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喂,不要搞基!
    班长大人看了鱼丰胖子这模样有点心软,但她不替林东拿主意。

    只是看着他。

    林东根本不想接这种狗屁差事,可是怕这个胖子再说下去就得暴露了,只好决定先应下,以后再找机会收拾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我试试,但不打保票。”

    鱼丰胖子喜出望外,赶紧伸出一双感激之手:“谢谢,只要您愿意拉我一把,无论成不成事,我都给你……”

    他的意思是开给林东一千万。

    林东瞪他一眼。

    意思是醒目一点,要给钱你偷偷给得了,别一张嘴就像个癞蛤蟆打呵欠。

    这胖子真不愧是生意场打滚的人精,反应就是快,赶紧收回去一只手,改口道:“我给五……”五百万这三个字慢吞吞的说,一看林东的脸色,估计可能还是高了,又赶紧把数字下压:“我的意思是给五十万酬劳。”最后看看班长大人的表情都有点错愕,心中顿时大悔。

    林东非常恼火,尼玛你不会说五万吗?

    鱼丰差点给自己一耳光,完了,自己没有默契配合好大侠的低调。

    不过,这也难为他了,因为鱼丰胖子非常有钱,五万块钱,对他来说就跟五块钱似的,他再怎么压,也压不到这个价钱。就是五十万这一句,他都觉得是严重羞辱了林东,心中一阵阵的惶恐不安。

    他打算在完事后,暗中再给林东开张一千万的支票。

    真给五十万?

    他还没有脑残到那个程度!

    班长大人虽然有点奇怪鱼丰为什么会开个五十万的价钱请林东做调解,但没有深究,只是觉得这胖子可能是钱多了烧的,而且病急乱投医,不找上面,不走上层路线,反而找自己的木头同学帮忙。她生怕林东做调解时会吃亏,马上站起来,自告奋勇:“不怕,我跟你去,你说的徐书记是徐东海?我认识他!”

    “好吧!”林东本来懒得管这种破事,但又觉得当场挣个五十万给张得贵他们看看,就当是鼓舞士气也好。而且,如果自己出手帮忙了,以后也能多个像鱼丰胖子这样的大老板使唤,要是想做什么可以直接挂他的名头,黑锅也可以往他身上扔,似乎不完全是一件坏事,于是点头同意了。给钱什么的,林东觉得要是给钱,还不如给自己个山头,搞个专心修炼和研究的秘密基地更有意义。

    林东的顾虑是,他怕自己不答应,这个无路可走的鱼丰胖子会掉头找班长大人帮忙,所以还是亲自出马,花点时间把这事处理好得了。至于徐书记的侄子,这个根本不是问题,自己要打的不就是这种官二代这种纨绔子弟的脸吗?

    “……”张得贵夫妇和三位老人一看,心中喜极,差点没有欢呼起来。

    小老板果然是有大本事的人,没看见这胖子都跪地求救了吗?而且一出手就收入五十万,这个钱也是普通人能挣的?顿时,他们将原来尊敬等级提升至崇拜!

    徐军在本市,属于螃蟹级的人物。

    几乎可以横着走。

    东山市,除了市里那几个早早走上仕途混职官场的镀金男,剩下的小字辈,谁见了不叫他一声军哥?

    之前,因为争泡小嫩模的事,徐军就非常不爽鱼苗那个暴发户的儿子,不就是有点臭钱嘛,敢跟自己这个红三代的大少爷争妞?吃自己玩剩的汤渣还差不多!最让徐军愤怒的,大前天晚上,喝了点猫尿的鱼苗,竟然傻叉得一酒瓶子开了自己的瓢,本少爷金枝玉叶,身娇肉贵,也是他那等贱民可以冒犯的吗?要不砍下他那只手,就对不起自己赖住在特护病房这几天特无聊的心情!

    反正不抓住鱼苗,不砍下他的右手,自己就坚决不出去。

    虽然住在医院里挺无聊的,但面子必须讨回。

    “二子,帮我找个看护,之前的那个?不要了不要了,三十多岁,又是搓衣板,一看就提不起胃口,这回你帮我找个童|颜|巨|乳的,最好还是个处。没有医护知识也行啊,我又没事,只是有点轻微的脑震荡,那方面技术精湛就行了……不说了,憋火,你赶紧找人来帮我消消火!”徐纨绔决定找个乐子,打电话给手下,安排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娱乐活动。

    时间还没过三分钟,门就响了。

    这么快?

    徐纨绔激动了,看来自己手下的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嘛,并非完全是一群饭桶渣子。

    童|颜|巨|乳要是穿上护士服,那种感觉,还真是……徐军还没有yy完,就错愕地发现,原来走进来的不是穿着护士服九十度鞠躬然后娇滴滴地说主人该打针了的大波美女,而是一个帅酷的年轻人。

    徐军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长得比自己高,又长得比自己帅的男人。

    他恨不得世间所有的男人都是矮穷挫,都是武大郎。

    任何身高超过自己的帅哥,都该杀!

    “大牛!”徐军愤怒地大吼起来,喊起站在门外值班的保镖,要不将面前这个帅酷得不行的年轻人打成渣,他就无法原谅自己。长得帅虽然不是你的错,但还敢跑过来老子的面前摆现,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像这种长得有点帅就到处跑伤害他人身心的家伙,必须狠狠的收拾,不把那高高的鼻子打扁,不把那轮廓分明的脸庞打崩,不把那雪白的牙齿打落,再让这小子和着血吞回去,就无法解恨。徐军觉得自己被伤害了,一颗小心灵伤得简直比大前天晚上鱼苗那一瓶子敲在头顶上还要痛。

    当时只是头疼,现在是心伤,完全不一样。

    啪!

    特护病房门口有个高大魁梧的影子,直挺挺地摔倒在地面上,正是徐军的私人保镖大牛。

    徐军呆住了,大牛具有何等的战斗力他还是清楚的,当初鱼苗一瓶子砸在自己头上,大牛一个人就弄倒了鱼苗的两个保镖,还将劝架的吧店保安统统放倒在地上,他一个人,最少干翻了八条大汉。

    然而,现在的大牛,却像木头一般倒在地面上……

    被秒得无声无息!

    “你就是徐军?”林东同学先将倒在门口的大牛那二百多斤的身体,就像抓小鸡那样,提起来,砸放在一边的沙发上,再顺势用脚关上门,潇洒无比地冲着徐军,露个唇红齿白的笑容。面对可以秒杀大牛的高手,徐纨绔现在最想要的东西,就是一支手枪,实在不行,水果刀也行,没有一点东西抓在手中,面对着这个**oss一样恐怖的家伙,心里真是很害怕啊有木有!

    “不要过来!”徐军抄起一个洁白枕头,慌乱地挡在自己的面前。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面对巨龙的裸奔勇者。

    只有一个枕头的自己,能屠龙吗?

    徐军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只要对方随便吐口龙息,自己就会化为飞烟!

    他要跪下,求饶,但不知道巨龙会不会接受裸奔勇者的投降,万一巨龙看上了自己的屁股,那岂不是临死前还要被爆菊?徐纨绔现在心里很混乱,感觉恐惧就像黑暗天幕那样笼罩着自己,上天不得,入地不能,死亡阴影袭上心头的人到底该怎么办办蛋!

    林东没有理会已经吓得缩成一团的徐军,他坐在探病的沙发上,慢条斯理地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再抛起一个苹果。

    他的手在动。

    刀在转。

    一条细细的苹果皮,螺旋着弯垂下来。

    徐军惊恐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等苹果落下来,苹果皮和苹果肉已经完美无比地分离。一条极细极长的果皮就在这个巨龙boss的左手,另一边,削好的苹果,顶在刀尖上滴溜溜的转,比某刘的魔术还要夸张。这又不是春晚,见证尼妹的奇迹啊!

    林东把削下来的苹果皮抛在徐军的面前,吓得这个纨绔尖叫起来,仿佛这条果皮是一条眼镜蛇。

    脆生生地咬了一口苹果,再把那小小的水果刀随意的一甩。

    比闪电还快,擦过徐军头顶,紧贴着头皮。

    ‘夺’地钉在墙壁上。

    吓得徐纨绔当场就吓尿了,自己到底是作了什么孽,竟然招惹来这样恐怖的家伙?

    “杀你只会污了我的手,放心吧,只要你表现好,我会考虑放你一马的。”林东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徐军当场内牛满面,大哥,你一进门就该这样说啊,刚才差点没有把我给吓死。

    “我一定好好表现!”徐军这时的口气就像想争取减刑的囚犯。

    “那好,呆会我把鱼苗那个白痴带来,你们两个握手和好,那就没我的事了。”林东站起来,有点不爽地骂了一句:“你们浪费自己的生命就行了,最好不要浪费我的时间,我很忙,如果你们整天给我没事找抽,我不介意抽空把你们的皮剥下来做对皮鞋。”

    “大、大哥,我和鱼苗一定和好如初、和睦相处、相亲相爱……”徐纨绔现在终于知道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接下来,事情就简单了。

    过了五分钟左右,满脸苍白战战兢兢的鱼苗渣敲门进来,迎接他的,是同样浑身颤抖的徐纨绔。两个人在林东这杀神的注视下,努力挤出笑容,握手再握手,拥抱再拥抱,仿佛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刚刚认回来。鱼苗这个人渣再三道歉,又发誓自己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徐纨绔拼命点头,表示完全认同了鱼人渣的改过之心,又说英雄不打不相识,大水冲倒龙王庙,大家都一家人云云。

    林东看了冷笑一声:“看不出你们还挺志趣相投嘛,说不定你们还同是友好互撸的吊丝呢!”

    徐纨绔一听,脸上恢复了得色,怪叫起来:“哎,我还真是!”

    鱼人渣赶紧握手:“军哥,我也是啊!”

    “我在大帝吧里叫‘银笑半步颠’,苗苗你也是吊丝?你叫什么?”徐纨绔大为惊讶。

    “什么?你就是银笑半步颠?军哥,我对你的银荡早就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是一直在后面顶你的‘我爱一碌葛’啊!”鱼人渣这时感觉自己找到了组织。

    “你是我爱一碌葛?我拷,我对你的下流无耻也由衷的欣赏啊,想不到竟然是苗苗你!”徐纨绔激动不已。

    “真是相见恨晚!”

    “啥也别说了,兄弟……”

    “喂,你们能不能别当着我的面搞基啊?”林东让这两个激动得相互亲吻的家伙恶心到了,就算你们是一对互撸娃,就算是吊丝,也不能当众搞基吧?不过,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同是好基友的徐纨绔和鱼人渣,已经决定晚上再一起到金色年华里拼酒,至于他们会不会互撸,这个,林东可管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