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剑侍?
    达成交易意向后。

    林东递给军妹子千郡下等品质的活力丹三颗,叮嘱她:“每个星期服用一颗,先把身体调整过来,至于身体的暗伤,等我想到办法再说。”

    千郡接过,拿出一个云悠悠送给她的雨花玉瓶,仔细装好了。

    再把锦盒小心翼翼地捧起来,递给林东。

    虽说这个东西是家传之宝,但她现在需要的是活命。而且,云悠悠也曾劝过她,这剑是不详之物,非普通人可以驾御。在合适的人手中,它是宝贝;相反,它在普通人手中,将会是一个可怕的灾厄。对于这个说法,千郡心里也是认同的,因为这把剑自入祖先之手的那一天开始,整个宗族就仿佛被诅咒了那般,开始走下坡路,每代的族长总是离奇身亡,而且几乎每一代,都有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死于非命,有的人还死得莫明其妙,完全无迹可寻。本来人丁兴旺的家族,现在竟然只剩下自己一个。

    “祝你好运。”千郡希望这把剑在林东手中能变成宝物,不想看见他因为自己而丧命。

    “谢谢,我会小心的。”林东点点头。

    他知道里面的凶险。

    不过,断剑对于自己的修炼会有莫大的帮助,就算再凶险也不能错过。

    曲院长与保镖小方商量了许久,眼看活力丹就快没有了,赶紧上来,与林东交易。神奇的琥珀正式入手,林东为此付出了五颗活力丹的代价。表面上看,林东足足花了五颗活力丹才获得琥珀,而断剑只花三颗,好像琥珀的价值更高,事实上前者只是一次性|交易,后者却要连续不断的付出……千郡身体的暗伤是个大问题,如果可能,林东甚至愿意拿一百颗活力丹出来交换,也想不帮她处理身体问题。

    林东此前的长时间考虑就是因为这个,不过云悠悠她非常清楚这把断剑的价值,提出了这个条件,那么林东也只有答应。

    毕竟比起处理暗伤,断剑的价值要远远超出。

    这两者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小兄弟,不仅是这次,希望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曲院长非常真诚地握着林东的手,一再邀请:“如果你改变主意,我随时欢迎你加入我们的研究团队,相信我,在那里,你不会因为你的决定而失望。”

    “那我考虑一下。”林东微笑着点头,礼貌地回了他一句。

    “琥珀虽好,但这个东西有放射性污染,你要小心些。”保镖小方特有所指地提醒了一句。

    “污染?好的,我会谨慎处理。”林东听了放射性污染这个名词有点惊讶,不过马上明白过来,形容不同,但意思应该是‘那个意思’。林东伸手与对方握握,感谢下他的提醒,尽管不说,林东也知道该怎么做,可是这位小方说了,证明他心性还不错。随着曲院长与保镖小方的告辞,李青松与鲁国强陈长风他们也起来,拱手作别,他们都是有眼力的人,知道林东还有私话跟千郡说,不想留下来打扰。

    小胖子孔宾经过今天这一出,被林东吓了一大跳。

    他没想到林东竟然是这样的牛人。

    不过,心中还是不爽。

    明知自己比不过,却仍然不甘心认输。他表面笑得很欢,离开时还与林东握手,装出很成熟的样子,但打心底不愿意与林东和解,老是想在什么地方压下林东一头,看能不能扳回一局。

    林东笑了笑。

    这份虚伪,他不用听音洞明术也可以清晰感应。

    现在不是收拾这个小胖子的时候,等找个合适的时间,一定要让他知道,什么叫做‘以德服人’!

    陈秘书则笑得很诚恳,他真心想结交林东这个朋友,身在官场,为了仕途顺畅,要的就是八方臂助,尤其是林东这样的超级能人,更是他交结的重点。当然,比陈秘书更殷勤的还有,那就是鱼丰这个胖子老板,这家伙已经下定决心,寻找一切机会,抱紧林东的大腿。

    至于节操这种东西是什么?

    好吃吗?

    等众人离开,林东将鲁国强还回来的金砖放到柜台上,示意千郡收下。

    千郡有点想不明白,干嘛要给自己黄金呢,自己又不缺钱花,难道治愈自己的暗伤跟黄金有关?不对,他其实是想把这个金砖通过自己的手让云悠悠看见吧?难道这块金砖里面,还有什么大秘密不成?

    “云悠悠她还跟你说过别的吗?”林东很想知道云悠悠为什么她自己不出手去救千郡,反倒让外人来救,她应该也有这个能力才对。

    “她说她的体质很特别,方法不适用于我的身上。”千郡微微沉吟,看了看林东反应,又道:“她觉得你是一个有办法的人,在治愈暗伤方面,你的成功率更高,所以,她让我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至于那一把剑,我最初是想送给她的,可是她以无法驾御拒绝了。如果你也无法驾御这把剑,请不要冒险,我们族人因为它,已经有不下千人蒙难……”

    “不是剑的原因,是因为别的,你不懂。”林东摆摆手:“我既然愿意与你交易,就有办法,你不用担心。”

    “啊,那你的意思是?”千郡听得有点糊涂了,不是因为剑,难道是自己的暗伤很难治?

    “我的意思是,云悠悠真的没有跟你说过吗?”林东有点说不出口。

    “她说过……”

    千郡这个刚强的军妹子忽然有点脸红。

    她低下头微一沉吟,又恢复了坚定:“比起生命,别的东西不在我的考虑之中。我甚至已经想过失败,想过死亡,对于这个治疗过程,我已经有了觉悟。”

    在这边的世界里,林东还从来没有看过千郡这么坚强的女子。

    “有连死也不畏惧的觉悟吗?你的求生意思无比强大,这个治愈很有希望。”林东微微一笑,道:“我暂时无法给你任何保证,过一段时间,我想到了办法,再过来找你吧!云悠悠有没有跟你说过,万一成功了,你得做好改变自己人生道路的准备?”

    “她其实有跟我提过,如果使用某些秘法,也许会变成剑侍什么的。”千郡显然把许多东西打探清楚了,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没那么夸张。”林东摆摆手:“不过,如果成功了,你要做好一个寂寞高手的准备。”

    “寂寞高手?”千郡愕然,不是那种永忠于主的剑侍吗?

    “是的。”林东点头:“这件事可以摊开来明说,我不会轻易领个人进门,因为你不是我的弟子,而我的东西也不一定适合你,明白吗?我想云悠悠对你也是这个意思!如果没人引进门,你还是个普通人,只是力量啊身体素质啊这些方面会变得非常强大,你这样理解好了,就是变成个武林高手!”

    “就是说连做个剑侍也没有资格是吗?”千郡一听就明白了林东的深层暗示。

    “你为什么要执着于这个,你以为剑侍很好吗?说白了,剑侍就是主人手中的一把剑,有生命有思想的一把剑!”林东乐了,摇头道:“我们换个话题吧,你知不知道,杀手的名字后面标个‘c’是什么意思?”

    “就是c级。”千郡奇怪林东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其实暗地里有一个能力标准,abcd这样划分。”

    “那你能评个什么等级?”林东想通过对比,了解一下这个能力标准。

    “没有严重受伤前,能评上b级。”千郡又提醒林东道:“这个评比在不同的地方有点差异的,在我们这里都分两种,一种是综合实力;另一种是纯素质。前者多是军人,擅长枪械以及各种现代科技工具,有很大加分的。后者多是练武之人,不一定懂得枪械这些,但技击这些不错,比如鲁国强和陈长风,如果以纯素质的标准,也许能评个c级吧!”

    “鲁国强他们能评上c级?”林东大汗,这标准也太低了。

    “他们身体素质以及技击都是不错的,测试数据要高些,但他们不是军人,也不杀手,杀戮方面很差,也没有过这方面的训练。如果不是正面硬打,不是擂台比赛,他们估计连d级佣兵都干不过,这个没法比。”千郡耐心地给林东解释。

    林东耸了耸肩膀。

    这可能就是‘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的悲剧吧!

    强身健体跟战场厮杀是两回事,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看来,c级的杀手似乎已经很不错了……就是不知白狐狸弗兰克、费奇和那个格雷格是什么等级,否则这个对比会更加清晰,更加准确。

    “你有麻烦?”千郡已经听说过林东前一段时间大闹富江酒店,但她不知道林东还秒过三个杀手。

    “需要你帮忙的话,我会通知你的。”林东看她跃跃欲试,就知道这个身体拥有暴力因子的军妹子现在做个保镖憋得很辛苦,也许她更合适以战士的身份出现在战场吧!他看她做个普通看店妹子的样子实在有点好笑,忍不住逗她一句:“假如表现得好,说不定我会考虑让你做个剑侍喔!”

    “谁媳!”千郡受不了这种施舍的口吻,再说剑侍这种身份也太悲摧了。

    “剑侍……”林东离开悠悠小屋,坐车返回自己小窝时,还觉得可笑,不过,这个思路倒有点启发他,如果用上某种秘法,也许班长大人的平胸就有救了,不过自己该怎么跟她说呢?

    算了,还是让她继续平胸好了!

    班长大人没胸也近乎无敌,要是有了胸,那自己岂不是很危险?

    *********

    快要疯掉了,每次上传都要半个小时以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