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搬家
    林东不知道楚灵儿这个丫头片子是什么来头,但估计能量不小。

    最少,现代能有个管家的家庭可不多。

    尤其是在大兔朝。

    “你们有事?”一回来,不仅身边有两个小麻雀吱吱喳喳,何金水和歪头他们也赶来了,一个个垂手站在林东的面前,模样看起来比幼儿园的小朋友还要乖。

    “啊,虎哥让我们把这个交给您。”何金水自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封信,手带点颤抖地给林东呈上。

    信的外面完全是空白,姓名地址什么的都没有。

    林东撕开密封的信。

    抽出一张微带淡蓝色的信笺。

    这信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几行字,上面写着米国纽约飞往香江再转飞东山机场的航班时间以及姓名,在两个名字的后面,还用括号标了两个‘c’。林东一看就明白了,歪头他们的老大虎哥,想给自己提个醒,米国那边已经有人找上门来了,不用说都是因为上次白狐狸弗兰奇、费奇以及格雷格的事。只是这两个‘c’,它代表什么意思呢?是‘c’级能力的杀手?还是这两人的代号?

    “我这个人怕麻烦,但不怕威胁。”林东将信轻轻一搓,瞬间,那信化作无数极小极小的碎片:“回去替我谢谢你们的虎哥,这是个不错的开始。”

    “是。”小个子何金水以及歪头他们闻言大喜,连连鞠躬也无法表达心中的激动。

    “大叔,快来试下本美少女厨神的手势吧!”楚灵儿那个小丫头跑进厨房里捣乱了好久,也不知打碎了多少碗碟,最后被李大嘴赶了出来,不过她捧着两个煎好品相还不错的荷包蛋,得意洋洋地摆到林东面前:“你看色香味俱全,怎么样?我厉害吧?”

    “你就只会煎蛋!”萌货不遗余力地拆穿她。

    “李小萌,你也好不了我多少!”楚灵儿那个丫头闻言大怒。

    “我会做十几种菜,而且全部都做得很好。”萌货好不容易在林东面前晒一下,握住粉拳头得意地挥舞。

    “我是说你的胸……煎蛋!”楚灵儿挺起青涩的小苹果,傲视对面的萌货。这下萌货被击中了要害,整个人都不好了,差点没有内牛满面。林东看她一眼,这萌货却不甘心认输,鼓起勇气猛地一挺胸,嘴巴里不知怎的冒出来一句:“才不是什么煎蛋,我最少也是包子!”

    “是包子,不过是小笼包!”楚灵儿觉得大仇得报,心中好不畅快。

    “我跟你拼了。”萌货悲愤欲绝,冲上去开始手撕闺蜜。

    两只小猫咪斗得正欢。

    忽然,有个打扮时髦神色高傲仿如公主降临般的美艳女子自店门前踩着高跟鞋格格的走过,她的乳量,两个小丫头加起来再乘以一百也赶不上,瞬间秒杀了整条凤来大街。原来处于内斗中的两人,立即联合起来,结成贫乳钢铁同盟,一个快快地站到林东身边侧面,有意无意地挡住他的视界,另一个坐到林东的身边,无比温柔地挟起一个煎蛋,送到他的嘴边:“大叔,试试味道怎么样,人家做的煎蛋可是整个东山最好吃的!”

    萌货听了,忍不住要吐槽反击,可是渐行渐远的那个美艳女子忽然回头往林东这边看了一眼。

    她顿时顾不得报仇了,赶紧再站过来一点。

    以小小的身子遮住林东。

    挡住对方的视线。

    一番闹剧完毕,林东回小窝里收拾,他准备立即就搬走。

    凤来大街这里看来已经不**全,就算林东不怕暗箭,但萌货她们可是普通人,万一误伤,或者被敌人利用上,押为人质,那也不是林东心中所希望的结果。

    “你要走?”房东大妈有点诧异又有点不舍,毕竟是个大帅哥租客,就算有点迷游戏,也无大碍,现在的年轻人谁不迷恋这些网络上的东西?自己儿子不知往上面砸了多少钱,说他还不高兴!男人没结婚前都是大孝,爱玩爱闹,不过等结婚了,有了事业自然就会收心,为了家庭努力拼搏。所以,房东大妈还准备找个合适时间,把外甥女介绍给他认识,看看能不能行事,好赚个谢媒的猪头。

    “我是东大的学生,租这里是距离打工的地方近,不用挤车。现在暑期工结束了,我也得回学校了。”林东找这个理由,让房东大妈无法拒绝。

    “好吧!”房东大妈觉是自己前段时间顾虑太多,错过了最佳时机,要是早把外甥女叫来,也许已经成事。

    林东要走,她无法挽留。

    进屋子看一看,各方面都保持得不错,没有损坏也没有丢失家具,只得点头同意退租。她本来还想跟林东提起自己的外甥女,可是萌货和楚灵儿两个小丫头自告奋勇,跑过来帮他搬东西,屋里屋外吵吵闹闹的,她一时之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开口,只好在心中遗憾叹息。

    拿着退回来的押金,林东在楼下的小店买了一个大果篮。

    让萌货提上去送给房东大妈。

    租住这里,半途差点挂掉,但也因为这个机遇,得以穿越到修真世界……可以说,改变人生,改变未来,自己走上修真这一条全新的命运大道,其实,就是自这间平常无奇的出租屋开始的。

    这与房东大妈没有关系,但林东还是感激她。

    因为如果在别的地方,不一定会得病,生病也不一定会挂,就算挂掉都不一定会有同样的穿越回归。

    两个小丫头执意要帮林东搬家,最后只好带上她们俩。林东和萌货她们坐上出租车离开,还不到半小时,上次出现过的那个暖男,又来了,满脸带笑地坐下来,点了一份扬州炒饭。在热腾腾的炒饭端上来时,暖男有意无意问起李大嘴:“上次那位怎么不见人?”

    “哪位?”李大嘴此时的表情完全可以拿个影帝。

    “就是失恋,暴吃暴喝的那个小帅哥。”暖男微笑着提醒:“上次我还说要介绍表妹给他认识的。”

    “啊,你说的是他,我也好几天没有看过他了,可能是伤心过度自杀了,我昨天看新闻,说有人跳河,说不定就是他。”李大嘴点着烟抽一口,吐了个烟圈:“现在年轻人啊,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不就是失恋吗?为了一个女人,要生要死的,真是……”

    “不可能!”暖男闻言震惊,他的情报可不是这版本的。

    “结帐。”有个刚刚进店,屁股坐下还没有三分钟的中年男子忽然站了起来,随手拍张一百元在桌上,急匆匆的走了。这个黑衣中年男子一走,李大嘴飞快地往里屋看了眼,似乎怕什么人看见了,他伸出手,闪电般把钱塞进上衣口袋,一边自言自语:“真是奇怪,好像没点东西啊!”此时,没了心情的暖男再也坐不住,他挤出笑容,勉强地冲热情的李大嘴笑笑,只是那笑比哭还难看。

    他对于面前的扬州炒饭再无兴趣,草草的扒了两口,结帐离开。

    李大嘴表情非常古怪:“东山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扔了烟头。

    用皮鞋大力地碾灭:“管它呢,老子现在只是一个为两餐打拼的李大嘴,关我屁事!”

    东山大学西门侧,本来林东想在附近随便租个单间住下,可是两个小丫头不依,非要林东租一个大房子,尤其是楚灵儿,她表示最少要租个三房两厅。林东拒绝了,三房两厅,一个人住?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没人住的房子时间呆久了,万一长出蜘蛛精了那可怎么办?再说,三房两厅得多少租金?到时打扫还得请一个钟点工,对于身为穷逼又食量奇大的林东同学来说,这日子还要不要过?

    “不想租太大的房子,就租我以前那个两房一厅吧!我也是刚搬了新家不久,这间房子一直舍不得租,有太多的温馨记忆,不过看两个小妹妹可爱,又想起了我那对儿女,我想便宜点租给你们得了。”东大这边的房东叫做徐姐,快四十岁了,但外表看起来不太像,显得年轻。

    据说她也曾是东山大学的学生,现在与丈夫在东山大学西门大街开了一间‘龙凤快餐店’,林东以前到她的店吃过,味道不错,价钱也便宜。

    关于这位徐姐的故事,林东听说过。

    她上大学时,跟当时的学长,就是她现在的丈夫老夏,在某次偷吃过程时,一不小心把小生命给制造出来了。

    在那个相对保守的年代,这事可不得了,肚子有了,又不想打掉,这位徐姐只好办理退学。当年她连家都不敢回,跟丈夫老夏在学校边间开个小店维持生计,东大的同学知道了她的遭遇后,也多过来帮衬她。夫妻二人渐渐的就熬了过来,最后还挣了一点钱,在附近买下套二室一厅的房子,总算是成了个家。现在生意越来越红火,看来又搬了更大的房子,搬了新家。

    徐姐开的这间‘龙凤快餐店’是附近最实惠的,又干净,后面每一届的学弟学妹有空都愿意来这吃东西,有时还相互介绍。或许是人缘好,热心,愿意帮人的原因,附近许多学生找房子都找徐姐帮忙,有房子出租的,或求合租的,也找她做中介。

    一来二去,东大的学生都知道了,没房?找徐姐!

    此时,在悠悠小屋,军妹子千郡正把一个锦盒小心翼翼地放进柜台下方。原来鲁国强的位置上,坐着一个沉默是金的黑肤男子,这人隐隐保护着另一个身穿白大褂仿如医生模样的眼镜老年男。

    眼镜老年男接了个电话,脸上喜色浮生:“有反应吗?好c!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尽量想办法跟他交易,这种茶叶,我们必须拿到手!”

    军妹子千郡皱皱眉头:“院长,你真要拿那东西出来交易?要是让外人知道了……”

    老年男扶扶眼镜,深邃的瞳仁里闪出一道智慧之光:“研究才是最重要的,为了成果,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