。”

    “什么穿帮镜头?我什么地方露出破绽了?”老陈心中一喜,正好拖延时间拿枪,你以为吃定老子了吗?

    “第一,你根本就不像个出租车司机,你的皮肤太白了,白天上班的司机我就没看过像你这样的。”林东不在意对方的脚步移动,唇角浮起一道笑纹:“第二,你也许没有注意你故意模仿出来的东山口音,就是个破绽。假如你是本地人,你开的出租车上面写着‘顺达’,这不可能。因为外地人开的出租才叫顺达,本地人开的叫畅达,这是两个相互竞争的公司,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敢冒充出租车司机?”

    “还有吗?”老陈神态冰冷地问。

    “当然还有,第三,你开的出租在东山大学的西侧门大街转悠了三圈,最少拒载五次,世间有你这样开出租车的吗?自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故意在等着我们。最可笑的是,你去东山动物园,竟然走错路了,你连东山|城|区都弄不清楚你竟然装出租车司机?我当时都快憋不住笑了!至于什么白孔雀什么海狮表演,根本没有,你连两个小丫头也骗不过,也想在我的面前卖弄?我真该给你颁发一个最无知勇气奖!”林东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老陈忽然也狂笑起来,笑得比林东还要厉害。

    他现在终于知道了,这个年轻人远比自己更加专业,洞察力真是吓死人,还没有上车,自己就被看穿了,更可怕的是,自己掉进了对方的陷阱里,还不自知。

    不过很可惜。

    这个年轻人太年轻了,经历的世事不多,同时对一身功夫太过自信了!

    当今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呢?这是一个热武器时代a功夫根本没啥了不起的,随便来个普通人,轻轻的一扣扳机,只要一颗小小的子弹,就可以干掉苦练了二三十年的功夫高手。

    老陈想到这里,忍不住仰天哈哈狂笑起来,笑得就像个疯子。

    “嗯?”林东奇怪地看着他。

    “说完了吗?”老陈一手掀开墙壁上《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的壁画,自里面的暗格,闪电般掏出一支手枪。

    他抛掉双节棍,双手握枪,同时将枪口指向林东。自信重新在老陈的脸上涌现,他的眼睛,甚至透漏出一种逆转大局的激动和疯狂:“国术高手是吗?国术高手又如何?只要我有枪在手,你就算会功夫又怎么样?你以为你会飞天啊?如果你不这么多废话,也许你已经得手了,可是你话太多了……”

    林东的神情非常淡然。

    仿佛没有看见对方手中的手枪。

    对于激动的老陈,林东还好心地开口提醒对方:“你太激动了,都忘了打开保险,这可是个致命的失误!”

    老陈吓一跳,赶紧打开保险,又将子弹上膛:“现在呢?现在你特玛的还有什么废话说吗?如果没有,就给我去死吧!”老陈说完,立即用力扣动手枪扳机,准备一枪干掉这个可恶的敌人。可是在他手指用力的一瞬间,手中忽然一轻,落空的感觉让老陈感到错愕。

    他一定神,猛发现手枪不知何时已经落入对方的手中。

    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林东翻来覆去地看着这把黑星的手枪:“这枪的年纪未免也太老了一点吧,精准方面更是渣渣,我以为你拖延时间好半天,会有好东西拿出,没想到是这种老古董……不过,我正想要一把手枪,马马虎虎的收下了。最后,谢谢你的奥迪a6,虽然也可以打车去,但我忽然觉得还是开个车去青龙峡更加方便。”

    老陈暴吼一声,跳起来,亡命地向林东冲过去。

    他决定拿命来赌一把,赌对方不会用枪。

    林东的确没有开枪。

    他淡定地把手枪收入贮物戒指内,再一手揪住老陈的脖子,就将摔死一只小老鼠那般,先是高高举起,再将对方整个人重重地掼向地板……头颅破碎的老陈肝脑涂地,鲜血染红了他生前最喜欢的那张波斯地毯。

    五分钟后,奥迪a6自观湖小区开出,在夜幕下,直向三十公里开外的青龙峡驶去。

    这个看起来会很漫长的夜晚,现在只是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